鏘鏘鏘~叭啦叭~【歡樂小劇場】開張第一天!
  
  (請讓某珞帶上經典名芭蕾舞名劇天鵝湖)
  
  這不是單純的文,因為出現不單純的某珞(囧),此某珞特別之處請見以下:
  ──隨身帶著妄想筆與妄想簿。功用:記載奇想異趣;奇怪的妄想、詭異的興趣。
  ──有著某珞牌即可沖,請相信它是台相機。功用:即拍可沖,專門製造CG。
  ──高倍望遠鏡。功用:看帥哥。
  ──( )。功用:常常會有神給她的指示與某人的奇怪文字。
  ──尚有一堆功用不明之謎樣物品,如情人節特用塔羅牌。
  前三項雖於日前情人節被紀帥沒收,但某珞家裡倉庫還有一堆。
  對了,不外賣。
  
  註:第一、二、三人稱都有(囧),不習慣或看不懂者見諒(跪),會儘量排版清楚、用字清晰。
    含有惡搞、扭曲人物性格嫌疑,不喜者快按上一頁。

 

  
  
  ───紅色鑲金邊簾幕拉起───
  
  
  
  「好──相信在座都有一上街就開始練百米的經驗,今天就讓我們更加深入變裝的世界。」海藍色短髮,看不出來年齡的白嫩皮膚,圓滾滾的大眼,還有純白色的羊……(喂,這不是動物園),綜合以上,大家都稱他為金老師。
  
  此刻,他站在講台上,拿著粉筆開始寫板書,底下坐著十三名同學,還有一位專司記錄的副老師。
  「好了,請問各位同學有什麼問題嗎?」放下粉筆,金老師轉身問。
  「老師,我!」飛快舉手。
  「歐同學有什麼問題?」
  「第一,老師你擦什麼保養品;第二,你到底幾歲;第三,你三圍多少(?);第四,你有沒有男朋友(??);第五,你……」
  出聲制止她繼續愈加奇怪的問題,「呃,這個跟我們現在上課沒關係吧?」還有他是男生,怎麼會交男朋友?
  「可是我正在調查擁有小受氣質的有幾位耶,老師真的不要回答我嗎?」她列為觀察對象的有三位,不巧這位細皮嫩肉的金老師在名單內。
  「歐同學……什麼是小受氣質啊?」金老師不太明白他何時擁有這種氣質。
  「這有請蘇同學來幫我解釋。」
  蘇同學馬上站起來,「簡單來講,就是你被壓,他壓你。」
  金老師當下沉思,我被壓,而他壓我?
  「親愛的老師,還記得我們昨天在辦公室裡的事嗎?」眼睛一直盯著金老師屁股(?)的紀同學,語氣非常曖昧。
  不明白意思?就讓我告訴你什麼叫攻,什麼叫受。
  
  謎樣熱血魂聯盟成員雙眼來回巡視昨天在辦公室裡有事情的兩人,想要在臉上找到事後的蛛絲馬跡。(不是應該要看頭部以下XD?)
  「昨天……」金老師回想昨天他與紀同學在辦公室裡……
  
  
  
  辦公室所見之處皆是純白色,就如金老師給人的感覺──乾淨、純潔。(讓我想破壞…(喂)
  
  聽到敲門聲,靠在桌上悠閒看著書的金老師馬上給予善意的回應,「請進。」
  「親愛的老師。」紀同學關上門,不著痕跡偷偷上鎖,存心不讓任何人進來壞他好事。
  一見滿室的白,就讓紀同學更加想染指眼前這年齡謎樣的人。
  「紀同學,有事嗎?」放下未讀完的書,手改擱在腿上,笑瞇眼問著。
  紀同學走到他前方,雙手把金老師困在自己與桌子間,「當然有事。」
  「呃……喔,可是這樣不好談話耶。」不小心就見到令人臉紅心跳的美景。
  紀同學壓低的身子,制服又兩、三個鈕子沒扣好,輕易可見健壯的胸膛。
  無一絲贅肉,就像蛋糕店裡擺著的純巧克力蛋糕沒加鮮奶油一樣。(啥XD?)
  紀同學本來想直接掠奪那嫣紅直引誘他的嘴,無奈金老師把頭轉向右邊,他只好轉移目標。
  在他頸子落上屬於他的紅點,不意讓他得逞的金老師伸手想推開他,阻止紀同學再度侵犯。
  紀同學抓住這個機會,馬上蓋住他的紅唇,也一併把他的反抗聲納入兩人嘴裡。
  金老師雙手繼續反抗,沒想到反把紀同學的衣服扯開來,原來紀同學為了今天,已經把鈕子改成魔鬼沾,一扯便開。(啥鬼啊XD?)
  「小羊……我今天一定會好好吃掉你……」嘴巴說著,不忘把金老師的衣服拉出來,手順勢潛進去。
  驚愕於為什麼衣服用魔鬼沾的金老師……
  
  
  
  「唔哇──」發出一記慘叫。  
  「妳在亂寫什麼啊──」練完嗓子的皓薰一把扯下某珞手中的妄想簿。
  「……我的胸腔用巧克力蛋糕來形容?」紀翔不太明白地問。
  「我比較好奇為什麼我們是同學?」站在紀翔旁的怡青探頭探腦想看內容。
  某珞抬高臉露鼻孔給他們看,「哼哼!這是翱翔天際學園版嘛!」
  「這明明是我們謎樣熱血魂聯盟的謎樣產物嘛!」嫚君拿出筆記本,開始振筆疾書。
  可以這樣那樣,還可以那樣這樣,原來如此!
  「不過,某珞妳的形容詞好怪……」什麼衣服用魔鬼沾。
  「盟主,這妳就不懂了!請往上看某人的標題是什麼。」
  「『歡樂小劇場』?」嫚君抬頭往上望。
  「耶斯!本劇場秉持『散播歡樂散播愛,揮灑熱血與淚水』。」轉個兩圈停下的某珞,比個YA的手勢。
  
  啪嘰。
  
  咦?某珞好像聽到有人神經斷掉的聲音,是因為她舞跳得太完美?
  「什麼聲音啊?」皓薰四處看,也想知道聲音從哪發出來。
  怡青悄悄地往後移一步,她看到烏雲在紀翔頭上聚集,暴風圈又要出來了。
  闔上妄想簿,紀翔露出令某珞又要接口水的笑容。「某珞。」
  「什麼事?」帥哥有何吩咐?
  把妄想簿還給她,「謝謝。」紀翔像拎小動物般的拎起皓薰,「薰,想必我們有很多事需要好好溝通一下。」
  「咦?什麼事啊?」
  「我們回家談。」
  「好啊!」
  「但翔你能不能先放開我啊?這樣走路好累喔!」
  就這樣,大野狼拎著小羊回家。
  
  看著妄想簿,某珞嘆了口氣,上頭有部份狠狠被捏皺,幾乎看不出裡面寫啥。
  只有她知道紀翔是想要溝通哪方面。
  薰,拜託你安撫紀翔,事情是你惹出來的啊!
  「某珞,偷偷告訴我紀翔在氣啥啦!」怡青一副包打聽模樣靠近某珞。
  「我也想知道耶!」嫚君也靠近。
  既然盟主與副盟主這麼想知道,某珞當然不能讓她們失望了!
  不過,只有她知道變成共有三個人知道而已啦!沒關係的。
  燃著熱血魂的三個女生馬上嘰哩呱啦起來。
  
  在公園外頭等待女朋友的路風,不時聽到可怕的尖笑聲,好比白鳥麗子乘於三的可怕性。
  嗚,他不要怡青待在那什麼鬼謎樣熱血魂聯盟啦──他不依啦!(喂,路大哥你裝什麼可愛(囧)
  
  
  
  附註:CG一枚得到「可怕的紀同學與可憐的金老師」
     CG一枚得到「背景燃燒的某三女」
     CG一枚得到「裝可愛的路風大哥」
  
  
  
  ───紅色鑲金邊簾幕降下───
  
  某珞言:「散播歡樂散播愛~」真正文意:散播歡樂惡搞文。
  怨珞曰:「揮灑熱血與淚水~」真正文意:揮灑怨念與妄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