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花宴
  
  
  
  
  
  
  
  
  
  
  彈琴的,歡迎你回來。
  方說完,持著淺淺笑意的紫色人影卻倏然消失不見。
  
  
  
  睡夢中的人突然坐起身,同時也擾到了不遠案旁撩撥琴弦的紫丞。
  「樓兄,夢見什麼了嗎?」溫柔的笑意,凝視著舖上那滿頭大汗的梨灰色人影。
  「呼、呼……」手背擦去汗水,驚醒的樓澈馬上看向聲源處,確認彈琴的沒有消失才笑咧了嘴。「本大爺只是夢見了最愛的薰風讓人奪了啊~」故作捧心樣。
  斂下眼,手指輕移發出清鈴的噹聲。「是嗎?」依舊是淡淡的笑意。
  
  哎哎…某仙人剛剛幾聲「彈琴的別走」、「彈琴的快給我回來」,魔王可都是聽得真切呢。
  
  「你、你……」他樓大仙人不會說夢話吧?
  「哼!」要不是有前科纍纍的彈琴的,他、他才不會幾近每天都讓惡夢驚醒!
  「呵。」要是不顧全了樓仙人的面子,可能窖裡那薰風又要沒了。「樓兄,今日有打算到哪嗎?」
  樓澈思考了一會,眼睛閃亮地說出目的地──
  
  「長安百花樓!」
  
  ……看來是還沒罷休啊,紫丞看那滿心雀躍的人,搖頭。
  「樓兄,你……真不知道百花樓是什麼地方嗎?」在他們的旅途中,跑遍大江南北,這樓澈還當真不知百花樓是什麼地方──只是也沒人解釋給他聽就是了。
  「不就跟醉香樓一樣嘛!」為自己的聰明揚揚得意,可想而知裡頭應該就是……邊賞花邊飲酒了!
  「這……是能飲酒沒錯……」紫丞話未完便讓樓澈一口截斷。
  「好極了!這就上百花樓看看裡頭的酒有何不同!」
  
  不同、大大的不同!
  一個是喝酒,另個是喝花酒啊……紫丞頭疼了。
  
  ※
  
  「王,樓澈提起了?」一旁是修回人形,本欲打著休息主意的宵明,但在眾人之口下答應至少把事件交代完才休假。
  「……首輔,數年不見,你還練了窺心術?」明明他一句話都沒說,靜靜的處理事務,宵明竟能看出還點破。
  對紫丞的玩笑不以為意,「……宵明只是因為數年在他的身邊久了,自然……一些古怪的想法似乎都能看出。」何況比起來,樓澈的行事作風比起王可是猛浪得多了,不先養壯自己心臟,只怕會氣死。
  「再說,樓澈他提起此事已不下百遍。」該說他純,還是說他蠢?百花樓這種一看就明瞭的名字,怎會不曉得裡頭是做些什麼。
  「呵呵……樓兄真的是,沒變啊。」或許就是這種單純的直線思考方式,一些明明很複雜的事到他腦裡馬上化為小事……
  
  族民都說王的臉上喜怒哀樂不常見,但在宵明眼中其實很清楚,當王提到樓澈時會顯得意外溫柔,眸中的暖意與嘴邊的笑意,那是不同於親人琴瑚與鷹涯的……
  「王,有些事解說困難,但身體力行很簡單。」紫丞聰敏,不會不曉得他含意──首輔?當然就是要輔助王,自然這、婚姻嘛……
  
  微微撐大了眼驚訝的看向宵明,紫丞但笑不語。
  「對了,聽緯高說……到底首輔你是何時修回人形呢?」
  「……宵明自當力盡義務,王可以再休息一個月等熟悉再接掌魔界事務。」只要王別過問他如此快修回人形的原因,一切都好。
  「如此甚好。」旁觀者清,紫丞看得可多了。
  
  
  
  ※
  
  
  
  得到了首輔的同意,紫丞便偕樓澈兩人到了人界。
  既然說要上百花樓,樓澈心想當然要夜宿並與彈琴的兩人飲酒談天到天更──原定是如此。
  
  「樓兄,」先拿了數罈琴瑚置在紫府的酒藏。「你知道百花樓裡有樓兄你最愛的美人。」
  聽見美人,樓澈刷亮了眼,「真的、真的?」那他一定要好好看看…咦、不對,「呃…跑堂的是美人?」那副景象怎生都很怪呀。
  「呵呵,有豔麗的牡丹花,清純的百合花,淡雅的蘭花……」紫丞還一一數來。
  「等、等等──」跑堂的是美人便算,還有封號?「彈琴的,會有哪家酒肆或客棧請個跑堂的還大費周章請美人啊?要招攬生意也不是如此吧!」
  「那樓兄,你可知這些美人是要陪客人做些什麼?」言談間,兩人乾掉了數罈美酒,樓澈不知他都喝了幾罈,反倒是紫丞似乎……
  「喂,彈琴的…唔、你別想現在喂醉本大爺你好自己上百花樓啊!」他都乾了數罈,怎麼彈琴的腳邊只是一兩罈,樓澈說完不忘打了個酒嗝助興。
  「樓兄,就讓紫某告訴你,百花樓是怎樣的地方吧。」
  
  兩人身材比例相當,或許力氣相比,常年揮動大筆的樓澈是勝,但談到智嘛……微醉的人兒讓紫丞抱到木案上,呆頭呆腦的看著男人。「彈琴的,為什麼你要脫我衣裳?」腰帶讓人解下,外衣連通裏衣丟置一旁,連下褲也被脫了。
  「方便紫某說明。」
  「唔…彈琴的,想不到你身材也蠻好的嘛~」眼見紫丞卸下紫袍外衣只餘貼身裏衣及下著,樓澈酒便醒了,兩眼看得仔細開始觀察起來。「哼哼,不輸給本大爺!」當然還是略遜一籌。
  「看來樓兄是很滿意?」紫丞欺身壓上,樓澈讓那飄落的紫髮搔得笑呵呵。
  「滿意是滿意啦……不過你幹麻壓本大爺?」納悶地看著眼前俊美容顏。「對了,你現在應該也用不著這個了吧?」撈起打在胸膛上的項鍊。
  「這是爹留給我的……」爹現在也回歸魔界了吧。
  「也是,真想看看彈琴的你爹本人啊。」能讓勾陳跟騰蛇這兩人那麼推心置腹,真令人好奇其真面目。
  「話別多說了,還是來辦正事吧。」
  「哦哦,那麼百花樓到底是在做什麼的?」對於玩樂之事總是好不學倦的樓澈。
  「就是……」語落,手便往下伸。
  「彈琴的……為什麼、唔…你要摸…」對於用來方便的地方讓紫丞握住,樓澈著實不解。
  「樓兄,這樣……」手中軟物漸漸甦醒,手指上下滑弄。「舒服嗎?」說到底他也沒真做過男女之事,更別提男男之事,西界魔王尚在實習中。
  「嗯、舒服是…啊、嗯…舒服啦……」甚至舒服到讓他打顫。
  「呵,看來紫某蠻有天份的。」前幾夜的苦讀惡補是有用的。
  初嚐情慾的樓澈,在紫丞手下幾番套弄,喘息之餘覺得身下好怪,「彈琴的…本大、啊…怪怪的……」從不曉得方便的地方能這樣玩,樓澈突然覺得有些……
  「如何?」認真的實做中。
  「好像…要……嗯、好奇怪…想上茅房……」像又不像的感覺。
  此刻突然說要上茅房,紫丞微怔後馬上想通了樓澈話中真正含意。「樓兄,那種感覺並不是要小解。」是知道仙道講無慾無求,但到這地步實在……蠻可愛的。
  「咦…不、不是啊?…可是……」是真的有種想小解的欲望啊。「別、別在玩了…真的、啊啊!」怎樣也沒料到紫丞會突然握緊,皺緊了眉頭解放。
  手中那白濁的液體,紫丞面帶玩味的張動五指,黏稠的液體讓手指伸展開來,牽了幾絲幾絲。「樓兄很健康呢……」舌舔了下,像在嚐著什麼美食的笑道。
  就算不太曉得到底發生什麼事,但見自己排出的液體讓紫丞就在自己眼前玩著,還嚐了口,樓澈不自禁地紅了滿臉大叫,「彈、彈琴的…你你你、你到底在做什麼啊!?」
  「樓兄,你還是不瞭解?」都做到這般地步了。
  「……等等。」認真思索。「彈琴的…你是指…呃、女色?」意思是那些美女會做這些事!?
  「基本上是如此……」只是要再更進一步就是了。
  「意思是說還有更多?」讓紫丞口中關子搔得心癢癢,雖然令人害臊,但不可否認真的是舒服,樓澈的好奇心又提高。
  「樓兄……」看來用行動只是讓樓澈更加好奇罷了。「你確定要繼續下去?」他紫丞不是聖人,以前總將樓澈幾番關心舉動擋在門外,雖口中仙魔不同道,但同時放在心上的也只個情字。
  「舒服幹麻不繼續下去?」他想得很簡單,快樂之事他樓澈一定要參一腳,「啊、難道彈琴的你又要偷藏好事了?」
  「不…只是…樓兄,這種事是要相愛的雙方才能做的。」對上樓澈,紫丞真的有種無力感。「說白點,就是陰陽交合交媾,是夫妻間才能做的事。而上百花樓,男人是求一夜的快樂。」
  滿臉通紅發不出一語,片刻後才吶吶開口,「原、原來是那種地方啊……」難怪獨眼鷹跟小明不肯陪他去還總是用沒救了的眼光盯著他瞧,突然心下覺得不對,「等等,那彈琴的你怎麼會?」
  「樓兄,書是用來看不是用來墊杯子的。」當然不用提配合的插畫。「需要的話……」
  「喔~彈琴的你偷藏好物!」
  「樓兄,為了做今夜這事,紫某可是做足了功課。」只是,現下操作未完就是。
  「那……接下來呢?」紫丞靜靜地盯著樓澈,盯得他背都發毛了。「彈、彈琴的你做啥那樣看本大爺?」
  「那,紫某就不客氣了。」開封。
  「咦?」
  
  ※
  
  「嗯…疼、疼死本大爺了……」撫著腰部,還有為那身後發熱吃痛的地方哀叫。
  「樓兄,紫某開頭就解釋過交合的意思了。」滿意的魔王替樓澈舒緩腰部的不適。
  「彈琴的你沒說會那麼疼啊!」果然又被騙了!
  「樓兄沒問,再說……」忽而笑得邪氣。「樓兄也是很享受啊,令紫某欲罷不能。」
  樓澈讓這句堵得說不出話來,想到方才求著紫丞繼續的模樣,忍不住想一頭撞死。「彈琴的下次換你讓我做!」他怎麼能吃虧,當然要扳回來。
  「呵,樓兄真是愛說笑。」言下之意擺明了不可能。
  「你……」起身想幹上一架,只是牽動了方才運動過後的腰及讓男人開封的私處,無聲的喊疼又趴回去。
  腿上是難得如此乖巧的樓澈,紫丞玩著他的髮尾詢問,「等會到月陵淵繼續?」
  「……做這種事?」樓澈臉又紅了。
  「樓兄若不介意月陵淵的地形,紫某自是配合了。」
  紫丞臉上笑容只讓樓澈覺得想……「可惡!」別忘了他現在可是趴在哪裡。「看本大爺的厲害!」看向目標物,雙手與口並用賞玩。
  樓澈的舉動,紫丞雙眸深沉,喉頭發出沙啞的嗓音,「樓兄現下是要再挑起戰火了?」
  吐出熱物哼了口氣,「誰怕誰!」誰輸誰贏還不曉得呢。
  翻過身繼續打戰前,紫丞覺得有必要澄清一下,「樓兄,紫某方才意思是要到月陵淵繼續飲酒,當然要繼續方才的運動也是可以。」或許魔王心中最終目的是釣上樓澈做後者。
  「欸?」那他是……一見紫丞嘴角笑容,樓澈身子順勢往後移加哈哈乾笑,意圖轉移兩人注意力。「那咱們不如就飲酒──」
  「太遲了,樓澈。」
  
  混帳!
  
  
  
  
  
  over talk 2008/07/08
  承接隱藏結局的百花樓。
  跟阿羽講著講著就想寫工口百花樓,但生平第一篇原作紫樓我不想髒掉咩,工口跳過,請腦補XD
  巴哈有玩家寫樓紫版的喔,嘿嘿XD
  說過對於紫樓或樓紫並不那麼介意,等到樓樓學習完,魔王你準備栽了(喂)
  接下預定寫騰勾(啊我開支票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