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的故事

 

  
  
  
  ───紅色鑲金邊簾幕拉起───
  
  
  
  正在整理那堆疊到不知何處的箱子,妳怎樣也沒料到會多成這種地步,心裡一定是非常驚訝吧!
  「姐姐!」
  童稚的聲音引起妳的注意,回頭看是可愛的小男孩對妳綻出笑容。
  妳放軟聲音,「怎麼了?小稚。」
  他抓著妳的衣角,一路拉扯邊往臥室走去。「姐姐,妳說要講故事給小稚聽的吶!」
  妳微皺起細眉,好像是有這回事,「是這樣啊……」
  他不悅地嘟嘴,「姐姐──」
  妳忙討好安慰他,不然小孩使起性子是件可怕的事。「我現在就講故事給你聽,好嗎?」
  吊好幾斤豬肉的小嘴馬上回復原狀,「這樣才對嘛!」
  
  小稚輕輕推開房門,「我帶姐姐來了!」小手忙推妳進去。
  「姐姐妳好慢喔!」
  「對咩對咩!」
  「不能怪姐姐啦!姐姐被傳染了嘛!」
  起起落落的抱怨聲,讓妳不由得流下一滴汗……
  轉移話題為妙,「好了,快躺下吧,我唸故事給你們聽。」話一說出口,妳懊悔了。
  應該要他們快睡午覺才對……
  身後的小稚高興歡呼,「耶!」動作迅速鑽進被子裡,睜大眼等著妳。
  妳看了看其餘的小孩,也都漾著閃亮的大眼對妳發射期待光芒,只好硬著頭皮隨手從矮櫃中抽出一本書。
  唉,唸故事實在不是妳的長項,但妳又不忍心讓他們失望。
  坐在地板上,用著訓練有素但面對這群小孩又放低的聲音,逐字唸出。
  「從前、從前……
  
  在白花繽紛的雪地裡,有座很大、很大的城堡。
  城堡窗口邊,王后看著窗外雪花落下,暗中希望自己肚中的小生命,也如這場雪一樣,潔白漂亮。
  
  不久,王后產下一名小男嬰,小男嬰肌膚賽雪就如牛奶冰淇淋般,香甜可口又誘人。
  金國王高興也傷心,傷心的是王后難產去世了,高興的是小男嬰延續著王后的生命。噢,因為王后以前又喚白雪公主,所以金國王為了紀念王后,就叫小男嬰──白雪王子。
  
  小男嬰一日一日長大,他再也不是小男嬰,而是小男孩。
  有天,他很不高興的跟金國王講:「父王,為什麼我要叫白雪王子,很像女生吶!」
  金國王捻了捻鬍子,「說的也對……好吧!以後你的字就叫作皓薰吧!乳名是小薰。」
  「真的嗎?我是小薰,呵呵~」小薰手足舞蹈地跑去庭園玩。
  於是,名金白雪,字皓薰,乳名小薰的男孩,開始了他奇幻的一生。
  
  娃娃臉是小薰的正字標記,深海洋的長髮柔順地沿著頸子、背直至腰,而那與生俱來的雪白依然在他身上每一處。
  金國王非常開心,因為他的兒子是多麼地美,如他的母親一樣。
  白雪王子十七歲了,來下聘的人天天擠爆城堡門口,金國王開始擔心王子的未來。
  難道要讓他的寶小薰當那些色鬼的……王妃!?
  萬萬不可!金國王日也想、夜也想,終於想出兩全其美的辦法了。
  一天,他叫王子到面前。「小薰啊……父王要你出去找尋你的公主。一來你不用去當什麼鬼王妃;二來又可以尋找真愛,你這就啟程吧!不要浪費一分一秒。」
  小薰點點頭,「我知道了!」
  
  
  小薰踏上了旅程,但茫茫然地不知該往何方,要找真愛又該如何尋找呢?
  他走了好多好多的路,因為他的馬跟別的母馬跑了。
  經過幾天,來到了一座直衝天的高塔前,停下腳步,小薰心想這麼高的塔說不定會藏有美美的公主呢!
  但小薰根本不想爬上高塔,他怕還沒找到公主,會先趴在樓梯變乾屍。
  依他聰明的小腦袋瓜,可以想出很多的辦法。
  是要烤地瓜引起注意嗎?噢不,這兒沒地沒瓜的。
  是要敲門嗎?噢不,從這敲門要怎麼傳到最高層。
  是要飛上去嗎?噢不,他又沒奇美拉翼,怎麼飛。(註1)
  簡單的作下結論──這兒一定沒公主,因為沒有笨蛋想爬上去。
  小薰持著這樣的結論正想離開,沒想到空中落下了一個白色長布條,正巧掉在他頭上。
  「喂!你給我拉好,我剛用我家的高倍望遠鏡看到你,給我站好不要跑。」
  依言乖乖站好、拉好,小薰心想……果然不是公主,聲音一聽就是個男的。
  
  不到十分鐘的時間,聲音的主人快速的從塔上降到塔下。
  細細打量眼前這位這有著棕色及肩長髮的小帥哥,小薰秉持四海之內皆兄弟之理,馬上伸出右手。
  「你好,我是金白雪,字皓薰,乳名小薰。」
  禮多人不怪,別人禮多,小帥哥也回禮,「我是號稱長髮姑娘但實名為小奇的大男人一個。」
  長、髮、姑、娘?小薰特別注意到姑娘兩字,「她」是「他」吧?
  明白小薰的疑惑,小奇自動給他解答。「哎呀──都嘛是別人誤傳,這種時代誰會留那長不啦嘰的金色長髮啊!」帥氣的撥了撥頭髮,「這種長度好整理又好看。」
  「那……姑娘呢?」小薰心想,頭髮不是重點吧。
  小奇率性地拍拍小薰肩膀,「這就要怪我阿母了!誰要她沒女兒,只好把我丟給巫女希望巫女把我變女生。當天我就把巫女推下高塔了。」
  手顫抖指著小奇,「你你你你你殺人!?」小薰口氣驚恐的說著。
  「哪有,她騎掃把跑了啊!搞不好現在跑去把人搞睡一百年、搞不好把人變天鵝、搞不好沉在海底勒、搞不好轉型當仙女去做衣服、搞不好去把人當野獸命令勒!」小奇覺得小薰是想太多了,童話故事裡哪會殺人,這是闔家觀賞的吶。
  拍拍胸口,小薰呼了口氣,「是這樣啊!」他以為真的發生血案,那就真的太可怕了。
  「嘿啦嘿啦!丟系安內啦!」小奇為小薰的大驚小怪翻翻白眼,故事中的巫女都是壞人,讓她摔下去還算簡單的勒。
  不過,小奇覺得下來是值得了,有好玩的事嘛!
  「喂!你要去哪啊?幾歲?出來幹麻?好玩嗎?男的還女的?你住哪?」小奇一連提出好幾個問題。
  「我不知要去哪。十七歲。出來找公主。不錯玩。男的。我住金城堡。」小薰一連回答好幾個問題。
  有感於對方都能跟得上自己的速度,兩人馬上成為好朋友,四海之內皆兄弟嘛!
  而號稱長髮姑娘實名為小奇的他,伴著小薰走上這奇幻的一生。
  
  他們……」唸到這,妳除了奇怪外還是奇怪,有這本故事書嗎?
  好……奇幻,妳一定好奇為什麼故事裡形容詞很現代?故事中還有故事中?
  不過,乖小孩早沉入夢鄉了,所以妳也沒多加去注意……反正只是個故事。
  無聊地翻到最後一頁,停下──
  闔上書,剛剛妳看到了什麼?是什麼讓妳臉上呈現可怕、可怖、可悲?
  是什麼可怕的結局嗎?
  
  「小蓓──」
  「噓──」
  「啊啊,抱歉。」吐了吐粉舌。「謝謝妳幫我哄他們睡覺吶。」嫚君躡手躡腳地走到禾蓓身旁。
  禾蓓揚揚手上的書,「小君……這本故事書妳哪裡買的?」
  「欸?哪本?哦,這本啊!」抽起書翻了一翻,「……這明明是我寫的嘛!」
  果然──禾蓓覺得她頭好痛,這種謎樣下的產物。
  「怎麼會跑來這裡呀?怪怪──」
  「妳怎麼會寫這個?」什麼奇幻的故事……讓她也開始奇幻起來。
  翻著自己的舊作,「哦……就無聊嘛!」嗯,太好了,明天拿去給其他兩個看。
  「呃、嗯……」原來無聊會有這本書?
  把書抱在懷裡,嫚君拉著禾蓓的手。「別理它了,我媽媽烤了很多餅乾唷,來吃啦!」
  由著她的手拉自己起來,乖乖跟著她安靜、小聲的離開房間。
  
  ※
  
  哎呀,被嫚君抱在懷裡的故事書「奇幻的故事」,那標題竟然掀起一角?
  咦?想必妳也沒注意到,只顧著應付那脫線小迷糊跌倒、踢到柱子,帶妳走去水池邊的意外。
  意外連連,那張紙也受不了,離開故事書另尋安身之處。
  書名換了,忙碌的妳也沒發現到。
  
  翱翔天際的謎樣童話
  
  
  
  (註1):奇美拉翼,勇鬥逃跑的物品;引申為飛翔。
  
  
  
  ───紅色鑲金邊簾幕降下───
  
  2006年2月26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