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
  在捲到下面前,阿珞要嚴重聲明,此篇H、『三匹』(杜家兄妹x瑄)、BG有(咳)
  人物崩壞極嚴重,若覺得厭惡,麻煩請快關掉。
  
  
  
  
  
  
  
  
  「哥!我要仲瑄。」因為家庭聚會,杜雲芊回到本家,趁此機會向哥哥討人。
  沙發上優雅喝著咖啡的男人,眉頭一揚,「芊,別無理取鬧。」雖然他讚賞仲瑄的為人,但並不表示他同意仲瑄與芊在一塊,更何況……語調一轉,「仲瑄有跟我提過,他已經有個交往很久的女朋友。」
  「不管如何,我會跟仲瑄表白。」她不會輕易放棄的。「我愛他!」杜雲芊認真的對著哥哥說著。
  「……好吧。」闔上財經雜誌。「我盡量幫妳。」既然是他疼愛的妹妹,與其強迫她與一個她不愛的人在一塊,或許仲瑄會是更好的選擇。
  「耶,謝謝哥哥!!」只要哥哥肯出手幫忙,仲瑄還不手到擒來嗎!
  杜雲芊似乎可以樂見她與城仲瑄美好的未來,而杜司臣則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
  
  
  
  ※
  
  
  
  
  
  甫從國外回到台灣的杜司臣,一上轎車便吩咐司機直接開往19號酒吧。
  推開門入內,便見到下屬坐在吧檯前喝酒。「仲瑄,難得你會約在這種地方。」雖然19號酒吧算很乾淨,但在他的認知範圍內,城仲瑄很少到這種地方。「而且,喝酒?」甚至套著的毛衣也不見了,只餘紅色襯衫。
  「總經理……」對上司一番話覺得好笑。「其實是我與我女朋友分手了,所以才想來小酌。」從大二開始交往,到現在也快五年了,沒想到感情說斷就斷。
  看得出來城仲瑄在壓抑自己的心情,強逼自己歡笑。「理由?」他見過那個女孩幾面,記得是個頗清秀,跟城仲瑄相配的女孩。
  「……有個更好的男孩追求她,有錢有勢又長得好看,她媽媽也很讚同他們兩人來往。」相較之下,他長相平凡,沒錢沒勢又背了一身債,會有哪個女性想要。
  「不覺得憤怒?」叫了兩杯馬丁尼,一杯推到城仲瑄面前。
  「有什麼好生氣的呢,她只是作了更好的選擇。」摸著杯身,城仲瑄重重嘆氣。
  「我一直相信你是值得長期投資的績優股。」朝身邊的特助敬酒。
  「呵,謝謝總經理的稱讚。」在沮喪的時候能聽見好話,還是從杜司臣口中聽來,著實得到一點安慰。
  盯著城仲瑄喝了幾口自己剛叫的馬丁尼,杜司臣斂下眼瞼,心裡數著一二三……
  「嗯……」突如其來頭有點沉重。「總經理,我似乎有點不舒服……」明明剛還好好的呀,城仲瑄摀著額頭。
  「似乎今天也談不到什麼,我送你回家吧。」時間剛剛好,扶著城仲瑄往車子前進。
  
  將睡著的人往副駕駛座上安置好,從口袋拿出手機播出──
  「芊,我幫妳安排好了。」隨後從西裝暗袋拿出張照片。
  這世上,見異思遷的女人仍是多數……看著拍到的一男一女照片,杜司臣嘴角揚起。
  隨手將照片撕成碎片,往窗外一灑。
  
  ※
  
  「嗯……」一聲嚶嚀,城仲瑄眼皮緩緩撐開,起身撫著頭。「這裡是哪……」記得他好像不舒服,總經理說要送他回家,然後……沒記憶。
  「仲瑄你醒了啊!」端著一杯水,杜雲芊笑得清靈可愛。「來來,喝杯水提提神吧。」
  「謝謝大小姐。」接過水慢慢飲下。「對了,這裡是哪裡?」
  「哦,因為哥哥不知道你家,只好把你送到我家了。」攤攤手。
  「咦?」現在是……瞄到床旁時鐘,都十點了!?「不好意思,我等等就回家。」竟然在一個女孩家裡睡了那麼久。
  「不必緊張,我也在。」門邊杜司臣抱胸笑著。「好好休息吧。」
  「呃…是。」雖覺得有點怪異,但著實不舒服的人只能安靜地喝著水。
  
  杜雲芊給了哥哥你該離開了的眼神,杜司臣送回一記──妳以為妳一個小女孩要吃掉一個男人是那麼容易?
  難不成你要在旁邊監督!?杜雲芊無聲的尖叫。
  有何不可,杜司臣輕佻地笑了。
  ……也對,論力氣女人絕對輸給男人,杜雲芊皺皺翹鼻,只好妥協了。
  
  「仲瑄……聽哥哥說,你跟妳女朋友分手了?」爬到床上緩緩靠近,杜雲芊特地穿的清涼,想勾起男人本身的慾念。
  「嗯……」不自覺的往後退。「不用擔心,我很好。」為什麼大小姐要靠那麼近,而且那身衣服實在是……城仲瑄視線飄都不敢亂飄,還是往後頭縮去──卻撞上一道肉牆,往上一看發現是杜司臣,怔了住。
  「芊,要做就快,不乾不脆的,妳還是杜家的人嗎?」做事一向講求快狠準與速戰速決的杜司臣,馬上展現如虎豹迅捷的速度,攫住城仲瑄雙手緊錮在床上。
  「欸!?」瞠目結舌,根本反應不及,城仲瑄想掙脫那兩隻手掌。「放、放開!」到底是怎麼回事?驚慌的看著兄妹兩人。
  「對不起喔,仲瑄。」將襯衫釦子全解除,解開城仲瑄褲頭往下拉扯,杜雲芊合掌道歉。「我愛你,但你連看都不看我一眼,我便請哥哥幫忙了。」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哥哥不愧是商人!
  是的,設計城仲瑄的女朋友出軌,出軌對象的人選,都是杜司臣一手策劃的。
  「但──」問題不是這個啊,「而是我把大小姐看成好朋、啊!」兩隻手腕被抓得緊,城仲瑄感到疼痛的輕叫。
  臉上浮現一抹苦澀的笑容,「仲瑄很負責,若我是你的人,你就會跟我在一起了。」若不是實在沒法子了,她不想也不能這樣。
  看著杜雲芊微撩高裙子坐到自己重點處,城仲瑄著急的看向杜司臣,「總經理!你快阻止大小姐啊!」
  「我就是主謀,何來的阻止。」
  「但我對大小姐沒這種感情啊!」他連女朋友的身子碰都沒碰過,頂多牽牽小手親親小嘴,他是很注重精神感覺的人,這種事……
  「男人經過刺激,誰都可以。」不然為何要上演這場戲呢。「乖點,我不想讓你的手受傷。」要是弄傷了,等等妹妹絕對會生氣。
  「別這樣──」手仍是奮力的想掙脫開來,卻是更讓杜司臣抓得死緊,眼見杜雲芊開始緩慢的磨蹭,城仲瑄雖心頭著急,但生理反應還是很誠實。「唔、嗯…不要這樣……」
  「哥……仲瑄…那、那邊濕了耶……」沒經驗的處女,也不知該怎麼辦,只好求助一旁有經驗的哥哥。「感覺…好奇怪……」分泌的腺液也濡濕了她的底褲,害她也心臟急速加快。
  壓制的手掌抓住自己,指甲幾乎陷進,杜司臣也可以感覺到城仲瑄的抵抗。「總經理、不要……」要讓杜雲芊放棄,絕對要說服杜司臣,只要杜司臣肯放手,一切都好談。
  聽見那聲呼喊,杜司臣有幾秒的愣住,妹妹仍是在刺激著男人重點部位,城仲瑄哀求的眼神筆直射來,杜司臣真的有一度想放手。其實他原本是打算破壞城仲瑄與他女友的關係即可,沒想到妹妹卻說出要吃掉這種驚人話語。「……雖然抱歉,但這是芊親口說要強暴你。」
  吾操節失矣!城仲瑄只覺眼前一片空白,天啊誰來拯救他的貞操啊!「唔、大小姐…停下……」
  「越來越大了呢……」雖然害羞,仍是用力磨蹭著那部位。「哥──」接下來要怎麼辦啦。
  為什麼連做愛這種事也要他來教呢?「當然是用妳的陰道去容納仲瑄的陰莖。」他開始懷疑妹妹的性教育有沒有及格,難不成還要他示範一次給她看才會做?
  「討厭哥你措詞文雅一點啦!」她聽得臉都紅了。「那……我脫掉仲瑄的內褲囉。」
  意識因男性抬頭而漸近混沌,城仲瑄甩著頭想保持清醒,而在杜雲芊帶著好奇觸碰那挺直的陰莖,本想出口的話語轉為喘息。
  杜雲芊也感覺到她私處開始興奮地泌出愛液,想到等等與她愛的男人結合,她就覺得……就算只有今夜也無妨,讓她擁有一次城仲瑄吧!
  「那我就坐下去了喔!」懷著害怕又期待的心,脫掉底褲,對準方向,慢慢地坐下。「嗯、好痛!」雖然知道破處女很痛,但仍是減不了她的心情,使勁一坐,讓城仲瑄完全填滿自己。
  「啊!」陰道的濕潤,城仲瑄也止不住舒服的呻吟,就算身體誠實,但他的理智還是在抗爭著。「唔……」終究是被做了……
  「妳呀……這樣一次進入,會弄傷男人的。」就算女性的裏處再濕,但一次下猛藥,尤其還是處子之身,那層膜還在的情況下,又比有經驗的女性來得緊,很容易讓男人挫傷。「等你們兩個適應了再動。」看看城仲瑄臉上半帶痛楚半帶愉悅,滑到鼻樑的眼鏡想替他摘掉,似乎……沒手。
  「哈…啊……」難過的閉緊了眼,城仲瑄仍是抵不住女性身體的誘惑,不耐的稍稍往上頂。「嗯、唔……」想要、想動……
  看來是進入狀況了……杜司臣聽著妹妹驚叫一聲,微笑。「開始吧。」
  輕輕款擺纖腰,抬起身子又坐下,杜雲芊訝異於做愛的歡愉,城仲瑄也配合著她抽動。一場活春宮在眼前上演,要說沒邪念是騙人的,杜司臣垂眼不看向那畫面,低頭注視著城仲瑄,眼鏡因搖頭甩頭的動作而掉在旁邊,嘴微啟哈聲喘氣,城仲瑄平常隱藏在鏡後的眼眸此刻顯得朦朧輕飄。
  久後,城仲瑄突然一仰首,「啊、啊!」眉頭一緊,胸膛佈滿潮紅一片,似乎射精的樣子。
  「呼、嗯……」杜雲芊微微平復凌亂的氣息,看著身下的男人,便趴伏貼在他身上。「不要討厭我……」
  雙手終於被放開了,城仲瑄闔眼歎息,抱住身上的女孩。「不會討厭妳的……」嚴格來說,他沒吃虧,就是……心裡有點怪怪。
  「那仲瑄能跟我在一起嗎?」期待的目光直直看著。
  「……試著交往,可以嗎?」不過仍是有但書。「但絕對不準……強暴我。」雖然用強暴這詞有點怪,但似乎沒有更好的形容。
  「唔、好吧。」有點可惜的嘟了嘟紅唇,不過馬上化作偷笑,這種事是有一就有二的嘛……嘻嘻。
  
  杜司臣將這一幕看在眼裡,眼神轉暗。
  
  
  
  ※
  
  
  
  就算腰微疼,仍是出外趕通告與到公司的杜雲芊,歸心似箭的提著晚餐哼著歌準備回家,也不顧其他藝人納悶的目光。
  仲瑄今天在她家休息,反正今天是假日,她還請了哥哥在家照顧仲瑄,讓她能安心點。
  一進客廳,沒人;看了廚房,沒人;轉戰臥房,還沒進門卻聽到陣陣的呻吟聲穿過門縫傳出,是……仲瑄不舒服嗎!?
  緊張的推開門,裡頭景象讓杜雲芊愣在當場──
  「啊、啊…慢點啊、哈啊……」兩人根本無所覺有人進房,城仲瑄是敞開大腿面著房門處跨在杜司臣下身上,清楚的可以看見股間巨熱快速的進出,令人臉紅心跳的場景。
  手上的餐盒掉落在地上,杜雲芊掩住嘴不敢置信,兩個男人在做愛就算了,而且還是她的哥哥與她愛的男人!
  「你們在做什麼!?分開、分開!!分開呀!!!」杜雲芊憤怒的尖叫,爬上床想扯開相連的兩人。
  「……這麼早就回來?」輕嘖一聲,杜司臣本以為妹妹會在晚點到家。
  「啊、不要──」被往上拉扯的身子牽扯到與身後與男人相連的結合處,城仲瑄乏力的癱在杜雲芊身上,杜司臣挑高眉,便讓城仲瑄雙膝跪在床上,扣住腰際開始抽動。
  「不、啊…總、經理……啊、啊…哈啊……」後頭幾乎是麻痺了,但依然止不住快感的傳遞,城仲瑄顫抖地雙臂抱住身前的女人。
  雖然跟自己做愛不一樣,但看著仲瑄如同女人的承受哥哥插入,還在她耳邊呻吟,杜雲芊不得不承認有點被感染到那淫穢的氣息,害她也全身發熱。「討厭……」
  「嗚、不……」就這樣在人前被侵犯,城仲瑄的羞恥心運作著。「不要這樣……」
  「是嗎…可是你吸得我很緊呢……」指尖在結合的地方輕搔,又引起城仲瑄一陣顫慄。
  「哥哥好過份……」愛人有難,杜雲芊不可能視無不見。「而且還吃掉我的仲瑄……可惡!」
  「只是拿點報酬而已。既然如此,前面是妳的,後面是我的。」抱著城仲瑄盤腿坐下,將他雙腿打開。「哪。」
  「哥你要幹麻?」讓她看那種地方,就算她已經有過經驗,不過才那麼一次,她臉微赧地移開視線。
  「口、交。」說完便撫上城仲瑄分身,緩緩套弄起來。
  「啊嗯、唔……」伸手想阻止不過失敗,敏感的物體讓人握住,城仲瑄不住輕喘。「哈、哈…夠了…啊……」從下午開始他昏昏沉沉的,不知讓男人做了幾次,好累……
  
  
  
  「呼嗯……」緩緩睜開眼,先是迷迷糊糊地看了看四周,才想起昨晚發生的事,城仲瑄意識仍是微茫然的揉揉頭。
  昨晚好像被做完後就睡著了……
  「醒了?」杜司臣端著水進房。「反正今天放假,你可以繼續睡。」有點不敢面對上司……城仲瑄接過水杯靜靜喝著。
  頭髮凌亂地貼在頰邊,眼鏡也沒掛在臉上,甚至平常精明的雙目現在像帶了一團霧氣,杜司臣伸手揉揉那頭亂髮。「總經理?」納悶地抬頭。
  手掌下滑到那因抬頭露出破綻的頸子及鎖骨,杜司臣迅雷不及掩耳地奪過城仲瑄的手上水杯,趁他分神之際將人按在床面上。
  「總、總經理……」愣愣看著壓在自己身上的男人,男人眼中那躍動著的火燄讓城仲瑄背部直打冷顫,感覺不太對勁……
  城仲瑄才剛想完,杜司臣馬上展開行動。「不、呃──住手啊!」貼上頸子的濕熱,城仲瑄扭著身驅想制止,男人似是無聽覺般,漸漸下滑到胸前,啃咬著乳首,發出曖昧的聲響。
  「總經理……不要再開玩笑了……」微微苦笑,那冷無表情的男人…是在開玩笑的吧……
  「你覺得我是在開玩笑?」終於說話的杜司臣,懷著一絲笑意詢問,低下頭繼續照顧著另一邊的乳首。
  「停、停下…總經理……」他是真的被侵犯著…被一個男人……這一認知讓城仲瑄真正開始害怕起來。「不、不要……」越是緊張身體的感官越加敏感,男人看著滋潤過後的乳頭挺立並閃著水光,滿意地放過他。
  「走開!」發覺到男人有往下的意圖,城仲瑄終於顧不得什麼上司下屬的抬高腿欲踢退男人,卻料男人早料到先他一步抓住腳裸處,動彈不得的情況下讓城仲瑄更加懼怕。
  「放開……」一腳被抓住,而另一腳讓杜司臣壓制住,城仲瑄想踢也踢不得。
  聳聳肩放開攫住城仲瑄雙腕與腳裸的手掌,獲得自由的城仲瑄馬上翻過身想下床,而杜司臣永遠比他快一步,馬上再從身後將他壓在床上。
  眼睜睜看著自己雙腕讓領帶綁得固定,褲子也被解下,城仲瑄轉過頭看那噙著詭譎笑意的男人──被盯上了……「唔、嗯──」分身突然被握住,頓時渾身無力地顫抖與溢出喘息。
  既然要潤滑,不如做得徹底點……杜司臣掰開臀瓣,頭探進伸出舌頭舔舐皺褶處。「啊、不、不要舔……」從來沒讓人如此做過,震撼之大猶如雷擊,城仲瑄高聲阻止。
  濕潤的入口隨著主人激動,開始閉合,抓準時機舌頭竄進,有力的舌頭慢慢做著如同男物抽送,引得城仲瑄秘處是一陣緊縮。「啊…停下…不……」
  應該夠了吧……杜司臣離開,抿抿嘴微笑,掏出下身腫脹的男性,頂端抵住入口。
  馬上意識到抵著自己的熱物是什麼,城仲瑄拼命搖頭,「不!不要進來…不要!」
  「很可惜……」往前一推,將自己頂部送進去。
  瞪圓了雙目,口裡發出尖叫,「啊啊──!好疼、啊…出去啊……出去…唔、不要……」好痛!這種情況下顯得異常纖弱的身形無助地打顫。
  私毫不顧身下人意願,杜司臣將自己更往內部推進,不過仍是輕輕拍打臀部意圖想讓城仲瑄放鬆,但之前猛然進入的舉動還是讓床單沾上斑點血跡。
  「好痛……拜託你…出去……」流下的淚珠也濡濕了床單,甚至束縛住雙手的領帶也被掙脫開來,但城仲瑄早無力逃脫,癱軟的身子趴伏在床面上,臀部讓人抬得老高。
  雖然是強硬的進入,但心中不忍見他痛苦的神情,杜司臣改以愛撫他前身讓他轉移注意力。「啊…啊……」意識漸進混沌,城仲瑄更想就這樣昏死過去,至少不用承受這樣的折磨。
  「唔、嗯…呼……」杜司臣耳裡聽著那透著舒服的呻吟,這時才開始抽動埋在城仲瑄體內的物體,雖剛開始抽動仍是不太順利,但配合著前身的愛撫,顯然城仲瑄也無太大的痛苦。
  方才的痛楚漸漸帶起了另種快感,「嗯、嗯…嗯……」不要、不要……這樣的自己……城仲瑄甩頭拒絕,緊咬住領帶不想發出那種像女人舒服的聲音,但身體卻無所覺的配合男人開始搖動。
  身子探向前扳過城仲瑄頭顱,看那佈滿情慾的臉孔,雖是深深厭惡拒絕,但仍是不由自主帶著迷醉的神情,杜司臣吻住那輕啟的嘴。「唔嗯、嗯嗯……」眼半闔任由男人吻著。
  「啊、啊……」城仲瑄輕輕皺起眉頭,那即將奔洩的精液,惹得下腹一抽一縮,沒料杜司臣突然轉過城仲瑄身子,兩人結合的地方一陣旋轉,城仲瑄忍不住弓起背部,在強烈的顫抖下射出。
  
  歡愛過後,城仲瑄疲軟的身軀癱在床上,「唔、呼…嗚……」手背掩著臉,想起剛剛的情事與昨夜的刺激,忍不住抽聲低泣,他沒要如此懦弱,但接遇到這種事……
  男人沒停下抽動,拉下那遮掩住的雙手,吻掉淚珠,「別哭……」
  「叫我別哭……你來讓我做做看啊!」一個男人被做這種事難道還要跟做的人說聲謝謝嗎!
  「剛剛只是開始,接下來我會讓你更舒服……」杜司臣嘴邊那朵誘惑的笑容,讓城仲瑄一時呆住,隨後又讓他奪去雙唇,意識再度被捲入情慾的旋渦裡……
  
  
  
  有點猶豫真要吃下那東西,不過一看見仲瑄在身後兄長的搓揉下是陣陣愉悅的叫聲,而且兄長臉上掛著勝利的微笑,杜雲芊心想反正都是仲瑄的也沒什麼好介意的……「嗯、嗯……」俯下頭小嘴含住,杜司臣見狀腰部便開始往上頂。「唔嗯!」為那突如撞進口裡深處的物體皺起柳眉。
  「嗯、啊……」一前一後的夾擊加與一整下午的歡愛,幾乎全身的敏感地帶都讓身後男人摸索盡了,杜司臣由後舔著他耳廓,牽連了下半身那如雷擊般的快感,城仲瑄早忍受不住,杜雲芊幾次的吸含便在她口中宣洩。「哈…哈啊……」
  雖然感覺蠻怪異的,不過似乎也還尚可。「哥哥……仲瑄的變少了耶。」不是說男人流量都很多嗎。
  瞄了她一眼,杜司臣若無其事的公佈,「當然,被我壓榨了好幾次,不變少也很難。」看來妹妹性知識有待加強。
  這下真的是如同下午心想的,城仲瑄登時昏睡過去。杜司臣抽出自己的男性,一根手指插入將自己射入的液體攪出,杜雲芊看著兄長很認真地替城仲瑄清理,再看看流至床單上的精液量,忍不住問,「哥……你摧殘仲瑄多久?」
  「嗯?」其餘的打算等會到浴室再清理,杜司臣舔舔手指。「一個下午而已。」
  「……精力旺盛。」她讓哥哥留在家裡照顧仲瑄,沒想到卻照顧到床上去……她是引狼入室了。「還有哥哥,你現在意思是要跟我搶嗎?」
  「有何不可。」說完還在城仲瑄頰上落下一吻,反正他也挺喜歡仲瑄的,將他納為己有也無妨。
  「呀──」生氣地搶過沉睡王子,杜雲芊如噴火龍般怒吼,「我絕對不準!」
  「反正選擇權在仲瑄手上……」
  
  好吵……
  睡夢中的城仲瑄,似乎也沒料想到醒來那一發不可收拾的情形,會讓自己陷入前所未有的狀況中……
  
  
  
  
  
  free talk
  我不知道要說啥了(囧)
  其實每一次的工口文要貼前我都要先自我調適,因為不是每人都喜歡工口,有壓力OTZ
  會寫這個,主要是我想寫強暴,雖然強暴腦補很簡單,但要化為文字對我來說有難度(囧),而且還要用骯髒或負面情緒的詞來表達那種無助的感覺──
  所以我們要有愛的強暴(啥)
  
  其實還有的(汗),不過這個尺度比較那個,所以…
  放下面,不想看的不要看啊QDQ!
  
  
  
  
  
  杜S瑄part 2(竟然還能有『兔』orz…)
  
  起因,就在杜司臣無心的一句話……
  
  「反正芊妳也不能從後面讓仲瑄滿足,所以提議駁回。」對於妹妹用女人先天優勢要奪過城仲瑄,杜司臣是嗤之以鼻。
  「誰說我不能讓仲瑄滿足的!」衝著這句,杜雲芊發誓絕對要讓城仲瑄由裡到外完完全全屬於她一人!
  「哦?」
  以為她真的什麼都不懂嗎?「我能滿足仲瑄,但哥哥你不能插手!」
  「可以。」料定她也玩不出什麼把戲,杜司臣也沒察覺她臉上詭異的笑容,答應了。
  
  
  
  ※
  
  
  
  慘白著一張臉,城仲瑄無言地緊抓著身後杜司臣上衣,「總、總經理……」
  「我也不知道她打哪拿到的……」無奈地搖搖頭。
  「這樣就能滿足仲瑄了!」小心地調好腰間戴著的假陽具,杜雲芊為了今晚第一次吃城仲瑄感到雀躍。
  想到後頭要容納那個東西,城仲瑄不禁覺得可怕,「大、大小姐……我可以不要嗎?」
  「不行,我要證明給哥哥看!」
  「若仲瑄不喜歡妳要停止。」想到城仲瑄本來只接納自己的地方要被插入另一個東西,杜司臣雖然蠻不爽,但誤入妹妹的陷阱,苦於約定也只能旁觀不能動手制止。
  
  「應該要先潤滑吧……」杜雲芊倒了點潤滑液在手指上,而此時的城仲瑄像隻待宰的羔羊,張開了雙腿露出私密處,上半身是躺在身後杜司臣懷裡。
  當杜雲芊手指刺入時,城仲瑄大力地震了下,抓皺了杜司臣上衣。「嗯……」杜司臣輕扳過城仲瑄啄吻他皺緊的眉間,想緩和他的情緒。
  看來是讓哥哥進入習慣了,沒幾會杜雲芊就覺得那個地方開始吞吐著自己手指,甚至是不滿足的攪緊了她。「應該可以了吧……」說完便將假陽具靠進後穴,雖然這是假的,不過還是做的唯妙唯肖,連陰莖上該有的皺褶及青筋都有,表皮也是人工假皮,就差了人體的溫度與射精。
  閉上眼不太敢看那假陽具進入自己身體的瞬間,城仲瑄甚至覺得自己牙關在打顫,畢竟進來的不是有生命的人而是一個無機體。「別害怕……」柔柔的嗓音在耳際,城仲瑄感覺到自己慾望讓熟悉的大手愛撫著。
  雖然不太滿意哥哥插手,不過進去實在遇到了點困難,杜雲芊睜隻眼閉隻眼當沒看見。「再倒點好了……」這下就順利地挺進了三分之一。
  「啊!」冰冷的物體轉眼便停留在體內,鮮明的讓他想假裝不存在也很難。「嗯…嗯……」就算是個無機體,但早就習慣了的身體卻不自主地開始火熱,想要再更多……
  雖然感覺不到,但一直注意著後穴的杜雲芊還是驚訝的發現那裡開始一開一張像在鼓勵她,大感神奇地再將假陽具往內擠。「啊、啊…慢點……」
  依女人的力氣也撐不太了一直抓著男人大腿,杜司臣主動勾住膝蓋關節處,讓後穴更加展開,杜雲芊也順暢的抽插著。「嗯、嗯…啊…啊、太深嗯……」杜司臣的幫忙讓城仲瑄身子滑落到床上,杜司臣是跪坐在床面上的,一眼望去城仲瑄也發現到男人忍得很辛苦,忍著快感解下杜司臣拉鍊,掏出腫脹的火熱,慢慢吸吮。
  「仲瑄!」顯然也沒料到城仲瑄會如此做,杜司臣是大大吃驚,低頭望去。
  「嗯…不、要緊……」畢竟是不同常人的狀況,一個男人一個女人,城仲瑄總是告訴自己要大膽些。
  
  雖然如所意地吃了城仲瑄,而看他反應也是蠻愉悅快樂,但杜雲芊就是覺得哪裡怪怪的……
  「……我不要了。」從城仲瑄體內抽出假陽具。
  「呀啊!」猛然地拔出嚇了他一跳。「呼…哈嗯……大小姐……?」不太理解怎麼突然停下,微微支起身子看著。
  「芊?」杜司臣也是挺納悶。
  「我還是喜歡仲瑄抱我!」用那種東西擁有仲瑄,感覺不到一絲真實性,杜雲芊將假陽具丟到床下。「仲瑄……」隨後褪下底褲,白嫩的雙腿打開,撥開私處的黑叢,兩指分開兩旁覆蓋的肉唇。
  咽下口水,城仲瑄緩緩爬過去,替她整理散亂的髮絲,輕吻她額頭。「我來就好……」他知道縱使他親口說了他愛她,但杜雲芊心裡的不安感之大,每每在床上總是不顧一切引誘他,看得他心口疼。
  點點細吻落在杜雲芊豐圓飽滿的胸脯,手指輕輕探索著女人緊實的甬道,慢慢開發就怕會傷了她。「還好嗎?」杜雲芊以吻代替了回答,雙腿勾上城仲瑄腰際。
  待花穴漸漸滲出愛液淫濕了指頭,城仲瑄才把自己送進去,緩緩的直至完全沒入。「啊、仲瑄…好喜歡…好愛你……」果然還是被抱的感覺比較好,杜雲芊微微發出一聲歎息。
  注視著前方男女交合的情景,杜司臣按捺不住地將手指往城仲瑄後穴進攻。「呀……」城仲瑄微微抖動了下。
  順利的在裡頭抽動,畢竟是容納自己好幾次的地方,修長的中指熟練地尋找著敏感點,果然一會兒就聽見了城仲瑄忽而拔高的聲音。「呵,看來還可以……」剛剛妹妹的進入,似乎也免去了一些前戲的麻煩,杜司臣直接將下身挺入。「啊啊!慢、慢點、嗯……」城仲瑄在杜雲芊體內律動著,還得分心適應後穴火熱的物體。
  三人配合的良好,後方杜司臣強而有力的抽動帶動了被夾在中間的城仲瑄,「啊、啊……」城仲瑄與杜雲芊口中是一陣一陣的媚吟,尤其是杜雲芊可以說是承受了兩個男人的重量,城仲瑄每次的插入是又深又快。
  「嗯、啊…司…臣…不行了……芊、啊……」而城仲瑄前方讓女人包裹住,後頭又讓男人深深猛撞。「啊、啊……啊啊啊!」在一記頂到杜雲芊裏處,射出後還來不及歇息,又讓杜司臣攬住腰部,被扯向後頭靠在他懷裡,坐在他火熱的男性上讓男人大力抽插著。
  「嗯啊!啊、啊…司臣…哈、不要了……嗯、嗯嗯──」呻吟止住在貼合的雙唇,不久後城仲瑄便感到後穴溼熱,杜司臣沒有拔出仍留在他體內。
  「仲瑄……」哥哥又來了!杜雲芊馬上分開兩人,攬著城仲瑄送上雙唇,不想輸給兄長。
  城仲瑄心裡搖頭嘆氣,這兩人真是……
  
  
  
  
  
  司瑄之偶爾也要來點感情戲
  
  歡愛過後,替已經睡著的杜雲芊蓋好棉被,城仲瑄扶著腰部步伐蹣跚地走出房間,坐在沙發上休息。「呼……」他也想睡,不過還有點公事沒處理完,要是真睡了,明天起床會大叫的肯定是自己。
  「喝水吧。」水杯送到城仲瑄眼前,杜司臣也跟著坐下。
  放在膝蓋上緩緩轉著杯身,城仲瑄再一次肯定自己猜想沒錯,他不是傻子,是人都會有感覺。「總經理……你很愛很愛大小姐吧。」先前他早就有察覺到,而後每一次的歡愛,他總有種……杜司臣是透過他在抱杜雲芊的感覺。
  「芊是我妹妹,我當然愛她。」就算被說中了心裡事,但杜司臣就是有法子維持臉部淡然表情。
  「是嗎……」聽他這麼說,城仲瑄心裡反倒鬆口氣,但隨之而來的是更深的無奈,他果然還不夠格讓男人對他說出真心話吧。或許從一開始就陷下去了,現在想抽身也來不及,城仲瑄只能等待男人玩膩他或是真正愛上他的那一天,至少……「啊!」忽地被力扯過去,詫異的瞠大了雙眼。「怎、怎麼了嗎?」他還沒想到重點呢。
  「你剛在想什麼?」明眼就看出城仲瑄想的絕對不是好事,杜司臣撫著他的臉頰。
  「沒、沒有…只是在想公事……」說這話時眼神飄移,標準的此地無銀三百兩。「總經理,我等等還有點事要處理,你先休息吧。」還是打住話題的好。
  覺得這姿勢不方便,調整了城仲瑄讓他側坐在自己腿上,將他頭顱往自己頸窩壓去,「你剛也累了,先睡沒關係,那些事我等幫你處理。」事是他這上司派下去的,自然誰做都一樣。
  體溫透過薄薄的衣服傳到身上,鼻裡充滿了杜司臣的氣息,城仲瑄微微一笑……也許可以期待男人愛上他。「謝謝……」閉上眼便是漫天的睡意侵襲,不過幾秒杜司臣就聽見緩和的呼吸聲。
  一下一下撫著酒紅色的髮絲,寂靜的客廳裡,杜司臣不禁回想剛剛的話題。
  他是愛著芊沒錯,但……似乎也慢慢喜歡上懷中的特助了,看著城仲瑄睡夢中不自覺環住自己的依賴動作,杜司臣淡淡地笑了。
  
  
  
  
  
  大小姐之吃醋不是沒有道理(司瑄修成正果?)
  
  「懷孕女人最大,安全起見,妳到客房去睡,保護好小孩。」檢查出她意外懷孕後,杜司臣便用了這理由把她攆出主臥,夜夜霸佔著城仲瑄。
  看著剛起床仍是迷糊的愛人,正想衝上去但緊接是殺風景的兄長出現,率先抱住城仲瑄揚著笑容瞄了她一眼後,抬高城仲瑄下巴便開始例行的早安吻,杜雲芊氣的捲起袖子準備痛扁兄長。
  雖然氣息有些不穩,但溫柔笑容全開的城仲瑄在準媽媽頰邊輕吻,「早安,芊。」氣燄馬上全消,杜雲芊懷著羞赧的笑容也道聲早安,不過不忘瞪了兄長一眼。
  
  「司臣,我發現你越來越愛欺負芊了……」在女人的堅持下被趕到餐桌上跟男人一起等早餐。「尤其在芊懷孕後。」懷孕是好事呢。
  「因為她懷了你的小孩。」這理由足以構成罪大惡極之名。
  實在是相連不起來的理由。「……好吧。」對上杜司臣,反駁,只會落得自己沒立場。
  「很可惜我們不能有小孩……」手指玩著城仲瑄頰邊的髮絲,杜司臣頗感遺憾的說著。
  越過一天,他就越能感受到杜司臣身上散發的淡淡情意,愈加深切。「嗯……」垂眼不太敢望向那會吸引人的雙目。
  輕笑著手指挑起城仲瑄下巴,細細吻著,漸漸移至下頭……
  
  「吃早──哥哥!」端著早餐出廚房便見杜司臣將城仲瑄人壓在餐桌上恩愛,要不是顧及了城仲瑄,杜雲芊差點把牛奶潑過去。
  「等我們忙完再吃……」
  粗重的喘息聲及嬌吟聲搭配著吐司與牛奶,杜雲芊爆走。
  
  早晨是很容易擦槍走火,就各方面意義來講,嗯……
  
  
  
  
  
  over talk
  後頭當然要來點甜蜜的OTZ
  雖然是工口充斥,但我覺得工口深度並不深,看用詞我覺得口味不重啊,至少不是男○、陰○、龜○滿文跑O3O
  但工口廣度倒是廣XD
  
  2008/06/17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