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樂小劇場】天使與惡魔首映會

 

  天使與惡魔首映會

 

  
  
  
  ───紅色鑲金邊簾幕拉起───
  
  
  
  「哈囉!大家好,我是某珞。今天呢,我們來到王導最新大作『天使與惡魔』的首映會。咦?好奇為什麼此部如此快殺青啊……請去問某人,別問我啊!」
  一旁的王導朝某珞搖了搖手,「我說啊……明明這是專訪,不應該叫首映會吧?而且這部還沒拍完。」
  「欸?那是某人搞錯了嘛!」另外,今天有三大帥哥坐檯,我有帶杯子來接口水!
  
  拿出隨身兩大樣物品,這是某珞吃飯的工具,掀開某一頁,唸著上頭的問題,「好的,那可以先請王導幫我們簡單介紹一下新作嗎?」
  王導和藹笑著開始介紹,「當然沒問題,簡單的說就是惡魔到地上執行他的怨念(?)時,卻遇到不小心迷失的天使。」
  嗯嗯,是這樣啊……「欸?王導不繼續介紹嗎?」這樣只有相識耶。
  聳聳肩,「跟我講也沒用啊,某人就只有給我相識篇的劇本,我也沒輒。」
  
  某珞,記於2009年2月17日,下午三點五十分,某人妳好懶。
  
  「好吧!我們接下去問題,性質偏向哪方面?」
  「依照某人喜好,有推出兩個版本,一個版本是男女,一個則相反。男女版本被史麥克A走了,所以我只好撿剩的。」
  「原來如此,那再請問主演藝人是誰?」
  「這妳不是知道了?」多此一問。
  「沒辦法嘛!上頭這樣寫,我這樣問囉!」而且怕有讀者不知道啊!
  「好的,天使是黎華,惡魔是關古威,男配角則是紀翔。」
  「欸──照上次看的劇本內定,天使與惡魔角色相反了吧?」
  「這個啊,若都是惡魔欺負天使,那樣感覺很老套,來個天使欺負惡魔也不錯。」
  嗯嗯,我懂……邪惡的天使欺負善良的惡魔。「照你這麼說,兩個角色互動有改囉?」
  「……天使改當攻,惡魔改當受。」
  「是這樣啊!那性格上呢?」
  「嗯哼……我當然請示過某人,她馬上幫我改劇本。一開始是惡魔攻,但最後大逆轉,天使被污染轉當攻。」
  「那一開始的惡魔攻到哪裡?後面的天使攻又到哪裡?」某人還真喜歡攻來攻去啊!
  「惡魔雖然看起來很壞,但其實很純情,最後一道防線始終沒破;天使剛好相反,美麗的外表下藏著一顆邪惡的心,所以該做的都做了、不該做的也做了。」
  「那王導知道結局嗎?」某人妳也很邪惡啊!
  「粗淺而已,上次我跟她聊天聊到這部,她跟我說她要顛覆傳統。最後還是會猶豫回歸天上或地下,但惡魔是一心嚮往天上,因為被欺負得太慘,他不想再跟天使這樣下去;反倒是天使一心拉著惡魔前往地下,共譜美好生活。」
  「……惡魔真可憐。」
  「因為角色換過來了嘛!」王導簡單的說了這句。
  這真是一語點醒夢中人啊!
  「很好,感謝王導的配合,最後一個問題……黎華為什麼一直抱著阿威。」她從一開始就好想問。
  「……」王導你別以為你沒回答,我就會跳過這一題唷!
  經過一分鐘,出現一個有粉飾太平嫌疑的答案。「角色習慣與預演。」王導臉上笑得好開朗啊!
  這就是傳說中的美男計嗎?不過某珞心甘情願中計啊!
  
  請攝影師把鏡頭轉到沙發上,我們可以清楚的在阿威那盈滿淚水的雙眼讀到幾個字:
  某珞,快救我──
  
  抱歉,阿威,我不想跟天使為敵。某珞假裝沒看到低下頭繼續翻著妄想簿。
  「哎呀,惡魔你怎麼哭了呢?」輕輕舔吻阿威眼角,淚水滋潤了黎華的雙唇,黎華還不滿足的伸出舌頭舔一圈。
  某珞與攝影師皆呆愣住……好媚人的動作啊!
  往下一看,阿威的雙手不明原因環住黎華的腰,這、這、這真是太……「請問現在是在上演哪齣?」某人!這不是歡樂文嗎?(別問我(眼睛飄)
  「這叫服務讀者。」黎華說出連某珞也覺得非常合理的答案。
  阿威馬上大聲駁回黎華的答案,「才不是!這是角色習慣與預演!」可是你的動作完全不太像耶,亂沒說服力的說。
  「依他連抱我、吻我都會臉紅的程度,我看拍床戲一定很有趣。」
  不說還好,一提到床戲兩字,阿威馬上表演何謂臉部充血。
  依我看,阿威的有趣才是你的真正目的吧,黎先生。某珞拿出手帕擦擦直冒的冷汗。「請讓我們導回正題吧!請問黎華對這角色滿意嗎?」
  「當然很滿意,我覺得我很適合演天使。」簡直是為他而造的角色。
  某珞也覺得你很適合!不過這句話我不敢說。
  「那請問阿威呢?對這角色滿意嗎?」
  「滿意……」有沒有人要救他啦,黎華的手一直在他頸間來回遊移,他不敢說不滿意。
  再度無視阿威的求救目光,某珞繼續,「黎華有接觸過類似的電影或電視劇嗎?」
  「並沒有,這是第一次,覺得很新鮮。」
  「那阿威呢?」
  「有的。」
  「據我的資料,阿威兩部都當受。攻的兩位技巧好嗎?」某人妳簿上寫那到底是什麼鬼技巧啊?
  黎華瞪了某珞一眼,「妳說什麼?紀翔跟阿威又沒有實際操練過,當然不能比。」
  抓到語病了!「那照黎華你這麼說……」某人,這真的是歡樂文嗎?(這不是我能掌控的(汗)
  但笑不語,黎華留給了讀者無限的想像空間,阿威則是這問題開始,從頭到尾不敢吭一聲。
  「嗯咳咳,那這就過去吧!」說真格的,某珞有點怕接下來的要求,「最後,可否請兩位主角對戲,任何一場……」
  嚇!我話都還沒說完,黎華你就開始了,會不會太急了?
  不過這樣才好啊!某珞翻到空白頁開始揮灑妄想。(小姐,妳的任務…)
  「救命啊!某珞──」抱歉,我也不想死於非命,讓讀者看到我的採訪是我的責任。
  「要喊救命到床上再喊吧!」我開始懷疑黎華是真對戲還是根本要吃掉阿威。
  「不要撕你的衣服──唔、嗯……」這是什麼聲音?
  「為了今天,我連魔鬼沾都不用了呢,呵。」原來如此,比紀翔賊一點點。(那是紀同學啦)
  讀者一定很好奇為什麼沒有畫面,因為某珞請攝影師移開了,此文是全年齡的。
  
  我們再把鏡頭轉給王導,赫然發現旁邊多出了一些人,某珞看看……
  小棉羊跟大野狼,還有謎樣熱血魂聯盟盟主。
  「王導,我想請問他們兩個是在演哪段?」不是說只到相識篇嗎?怎麼馬上跳到邪惡篇?
  ……王導你別在笑了,我不會中計的,我轉看紀翔就不會有事了!
  眼看美男計沒效,王導只好丟出一個答案,「床戲預演。」
  「尚可接受。既然兩位男主角在忙,而時間還有剩,就讓我們問問紀翔吧。」
  「請問……」
  「翔,你怎麼擅自換角,還沒經過我的同意。」
  「你要看我去壓黎華嗎?」要是敢應是,小羊你就慘了。
  「是不想……可是至少要跟我講一聲嘛。」
  「我有跟你講,是你沒聽到。」
  「是嗎?你什麼時候跟我講的?」翔一定是騙他,他怎麼沒有印象?
  「你煮巧克力那天啊。」趁你意亂情迷之際。
  「……」
  「怎麼不說話了?」
  喂喂,你們兩個不要無視我的存在談你們的啊!
  大概是發現到某珞哀怨的目光,「某珞妳怎麼了?」
  「有時間接受我的訪問嗎?」慘了,紀翔在瞪我……嗚,皓薰你也別用我轉移注意力啊!
  「有啊,當然有。」隨即便想離去,不過某珞比他更快,「皓薰你不用離開,我等會也想問你問題。」
  「咦?喔,好啊!」再乖乖坐下,這部戲跟他沒關,是要問什麼?
  「好的,請問紀翔在裡面是扮演怎樣的角色?」讓你接受訪問還可以抱小羊,所以紀翔你別瞪我了。
  「一個人類,惡魔想執行怨念的對象。」至於什麼怨念,這是秘密。
  「聽起來好像不太能讓你發揮高超的演技耶?」
  某珞好像在紀翔背後看見倒三角型且搖來搖去的不明物體。「重要的不是演技。」
  「那重要的是什麼?」某珞有戴眼鏡,視力沒問題,怎麼紀翔頭上長出附黑翅膀的角?
  「我看戲的心。」
  「翔你認真點啦!」什麼看戲的心。
  「我很認真啊!」
  這兩個又忽視我了,為什麼要讓我來訪問啊──(不是妳自己想問的嗎?(囧)
  「皓薰……請問你接下這通告時,原本預定紀翔囉?」直接跳過紀翔好了。
  「是呀!我覺得很適合他耶。」不適合、不適合,明明就是王見王,會引發大戰的。
  「那你覺得改由阿威適合嗎?」
  「好像也不錯呀!」今天他一看,更覺適合。
  「不錯的理由呢?」
  「欸……可以嘗試不同的角色,訓練演技。」阿威演純情小生很久了,偶爾不純也不錯咩。
  「是這樣啊,那請問你們一星期幾次?」這才是重點!哇哈哈哈!(邪惡(指)
  「我想想喔,一星期啊,不一定耶,要看翔的……唔哇──」講到一半才覺得問題不太對,發現其他人都用黃色目光看著自己,皓薰害羞地直往紀翔懷裡鑽。
  「妳別忘了,上次在公園最後那篇的內容,我還沒跟妳算。」敢欺負他的小羊。
  「啊、哈哈哈……」他怎麼還記得?我不是把貢品呈上了!(一次不夠嘛(笑)
  「反正是薰,我可以不介意,若是別人──妳知道的吧?」紀翔瞇眼瞪向某珞。
  語調和平常一樣,但這絕對是威脅!某珞怯怯應是。
  「好啦,翔我們回家吧!回家我煮飯給你吃。」皓薰終於曉得為何上次紀翔要拎他回家了。
  有著偉大情操的金某人,秉持著「死貧道不死道友」,赴身上陣去!
  紀翔對某珞微微一笑,「歡迎妳來我們家,我會好好招待妳的。」用什麼招待這也是秘密。
  「翔!不可以對客人這樣。雖然上次她把你的胸腔形容成巧克力蛋糕,但我怎麼看都覺得比較像過年拜拜的發糕嘛!你也別因為形容不好就這樣啊!」(這又是啥XD?)
  
  某珞,記於2009年2月17日,下午四點二十分,希望喜歡吃發糕的讀者別因為皓薰的回答,每次看到發糕就想到紀翔。
  
  啪嘰!
  
  某珞又聽到神經斷裂的聲音了,這次她不會傻得以為是她舞跳得完美。
  「薰。」發糕……就是那個圓圓的咖啡色不明物體?
  「嗯?」
  「回家吧!」我的胸膛竟然被你說成發糕,就讓你檢查是不是發糕。
  「翔不喜歡發糕嗎?發糕很好吃耶,一定是你長年住在國外,都沒吃過,下次我做給你吃。」皓薰,某珞想告訴你,好不好吃不是問題重點。
  大野狼又拎起小綿羊走了。
  在現場的我們,尚能聽到他們的談話聲。「翔,我覺得除了發糕外,咖啡凍也很適合你耶!那上次的贅肉就是奶油球了囉?這形容不錯吧?」
  
  啪嘰!啪嘰!啪嘰!……
  
  聽到好多神經斷裂聲啊,一聲比一聲大聲,某珞真同情紀翔,不過紀大哥你小心斷太多也變神經大條與短少。
  吃咖啡凍的讀者也請注意不要想到紀翔,更別想到贅肉奶油球。
  既然人跑了,讓我們再把鏡頭轉回王導……啊咧?椅子上的人勒?
  「王導?」
  「噗哈哈哈──發糕?咖啡凍?贅肉是奶油球……天啊!」
  王導,請顧及你的形象啦!某珞不太敢讓攝影師拍你耶,怕會毀了你的一世英名。
  「抱、抱歉……實在是太好笑了。」王導擦乾眼淚,回到椅子上繼續接受訪問。
  他雙肩還一直在抖。「維持形象啊,王導。採訪也到了尾聲,請問你有什麼話想說嗎?」
  「這部戲可以安全結束……」王導你的結語好詭異……安全結束?
  「就這樣,所以我先走了,片場還有戲等著我。」王導起身拍了拍膝蓋上的灰塵,便離開了。
  
  因為突然沒人可以訪問,讓某珞感覺好無聊,所以!所以我們來問問我們的盟主好了!
  「盟主大人──」
  欸?她剛不是站在那裡嗎?人勒?
  「我在這裡。」
  某珞轉頭一看,剛剛在沙發上的黎華與阿威已不見,取而代之的我們盟主坐在上頭。
  「某珞,黎華要我跟妳說他們先走了。」盟主邊跟某珞講話,邊在她帶來的本子上寫寫停停。
  某珞好奇地問:「盟主妳在寫什麼啊?」
  得到一個很可怕的答案。「欸?我剛看到黎大哥跟關大哥就有靈感了啊!他們的動作好棒喔!」
  「……動作?」
  「對呀!」
  到底是什麼動作會啟發盟主的靈感?我心中的妄想是春色無邊充滿愛的小碎花飛舞著。
  「還有呀!黎大哥要我跟妳說,這次的名字不應該是『天使與惡魔首映會』,應該是『攻受實際操練會』。」
  「是這樣啊!」某珞點點頭作筆記。
  
  
  
  【歡樂小劇場】攻受實際操練會
  
  「哈囉!大家好,我是某珞。今天呢,我們來到『攻受實際操練會』。現在就讓我們來問問……」
  (以下請讀者自由想像,某人不多述……(笑奔)
  
  
  
  附註:CG一枚得到「王瑞恩的美男計」
     CG一枚得到「為什麼你們抱在一起?」
     CG一枚得到「聽到發糕的紀翔」
  
  
  
  ───紅色鑲金邊簾幕降下───
  
  這篇不歡樂呀(囧),我很認真的想歡樂耶,為什麼一點兒也不歡樂(淚)
  誰來告訴我啊──我日想夜想,跑去跟馬桶打招呼時也想…為什麼(囧)?
  
  罷了(攤),怨念愈積愈多=口=,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本來打算20號前出清怨念,會不會更多啊(囧)
  要聽某人的預告嗎?
  本來想先寫小羊的…可是謎樣熱血魂聯盟實在太引我注意了,小羊的先去一邊吧(推)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