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專線、參
  
  
  
  
  
  
  
  
  
  他並不喜歡這種能力。
  
  這種能看見未來、知曉過去的能力。
  
  身為市丸家繼承人,能力是母親傳給他的,所以他很珍惜。
  
  但,當他看見母親將會在一次除靈中死亡,而自己卻什麼辦法都沒有也無法阻止。
  
  只能站在一旁,眼睜睜看著母親一步步邁向死亡這條道路。
  
  他的血紅雙眼…是因為母親噴灑出來的血液所染紅嗎?
  
  迷惘了,自身的存在到底是為了什麼,連重要的親人都救不了…這能力能做的了什麼。
  
  
  離開了市丸家,過一個人的生活。
  在那名婦人前來求助之前,他享受生活,縱使見過無數的生死。
  
  看到那抹純白,他捨不得讓那抹白染上死亡的紅色。
  
  保護的心情油然而生。
  
  就算要我雙手染上鮮血、要我背負無數人的生命──
  
  母親的悲劇絕不會在重演。
  
  
  
  
  
  
  「我回來了…」
  「冬獅郎…哎?市丸先生?」
  「媽媽,我今天不想吃晚餐…」脫下皮鞋放好,冬獅郎便回房間。
  「冬……」媽媽正想叫住冬獅郎,市丸銀一個噤聲手勢她便收回聲,「市丸先生…」
  「別擔心,交給我吧。」
  
  
  問了冬獅郎房間在哪,市丸銀輕開了房門,「小獅郎……」
  床上那小小的山丘傳出聲音,「你…」冒出個白色人頭,「怎麼知道…」
  坐在床緣,市丸銀揉著那頭白髮,「我能看見未來,不過也只限於將發生什麼事。」
  「那你為什麼不救那個路人…」冬獅郎一閉上眼,方才發生的事便開始在眼前重覆放映。
  「小獅郎,我不是神,當然不能救所有的人。」市丸銀扯開棉被,輕壓住冬獅郎的頭往自己肩上靠。「我曉得你在內疚,你認為那個人代替你…別想太多囉,小獅郎。」
  「可是…」聲音哽咽,「明、明…是…是、我打的、那通…電、話…」罪惡感壓在冬獅郎心頭上。
  心裡一陣無奈,市丸銀姆指指腹輕拈去冬獅郎眼角的淚珠,「你不必自責,也不用自責。生死有命,不可能因為你打的那通電話有所改變,也不可能因為你接到那通電話你就會死亡。」
  「可是!」
  
  踢掉腳上拖鞋,市丸銀擠進那張窄小的單人床,兩人換了下位置,冬獅郎此刻被市丸銀抱在懷中,小小的身子埋沒在胸膛中。
  「聽我的就是了,吶?」低低的聲音,市丸銀慢慢述說,「我啊…從母親那得到這種能力,能看見未來、過去。」
  冬獅郎驚訝的抬頭,「好棒喔。」超能力耶。
  「一開始,我也很高興擁有這種能力,但之後卻巴不得這能力消失呢~」
  「為什麼?能看見未來應該很棒吧?」
  沒回答冬獅郎的問題,「大概…是在我十八、十九歲左右吧,我看見我母親會死。」
  「咦?」瞠大眼。
  「心有餘而力不足吧,眼看著母親即將死亡,我卻不能阻止,唉唉~」
  冬獅郎沉默,兩隻手臂就這樣緊抱住市丸銀,雖耳朵聽不出來,但,心感覺得出來這男人很悲傷。
  「我母親只是一往如常的笑著,就連要死之前也對我說,」市丸銀挺懷念地,母親在自己懷中臨死前的那一刻。「別討厭我自己的能力。」
  
  
  
  「銀…別厭惡你的…咳、能力…」市丸夫人帶血的手爬上兒子面龐。
  「母親…您別在說話了…」市丸銀張手覆住臉上母親的手。
  兒子沒掉半滴眼淚,在市丸夫人預料中,她的兒子是最堅強的。「別…討厭你自己…咳、咳…媽媽最高興的、是…能、能看見你長…大唷…」
  「是的,母親。」市丸銀如往常的,露出個笑容。
  緩緩闔上眼,「我的寶…貝…銀……」市丸夫人嘴角微微往上牽。
  「母親,晚安…」唇上乾涸的血液,貼上母親冰冷的額頭。
  
  那是母子倆習慣地,睡前的晚安吻。
  
  
  
  「那之後呢?」冬獅郎如聽故事的小孩,揪著市丸銀衣服要聽接下來的故事。
  「之後啊…就是這樣啦~」剛剛不是還挺傷心的,怎麼一下就變成好奇寶寶了,市丸銀捏捏冬獅郎臉頰。
  「喂…」冬獅郎老大不爽,這男人挑起自己好奇心就這樣任他自生自滅嗎?
  「好啦,乖乖睡一覺吧,忘記你剛看見的。」起身下床,市丸銀替冬獅郎蓋好被子,「記得,這不是你的錯,是那人命本該絕。」
  被子矇住整個人,冬獅郎聞話從被子裡探出頭,「你不陪我啊?」雙眼瞪視站在他床前的市丸銀。
  意外此時冬獅郎的撒嬌,「啊啦~小獅郎都這麼大了,還會怕黑啊,銀我來給你下個魔咒~」說完,市丸銀壓下身子在冬獅郎睜大的雙眼注視下,覆住那張微啟的小嘴。
  對著未成年小孩,市丸銀當然不能做什麼,兩唇一下子便分離。
  回過神來,冬獅郎唰紅了臉,整個人再縮進被子,心臟跳得大聲,被窩裡噗通噗通環響著。
  市丸銀意猶未盡地舔舔唇,真可惜吶…他可不能對十五歲的小少年做什麼,雖他私毫不在意他人的目光,但身處別人家中,還是要有所節制嘍。
  
  「我母親在我小時常會對我這樣做唷,呵呵。」市丸銀有趣地戳戳那團小山丘。
  「市、丸、銀!」冬獅郎臉紅得快能噴出血、心臟像要跳出胸口…竟然還亂戳他屁股。
  深知再鬧下去,有人可是會翻臉的呢。「銀我去跟小獅郎媽媽做良性溝通唷~小獅郎好好休息唷。」
  
  「市丸銀…」
  剛要走出房間,市丸銀聽見冬獅郎悶悶的聲音,回頭再看小山,「嗯?」
  「……謝謝你。」
  「不客氣吶,小獅郎要以身相許唷。」
  「我要睡了!」
  
  喪失良機啦…市丸銀聳聳肩,找冬獅郎媽媽進行良性溝通去。
  
  
  
  
  
  《待續》
  
  後記:
  OTZ…
  其實本來該完結的,但感覺好像又會落落長,電腦重灌還沒灌WORD好算字數…還有我又想睡了(被踹)
  所以就先停在這吧(茶)
  不會出現長篇的=ˇ=,老娘的長篇總會斷頭,不會想自殺上斷頭台的(滾)
  
  對了,其實我還沒想到結局耶(被敲頭),完全憑感覺的人(囧)
  白戀與市日兩者通常我會設定成有關聯性,這樣好串場嘛=ˇ=
  這篇時間是在白戀之前…啊,我的十字路口勒?(驚)
  白戀~我的愛啊~老娘來了(雙手張開先轉圈再奔)
  
  不過還是先睡再說。
  
  2006年8月13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