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司臣生日賀文、司瑄】形式

  形式
  
  
  
  
  
  
  
  
  
  
  一年之初誕生的杜司臣,徹底就是個呼風喚雨的男人。
  
  
  
  啪、咑!
  連接著水流的竹管敲了下個銜接的竹管,幾隻錦鯉在池中悠游,長廊一頭走來了個男子。
  「唔,好冷……」剛泡完澡,穿著浴衣披著大衣,城仲瑄搓搓手臂。
  他不是在日本,而是在國內杜司臣的別墅,完全的日式豪宅,架高的檜木地板、古色的庭院、充滿香氣的塌塌米……真的是有錢沒處花,看了精緻的窗框雕飾,城仲瑄心想。
  再五個小時就過一年吶……真不想認知這個事實,表示元月一日到了。
  煩惱的搔著髮鬢,「都老夫老妻那麼久了……要送什麼呢……」不禁喃喃自語。
  
  步出臥室,還沒走到城仲瑄身後就聽見了句逗笑杜司臣的話語,那頭煩惱的人沒察覺身後男人。
  盯著愛人的背影,就算是商場的霸者杜司臣也忍不住感慨了一會兒,原來已經在一起那麼久了。
  他沒忘記昨晚與妹妹、妹婿吃飯時妹妹說的一句話:“真不可思議,哥哥跟仲瑄真的走了十年耶”,原來他們兩人在妹妹心中那麼不被看好啊。
  “哥哥跟仲瑄雖然工作上很合,但兩個嚴肅到爆的人要一起生活根本是很可怕嘛”,記得妹妹說出這話時,他還用了調侃的眼神望著對面低頭猛吃的愛人。
  男人就算活到老仍保存了永不滅的童心,想到城仲瑄有時會在不自覺的狀態下與他撒嬌,就覺得他實在可愛極了,要看正經的人難得那麼可愛是件難事呢。
  本身並不是相信永恆的人,但城仲瑄的存在卻讓他有了永恆確實存在著的念頭。
  
  「想些什麼?」城仲瑄身子僵了一下,便向後窩進男人懷裡。「哦?不會嚇到了呢。」
  無奈地調整好姿勢,「都讓你嚇了十年了。」真懷疑杜司臣是不是有練輕功,每次總是無聲無息出現在他身後;都十年了,當然他的反應沒以前大了。
  男人下巴靠在自己肩上,貼近耳旁的吐息讓他忍不住側過頭閃躲,「會癢……」就算不會被嚇到,但耳朵敏感仍是死穴。
  「呵呵……」耳邊磁性的低笑聲真令人心生蕩漾,若不是此時靠在男人身上,城仲瑄心想自己會腳軟。
  「生日想要什麼?」與其在那空煩惱,不如直接問當事人較快。
  憑心而論,能送的都差不多了,再說杜司臣缺的東西……他實在想不到。
  「你。」杜司臣反射性回答最想要的禮物。
  沒好氣的白了男人一眼,「你不是幾乎天天都在要。」
  「生日較不一樣嘍。」笑著輕咬了愛人耳朵一下。
  「嗯……」身子顫了下,腰際傳來的酥麻感讓他有點腿軟了……城仲瑄只好努力閃躲,避免又造成另一次大戰,他可不想晚餐變宵夜。「你越來越有老頭味了……」說完不禁呵笑幾聲。
  杜司臣挑了挑眉,發覺愛人是越來越不客氣了,竟然說他像老頭?「我得好好表現讓你曉得我不老頭,嗯?」底下意思再清楚不過了,他不介意把人拐進臥室裡。
  「千萬不要……」自食惡果就是比喻這種情形吧,城仲瑄馬上求饒,至少一年別在被壓榨之下過去。
  「我是有個想要的東西……」城仲瑄驚訝地看向杜司臣。「不過,今天十二點過了再說吧。」
  「釣我胃口。」
  「相信我,你不會想知道真正釣你胃口是什麼……」
  
  
  
  ※
  
  
  
  是不是愛情的最終,是用做愛來表達呢……
  偶爾城仲瑄會如此想。
  
  「啊、嗯…等、啊啊──」十指緊抓著被褥,身後深而有力的衝擊讓他防禦失守潰堤。
  「呼……裡頭不好處理……」等等確定又要去洗一次澡了……疲乏地趴在被單上,城仲瑄苦惱心想。
  杜司臣滿足地將人擁進懷裡,「等等再去浴室清洗。」時間差不多了,拿了丟在枕旁的手錶察看。
  「要到了……」看著錶面上的秒針越來越接近十二,城仲瑄心頭多了點興奮。「五、四、三、二、一……」
  噹、噹、噹、……屋裡的老舊大鐘盡責的敲了十二下,兩人不禁相視而笑。
  雖在房裡,卻能感覺到現在外頭之熱鬧還有精彩華麗的煙火秀,城仲瑄笑著伸臂環住杜司臣頸子,「生日快樂!」
  「謝謝。」吻了吻愛人眉心。「仲瑄,能實現我的願望了?」
  詫異的張大了眼,「咦?找我實現?」
  執起愛人左手,在無名指處落下一吻,「我能在每個早晨的第一眼都看見你。」
  「這願望已經實現很久了。」他們哪天不是第一眼望見彼此。
  稍稍思考,「嗯……那嫁給我?」
  終於忍不住翻白眼,「這位先生,我已經夠像你妻子了。」煮飯洗衣暖床樣樣來。
  「我覺得……」城仲瑄嗯了一聲,等待杜司臣下文。「還是用行動表示最快。」冷不防一個側身壓住,由上而下注視著愛人。
  「……似乎是呢。」底下的人噗哧笑了出來。
  
  我們口頭的愛已經不夠,只能用最原始的行為訴說。
  杜司臣總是笑著回答愛人。
  
  「嗯、啊…啊嗯…嗯……」攀住杜司臣背部的十指,受不住地在上頭留下絲絲紅痕。
  纏繞住自己腰際的雙腿,吞吐著自己慾望的私處,城仲瑄各種神情只有他能看見。
  四目相交,杜司臣低頭溫柔地吻住城仲瑄。
  
  緊擁著對方,像要把你揉進我體內,成為我自己的一份子。
  我們是如此深刻。
  
  
  
  
  
  over talk 2009/01/01
  值得紀念的新年第一篇文,自然要送給1/1生日的杜哥
  杜哥生日快樂,今年請繼續努力跟仲瑄大放閃光吧XD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