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主白戀、副市日】眼光論

  【死神・主白戀、副市日】眼光論
  
  
  
  
  
  
  
  
  
  地方望族朽木家的公子──朽木白哉,一個打破眾人眼鏡的男人。
  要說哪裡足以讓大家跌倒以至於眼鏡破掉,可以分為多方面來解析,不過為了節省頁數…呃、不,為了更方便讓大家了解,我們就開門見山切入要點吧。
  
  白哉少爺的眼光很特別,出遠門時替露琪亞小姐帶回來的禮物是……土偶。
  這是服務朽木家兩代的總管,某天在休息時透露出來的。
  
  你說大哥嗎?那真的是很……該說是審美觀異於常人還是其實根本沒多想呢?
  朽木露琪亞畫著恰比兔時,眼睛不時掃瞄向房間裡那兩尺高的大衛雕像。
  
  
  我們來聽聽白哉的朋友如何說。
  
  啊啦~白哉的眼光很不錯啊,記得上次廟會時他手中的無敵鐵金鋼面具實在很有趣呢。
  市丸銀回味無窮說著,但事實會不會是他硬塞到白哉手上就不曉得了。
  
  朽木白哉?……再怎麼差也不會比那個變態差。
  日番谷冬獅郎似乎有深刻的體會,握緊拳頭,咬牙切齒逐字說出。
  或許有過被要求穿什麼詭異的服裝吧,這是秘密,噓──
  
  朽木的眼光?拜託,那種事去問他老婆別問我。口中含著棒棒糖的檜佐木修兵邊搖著椅腳邊說。
  一旁吉良井鶴神情認真的說著,修兵你不要再含著會冒煙的棒棒糖了,等會被誤會的。
  
  咦?那個朽木少爺啊?照鏡子到一半的松本亂菊停下來,思考。
  朽木同學的眼光應該很不錯吧!雛森桃認為地方望族的人,眼光不至於差到哪去。
  是指看到蒙那麗莎的微笑會說蒙那麗莎一張死人臉的不錯,還是指會蹲在路邊研究狗大便形狀、色澤與營養成份的不錯?松本亂菊聽了雛森桃的話,再度陷入思考。
  應該沒不錯到那種境界吧?
  
  你說那棵腐朽爛木頭啊?戀次咬著畫筆偏頭思索。
  當然是很棒啊!戀次環胸大笑,他能看上本大爺就是一個字,棒!
  
  
  那來聽聽本人怎麼說。
  
  我的眼光?剛好與戀次在一起的白哉喝了口黑咖啡,皺眉再把問題丟回來。
  戀次說的我不否認,其實我只是好奇家裡多了隻狗會怎樣而已,露琪亞一直想養寵物,你知道的。
  說話殺人於無形,白哉無視畫架前定格的紅色人影。
  
  腐朽爛木死白菜……抖著音,戀次站起身來。
  該死的你說誰是狗啊!?轉身奔到白哉面前大聲質問。
  
  奇怪的看戀次一眼,白哉好心說明。
  朽木家不就你這隻狗?
  
  放屁!大爺我什麼時候變成你家的狗啊!要我也是阿散井家的!
  他姓阿散井又不是朽木。
  所以戀次是在氣被歸類到朽木家還是氣他是隻狗呢?
  
  哦?那是誰昨天在我下面呻吟難耐,苦苦求我進去?
  說這些話,他朽木白哉臉不紅氣不喘的。
  聽的人臉紅的與他那頭紅髮有得比,害羞的撇過頭。
  因為說中事實了吧。
  
  胡、胡說!
  好不容易找回失去的聲音,戀次反駁。
  
  再做一次就曉得是不是胡說。
  白哉少爺,說這話並做推倒動作時,臉上別帶得逞的笑容,會破壞你的形象。
  
  死命抓著衣領不讓白哉得逞的戀次哇哇大叫,但看來他忘了更重要的──
  死白哉你脫我褲子幹麻啊!
  
  戀次,鑰匙要找鑰匙孔插入,同理可證。
  放屁啦!你幹這事跟鑰匙、鑰匙孔有啥關係。
  ……證明鑰匙孔需要鑰匙開門。
  我身上又沒鑰匙孔,你開個頭啦!
  現在就來證明你身上有鑰匙孔,要我開門。
  你就證明給我看!
  
  一會後,戀次癱在白哉身上,心中頗哀怨。
  抱著戀次坐在柔軟的沙發上歇息,白哉輕撫胸前的紅髮,享受午後時光。
  
  對了,別問為什麼美術教室會有沙發。
  朽木少爺認為美術教室竟然沒沙發供人休息,太不人道了,所以便要人搬了一組沙發過來。
  只是因應需要而已。
  
  
  
  ※
  
  
  
  阿散井戀次抓著冬獅郎肩膀說著。
  小白,你要記得那隻臭狐狸要上你時,說什麼話你都不可信。
  
  冬獅郎很酷的回答他一句。
  我從認識狐狸第一天就沒相信他任何一句話過。
  
  啊啦啊啦~白哉你是說了什麼讓戀次抓著我的小獅郎說那些話呀。
  一旁市丸銀顯然不太滿意冬獅郎的回答。
  
  只是在鑰匙插入鑰匙孔時,說了句我證明了而已。
  朽木白哉起身,準備回家。
  
  啊啊!白哉你等我啦,走那麼快幹麻啊,趕投胎喔你!
  抓了書包,阿散井戀次忙跟上朽木白哉的腳步。
  
  這是一班放學後教室的情景。
  跑了兩個,剩下兩個。
  
  小獅郎啊…
  市丸銀還在鬱悶剛剛冬獅郎的回答。
  
  現在說句值得我相信的話來聽聽吧,市丸銀。
  哎呀?小獅郎好可愛。
  ……我回家了。
  呵呵,我陪你回家吧。
  
  也不顧冬獅郎的意願,市丸銀牽起他的手。
  十指交扣。
  
  
  
  朽木宅邸,在茶室裡研究這期恰比兔最新服裝,朽木露琪亞聽見長廊上傳來兩道耳熟的聲音。
  白哉大哥又把戀次帶回家了呢,暗暗想著。
  雖然每次白哉大哥旅行帶回來的禮物都很奇怪,但從學校帶回來的禮物卻很棒。
  呵呵。
  
  
  
  
  
  《End》
  
  後記:
  剛又跑去看死神
  一聽到白哉大人喊戀次兩個字,噢噢~心花朵朵開ˇˇ
  唔呼呼~
  
  最近剛好碰上丙檢,真懶的讀啊(喂)
  考不過就算考個經驗吧(滾)
  
  2006年7月19日

Related Posts

Comments (0)

話說其實在鮮網有看見大人的白戀說ˇˇ"
只是我終於在這裡找到大人出沒啊….所以忍不住的浮上來了(巴爆)
不知道大人還有沒有萌白戀啊(默)

版主回覆:(01/01/1970 12:00:00 AM)

囧…我現在才注意到留言(汗)
沒動力讓我萌了O_O
不過我還是喜歡白戀XD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