鬼畜西裝(尛)
  
  
  
  
  
  
  
  
  
  
  目光呆滯地來回望著同一個人物,城仲瑄不禁質疑自己是不是在做夢,怎麼……會有兩個總經理?
  「請問……」終於開口打破弔詭的氣氛,城仲瑄心想還是先釐清為何會有兩個總經理這件事吧。
  簡直是雙胞胎!城仲瑄為難的左看右看,除了衣服外都一模一樣……根本分不出差別。
  「仲瑄,過來。」
  同一句話,卻由兩張口說出,城仲瑄整個人呆站在原地,感覺得罪哪個都很……慘。
  「請先解釋一下為什麼會有兩個總經理吧。」
  坐在兩邊沙發的杜司臣,眼神對上,凝視了彼此幾秒,由其中一人代表發言。
  「昨天回家時遇到了個人,給了我一個果實,吃完後今早起床就變這樣。」他早上起床整整傻了五分。「看見另一個自己,真奇怪。」可以說是原始本尊,依然穿著白色西裝的杜司臣撫額。
  而穿著黑色西裝的杜司臣起身走到城仲瑄面前。「……呃,您好──」城仲瑄才剛問好,便被眼前突然放大的面孔嚇住,還沒反應過來杜司臣二號做了什麼事,就被扯開。
  「不要拿我的身體做奇怪的事。」杜司臣本尊忍住想揍另外一個自己的衝動。「抱歉仲瑄。」
  「呵呵,我跟你不都一樣是杜司臣嗎。」黑西裝杜司臣端著下顎笑說。
  「我可不承認拿我臉去吻一個男人的自己。」皺眉,白西裝杜司臣明顯很不爽。
  就當被隻狗咬到不以為意,倒是這一觸及發的火花在兩人之間躍動,城仲瑄傷腦筋的想要勸阻,最後放棄──一個已經夠冷了,再來第二個會變冰棒吧。
  「不如找大小姐吧?說不定會有辦法。」城仲瑄心想,兩個總經理,也就只有大小姐能制得住了。
  
  
  
  「哈哈哈哈哈──」笑得天花亂墜,杜雲芊良好教養被拋到腦後。
  「芊──」兩個杜司臣一同瞇起眼。
  「哇塞……好神奇。」湊熱鬧的姚子奇不可思議的研究兩人差別。「天啊,史蒂芬你快看!」
  「我看見了,子奇。」笑瞇瞇地,史蒂芬反倒沒什麼太大反應。「我想雙胞胎也沒這麼像呢。」
  「大小姐,快別笑了……」城仲瑄低聲提醒,看那兩人臉色已經烏雲密佈了。
  「抱歉抱歉……」笑到流淚,杜雲芊喝口咖啡靜下心神。「所以……要怎辦?」
  「若我有辦法解決,就不會來找妳了。」兩個杜司臣不約而同一起說道,總不能抹煞對方的存在吧。
  「哥哥,有求於人是這種態度嗎。」杜雲芊插腰嘟著嘴。
  「這是命令。」挑眉,杜司臣可不覺得這是要求。
  「哥你很霸道耶!這樣以後大嫂很可憐耶。」八字都還沒一撇,杜雲芊就在為哥哥擔心了。
  杜司臣眉頭微皺,雖然只是一瞬,但城仲瑄沒漏看,望了大小姐一眼後輕輕嘆口氣。「大小姐有什麼辦法嗎?」總不能就這麼下去吧。
  「沒關係的吧,這樣哥哥可以輪流上班,趁機休息,也很好啊。」要是可以,有兩個自己其實很方便耶,杜雲芊忍不住這樣想著。
  這麼一提,杜司臣還真的思考起可能性,望了彼此一眼,「似乎……可行。」兩人點點頭,反正都是同一個人,的確可以如此。
  「對吧對吧!」杜雲芊很得意自己想出的方法。「頂多以後真的沒辦法,幫第二個哥哥辦個身份證什麼的,就變成杜家第二個兒子了!」
  真的可以這樣嗎……城仲瑄心裡有些擔憂。「大小姐……」
  「……要是有兩個史蒂芬,我絕對會死……」小聲的嘀咕,姚子奇光想那個畫面就一股惡寒。
  「子奇在說什麼?」是以為他聽不見嗎,音樂人的耳朵可是很銳利的呢。
  「沒有!我什麼都沒說!」姚子奇大聲回應掩蓋自己心虛。
  
  既然事情暫時沒辦法解決,杜司臣也決定先採用妹妹的提議,畢竟還蠻吸引人的。「芊,那仲瑄借我。」
  「借哥哥?」
  「最近都待在台灣,我需要仲瑄幫忙。」
  杜雲芊納悶地反問,「哥哥在台灣跟仲瑄有什麼關係?」
  明白杜司臣話中意思,城仲瑄點點頭答應,「沒問題。」
  「那我收拾好會馬上過去。」看杜雲芊一臉疑問,城仲瑄便解釋。「總經理在台灣的房子雖有人打掃,但若停留不久,食方面一向是由我處理。」
  「啊,那意思是仲瑄要住哥哥那囉?這樣通告……」是沒關係,但畢竟哥哥房子不在市區,通勤很費時間呢。
  杜司臣思量了會,「我開車送仲瑄吧。」
  「那就沒問題啦。」有免費的司機,杜雲芊滿意的點頭。
  感覺很不妥,城仲瑄開口回絕,「不行,怎麼可以讓總經理送我。」
  兩個杜司臣一齊開口,「這是命令。」
  「……是。」城仲瑄頗無奈地接受。
  
  
  
  
  
  其實兩個杜司臣還是有些微的差別,城仲瑄被壓在床上後才意識到。
  「那個……總經理,請問你在……」那個越來越靠近自己的臉及身體是怎麼了,注意到已經快貼合的兩副身軀,城仲瑄趕緊雙手抵在男人胸膛阻擋。
  趁著本尊杜司臣洗澡,另一個杜司臣笑著將在準備晚餐的城仲瑄拉到客房,把人丟到床上去。
  意思是他的貞操有危險?瞪大眼,城仲瑄開始懷疑起眼前杜司臣…不對,是總經理二號的真面目其實是色狼?
  「總經理……我是男生。」他長得就是男性樣吧?
  「只要有洞可以──」話都還沒說完,便被城仲瑄摀住嘴的男人挑眉。
  「麻煩措詞請文雅點。」具震撼性的名詞從上司口中說出,城仲瑄直冒汗。
  拿下摀住自己嘴巴的手,「總之,就是這樣。」說完便俯下頭。
  「等、等……」城仲瑄閃躲著,在男人越貼近趕緊打直手臂推開他,不過無用,雙手手腕被男人大掌壓制在頭頂上,乾脆閉上眼來個眼不見為淨。
  吻並沒落下,城仲瑄怯怯地張開眼,發現本尊黑了一張俊臉站在床邊抱胸看著他們。
  「啊,你洗好了?」壓在城仲瑄身上的杜司臣還能輕鬆的笑著閒話家常。「我以為你會在洗久點呢。」
  「你在對仲瑄做什麼?」瞇起眼瞪著另一個自己。
  「看不出來嗎?」說罷,還伸手摸進身下人襯衫裡頭。
  城仲瑄張著口嚇得說不出話,只能來回看著藏在自己衣內的手及身上的男人──現在到底是什麼狀況?
  不能忍受自己對仲瑄進行性騷擾……不,嚴格來說對方也不是自己,杜司臣瞪著他,頭朝門口一努,「你,去洗澡。」
  「好吧。」聳聳肩,男人才起身離開,經過本尊身邊時低聲的說道:「反正有的是時間。」後露出冷笑淡淡側了本尊一眼便離開客房。
  
  而,尚回不了神的城仲瑄,腦中只有為往後的日子哀悼這想法。
  
  
  
  
  
  over talk 2009/03/22
  鬼畜眼鏡兄弟作(屁)
  其實是鬼畜眼鏡R上市賀文(並沒有)
  哈哈,我承認只是我想寫兩個杜司臣XD
  以為會有工口畫面的讀者抱歉啦。
  我看我情人節能寫到哪時…七夕030?
  挖坑我看都要拉屎填了(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