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市日】偶然回憶

  偶然回憶
  
  
  
  
  
  
  
  
  
  
  「我說你啊,天天都在吃柿子不會鬧肚子痛啊?」冬獅郎手撐在桌上抵著頭看座位旁的銀髮男人。就是不懂柿子有什麼好吃的,可以讓眼前的人愛不釋手,天天都要吃好幾個。
  「哎呀呀~冬獅郎,說到我心痛處嘍,我真希望有強健的胃可以保護好不受柿子的侵襲呢。」
  「吃死你好了!」不耐地轉過頭,把目光放置窗外。
  
  
  
  也不過一個下午吧。
  
  
  
  呆站在靈堂,看上頭黑白的照片,冬獅郎手顫抖捏了自己臉頰。
  一旁的竊竊私語飄進耳裡──
  
  你聽說了嗎?好像是去買東西時突然就被車撞的呢。
  真可憐啊…年紀還輕輕的…
  唉,這真正可是後繼無人了…到這代也就一個男孩子呢。
  噓……夫人出來了。
  
  
  神情哀戚的女人看見立著的小小人影,露出苦笑朝冬獅郎點點頭。
  
  咬住下唇,冬獅郎垂下頭不敢去看此刻女人的臉龐。他很喜歡好友的母親,常常會摸他頭以著柔和的語調說,冬獅郎君一起吃晚飯吧。
  那個笨蛋!
  用手背抹去眼角的淚,握緊手中的袋子,他、他本來買了柿子要來他家吃的啊……
  
  
  
  
  
  
  「隊長?隊──長──?」亂菊噘起紅唇,好奇的用手在隊長眼前晃了幾下,難得看見隊長發呆呢。
  「啊?」猛一回神,冬獅郎有點茫然的看著亂菊。「怎麼了?妳工作做完了?」
  沒好氣的叉腰,亂菊食指指尖抵著隊長鼻頭,「隊──長──您難道忘了今天休假嗎?」現世都在放假過年,還在看那個紅白什麼的,沒道裡屍魂界就不能過年吧,也就只有隊長還待在辦公處跟公文過年!六番隊長早偕同戀次拍拍屁股跑去現世泡溫泉了耶──噢她也好想去啊。
  
  冬獅郎冷眼看自己副隊在那捧著心沉溺在不能去泡溫泉的悲傷中,適時的送上一句風涼話──「要泡可以,先把妳積欠的公文批完才能去。啊,對了,費用是從妳薪資中扣。」
  「好過份啊,隊長!」亂菊眼角帶淚光的注視著隊長,採用哀兵政策。
  
  十番隊長室裡,就這樣一個男人(孩?)一個女人,大眼瞪淚眼。
  
  「啊呀?亂菊沒跟著朽木隊長去現世吶?」
  突兀的嗓音引來兩道視線,市丸銀踩在窗檯上的身子輕輕一躍,目標為矮桌上擺著的水果盤。
  拿了個柿子開始啃,「嗯嗯、好吃好吃~」坐在沙發上手輕輕一搖。「啊你們繼續瞪來瞪去沒關係。」
  
  拜託給你一鬧誰還瞪得下去啊!?冬獅郎在心底怒吼。
  亂菊看見友人來了,樂得刷亮淚眼,朝隊長道聲再見趕忙跳下窗口,邁向穿界門!
  
  「松本!」給她落了個空,冬獅郎只能抓著窗邊死瞪朝穿界門奔去的橘色身影。
  等妳回來不搞座公文山壓死妳日番谷冬獅郎就倒著寫!
  
  「呵呵~難得的年假,小獅郎就好好休息嘛。」丟掉蒂頭,吮吮沾了汁液的指頭,市丸銀靠近辦公桌把公文般至一旁放著,坐上桌面。「吶,剛在想什麼呀?」其實他很早就在外頭待著了,等著進去搭救美人,哎呀呀~英雄總是在最後關頭才出現的嘛,不過他的目標可不是美人唷。
  
  冬獅郎本想質問市丸銀為什麼出現在這,但轉念一想──算了,就讓松本放個一、兩天也好。「……只是突然想起還活著的事。」
  時間久了,自然也淡忘了……這也是為什麼在屍魂界可以一直生活下去而不哀傷,忘得也都差不多,就只是會突然想起那久遠的記憶罷了。
  還活著的日番谷冬獅郎有個好友,雖不到那種同年同月同日死的地步,交情似乎還不錯。
  年紀還輕便車禍去世,之後,也像忘了有這人的存在一般,過著如常的生活……然後死去,來到屍魂界。
  只是自然地刻劃上記憶,身體始終保持著好友死去前的模樣。
  或許有抹期望,能再遇見好友……
  
  「……遇見他後,冬獅郎想跟他說些什麼?」難得聽冬獅郎談自己的記憶,市丸銀像父親似地抱住他。
  沒有反抗,撇過頭去望向窗外。「想跟他說聲對不起,還有……我帶了柿子要跟他一起吃。」松本常好奇地問為什麼桌上常擺著柿子,而自己則是看了她一眼說句要吃自己拿去。
  撫著懷中人的髮絲,市丸銀靠著看不見的優勢在冬獅郎頭頂,嘴唇貼上。
  
  
  當時剛坐上十番隊長位子的他,出於好奇及永遠抹滅不了的記憶,來到了當時好友車禍現場。
  才曉得,那裡總會有成群的虛,引發不少的車禍,吸食許多的生靈。
  盛怒下,便使出卍解,連靈壓也控制不了。事後,自然是被總隊長丟進禁閉室足足關上一個月。
  「真是愚蠢……」冬獅郎為當初自己的行為評上一語。
  
  「冬獅郎很棒吶,那個人知道了一定會很開心……真的。」抱緊那小小身子的肩頭,市丸銀臉頰磨蹭著那細柔的白色髮絲。
  「切…對了,柿子你要不要吃?」輕輕推開市丸銀,冬獅郎發覺今天行為太過怪異了,不像平常的自己。
  「可以嗎?」
  撇撇嘴,「可以啦…反正我那個好友也吃不到。」
  「小獅郎這樣說,代表我是你好友嘍~」
  再去搬來公文,冬獅郎彆扭地回話,「閉嘴!」
  
  「吃柿子吧市丸銀!」
  
  
  
  
  
  
  《End》
  
  後記:
  好久沒敲小獅郎跟銀さん(←不是那個天然捲毛頭唷)了,總覺得這次的小獅郎太過多愁善感了……哎呀,人家還是小孩嘛ˇ
  其實還有另個版本的結局(輕咳),有興趣的等會可以往下滾……
  
  然後,這是要跟日本同步跨年的賀文(被巴死)
  昨天……欸、不,是今天聽到和樹跟kenken與智子ちゃん主持的,一整個好HIGH!
  みんなさん、到2007年以前都光溜溜的過吧!
  深夜節目好棒(炸)
  
  2006年的最後一天,祝大家新年快樂!
  不要大意地上吧!
  記得光溜溜的過♪
  
  
  
  
  
  
  
  
  
  
  「還在猶豫嗎?銀。」棕髮男人隱身在黑暗中。
  「怎麼會呢,隊、長~」市丸銀轉過身,緊閉的雙眼睜開。
  「別放下感情,後悔的會是你。」也不多說什麼,男人只丟下這句便離開了。
  
  抱胸注視著那抹黑暗,市丸銀輕笑,「哎呀,這話我也得回送給您呢,藍染隊長。」
  放下感情的到底是誰?
  
  對不起吶,小獅郎……
  
  
  
  
  
  死去的人類啊,別再抵抗了,你是逃不過的。
  
  「噗哧…以為我死去就能吃掉我的魂魄嗎?」縱使倒在地上血泊中是自己剛斷氣不久的屍體,市丸銀不改態度地注視著眼前被面具覆住的醜惡靈體。
  
  愚蠢的人類!
  
  「唉呀呀~果然是好人難做呢。」嘴裡唸了幾句,兩手搭成三角形,發出赤燄的火球。
  
  怎、麼可能!?
  
  「我可不是普通人吶~我看得見唷,那個被稱為死神的人物。抱歉,我要當死神吶。」
  想再發出一次火球,發覺身旁竄出熟悉的黑色人影,市丸銀也樂得輕鬆拍拍手,撇掉灰塵。
  
  「普通的生靈在現世就有如此的靈力啊……人類,有興趣跟我合作嗎?」收回刀子,來人帶笑問著。
  
  「不覺得先報上自己的名字比較有禮貌嗎……隊長?」注意到眼前不似以往單純只穿著黑色的劍道服,眼前的人身覆白色羽織外褂。
  
  「藍染 惣右介。」
  
  「市丸 銀。」
  
  
  
  柿子再一起吃吧,小獅郎。
  
  
  
  
  
  《再後記》
  哈哈,這是另一個結局ˇ
  藍染與市丸的談話是將要背叛之時,後來的場景是市丸銀剛死去的時候,簡單的說,在我的設定中……這兩人是策劃好的OTZ
  市丸銀剛死去時遇見藍染就已經有背叛的計畫了。
  啊,沒有藍銀唷!(肯定語氣)
  我是白戀、市日加上小小的藍浮!
  然後……太久沒敲死神,差點連藍染名字是啥都忘了(囧)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