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樂小劇場】翱翔天際的謎樣童話、中上

  翱翔天際的謎樣童話、中上
  
  
  
  ───中場休息結束,紅色鑲金邊簾幕拉起───
  
  
  
  第六話─小賀賀初登場
  
  (旁白)
  話說,巫女是長怎樣的呢?
  看過童話中的巫女嗎?是不是騎著掃帚,戴著黑色尖尖高高垂下來的帽子,穿著黑色斗篷然後出場會有烏鴉?
  噢,不可否認對了一半,但都只是世人給予想像中巫女的裝扮。
  難道是穿著帥氣的學院服再搭上黑斗篷嗎?前提穿的人要帥成像丹尼爾那樣子,而且要剛好叫哈利‧波特,額頭也要有個閃電傷痕。
  沒有絕對的巫女,也沒有絕對的巫師,小賀賀就是個綜合體。
  巫女?巫師?有人說小賀賀是看了小紅帽恰恰才決定當巫女……那我們應該給個更棒的名稱──
  魔法師
  是的,他是個魔法師──撇開是男是女的問題,反正可以變來變去──雖然他沒有解決世界第一的魔法師,但小賀賀也可以名列第二了。
  其實他也很無聊,在漫漫的人生中。所以,當他被小奇推下高塔後便飛啊飛的,如小奇所言四處變變變。
  但,這都是以後的事情。
  
  
  
  
  
  「嗯……應該快到天鵝湖了吧!」小風測測從花園到目前所在的距離。
  「天鵝湖?」眾人一齊發出疑問。
  「沒錯,就是天鵝湖。」小風撿起樹枝,在地上描繪著。「這也是我們的第一目標。小賀賀把不知名國的安安公主變成天鵝後,隨手丟進那湖中。爾後,經過那的男人都要特別小心,安安天鵝會一直纏著男人,說是命中的王子,因為小賀賀說要回復原狀要找到王子。男人們苦不堪言啊!所以就被稱為天鵝湖。」
  「這麼說……小賀賀會隨時去看安安天鵝找的王子囉?」小綺馬上把那一長串解說轉為另一個意思。
  「嗯嗯,這樣說也對!因為真的會有王子經過。」小風腳抹抹地,把圖用沙子覆住。
  「欸?那、那個十二隻天鵝跟安安公主有關係嗎?」小奇搜尋腦中對安安天鵝的介紹。
  小綺要不是因為太小隻,一定先把小奇拖去種,看他會不會發芽。「厚,不一樣啦!十二隻天鵝是十二個王子與妹妹啦,跟安安天鵝沒關係、全然沒關係!」
  「是這樣啊……想說都是天鵝嘛!我沒說成醜小鴨就不錯了!」小奇踢著路上的小石子說。
  「哈哈哈!都沒關係啦!繼續往前吧!」小風開朗的說著,便舉起手要其他人跟上。
  「小風,我從剛剛就很好奇,你有沒有被安安天鵝纏上啊?」小薰白紙被點上黑點的作用開始發酵。
  ……
  
  (旁白:這殘忍的問題,還是跳過吧!)
  
  
  
  戴著紅色帽子的小女孩擋住路口。
  小薰抖著手抓著小奇衣角,「小小小小奇……你說那個是不是……紅衣女孩?」嗚,他上次不小心看到某個節目在講紅衣女孩的故事,害他聽了連兩個月不敢睡覺。
  「你在想什麼啊!紅衣女孩哪有提竹籃子,又不是去菜市場賣菜。」小奇看見小薰口中的紅衣女孩,便把他的頭轉過去。
  「真的耶!」小薰一看見紅色,直覺反應就是嘛,原來是他想太多了啊。
  「大富翁B……呃,不是。」咳了咳,「重來──我是紅帽小美,要經過這裡要回答我的問題唷!」紅帽小美張大眼望著他們。
  眨眨眼,小薰驚嘆,「好像很有趣耶!」沒想到森林中還有猜謎。
  「那就請你來回答我的問題吧!」小美把竹籃子舉到小薰面前。「請抽題!」
  小薰伸進籃子裡隨便抽了張紙,攤開來看。「嗯……請問你覺得最奇怪的事是什麼啊……」
  稍微想了一下,小薰才回答,「有隻奇怪的綠色青蛙跑到我家說要侵略藍星,又喜歡組鋼普拉,這應該很奇怪吧?而且之後還跑出其他四種顏色,一個愛吃甜食,差點把我家吃垮,還會亂放什麼嫉妒玉的;一個天天都在擦武器又愛烤地瓜,還喊著大砲主義;一個最愛講『pochido』然後就爆炸,還笑得很奇怪;一個是講究世界和平的忍者,但存在感實在太渺小。」
  「真的很奇怪耶!」紅帽小美也同意小薰說的,往旁讓出一條路,「好,可以過了!」
  小薰一過去,紅帽小美馬上又擋住路口,「請抽題!」原來是每個人都要回答啊!
  「你覺得最有趣的事?」小奇看著紙上,「欸……應該是我被叫作長髮姑娘吧?」
  「噗……大男人被叫姑娘……嗯咳咳,可以過了。」紅帽小美止住笑。
  換小風了。「你遇過最可憐的事?」淚開始聚集,「嗚嗚……當然是我被小鈴鈴拋棄……嗚!」
  紅帽小美靜靜地讓出路讓小風過去。
  真可憐啊!
  
  
  
  「唔哇──好漂亮的湖啊!」小薰伸伸懶腰,為好久沒感受到的氣息著迷。
  一出紅帽小美擋住的路口,便見到如畫的美景。混合著土味的草綠香,想躺在草地上看著藍天;湖光閃閃發光,清晰可見湖中悠游的魚兒。
  若湖旁別上演令人噴飯的場景,應該會更棒……
  
  「別過來啊──」
  「等等我呀──王子!」
  「我不是妳王子,別追我!」
  「討厭啦!你長這麼帥一定是嘛!別跑呀~王子樣。」
  
  摳摳臉頰,小奇汗顏,「這畫面……真面熟呀!」好像前幾分鐘才看到,不過立場顛倒過來。
  「呃……好像是耶……」小薰乾笑。
  「別管那個了啦!去問問那個安安公主,小賀賀到底在哪吧!」小綺為了變大,拼了!
  雖然那隻在奔跑的天鵝實在很可怕!
  
  「這個……」小薰移到前頭,對著奔跑的天鵝說話。
  但人家安安天鵝壓根沒注意到他。「王子啊──」
  「那個…」再一次出聲,小薰期望那頭的天鵝有聽到。
  「為什麼我會跑輸天鵝啊!」王子死命地跑。
  小薰光潔的額頭蹦出青筋,他又不是家裡那隻戴著口罩沒存在感的青蛙,不理他!?
  他深吸了一口氣…「你們兩個給我停下來!」
  
  來、來、來…來…來……哦哦,還有響亮的回音。
  
  一隻與一個奔跑停止,望著小薰發出疑問。「你哪位?」
  「可以請你們先聽我們講話嗎?」王子傻傻地看著小薰,為什麼男生會發出女聲?
  咳了咳,小薰攤開手掌,小綺站在中央仰著頭看著發愣的王子。「有沒有聽到啊?」
  「呃、有有有!」王子見到小號人物一個,才明白剛剛的女聲是她。
  但,怎麼會有這麼小小小小的人呀?
  「請問小賀賀目前在哪裡?」小薰替她問,小綺小小的,等等聲音喊過頭會「燒聲」。
  安安天鵝上下打探眼前這性別謎樣的人,掃到那跟太平公主是親朋好友的胸部,一愣。「你男的還女的?」
  「我?男的啊!一看就知道了嘛!」小薰挺起胸展現他的男子氣概。
  ……一個男的長得比她這人稱天仙之姿的王小安還要美!?「男的就男的,留什麼長髮啊!」像那個綁頭巾的一看就知道是個男的。
  「因為我長的像我母后嘛,所以父王要我留長髮……」又不是他的錯,小薰覺得無辜極了。
  母后跟父王?難道眼前這個看起來很好騙的是王子?
  安安天鵝陷入天人交戰,安安小天使在右邊說著,『這個看起來就是軟腳蝦,剛剛還挺胸展現他的弱雞氣概,還是選那個成熟穩重的大帥哥比較好!』
  左邊是安安小惡魔,『厚!別聽那隻笨天使的,這個看起來就很好騙,嫁給他既騙色又騙財,多好!』
  啐,真難選,既然這樣……「我兩個都要!」安安天鵝朝天空吶喊。
  
  「你太貪心了,安安天鵝!」嚇!天空回應她?
  
  忽地一道光射向地面,光柱中央站著一個人。「小──賀賀現身!」尖銳的嗓音衝向每個人的耳朵。
  「噢!今天的我一樣閃耀迷人,人見人愛的小賀賀向各位問好!」小賀賀加送飛吻給俊男美女們。
  此特製飛吻只此一人,絕無分家。依照程度分為極佳、佳、普通、爛、極爛。
  接到者,集二十個極佳可以兌換小賀賀免費服務一次,服務內容是秘密。
  集十個佳可以兌換小賀賀香啵一個,二十個佳可以換成十個極佳,依此類推。
  還有……
  
  (旁白:喂,這不是小賀賀傳,請回來。)
  
  噢,小賀賀內心快樂的舞著,難得可以看見帥哥,令人家可愛脆弱的小心心為之跳動啊!
  看看那海藍色長髮,多麼地美啊!讓小賀賀我想貼著它感受那髮絲的生命,連那張小臉蛋也如此的可愛。
  棕色髮絲的……挺面熟,那跳過吧!
  至於另一個深藍色短髮的帥哥,令人瘋狂的成熟味,是男人中的男人!
  暗中被點名的三個背脊一陣惡寒,為什麼小賀賀臉上的笑容讓他們整個震撼到?
  
  「你就是小賀賀?」看起來一副變態樣,小綺心裡犯嘀咕。「我想請問你有沒有辦法可以把我變大?」
  「當──然有!」小賀賀巫女也沒讓小綺失望。
  「是什麼方法?」小綺流下高興的淚水,她的後宮之夢能實現啦!
  「咭咭咭,雖然不是我施的咒,但回復方法都馬是那一套嘛!」小賀賀伸出大姆指比向那隻天鵝。「找個王子『啾~』的一下就好啦!」
  王子?小綺馬上抬起小小的頭顱,發出期待之光。「……我想要把初吻留給我喜歡的人。」小薰移過眼小聲地說。
  小綺喪氣地垂下頭,兩根辮子也跟著主人一起低落。「那怎麼辦?」沒有王子了啦!
  
  (旁白:自動剔除掉路某人啦……(笑))
  
  「若妳不介意的話,我可以嗎?」誰都好過那隻奔跑的天鵝,王子的OS。
  他?小綺上下掃射,嗯……長相OK,體格OK,聲音OK,「你是誰?」
  「我?我是王小恩,離這不遠的彩虹王國王子。」喚作小恩的他,優雅的彎身行禮。
  
  彩虹王國的一大早,王子王小恩興致來了就跑出來晃晃,本以為安安天鵝還在睡覺,才大膽來到天鵝湖。沒料到安安天鵝硬是了得,頭上的天鵝小王冠發出「王子來了、王子來了」的緊急訊號,害小恩從散步轉成賽跑。
  
  小風因為跟彩虹王國是鄰居,馬上附到小綺耳邊小小聲地說,「彩虹王子啊,是不可多得的好對象唷!人長得帥,又耐操(?),財富也是混吃等死到下下下…下一代都還用不完的多。」
  這大個兒還蠻懂她的嘛!小綺心動了,這種對象的確打著燈籠也找不著啊……怎麼辦呢?
  而小恩完全沒給小綺任何思考的時間,再不快點等等就要去親天鵝了。趁著小綺發愣,小恩用兩指抱她到嘴前,輕輕地在她髮上落下一吻。
  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藍光中微微見到小綺慢慢…慢慢…慢慢變大,小恩也改用雙手抱住她。
  「我真的變大了!?」小綺踢踢懸空的腳,甩甩自己的雙手,拉拉抱住她的小恩的臉,確定不是在作夢。
  「呃……我的臉很痛,妳沒在作夢。」為什麼要拉他的臉啊?小恩心中喊痛。
  感動地抱住小恩,小綺興奮的大喊,「我變大了!我終於變大了!」她一輩子的願望實現三分之一了!
  另外的三分之二就是嫁人與建立後宮囉!
  
  一群人都樂於小綺變大,被冷落的安安天鵝不甘地大哭,「為什麼不是我變成人啊──」傷心地跳入湖中,往湖中央死命游去。
  「哎呀呀,幾家歡樂幾家愁啊!」小賀賀看著安安天鵝傷心地在湖中央跳起舞,有感說著。
  
  (旁白:一隻天鵝在湖裡游泳,這就是芭蕾經典名劇「天鵝湖」的由來……才怪。(囧))
  
  小賀賀手一張,憑空變出一支掃帚。「既然結束了,那我就要飛往下一個目的地啦!後會有期,各位。」說完,腳一跨,乘著掃帚不知又飛到哪去了。
  湖邊,依稀可以聽到空中傳來歌聲,「歐勒歐勒歐勒哇勒~我是小賀賀,人見人愛、可愛無比的小賀賀世間沒有辦不到的事~啊啦啦歐啦啦~我要繼續尋找王子呀呀呀~」
  
  (旁白:請帶入背景音樂「無敵巫女小賀」。(沒這鬼歌))
  
  「小賀賀真的是個很奇怪的存在耶!」小薰看著天空說著。
  空中兩個大字──再見。
  小風張手遮住陽光,「這樣不會被罵嗎?擅自濫用雲朵寫字。」
  只見空中的字變換──魔法部批准。
  發呆許久,小奇總算說話了,「好險他沒抓小薰過去。」
  啊啊,字又變了──小薰薰命中有人,咭咭咭。
  「他神嗎?」小奇暗自猜想小賀賀是不是丟了竊聽蟲在他們周圍。
  
  不管如何,小綺達成了她的願望,雖然只有三分之一,但結果總是好的。
  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第七話─彩虹舞會
  
  一行人來到了彩虹城,四個人成了三個人,小綺離開了隊伍。
  「不知道能不能看見小綺吶?」小薰邊看街上有什麼好吃的邊說。
  舔著冰棒,小奇閒出嘴回答,「應該可以吧!」但王宮應該沒那麼容易進去。
  
  「喂──不好了、不好了!」小風揮著手跑過來。
  小薰視線從吃的移到小風身上,「怎麼了啊?」
  稍微喘氣,小風斷斷續續說著,「我、我、剛剛……聽到那個……王小恩根本不是王子!」
  「什麼!?」小奇嚇得口中冰棒掉了出來。
  「那他是誰啊?」小薰一聽,巴不得衝到小綺身邊。
  小風攤手,「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怎麼說,那個王小恩肯定是王室的人。」小奇環著胸分析,「畢竟冒充王室王子可是大罪耶!而且我剛剛注意到有侍從跟在後頭。」反正能擺脫那個可怕的女人,管他是王子還誰。
  小薰聽了小奇的話,也覺得挺有道理的,「我的想法跟小奇一樣。」反正小綺會有個好歸宿這才重要。
  小風見到兩人都如此,馬上轉換話題。「對了,我剛在城裡打聽,今晚彩虹城有舞會唷!」
  「好像蠻有趣的耶!」小奇心中的畫面是好吃的食物對他招手。
  「應該很好玩。」小薰心想或許有機會遇到小賀賀說的命中之人。
  「嗯!那我們就到王宮去參加舞會吧,還可以見到彩虹國有名的丹小斯王子喔!」這也是小風剛聽到的小道消息之一。
  今晚這場舞會,是彩虹國王為了替兒子丹小斯選妃,標明只要是女人都有機會,各家莫不出奇招,只盼得到王子的青睞。
  「糟了,我們沒有請帖…要怎辦?」小風才想到這重大的問題,沒帖子怎麼進宮,雖然他跟彩虹國交情頗不錯…但沒帖子就是沒…總不能硬闖吧。
  小薰拍拍胸膛,「放心,我有辦法!」
  
  
  
  一到晚上,王宮大廳門口眾人雲集,雖說是為王子選妃,但男性貴族們也是摩拳擦掌,冀望能得到佳人們的目光。
  站崗檢視請帖的侍衛大哥,心中直有抹感慨…好險前幾天感冒,今晚這場舞會恰巧鼻塞聞不到各種味道,那香水味混合起來啊…實在比王宮的化糞池還要臭。
  看看另一頭的侍衛小弟,鼻孔塞了兩團,能看嗎?王宮的形象可是要顧的。
  
  「侍衛大哥你好,我是代替金國王參加舞會的金小薰王子。」小薰對侍衛大哥露出燦笑,奶娘常說只要他露出笑容,其威力無人可擋。
  「哦…好好好…」侍衛大哥跟著傻笑,頭上小花亂亂飛。
  「這是我的兩位朋友,麻煩侍衛大哥了。」小薰暗暗要其他兩人趕快進去。
  「沒問題沒問題。」侍衛大哥大力地點著頭,也不怕頭斷掉。
  「那我先進去了,侍衛大哥你要加油唷。」做了個加油的手勢,小薰朝侍衛大哥揮揮手。
  不自覺地,侍衛大哥也舉起來手來朝小薰揮了揮。
  在檢視後面入場的人們之餘,才納悶……
  金國王是誰啊?
  
  「好盛大喔!」小薰興奮地望望四周,雖然自己也是王子,但城堡卻沒有這大。
  「嗯嗯…」小奇對著那自助式餐桌上的食物較有興趣。
  小風拍拍兩人肩膀,「適可而止…」
  
  「呵呵…真是多人啊。」紛雜聲音裡,王座上突地蹦出個聲音。
  
  大廳裡的人們彎腰朝座上行禮,女孩們也對王座上的人投以愛慕的眼光。
  彩虹王國除了丹小斯王子,富有天神之子美稱的彩虹國王也是女孩們追逐的對象。
  最重要的是王后逝世,國王也不排斥再娶,今晚這宴會,也有人是衝著國王而來的。
  
  「今日,除了替我兒選妃外,我還要介紹一名女子,她將是未來彩虹國王后。」國王此話一出,彷彿可以聽到在場女孩心碎的聲音。
  國王起身走到簾旁,伸出手等著簾後的女人。
  手輕放於國王大手上,執子之手,與子偕老,女人步出,慢慢跟著國王走到座旁。
  
  看見手的主人,小薰三人大聲驚叫。
  「小綺!」
  
  「哎呀!」小綺見到熟人,對國王說了幾句話,提著裙子跑到小薰面前。
  國王也不在意她無禮的舉動,大概就是喜歡小綺這個性,只是打個手勢,一旁樂團便奏起美樂。
  女侍們也端著盤子,遊走於人群間。
  
  「小綺你怎麼……」小薰詫異的張大嘴,再怎樣也沒料到小綺變成一國之后。
  「這就說來話長了……」小綺招招手要女侍過來。
  「由我來說明吧。」王小恩突然從旁邊冒出。「雖然是我帶小綺回宮,但王兄卻對她一見鐘情,我想我也還年輕,小綺也同意,所以他們兩個便在一起了。」端起女侍盤上的酒杯,飲著杯中紅酒。
  小綺點點頭,「就是這樣。」從沒見過哪個國王臉蛋那麼優,個性又這麼棒,不趕快搶來做老公,難道要丟給其他母狼啃掉嗎?
  小奇細想,指著小恩,「那你不就是……」
  「我?」小恩笑了笑,「我是國王的弟弟。」
  「那你還說你是王子。」小薰插腰不太高興地說。
  「國王以前也是王子啊,而且我不是國王所以當然是王子嘛!」小恩拍拍小薰的頭。
  「玩文字遊戲啊…」小奇無言地瞪著那個王子。
  
  「呀~丹小斯王子!」
  「好帥唷!」
  
  小薰被一旁女孩的話吸引住,抬頭看著階梯上慢慢走下、有名的丹小斯王子。
  小恩指指國王,小綺會意地回到國王身邊,兩人若無旁人地大演恩愛戲碼。
  壓根兒對那王子沒啥興趣,小奇只是打量著等會離開時要打包哪些食物。
  小風也對王子沒興趣,跟小奇一同研究哪些食物能帶在路上吃。
  
  丹小斯颱風馬上形成,女孩們奔到王子身邊,擺姿態的擺姿態、拋媚眼的拋媚眼、送飛吻的送飛吻。
  國王已經被搶走了,剩下的王子當然要努力抓住!
  
  「總覺得那個王子…好像砧板上的魚肉。」小薰深深覺得…王子好可憐。
  「這是必經之路。」想來小恩也是有同樣的慘烈經驗,要不是他擺明了三十歲前不娶妃,今晚他也是颱風眼之一。
  小奇與小風兩人早跑去問女侍能不能打包了。
  「真同情他,對吧…小恩?」拍拍小恩發愣的臉,小薰不解地跟著他的視線往門口看去。
  
  一身月牙色袍子,戴著單邊眼鏡,斯文的面孔,溫和的微笑。
  門口那人影預估也是未成型颱風。
  果然,女孩們雖不曉得這人來歷,但也是起跑動作準備好,大有一喊開始飛奔過去之勢。
  小恩不理小薰的叫喚,走到人影面前,「請問你是……」順便阻擋後頭一群人。
  「呃?我是歐小文…因為我妹妹仙賀菈菈有要事不能來,所以我特地來報備一聲。」小文心中暗自感謝眼前這男子,剛好像看見一群饑渴的母狼。
  「哦……」微瞇起眼打量,小恩食指輕挑起小文下巴。
  「請問……」小文眨眨眼,未說完的話跟著眼前突然放大的臉孔、嘴唇被奪走而停下。
  
  舞會現場噪音頓時消失,因為這養眼的畫面。
  
  鬆開緊錮小文下巴的手,小恩用著清晰並足以讓現場所有人聽見的音量宣佈。
  「我,要定你了。」
  小文回過神來,扶了扶單邊眼鏡,「那可能要請你與家父討論。」小文心中是想身為歐家唯一之子,父親怎樣也不可能讓自己嫁個男人。
  「沒問題,你就先收拾好行李,準備搬進王宮吧。」小恩以無比的自信,宣告。
  兩人對笑,無視於其他人。
  
  舞會再度開啟,丹小斯颱風威力依然是強度。
  國王則拿起日曆,與小綺一同決定哪天迎娶歐小文,並開始算邀請人數。
  小薰也跟著小奇小風兩人大吃餐點,因為他沒遇見命中之人。
  門口的兩人轉移陣地,在陰暗的角落端著酒杯對飲,表面上和平,但周遭空氣似乎產生點點星火,原因不明。
  
  
  
  早晨的王宮,沒了昨夜瘋狂的氣氛,殘存的只有滿地的髒亂,苦了打掃的人。
  
  「國王你好。」接見廳上,小薰對著座上的人行禮問好。
  「我聽小綺說了,托你的福,才能讓我與這麼可人的小綺相遇。」
  國王的一番美話,小綺害羞地搥了搥他肩膀。「你的嘴巴越來越甜了。」國王抱住小綺,繼續上演何謂恩愛。
  
  大概是習慣王兄如此,國王發言人王小恩隨手招了招,丹小斯王子走向前。
  「雖然宴會盛大,但丹小斯卻沒中意的女孩…我與王兄討論的結果是,天下之大總會有丹小斯喜歡的女孩,所以希望能讓他與小薰你同行。」
  「當然沒問題!」小薰點點頭,多個人路上也好彼此照顧。
  小奇提出條件,「請問一路上吃的用的能掛上彩虹消費嗎?」嘖!有免費提款機,要善加利用。
  丹小斯微笑回應,「沒問題。」反正又吃不垮彩虹王國。
  廳上的大夥,看了看彼此一眼,一同笑開。
  
  就這樣,丹小斯王子也踏上尋愛旅途。
  小薰三人又多了一個伙伴。
  
  
  
  
  
  第八話─小飛俠女大顯神威
  
  來到彩虹城下町附屬的彩虹碼頭,四個人圍在一起討論接下來的目的地。
  丹小斯靠著在王宮聽來的消息對其他人提議,「我聽說秋天公國有個沉睡已久的奧秋慧公主,不如我們就到那,如何?」
  小薰聽見有公主,眼睛一亮,點頭應和。
  聳聳肩,小奇沒任何意見。
  小風評估狀況,有丹小斯這個王子在,坐船免錢、路上吃的用的住的也免錢,可以。「好!我們就到那吧!」
  四個人握拳舉起右手吆喝,接下來便找著前往秋天公國的船。
  
  「來喔~來喔~前進秋天公國的海盜船等著你唷~」一個戴著單眼眼罩的人站在高處的船桅上,大聲招客。
  耳尖的小薰指著那艘船,「那艘有耶。」
  
  秋天公國為什麼叫秋天公國呢?
  因為秋天是他們的國季,幾乎所有遊客要也是選秋天時到那遊玩,普通這時節很少人會踏上秋天公國土地。
  所以除了秋天,都是撿便宜的時候。
  
  丹小斯斟酌了會,「這時候搭船到秋天公國,船票價錢幾乎等於零,最划算了。」因為沒人要去,所以沒魚蝦也好,十塊也比零塊讚。
  「那就上船吧!」小奇也不多加考慮,想上海去吹吹怡人的海風。
  小風聽見船名,謹慎地詢問大夥意見,「真的要嗎?可是那艘叫海盜船耶…」
  怎麼想都怪怪的,要嘛也叫黃金梅利號,船上要有個吃了惡魔果實的船長、還要個美女領航員、加上三刀流的綠髮帥哥、還有煮得一手好菜的海上廚師……呃,扯遠了。
  總而言之,這艘海盜船,小風怎麼想怎麼怪。
  
  「唔…我記得秋天遊樂園裡享富盛名的遊樂設施就是海盜船。」丹小斯開始回憶起三歲起每次到秋天公國遊玩的記憶。
  「是嗎?那就上船吧!」既然沒問題,小風推著眾人往船上去,因為快要開船了。
  
  不過,丹小斯似乎忘了,身為一個王子,擄人綁架這事對他來說是日常生活中的調劑。
  到底他的遊樂設施指的是什麼,小朋友們,要不要猜猜看呀?
  
  
  
  「哈哈哈!有這些人質,我就不信小飛俠女還不死出來!」海盜船船長對著大海大笑。
  
  「是誰說海盜船是遊樂設施的……」人質一號,小風。
  「海風真舒服…」人質二號,藉著吹風轉移注意力的小奇。
  「真傷腦筋啊。」人質三號,小薰張大眼好奇看著俗稱海盜的船員。
  「奇怪…我記得以前坐到海盜船時都很好玩啊。」人質四號,把綁架當調劑身心的丹小斯王子。
  
  「虎克船長,這四人中有彩虹王國的丹小斯王子!」
  「哇哈哈!好,好啊!等著那個臭小飛俠女來吧!」虎克船長就不信邪,王子一條命可抵過好幾條呢。
  
  「該怎麼辦?」小風問著。
  「嗯…我記得以前總是會有個……」丹小斯陷入回憶。
  
  「小飛俠女應邀前來啦!」船桅上,背著太陽散發金光的人影。
  
  「對對對!就是會有個小飛俠女來跟我玩!」丹小斯終於想起來好玩之處。
  馬上替眾人宣傳何謂好玩。「她每次都會先用降龍十巴掌打暈海盜船長,再來個小飛上勾拳把海盜船長打上天,然後再補上小飛無影腳踢海盜船長下海,然後其他船員就會跟著跳下海唷!」
  海面上傳來噗通噗通聲,一聲接著一聲,丹小斯沒注意到其他人傻愣的表情,繼續介紹,「然後就會帥氣的用手刃劈開綁住我的繩子。」話一說完,綁著四人的繩子馬上斷落。
  「唷!又是你啊,每次我來挑戰虎克都會遇見你耶!」小飛俠女拍拍丹小斯。
  聽在其他三人耳裡,不禁奇怪地望了丹小斯一眼,他到底是被綁過幾次啊?
  「好久不見啊!小飛俠女!」遇見老朋友,丹小斯可高興的呢。
  「哎哎~別在叫我那個封號了,叫我小敏就好。」拍拍胸脯,豪爽地對四人一笑。
  
  「這次你還帶了朋友來玩啊?」小敏好奇地看著其他三人。
  「對呀!獨樂樂不如眾樂樂嘛!」丹小斯坐在船板上,開始與小敏聊起天來。
  「沒錯沒錯!我聽到了喔,你不是在選妃?」
  「這個啊……」
  
  看著兩人談天,三人蹲在一旁。
  「獨樂樂?」小薰額頭流下一滴冷汗。
  「眾樂樂。」撇撇嘴,小奇挺無言的。
  「阿彌陀佛,神保佑我,阿拉真神我崇敬您。」小風慶幸平常時「吾拜吾保庇」。
  不過看來是拜得不夠多。
  
  「小飛俠女!不好啦!正前方五十公尺處,有巨大不明生物,張著血盆大口!」船員奔出來驚喊。
  
  「欸?」眾人一起發出驚訝單節。
  而在大家吃驚時,船也行到那不明生物前頭,天空瞬時變暗,海上捲起瘋狗浪,不明生物像喝水似地把海盜船一同送進肚裡。
  
  
  
  
  
  第九話─自戀的木偶
  
  「唔嗯…」慢慢睜開雙眼,小薰眼前一片黑暗。
  奇怪了?是怎麼了…好像被什麼不明生物吃下去的樣子…
  「小奇?小風?丹小斯?小敏?」小薰坐起身來朝一旁叫喚。
  
  「小伙子啊…」
  
  眼前一個詭異的亮光圓點,奇怪的語氣…難道是……「呀啊啊──有魚鬼啊!!」
  「好痛!」小薰高聲尖叫完,緊接的是一聲痛呼,摸摸頭被K的地方。
  「小孩子沒禮貌!」提著燈的手往前進了點,小薰這時才看見原來是個老爺爺。
  「咳咳,我是史麥克爺爺,你可以叫我史爺爺…」老爺爺自我介紹。
  「『死』爺爺?」偏頭,小薰對這名字充滿興趣。
  「是史,捲舌的史。」史爺爺也不在意,和藹的糾正。「你的朋友都在皮諾澤那兒,我帶你過去吧。」
  「謝謝史爺爺!」小薰馬上起身跟著史爺爺。
  
  
  
  「啊!是小薰!」船小屋建在那說是海又不像海、說不是海又很像海的水面上。
  幾個人光著腳丫子踢著水,小奇對著不遠處的兩人招招手。
  「史爺爺你又亂撿人了!」一個會動的成人型木偶在那跳腳。
  小薰像是發現新大陸般,指著木偶拉史爺爺袖子好奇地問,「史爺爺那是什麼啊?」
  不等史爺爺介紹,木偶撥了撥他頭上推斷應該是頭髮的黑色毛線,竅起鼻子自我介紹。「我是皮諾澤,我的興趣是照鏡子。」
  「我曉得你們都是來跟我拍照的,畢竟世界上要找到像我這般完美的成人型木偶是很難的,要簽名嗎?」皮諾澤說著不時拉拉自己的衣服,檢查有沒有哪裡怪怪的。
  小薰聽完,頭上掉下五條黑線,小聲地問,「史爺爺,他是不是…這裡異常?」不忘帶上手勢,比了比自己腦子。
  「呃?呵呵……」嘴中的煙斗飄著灰煙,史爺爺乾笑。
  「哎~要像我這麼完美實在很難啊~」皮諾澤一邊對著鏡子喃喃自語,一邊走進船小屋。
  
  五人又聚在一起,推派小薰代表發問。
  「史爺爺這裡是哪裡啊?」小薰也很盡責,不讓同伴失望。
  「呵呵呵…這裡是鯨魚的肚子裡囉…」史爺爺坐在搖椅上,縫著其他小木偶的衣服。
  
  「鯨鯨鯨鯨、鯨魚!?」五人嚇得差點跌入水裡。
  
  「別那麼驚訝,他可是秋天公國有名的船呢!一般人想搭還不能呢,只有貴族才能搭的唷!」史爺爺笑著解釋。
  小風抽抽嘴角,暗想那是因為這隻大鯨只在這附近打繞,而貴族的船看起來又特別大特別好吃…所以只有貴族能搭吧。
  「不過這樣一來就不用擔心了吧?」樂天的小敏馬上以手枕著頭,看著上頭發呆。
  「這倒是呢。」丹小斯也認同,反正總是會到目的地嘛。
  小奇嘔著臉,「只有我吃牠的份…竟然有讓這隻鯨魚吃我的份…」
  「吃人不吐骨頭…那鯨魚吃了我們不會也不吐吧?」小風臉上黑暗一片。
  「呵呵呵…別擔心,皮諾澤有辦法的。」至於什麼辦法,就讓我們的史爺爺賣個關子吧。
  
  不知過了多久,本來慢慢移動的鯨魚停了下來,史爺爺見狀,從搖椅上起來,朝著裡頭喚著,「皮諾澤,到了喔~」
  從船小屋裡出來的皮諾澤轉轉了手臂,深吸了口氣。
  旁人也期待著皮諾澤的驚人之舉,也深吸了口氣。
  
  「看我的皮諾飛拳──」
  
  五人傻傻看著皮諾澤的手瞬間伸長,碰到鯨魚肚壁又縮回,然後接續這動作。
  怪的是,經過皮諾澤這一伸一縮一伸一縮的,鯨魚肚開始有了動靜。
  像被吸進來時的感覺,五人抖了抖…不會吧?
  
  被吸進來又要被噴出去!?神啊──
  
  隨著奇怪的鯨魚噴嚏聲,一行人馬上被鯨魚趕出去。
  還可以聽到史爺爺的「呵呵呵」笑聲,還有皮諾澤的「啊我頭髮亂了」尖叫聲。
  
  又是一陣翻滾旋轉。
  
  
  
  
  
  第十話─秋天公國的沉睡公主
  
  「唔…噁……」小風扶著一旁樹幹抓兔子。
  
  「小風真沒用…」蹲在一旁的小薰撐著頭看。
  「塊頭大不代表什麼。」小奇拍拍下頭小薰的頭說明。
  「不過也順利來到秋天公國了。」丹小斯愉悅地說著。
  小敏嘟著嘴看看四周,「都沒人耶…」
  「果然這時都沒人呢…」丹小斯抬頭,「欸欸…那個那個。」手指遠方的城堡。
  「是城堡耶!」小薰高興的轉來轉去,總算有正常點的公主了。
  抓完兔子回來的小風,青著一張臉。「先、先、先到城鎮在做打算吧…」該死的臭鯨魚,比坐蛤蜊還痛苦。
  「哦!前進!」精神吶喊完,五人郊遊似的有一步沒一步往城鎮邁進。
  
  咦?你說我們的皮諾澤與史爺爺啊?
  噢噢,回國家去了嘛~皮諾澤說他是加賀大國的王子,雖然他的爸爸是獅子王,但媽媽很漂亮。
  臨走前還給了小薰一行人一個戒指,說有要事可以呼喚出傳說中的勇士。
  史爺爺則是回加賀國繼續當他的管家。
  
  
  
  根據電玩冒險遊戲來看,酒吧通常能問到很多不可告人的小道消息…所以小薰他們來到城鎮裡後,定足於秋天小鎮裡唯一的酒吧門前。
  小薰一拉開門,便聽到很奇怪的對話。
  
  「你這個天然自然捲毛!欠的房租什麼時候要還啊!?」一名穿著和服、上了年紀的女人抓著天然自然捲毛和服領口,一腳豪氣萬千的踩在吧台上。
  「你這個死老太婆!上次幫你修理門還不夠嗎!?要知道我家的巧克力聖代比門還重要啊!」天然自然捲毛男人一手捧著巧克力聖代杯一邊喊著。
  「那門還不是你撞壞的,啊!?」上了年紀的女人繼續嘶吼。
  「阿銀,你令媽媽太失望了!」邊吞著電鍋裡的白飯,穿著紅色改良式中國服、綁著兩個包包的女孩邊拿手帕拭掉眼角的淚。
  「你們兩個!這完全沒關係啊!」接下來出聲的是戴著眼鏡,上衣著藍著領口和服,下穿藍色劍道褲,看起來頗年輕的男生。
  「你這個otaku去love你的小通通吧!」空電鍋往後一丟,女孩轉頭問,「老太婆還有沒有?」
  「妳這個怪力女!」
  
  碰的一聲拉上拉門。
  小薰轉身露出微笑,「我們走錯地方了。」
  後頭一排四人動作僵硬,好不容易頭小幅度地點了一下。
  「廣場也有很多消息能打聽…」小風帶頭,往秋天廣場前進。
  
  時間很多,所以五個人依舊漫步在秋天小鎮街道上。
  沿途看看風景、賞賞櫻花…啊咧?櫻花?
  「為什麼會有櫻花啊?」小薰納悶地看著頭上飄下的櫻花。
  「咦?秋天公國國花是楓葉才對啊…」丹小斯抬頭看著上方。
  還真的有櫻花飄下來耶…
  街道旁的民眾紛紛抬頭往天空看,今年不下楓葉雨,改下櫻花雨嗎?
  小奇出聲拉回大夥注意力,「上頭好像有人…」
  
  「隊長!不能在這始解啦!」
  「……賞櫻不好嗎?」
  「欸?我說要看花是對…但櫻花…天天看的啊…」
  「哦……」
  「快快~我聽說這裡的楓葉很美喔!」
  「戀次…現在還沒到楓紅時節。」
  只見上頭一道黑色一道白色就這樣咻過來又咻過去。
  不過第二次咻過去時,那黑色人影改被白色人影抱住。
  「回去吧。」
  「啐!誰不知道您又想幹麻!」
  
  櫻花繼續飄下,秋天小鎮過百年依舊沒忘掉這僅一次的櫻花雨。
  小敏一躍身,手抓下一絲的紅,「這是頭髮吧?」
  小奇聳了聳肩,「誰知道~跟我們沒關係啦。」
  
  來到了秋天廣場,排除掉咖啡店旁正在拍攝秋天廣場咖啡廣告,五人將目標鎖定中央噴水池旁撥著豎琴吟唱的吟遊詩人。
  「甜言蜜語誰說總是美麗,我卻總不願相信愛情。茫茫人海中找到了你,生命出現新意義……」明明是輕快的甜蜜戀曲,在吟遊詩人口中卻又有不一樣的風味。
  一曲唱畢,五人皆使力地鼓掌。
  吟遊詩人手置於腰間,優雅的朝小薰他們彎身敬個禮,感謝他們的熱烈捧場。
  一眼就曉得他們五個是外地人,詩人笑了笑,「有我能幫得上忙的地方嗎?」這時節來到秋天公國,應該是有要事吧。
  「我想請問那個城堡怎麼去…」發言人小薰再度跳出來,指著目的地詢問。
  訝異地眨眼,詩人想了會,「真沒想到除了剛那人外還有人要到那座城堡啊…實不相瞞,我是奉仙女之命,只要有人想到那座城堡,便要指路讓他們前進…你們也是為了奧秋慧公主嗎?」
  「說是也不是…只是好奇那公主長怎樣罷了…」小薰總不能大剌剌的說是要找妻子吧。
  「這樣啊…我也挺擔心剛才的青年…不如我與你們一同去吧…」背好豎琴,吟遊詩人便率先往城堡走去。
  
  
  
  「因為要經過危險性極大的荊棘森林,所以請做好準備。」詩人對著五人提醒。
  一群人小心翼翼地注意著周遭,深怕突然冒出什麼東東。
  
  唰啦唰啦──
  
  有志一同,大夥把頭轉向聲音源處──綠色草叢。
  「是、是什麼?」小薰躲在小奇身後。
  「我怎麼知道…」小奇躲在丹小斯身後。
  「唔…說不定是動物。」丹小斯躲在小敏身後。
  「這種鬼地方有動物?」小敏躲在小風身後。
  「喂喂…你們出來講話啦…」小風躲在詩人身後。
  身後四人皆送個白眼給小風,他自己還不是躲在詩人身後。
  「我們沒有惡意…所以……」詩人慢慢走向前。
  
  「啊?是小希啊。」草叢講話了!?
  
  小希?詩人後頭的五人探出頭來,見到綠色草叢中蹦出個人頭,嚇得往後退了幾步。
  人頭的主人抓抓頭髮,乾笑起身,「抱歉抱歉…因為趕路很累,就找個草叢稍微休息一下…」
  「有遇到什麼嗎?小晴。」吟遊詩人──慕容小希替他口中的小晴拿下髮上的綠葉。
  「有點無趣耶…我還是喜歡聽小希唱歌。」小晴搔搔臉。
  「是嗎?我隨時都在秋天廣場等著你的。」小希撫撫小晴褐色微捲的頭髮。
  
  雖不想打擾那兩人敘舊,但小風還是壓不下好奇心開口問,「這位是?」
  小希才想起身後有五個人,馬上替彼此介紹,「這位是陽光王國的天小晴王子;小晴,他們也是要到城堡喚醒公主的勇士。」
  「那麼多啊?」小晴看了看五人,再看看自己支身前來,側頭思考,一會後便握拳擊掌,像是決定了什麼。「那我還是回去好了,我對公主沒興趣…小希小希,我們去唱歌~」
  「可是…」小希很想答應小晴,可是有責任在身,也不能就放下這五人吧?
  小敏推推小希,「沒關係沒關係~有我這小飛俠女在,就算有惡龍出來也不怕。」
  「所以小希就跟小晴回去吧~」丹小斯揮著手帕。
  
  「要記得說『公主公主我們需要妳可以補滿精神與體力那愛的笑容』唷~」這是小希的臨別贈言,雖然很謎。
  
  「什麼意思啊?」小薰不解地問。
  「反正到了就知道了嘛!」小奇抓著小薰,一馬當先衝向不遠處的城門。
  「等我啦!」丹小斯也跑步跟上。
  小敏跟小風也快步追上。
  
  
  
  雖來到了城門前,但五人開始對著門發愣──怎麼開門?
  推又推不開,撞也撞不開…「會不會是小希剛才說的那個啊?」小風想到唯一的可能性。
  點點頭,五人齊奏,「公主公主我們需要妳可以補滿精神與體力那愛的笑容!」
  
  不過這到底是什麼意思呢?五人心中的大問號始終沒得到解答。
  
  齊喊完口號,城門應聲開啟。
  「進去嗎?」小薰覺得因為一個口號就開門的地方實在挺讓人覺得不妙吶。
  「既來之,則安之!」小奇一踏入,身子卻定格在原地。
  後頭的小風戳戳小奇的身子,「喂喂…哈囉?還在嗎?」
  「誰說公主沉睡的?」小奇側身讓後頭人看,手指指站在那的奧秋慧公主。
  
  「真的來啦!?」奧秋慧公主馬上衝過來,上下看了看小奇,「不對!我是要阿拉伯的黝黑、帥氣充滿男人味的王子,我不要這個粉味男!」奧秋慧公主一把推開小奇。
  粉、粉、粉味男!?他姚小奇是粉味男!?雖然他前十七年是姑娘身份…但不至於到這程度吧?
  頭上五條黑線加上大大的藍水滴,小奇蹲在角落畫圈圈。
  
  「這個肌肉男是誰啊!?我不要阿模哩系蝦米哇哥啦!你,不及格!閃邊閃邊──」奧秋慧公主口說不夠,手還像趕蒼蠅似的揮了揮。
  重創──路小風蹲在小奇旁,頭上開始種蘑菇,手無意識地堆起沙堆。
  
  「嗯…身材不錯,費司也耐思…但太白了你!我又不是要養小白臉,去去去!」奧秋慧公主趕蒼蠅手勢重現。
  小白臉?他丹小斯這樣是正常吧?他堂堂王子還要被養…丹小斯化為遊魂隨處飄。
  
  「呀!這女人是誰啊!?我要個女人幹啥?你,也給我滾到一旁。」奧秋慧公主手指住金小薰鼻頭。
  女人?直接定位女人……金小薰當場石化,啊!臉頰有石屑脫落之現象。
  
  「嗯~妳不錯啦,功夫又很好…」奧秋慧公主盯著小飛俠女路小敏,「可是我不缺保鏢耶…」
  「真可惜…」垂下雙肩,小敏嘟嘴自動退到一旁。
  
  「可惡!都沒半個夠格的王子…不對!靜靜沉睡等王子那符合我的性格!?王子,等著我小慧去征服你吧──」提起裙子,奧秋慧公主馬上奔出城堡,尋找她心目中的王子。
  
  等著四人回復之時,小敏閒來無事晃到棵樹下,盯著樹上紅潤的蘋果流口水。
  好像蠻不錯吃的樣子耶……
  
  「啊啦啦~趕時間啊趕時間~」
  
  啊?會說話的兔子?小敏看著蹦蹦跳跳的兔影,牠還穿西裝耶…
  
  
  
  ───紅色鑲金邊簾幕降下,中場休息───
  
  後記:
  唔哇…沒想到出忽意料的長…(抱頭)
  罷了罷了…二十話我本來就打算四篇結束,一篇五話(滾)
  
  看了一下,初次打中上篇是在……三月上旬=口=|
  啊、哈、哈哈哈……
  
  2006年7月23日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