翱翔天際的謎樣童話、上
  
  
  
  ───紅色鑲金邊簾幕拉起───
  
  
  
  第一話─故事的開始
  
  從前、從前……
  在白花繽紛的雪地裡,有座很大、很大的城堡。
  城堡窗口邊,王后看著窗外雪花落下,暗中希望自己肚中的小生命,也如這場雪一樣,潔白漂亮。
  
  不久,王后產下一名小男嬰,小男嬰肌膚賽雪就如牛奶冰淇淋般,香甜可口又誘人。
  金國王高興也傷心,傷心的是王后難產去世了,高興的是小男嬰延續著王后的生命。噢,因為王后以前又喚白雪公主,所以金國王為了紀念王后,就叫小男嬰──白雪王子。
  
  小男嬰一日一日長大,他再也不是小男嬰,而是小男孩。
  有天,他很不高興的跟金國王講:「父王,為什麼我要叫白雪王子,很像女生吶!」
  金國王捻了捻鬍子,「說的也對……好吧!以後你的字就叫作皓薰吧!乳名是小薰。」
  「真的嗎?我是小薰,呵呵~」小薰手足舞蹈地跑去庭園玩。
  於是,名金白雪,字皓薰,乳名小薰的男孩,開始了他奇幻的一生。
  
  
  
  
  
  第二話─金國王的辦法
  
  娃娃臉是小薰的正字標記,深海洋的長髮柔順地沿著頸子、背直至腰,而那與生俱來的雪白依然在他身上每一處。
  金國王非常開心,因為他的兒子是多麼地美,如他的母親一樣。
  白雪王子十七歲了,來下聘的人天天擠爆城堡門口,金國王開始擔心王子的未來。
  難道要讓他的寶小薰當那些色鬼的……王妃!?
  萬萬不可!金國王日也想、夜也想,終於想出兩全其美的辦法了。
  一天,他叫王子到面前。「小薰啊……父王要你出去找尋你的公主。一來你不用去當什麼鬼王妃;二來又可以尋找真愛,你這就啟程吧!不要浪費一分一秒。」
  小薰點點頭,「我知道了!」
  
  
  
  
  
  第三話─長髮姑娘?
  
  小薰踏上了旅程,但茫茫然地不知該往何方,要找真愛又該如何尋找呢?
  他走了好多好多的路,因為他的馬跟別的母馬跑了。
  經過幾天,來到了一座直衝天的高塔前,停下腳步,小薰心想這麼高的塔說不定會藏有美美的公主呢!
  但小薰根本不想爬上高塔,他怕還沒找到公主,會先趴在樓梯變乾屍。
  依他聰明的小腦袋瓜,可以想出很多的辦法。
  是要烤地瓜引起注意嗎?噢不,這兒沒地沒瓜的。
  是要敲門嗎?噢不,從這敲門要怎麼傳到最高層。
  是要飛上去嗎?噢不,他又沒奇美拉翼,怎麼飛。(註1)
  簡單的作下結論──這兒一定沒公主,因為沒有笨蛋想爬上去。
  小薰持著這樣的結論正想離開,沒想到空中落下了一個白色長布條,正巧掉在他頭上。
  「喂!你給我拉好,我剛用我家的高倍望遠鏡看到你,給我站好不要跑。」
  依言乖乖站好、拉好,小薰心想……果然不是公主,聲音一聽就是個男的。
  
  不到十分鐘的時間,聲音的主人快速的從塔上降到塔下。
  細細打量眼前這位這有著棕色及肩長髮的小帥哥,小薰秉持四海之內皆兄弟之理,馬上伸出右手。
  「你好,我是金白雪,字皓薰,乳名小薰。」
  禮多人不怪,別人禮多,小帥哥也要回禮。「我是號稱長髮姑娘但實名為小奇的大男人一個。」
  長、髮、姑、娘?小薰特別注意到姑娘兩字,「她」是「他」吧?
  明白小薰的疑惑,小奇自動給他解答。「哎呀──都嘛是別人誤傳,這種時代誰會留那長不啦嘰的金色長髮啊!」
  他帥氣的撥了撥頭髮,「這種長度好整理又好看。」
  「那……姑娘呢?」小薰心想,頭髮不是重點吧。
  小奇率性地拍拍小薰肩膀,「這就要怪我阿母了!誰要她沒女兒,只好把我丟給巫女希望巫女把我變女生。當天我就把巫女推下高塔了。」
  手顫抖指著小奇,「你你你你你殺人!?」小薰口氣驚恐的說著。
  「哪有,她騎掃把跑了啊!搞不好現在跑去把人搞睡一百年、搞不好把人變天鵝、搞不好沉在海底勒、搞不好轉型當仙女去做衣服、搞不好去把人當野獸命令勒!」小奇覺得小薰是想太多了,童話故事哪會殺人,這是闔家觀賞的吶。
  拍拍胸口,小薰呼了口氣,「是這樣啊!」他以為真的發生血案,那就真的太可怕了。
  「嘿啦嘿啦!丟系安內啦!」小奇為小薰的大驚小怪翻翻白眼,故事中的巫女都是壞人,讓她摔下去還算簡單的勒。
  不過,小奇覺得下來是值得了,有好玩的事嘛!
  「喂!你要去哪啊?幾歲?出來幹麻?好玩嗎?男的還女的?你住哪?」小奇一連提出好幾個問題。
  「我不知要去哪。十七歲。出來找公主。不錯玩。男的。我住金城堡。」小薰一連回答好幾個問題。
  有感於對方都能跟得上自己的速度,兩人馬上成為好朋友,四海之內皆兄弟嘛!
  而號稱長髮姑娘實名為小奇的他,伴著小薰走上這奇幻的一生。  小薰踏上了旅程,但茫茫然地不知該往何方,要找真愛又該如何尋找呢?
  他走了好多好多的路,因為他的馬跟別的母馬跑了。
  經過幾天,來到了一座直衝天的高塔前,停下腳步,小薰心想這麼高的塔說不定會藏有美美的公主呢!
  但小薰根本不想爬上高塔,他怕還沒找到公主,會先趴在樓梯變乾屍。
  依他聰明的小腦袋瓜,可以想出很多的辦法。
  是要烤地瓜引起注意嗎?噢不,這兒沒地沒瓜的。
  是要敲門嗎?噢不,從這敲門要怎麼傳到最高層。
  是要飛上去嗎?噢不,他又沒奇美拉翼,怎麼飛。(註1)
  簡單的作下結論──這兒一定沒公主,因為沒有笨蛋想爬上去。
  小薰持著這樣的結論正想離開,沒想到空中落下了一個白色長布條,正巧掉在他頭上。
  「喂!你給我拉好,我剛用我家的高倍望遠鏡看到你,給我站好不要跑。」
  依言乖乖站好、拉好,小薰心想……果然不是公主,聲音一聽就是個男的。
  
  不到十分鐘的時間,聲音的主人快速的從塔上降到塔下。
  細細打量眼前這位這有著棕色及肩長髮的小帥哥,小薰秉持四海之內皆兄弟之理,馬上伸出右手。
  「你好,我是金白雪,字皓薰,乳名小薰。」
  禮多人不怪,別人禮多,小帥哥也回禮,「我是號稱長髮姑娘但實名為小奇的大男人一個。」
  長、髮、姑、娘?小薰特別注意到姑娘兩字,「她」是「他」吧?
  明白小薰的疑惑,小奇自動給他解答。「哎呀──都嘛是別人誤傳,這種時代誰會留那長不啦嘰的金色長髮啊!」帥氣的撥了撥頭髮,「這種長度好整理又好看。」
  「那……姑娘呢?」小薰心想,頭髮不是重點吧。
  小奇率性地拍拍小薰肩膀,「這就要怪我阿母了!誰要她沒女兒,只好把我丟給巫女希望巫女把我變女生。當天我就把巫女推下高塔了。」
  手顫抖指著小奇,「你你你你你殺人!?」小薰口氣驚恐的說著。
  「哪有,她騎掃把跑了啊!搞不好現在跑去把人搞睡一百年、搞不好把人變天鵝、搞不好沉在海底勒、搞不好轉型當仙女去做衣服、搞不好去把人當野獸命令勒!」小奇覺得小薰是想太多了,童話故事裡哪會殺人,這是闔家觀賞的吶。
  拍拍胸口,小薰呼了口氣,「是這樣啊!」他以為真的發生血案,那就真的太可怕了。
  「嘿啦嘿啦!丟系安內啦!」小奇為小薰的大驚小怪翻翻白眼,故事中的巫女都是壞人,讓她摔下去還算簡單的勒。
  不過,小奇覺得下來是值得了,有好玩的事嘛!
  「喂!你要去哪啊?幾歲?出來幹麻?好玩嗎?男的還女的?你住哪?」小奇一連提出好幾個問題。
  「我不知要去哪。十七歲。出來找公主。不錯玩。男的。我住金城堡。」小薰一連回答好幾個問題。
  有感於對方都能跟得上自己的速度,兩人馬上成為好朋友,四海之內皆兄弟嘛!
  而號稱長髮姑娘實名為小奇的他,伴著小薰走上這奇幻的一生。
  
  
  
  
  
  第四話─神奇的七色花、神奇的她
  
  他們毫無目標的亂走,來到了一座花園,一座有著各式花種、各樣花色的花園。
  小薰心想,這麼美的花兒,若可以帶回去給父王看,那是多棒的事。
  小奇心想,童話故事中的路老爹摘花結果跑出一隻野獸,是真的嗎?
  兩人不約而同相中一株白色的花朵,一起伸出手,停住──
  「小奇也想要這朵花嗎?」小薰揪著大眼看著小奇。
  「我只是想試試會不會有野獸,我對那花沒興趣。」小奇說完便動手摘下。
  反正小奇摘給小薰,道理是一樣的。
  過了一會都沒有野獸竄出來,小奇心情降至冰點……呿,童話騙人。
  接過小奇手中的花,小薰小心翼翼的拿著,深怕有一點兒閃失。
  陽光灑在花上,小薰驚訝的發現花瓣竟然有七種顏色,興奮的對小奇說:
  「小奇小奇,你看你看,有七種顏色耶!」
  小奇整個也驚訝到,他在故事書上看過這種花,「故事裡說擁有七色花的人,每剝下一片花瓣可以許一個願望。小薰,你要不要試試?」
  歪著頭想一下,試試好像也沒差嘛!小薰便剝下一片,閉上眼睛誠心的說:「我希望可以找到我生命中的那一個人。」張開眼睛把花拿給小奇,「喏,換小奇!」
  「咦?我啊,嗯……那我跟小薰一樣好了!」小奇並沒什麼特別想許的願望。
  換小薰了。「我希望那個人很美。」
  小奇接過。「我還是跟小薰一樣。」
  「唔……希望那個人會很高。」小薰希望雙方基因優良。
  「我也跟小薰一樣。」小奇無所謂的說,他對什麼命中的人興趣不大,有事玩才是真的。
  花瓣一一掉落到地上,剩下僅僅的一片,小薰眉頭開始打結,「怎麼辦?剩一片耶,但我們有兩個人。」
  「噗!我竟然以為故事書裡的寫得是真的,哈哈!剩下一片的話,乾脆發生什麼事來玩還比較好!」小奇忍不住捧腹大笑。
  「……小、小、奇!」小薰驚慌地拉著小奇衣服。
  小奇還有點抖音,「什、麼?」好不容易從大笑中回復。
  小薰比了比手上的花,小奇睜大眼張大嘴──剛剛的花瓣全起死回生,方才要凋零的花成了新生的花苞!
  漸漸,最外頭的瓣兒慢慢展開,小奇與小薰發誓他們真的沒去動,是花自己動的。
  「哈──嗯──睡得好飽啊!」頭上綁著可愛的黑色蝴蝶結,穿著可愛黑色羅莉塔服的小小小小女孩從花裡頭蹦出來。
  說她是小小小小女孩一點也不為過,她的身高比例怎麼看都只有姆指大小。
  「咦?你們是誰啊?」女孩看著瞪著她的兩人問著。
  「那妳又是誰呀!?」兩人一起大聲問著,為什麼從花裡會生出一個人?
  插腰抬起頭,「我是誰你們都不知道?我就是姆指公主!但我討厭那個名字,叫我小綺就好了。」小綺繼續唸著,「什麼姆指公主嘛!好歹人家也有二十五歲了,還是這個連冬瓜都勾不上邊的身高,真令人洩氣。」
  「看我要腰有腰、要臀有臀、要胸有胸,怎麼看都是『腰束內碰卡稱定扣扣』的絕世美女耶!」小綺小手捲著自己的秀髮,跺腳生氣的說。
  小奇抓抓臉,不是他要講啦,這個連冬瓜都不能比的女人,說她有身材……會讓人笑的啦!
  「妳好可憐唷!」小薰小心地把小綺捧在手掌心。
  「這就是所謂的天忌美人吧!」雙腿交橫坐在小薰的手上,小綺舉起手擦擦眼淚。
  依他看是天惡搞美人才是真的!小奇緊緊閉住嘴巴,憋住快要爆出來的笑聲。
  「對嘛對嘛!這樣……妳要不要去找可以讓妳變大的方法?」小薰同情心開始氾濫。
  不說還好,一說到變大的方法,小綺就有氣。「哼!我當然有找啊!想當年那個叫什麼一寸法師的也跟我一樣,偏偏人家有什麼寶鎚讓他變大、變大、變大的!但那是國外嘛,我也不可能渡洋去跟他搶,只能乾瞪眼!」
  一寸法師!?這他也有聽過……好像是什麼用丸子抓到了許多動物去打鬼的……「妳沒丸子嗎?」小奇心想,寶鎚的話,用丸子換應該可以吧?
  「啊?丸子?……厚,你說的那個是momo太郎啦!跟一寸法師沒關係,雖然都是鬼來鬼去的,但主角差很多吶!」小綺沒好氣地說,她活了好幾年都沒聽過一寸法師丸子版。
  恍然大悟,「是這樣啊!」小奇一直以為兩者是一樣的故事。
  「嗯哼!就是這樣……對了,你們叫什麼?」小綺改趴在小薰手上,兩手撐著下巴好奇地看著養眼的兩位……美女?
  「我是小奇,」指著自己,「他是小薰。」
  「哦……」小綺可惜地說。平胸!原來他們是男的啊……乾脆來成立後宮?但她不喜歡幼齒的說。本想說是女的就拿來當侍女……不過有一流男僕也不錯啦!
  不同於小薰,小奇馬上發覺到小綺的邪惡思想,雖然他不知道是在邪惡什麼,但一定跟他們兩個有關!
  得趕緊把這個女人丟出去,只有小薰那個單純到像白紙的會以為她是善良的小、女、孩。「喂!妳……」
  小奇還沒說完,就被敏銳的小綺打斷,「小薰,你能不能帶我一起去找變大的方法?」哼!那個棕髮的小鬼好像比較社會化,想跟她鬥?開玩笑!
  「當然可以呀!」小薰大力的點了下頭,他很樂意幫忙。
  小奇愣在原地看著小綺坐在小薰的肩膀上往花園深處走去。小薰真的是毫無警覺心耶!一個來歷不明的女人也敢幫,不怕突然跑出個黑道大哥說他們搶他的女人嗎?
  算了!到時後出事在快點落跑吧!小奇垂下雙肩,跟了上去。
  就這樣,小薰奇幻的一生,又多了一個同伴。
  
  
  
  
  
  第五話─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你這個肌肉男別給我過來!」
  「噢!小鈴鈴妳怎麼可以這樣說呢?我只是魁了點、壯了點,再說妳絕對找不到其他男人對妳的愛比山還要高、比海還要深啊!」
  「誰要去天上飛、到海裡遊啊?你給我滾啦!」
  「噢──小鈴鈴妳別打我啊!」
  「我還想把妳踹到月球去找嫦娥勒!」
  「嗚嗚,妳忍心我找別的女人嗎?」
  「巴不得!你給我滾!」
  走著走著,小薰三人聽到不遠處傳來吵架聲,小薰納悶地問,「這是什麼啊?」
  「應該是夫妻吵架聲吧!」小奇聽著吵架內容,如此說。
  「No、No、No!這個肯定是不知死活的男人纏著女人!我們女人要捍衛女權,去找聲音源頭吧!」站在小薰的肩上,小綺扯著他的頭髮。
  「哦!」小薰不太瞭解發生什麼事,但還是照著小綺所言,快步邁向聲音源頭。
  小奇在後頭緩緩走著,暗嘆……小薰被那個女的賣掉可能還會高興的幫她數鈔票吧!
  還有……「我們」女人?誰跟她女人啊!呿!
  
  
  眼前所見,有著俏麗短髮的女孩不雅的跨著大步奔跑,同時還對後頭緊追的男人罵著。
  後頭緊追的男人綁著帥氣的頭巾,帥氣是夠帥氣了啦,但……那顆頭,令人不敢恭維。
  注意到小薰一行人,女孩馬上奔到他們後頭躲起來,只露出一顆頭。
  「呃……我說啊,你們要吵架請繼續,可以別牽扯到我們嗎?」化身為擋箭牌的小奇。
  「小奇你怎麼可以這樣說!看這樣子,一定是那個男的死命纏著那個女孩。」肩上的小綺點點頭贊同小薰的話。
  小奇瞪著那個點頭的女人,可惡!那個在白紙上點黑點的女人。
  「請諸位大俠救救小女子!那個惡人纏著我呀!」躲在後頭的女孩死命抓著救星不放。
  「大膽刁民!在大人面前豈敢放肆!」小薰指著男人大聲說,後頭的岩石背景激出美麗的浪花。
  拍拍小薰肩膀,小奇眼睛有點抽筋,「我說小薰啊……你是在演哪齣啊?」
  「咦?我上次看電視裡包大人身旁那個展昭就是這樣喊的說。」
  「包大人?那是成人紙尿褲吧?」因為高塔裡沒電視,小奇不太明白小薰口裡說的。
  「不是啦!是『開封有個包青天~鐵面無私辨忠奸~登啦登啦登登登~』的那個啦!」
  「啥鬼啊……」小奇肯定自己印象中沒有『包輕天』這號人物。「奇怪……是紙尿褲新牌子嗎?包你穿了輕盈到可以飛上天啊……真是有學問!」
  除了小奇深思中,其他人無言地望著他。
  小奇繼續說著,「嗯……還有主題歌耶,開封後的包你穿了輕盈到飛上天,有鐵的那面還會變成時鐘,唱出登啦登啦登登登啊!」
  擦擦冷汗,小薰決定帶回主題。「我說啊,阿尼基……你為什麼要追著這位女孩?」
  「請讓我慢慢說明來呀──」
  深吸一口氣,男人比手畫腳說明,「阿就是……這樣那樣……那樣這樣……因為這樣……所以那樣……」(註2)
  「原來如此啊!」小薰點點頭,「那個巫女還真可惡!」奇怪……把人變成野獸的巫女?真耳熟。
  「巫女?那樣她能不能把我變大啊?」小綺懷著希望問。
  「應該可以吧!那個巫女自稱小賀賀,說世間沒有她辦不到的事,據說她是看了小紅帽恰恰決定當巫女的。」
  「對了,阿尼基你叫什麼名字啊?」小薰覺得一直叫他男人怪不好意思的耶。
  「我是路小風,你們叫我小風就好!阿躲在後頭的女孩叫小鈴鈴。」小風馬上介紹。
  被小風稱作小鈴鈴的她馬上反駁,「我是莉小鈴,誰跟你小鈴鈴啊!」
  理他們小鈴還是小鈴鈴,小綺只想要知道那個小賀賀巫女現在在哪裡。「你們知道那個巫女在哪嗎?」
  小風很熱心的回答,「小賀賀啊……她應該去找王子吧,她說要繼續找全世界最帥的王子。」
  「嗯,我能理解她說的。」小綺望著小風說。
  「……」小風覺得那個矮不嚨咚的小女孩說他不帥的樣子。
  「好!那我們就找那個巫女吧!」真愛先放一旁,小薰覺得讓小綺變大最重要。
  小風舉起手,「我跟你們去吧!」
  詫異地縮回踏出去的腳,「咦?小風你不繼續追小鈴嗎?」小薰轉頭比了比小鈴。
  談到這個小風就哀怨,「唉……她說我變成野獸的樣子最可愛。上次不小心吃到什麼『日麵44號』的麵包,飛到天國回來後就變成人了,真是莫名其妙……」(註3)
  「是變成什麼野獸啊?」小綺記得應該是變成獅子之類的吧!
  害羞地扭扭身體,小風不好意思地說:「是變成……小白兔啦!」
  ……小白兔不叫野獸吧?
  「哎、哎呀!因為美女與野獸啊!但小賀賀說他喜歡小白兔……就變成小白兔了!」再說小風自己也覺得小白兔很可愛吶。
  「我不管啦!反正我就是討厭他的人樣!」小鈴鼓起臉頰可愛地說。
  「就是這樣,所以路上多我一個沒關係吧?」小風無可奈何,自己也變不回去小白兔咩。
  「當然可以啊!」小綺開心的說,來了個三流男僕,呵呵!
  「好!那我們出發去找小賀賀巫女吧!」小薰雙手握拳,自我鼓勵。
  「那就走吧!」小風拉著小薰走,這花園他熟得不得了,他家的嘛。
  因為這樣,小薰一天中多了兩名同伴,可喜可賀。
  
  「奇怪……我還是不知道耶……」小奇還是對『包輕天』充滿疑問。
  他該不會還在研究吧?「我說……這位弟弟,你朋友都已經走了耶!」小鈴無力地說。
  「欸!?怎麼沒等我啊!」小奇趕忙追過去。
  朝遠方的他們揮手道再見,小鈴開心地拉高裙擺,「再去找可愛的小動物吧!」
  蹦蹦跳跳地往森林前進。
  
  
  
  (註1):奇美拉翼,勇鬥逃跑的物品;引申為飛翔。
  (註2):詳細請參照著名童話「美女與野獸」。
  (註3):「日麵44號」是日式麵包王中被黑柳亮評為好吃到死的麵包。
  
  
  
  ───紅色鑲金邊簾幕降下,中場休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