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戀三國】情幽

  情幽
  
  
  
  
  
  
  
  
  
  
  「啊啊…還是沒啊……」抓抓頭,慵懶的語調,左秋宓引起身旁女學生的注意。
  
  看見他制服胸前口袋的名字,「欸欸,你看……」女學生拉拉朋友的袖子。「他的名字好像女生喔……嘻嘻。」
  「咦…真的耶……說不定他是女的啦!」
  「哪有可能啊……」
  
  啐……說閒話還在當事人旁邊。
  像個女生的名字又不是他願意的……都要怪家裡那兩個,前三胎生兒子,篤定第四胎定是個女兒,就給他取了個秋宓,因為是在秋天誕生。
  要他們改名字還堅持不改……說這樣看起來家中就像有女兒,哇咧狗屁道理一大堆。
  
  書包裡的震動震醒了他,從裡頭翻出手機,貼近耳旁,「喂?」
  「安靜啊,你還不快點來工廠,我們給你準備大禮耶!」彼端聲音之大,左秋宓忍不住將手機拿離自己幾公分。
  大禮…是他一走進去,蛋糕迎面而來嗎?「好啦好啦……」也不管電話裡的人叫他什麼了,都是專二時那導師……說什麼他本人跟宓字意思相差太遠,因為一點都不靜;最後他的外號就叫安靜。
  這樣說來,那個人也常常笑自己的名字呢……
  
  「喂?喂喂?還在不在啊?不管你了,趕快來吧。」
  來不及回應,那頭的人就掛斷了,害左秋宓一時很無言,是算定他會去了是吧。
  算了,反正週末到了,就當去輕鬆一下吧,他們還幫自己慶祝呢,不去太說不過去了。
  啊啊…也是呢……生日在四年前又多了個意義呢。
  
  
  
  
  
  ※
  
  
  
  
  
  「安靜再見啦~」好友對他揮揮手。
  「別再叫我安靜啦!」朝他一吼。
  「哈哈哈──」
  挾著書包,左秋宓一點都不想理他,可惡……看他回家也想個什麼外號,而且要難聽又搞笑的。
  
  緩緩走在街上,注意到葉子開始凋零,不知不覺就秋天了啊……
  「那邊的男同學,有興趣進來看看嗎?」
  咦?是在叫他嗎?「啊?呃、哦……」看來好像是,都對他招手了。
  反正回家也無聊,就乾脆去看看吧。
  
  「哎呀~因為最近的東西實在太多了,我需要有緣人來幫我唷。」看起來像是老闆的人拉開垂地的黑色紗簾。
  唔……店面很漂亮,店內裝潢也很棒,但有緣人是什麼意思啊。
  「請隨處看看唷~有喜歡的也不用客氣唷。」
  「是~」害他也不自覺地拖長尾音。
  真的隨便走走,隨便摸摸,眼角突然瞄到一個挺讓人感興趣的東西。
  微彎下腰,發現是個木製鏡子,雖然雕刻不怎麼精細,但還蠻好玩的。
  指尖沿著紋理慢慢遊走。
  
  
  
  
  
  ※
  
  
  
  
  
  工廠是他們聚會的地方,本來空無一人的草地上也多出了許多建築。
  時間真快呢,呵呵……
  
  「發什麼呆吶?安靜。」狐。
  「不會在想情人吧?哈哈!」群。
  「哎呀~都已經到這年紀了嘛……」狗。
  「安靜總算有一天安靜了。」黨。
  
  瞪了他們一眼,「說什麼啊你們……」他難得惆悵礙著他們啦。
  「呃…左同學你好……」咦?在洩氣旁邊的不是我們學校的校花?
  不會吧……「洩氣耶,你女朋友?」
  謝栔煦翻了翻白眼,真受不了左秋宓的遲頓,全校大概也只有他自己不曉得校花芳心落誰家吧。一旁三人有志一同地搖搖頭,為校花的未來掬一把同情的眼淚。
  「欸…不是的…我是……」校花急著解釋。
  「真不趕相信……校花竟然會看上我們的洩氣……」左秋宓以不可思議的語氣說著。
  不,她看上的是你這呆頭鵝。「唉……」顏栔煦拍拍校花肩膀以表同情。
  
  一夥人進到屋子裡,左秋宓率先衝向柔軟的沙發,身子深陷,舒服得讓他發出一聲,「啊啊……」好棒的沙發唷。
  「拜託!你發出那什麼情色聲音啊!」李葳祺光聽聲音就發毛,恨不得踹沙發上的人一腳。
  「舒服嘛……」哼!他還做過比這聲音更色的事呢。
  托托鼻梁上的鏡架,林弦庾好奇地問,「你今天又去書店了?」
  「不會吧!?你去書店?我怎麼不知道我們的安靜也會去書店啊!」周京堤驚訝的大叫。
  左秋宓瞪向那大驚小怪的人,「那隻死蜻蜓,我去書店不行啊?」死蜻蜓就給他好好的飛,說那什麼話。
  「你在找什麼書啊?說不定我可以幫你。」林弦庾本身就愛看書,而他看過的書也不算少。
  「不用了啦,鹹魚飯……這個啊~要靠我自己去尋找唷,那可能性。」咧咧嘴,露出小虎牙,感謝朋友的好意。
  
  就算只有一點點可能性……也不能放棄,那個人說的。
  
  「搞什麼神秘感啊……越來越像個女人了……」嘴上說說,但李葳祺其實也挺在意的,畢竟是在一起近九年的摯友。
  左秋宓只是微笑不語,舉起右手輕吻無名指上的玉戒。
  
  「那個,蛋糕好了。」校花點好火,笑著招招那群男生們。
  「噢耶!許願吧,安靜。」李葳祺順手關上電燈。
  「嗯……第一個,大家身體健康。第二個嘛……快點交個女朋友給我看吧,哈哈。」說完,隨即接收到四道怨憤的目光。
  
  第三個啊……想再見到他,可以嗎?
  
  
  
  
  
  ※
  
  
  
  
  
  「那是三國時代,周瑜親手雕刻送給愛人的木鏡唷~」不知何時走到左秋宓身旁的老闆。
  「愛人……小橋啊。」他還有點歷史知識,周瑜的老婆就是小橋嘛。
  只顧著呵呵笑的老闆,「翻到背面看看,有首詩唷。」
  「楓葉千枝復萬枝,江橋掩映暮帆遲……憶君心似西江水,日夜東流無歇時。 」越唸,越能感覺到如癡的愛。
  「這是唐朝魚玄機所作……很有趣不是嗎?東漢時有唐代的詩。」
  「假貨?」怎麼想都不可能嘛……書自己坐時光機回去?
  「哎呀……話可不能這樣說唷,左同學,看你自己覺得如何囉~」這老闆講話真的很…
  決定視旁邊人為無物,左秋宓撫著鏡背刻下的痕跡,周瑜一定是用生命愛他所愛的人吧。
  真癡情呢……
  
  
  
  
  
  ※
  
  
  
  
  
  吹熄搖擺不定的蠟燭光,嘴角微微上揚,許下見到他的願望,會不會就這樣吹滅掉這可能性?
  「好耶!分蛋糕分蛋糕~」李葳祺拿著盤子,一個個擺在桌上,左秋宓切成一塊塊置於盤上。
  
  看著校花默默吃著蛋糕,身為朋友的謝栔煦覺得有必要幫她一把。「安靜,你沒要交女朋友啊?」看他吃素吃了……呃,不對,是孤單一人兩年,記得安靜國中時還有交過女朋友。一旁校花感激地對謝栔煦報以一笑。
  「欸?我沒興趣啊。」
  「你不會是……同性戀吧?」李葳棋顫著手指向左秋宓。
  「哦…真有趣……我身邊還沒這樣的人耶。」摸著下巴,林弦庾點點頭,開始搜尋腦袋中對同性戀的知識。
  「安靜你別傳染愛滋病給我啊!」周京堤驚的跳下椅子後退幾步。
  微怔,左秋宓手背撐著右頰,瞇起雙眼看著四人,邪氣地含住小指,上揚的紅唇,「你們覺得呢?」
  
  媽啦他做這種動作怎麼看起來像很習慣,四人頭上滑下黑線。
  
  噗哧,左秋宓被好友臉上的表情惹得發笑。「我沒那麼沒行情好不好……我當然有喜歡的人囉。」
  四人不約而同發出驚呼,「咦咦?」校花也偷偷望著左秋宓。
  舉起自己雙手,「曾經啊,有個人……握住我的手,雖然他沒說什麼,但我曉得是一輩子都不放開的意思。」
  曾經?
  「那個人……」是去世了嗎?
  微微一笑,左秋宓繼續吃蛋糕。
  
  是夢唷……醒了便消失的夢,不過是一輩子擺在心底的夢呢。
  
  
  
  
  
  《情幽.終》

Recommend
Share
Tagged in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