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市日】幸福專線、終

  幸福專線、終
  
  
  
  
  
  
  
  
  
  那男人再也沒出現,算算…應該有十來天吧。
  
  一早起床,冬獅郎眼盯著前方牆壁呆愣,手指不自覺摸著自己嘴唇。
  
  被蓋上印記的唇啊…
  
  媽媽的叫喚聲喚醒了出神的他,瞄了眼鬧鐘,時間還早,一切慢慢來。
  
  
  
  一切準備好後,「媽媽,我出門了。」穿好鞋子,冬獅郎提著書包準備出門。
  「冬獅郎…」
  「怎麼了,媽媽?」不解地轉過身。
  「要好好聽老師的話喔。」
  
  不雅地挖挖耳朵,「媽媽您能再說一次嗎?」冬獅郎確定自己沒聽錯吧?
  
  「要好好聽老師的話,知道了嗎?」
  「呃…嗯嗯…」
  
  帶著滿肚子的疑惑,冬獅郎步出家門。
  
  
  
  
  
  
  冬獅郎的疑惑,很快地便得到了解答。
  他終於曉得早上出門前媽媽叮嚀他的那句話是什麼意思。
  
  「市丸銀!?」別怪冬獅郎如此沒禮貌,在課堂上大吼,照理說平常人的反應就該是這樣沒錯。「你怎麼會在學校!?」
  方才雙眼無趣地看著窗外風景,才想起第一節是導師禿老的課,身為學生還是要意思一下。
  冬獅郎才把頭擺正,看到講台上的導師,不合他形象地指著導師吼出自己此刻的疑問。
  不過這問題很快又被班上討論聲蓋了過去。
  
  
  在黑板寫下自己的名字,市丸銀抖掉手上的粉筆灰,迴身對他未來的學生報以笑容,眼睛若有似無地朝冬獅郎眨了眨,如他預料中的接到冬獅郎轉頭不理。
  「呵呵~我是你們未來的新導師市丸銀,教日本歷史。別客氣唷,直接叫我銀就行了。」
  
  「老師,那個我們的舊導禿老呢?」底下學生群中有人舉手發問。
  
  「哎呀…因為嘛,某些原因所以就換成我嘍。至於原因嘛…妨礙觀瞻你們接受嗎?」市丸銀手肘靠在桌面上,一手撐著頭,一手在半空中畫著圈圈。
  底下傳來笑聲,因為市丸銀的解答。
  「對了,班代表是哪位啊?」市丸銀其實是知道的,但那人頭一直向窗外,要不是有許多女同學眼睛射出愛心,他還以為他魅力下降了吶。
  「報告老師,是日番谷冬獅郎同學。」一名女同學舉手替帥哥新導說明,「日番谷同學是很優秀的學生喔。」
  「哦呵~原來是小獅郎啊。」
  眾人眼睛一亮,小、獅、郎、啊?
  看來又有好玩的事了。
  
  
  他是故意的!
  冬獅郎憤憤地瞪著朝他走來的市丸銀,明知道他就是班代表,還故意問班上同學。
  「市丸老、師,請問你有什麼事?」特別強調老師兩字,冬獅郎也終於把視線移到教室內,移到眼前老師身上。
  「剛剛小獅郎不是問我怎麼會在學校嗎?我現在就告訴你呀…」市丸銀也不在意班上其他同學探視、好奇的目光,緊緊地抱住那小小身子。「銀我可是來保護你的唷~哎呀哎呀,頭髮好軟唷~」
  磨擦白髮的下巴,再加上周圍一堆刺人的目光,冬獅郎再怎麼沒知覺也不可能沒有發覺到──他成了全班焦點。「市…丸…銀!!」
  
  「啊…那個新導師…」坐在最後頭的戀次,終於想起新導師就是上次在咖啡店裡跟冬獅郎約會的人嘛。「原來如此啊…是怕冬獅郎被別人搶走啊…」
  
  
  
  「真不敢相信…學校怎麼會讓你這種人當導師啊。」不,最神奇的是這種人竟然會有教師資格。
  陰暗的樓梯間,被叫去以認識校園之名行談話之實的冬獅郎抱著胸背靠著牆壁,不悅地盯著那位據說是導師的市丸銀。
  「副業、副業嘛~我可不是一生下來就是除靈師唷。」市丸銀愉快地戳著白髮。
  「你連學校都跟來,又要幹麻?」冬獅郎心想除靈師要先除的就是這陰魂不散的市丸銀。
  「我要保護小獅郎嘍。」單隻手臂抵著冬獅郎身後的牆壁。「我啊…雖然不能救所有人,可是現在想保護的人是你唷,小獅郎只要在我羽翼下過普通生活就好了。」
  
  冬獅郎曉得市丸銀還活在母親陰影下,就算當時的他年紀幾近成人,但不可抹滅的黑影還是存在。
  不過…市丸銀說現在想保護是什麼意思?聽起來感覺就很差啊。「哼…」是以後就不保護了是吧。
  「呵…只要是我想要的,沒有得不到的唷,吶…」俯下身子,低聲在冬獅郎耳旁輕喃。
  「你…!」晶亮的綠眼張大,耳垂傳來的溫熱,冬獅郎忍不住一顫,「別…舔我耳朵啦、你…」推了推壓在身上的人。
  「不反抗…嗯?」一腳橫進冬獅郎兩腿間。
  緊鎖眉頭,「……你對每個被保護者都一樣…」得到這個認知,冬獅郎頭撇向一邊,完全不搭理市丸銀。
  「我沒跟你說過啊,我二十歲就離開市丸家,沒在接任務了吶~要不是冬獅郎媽媽找到我,我壓根兒沒意願唷。」市丸銀語氣一副啊,我是故意忘記說的唷的感覺。
  「冬獅郎是我自己接的任務,無關什麼唷,吶?」看著冬獅郎在那獨自鬧彆扭,市丸銀心裡的愛他就要虐…咳、市丸銀心裡的愛他就要欺負他指數直逼最高點。「還是…想要我換個方式?」
  「好啦你!囉哩叭唆的!」使勁上來,冬獅郎一把推開市丸銀……
  
  落荒而逃?
  
  
  看著那白色的小小背影,噴出一陣爆笑聲。「……噗──好可愛啊。」市丸銀一手抱住肚子,另手拍牆大笑,心裡指數爆表?
  剛剛小獅郎一定是害羞,一定是。
  
  
  「啊~我還沒說明方式呢~」回到辦公室,坐在位子上回味剛才冬獅郎表情的市丸銀才想到。
  可惜可惜吶~
  
  
  
  
  
  
  自從新導師進駐班上後,同學們便發現班代表較為…情緒化。
  上歷史課到一半會突然站起來指著台上市丸老師大吼…不過大家一致認為老師罪有應得。
  在課堂說些私密話題…只能說他是活該,沒事找事被罵。
  但之後向班代表求證,卻是令人懷疑的紅著臉說那是子虛烏有的事。
  
  戀次一群好朋友們也以戳破冬獅郎冷靜為樂,引發班級大戰也不在意。
  
  「押多賠多、押少賠少,快押啊!」亂菊大姐單腳豪邁地跨在椅子上,手拍著身前桌面。
  「果然還是應該要押本壘啊…」修兵捏著下巴,認真的思考。
  「嗯…小白的個性嘛…」雛森桃從口袋掏出五百塊,「牽手好了!」
  其餘人看見連雛森桃都押了,紛紛拿出錢來押在自己認為有可能的銀獅戀愛情進度。
  
  「哦哦哦!本壘果然最高,再來是愛撫,之後是牽手,啊啊!出乎意料的最後一名是接吻!接吻只有…欸?只有朽木同學下注嗎?沒人要跟啊?」
  大家堅信市丸銀老師手腳是很快的。
  一名同學好奇地問白哉怎麼押接吻,白哉用不大但眾人聽得見的聲音回答。
  「因為我跟戀次就到這,戀次難纏程度不下日番谷…所以我押接吻。」
  原來是經驗談啊,「朽木同學出乎意料地…」保守啊。
  白哉很謎地給了個答案,「沒聽過酒越沉越香嗎?」
  至於被談論的戀次呢?
  被困在白哉懷中,極不安穩的扭著身體沉睡,也對啦,要一個那麼高的男孩子曲成一團。
  
  
  「你們…在幹麻啊!?」冬獅郎在走廊就聽見教室傳來的下注聲,加快腳步唰的一聲拉開教室門。
  跟在後頭的市丸銀看著黑板上大字,很有興致的與冬獅郎分享,「吶,市丸銀與日番谷的愛情進度押押樂耶…牽手、接吻、愛撫跟做愛…哦嗯~」
  想也知道是哪個人在那製造天下大亂,而且還那麼突出的一腳跨在椅上,冬獅郎發出怒吼。
  
  「松、本、亂、菊!!」
  
  日番谷火山於今日下午四點十分第一次爆發,請附近民眾小心逃生,出口在教室兩側。
  冬獅郎氣得衝上前去抓人,雛森桃在後頭跟著跑,阻止他抄起傢伙往亂菊丟去。
  
  不知是哪名不知死活亦或是擁有求知、向上的學習精神,匍匐在地上往門口前進,抬起頭來問市丸銀,「老師,到底到哪壘啊?」
  「哦噢~到…接吻囉。」市丸銀有問必答。
  
  不會吧!?
  
  同學們皆定格在當場,是哪個豬頭說市丸銀手腳快的啊!?
  連噴火中的火山也杵在那,大概是……害羞吧?
  
  「朽木同學賺翻了。」亂菊撥了撥秀髮,笑著朝白哉搖搖手中錢袋。
  「松本亂菊妳還敢說…」日番谷火山二度爆發。
  
  
  「嗯…好吵…」戀次揉揉眼。
  「繼續睡吧。」撫摸愛狗似的,白哉手順著戀次的髮。
  「嗯……」
  反正天塌下來有白哉頂著,戀次繼續睡。
  
  
  
  
  
  
  猶自生著悶氣,冬獅郎坐臥在床上,遷怒地翻著漫畫。
  最後結果出來,獎金朽木白哉獨得,他很有心地充做班費──其實是戀次聽見是拿自己做標準時,氣得抓住朽木衣領要他不能拿獎金,朽木也不在意,把錢回饋給班上。
  
  市丸銀端著飲料,敲敲門板。「還在氣啊?」他覺得還蠻好玩的嘛~
  「你竟然還回答他們…」真是…
  「有何關係,挺好玩的不是嗎?」聳了聳肩,放下飲料,爬上冬獅郎的床。
  哼了聲,冬獅郎把漫畫往床頭櫃擺,順手摸啊摸的,「啊!」
  「怎啦?」趁著冬獅郎沒發現,市丸銀拿起小髮圈綁起一小束白髮。
  「……電話啦…那個地獄專線啊…」
  除了那次的車禍,冬獅郎也沒再遇到任何突發事件,或許是市丸銀下的承諾他做到了、或許是地獄使者太忙沒時間接他、或許是地獄總機小姐忘了轉告說有個小少年打了十個四、或許是…噯,有很多的或許啊。
  「欸?呃……」市丸銀神情明顯不對,聲音開始變調。
  「你知道些什麼…啊?」冬獅郎坐在市丸銀身上,拷問。「說出來我可以考慮原諒你。」
  「啊啦…據我調查…那個啊…欸嗯…是由市內打的…所以啊…哦呵呵…」市丸銀忙抓住冬獅郎雙手,避免等會失手打到他。
  
  「你瞞了我什麼啊你…市丸銀!」
  「小獅郎息怒啊──哎呦!好痛…停下啊…小獅郎…別拿頭撞我呀…」
  
  
  
  樓下廚房裡,冬獅郎媽媽聽見樓上兒子房間傳來的打鬧聲,露出個微笑搖搖頭。
  再知道十個四來電是場誤會後,總算放下心來。
  害她短少了好幾年壽命呢。
  
  洗菜洗到一半,聽見電話響起,媽媽心想樓上兩人是不會接了,便匆匆小跑步到客廳接起電話。
  「喂,這裡是日番谷…哎呀,是藍染先生啊!」
  「我不會介意的…哪裡哪裡…這地獄專線也讓冬獅郎多了個哥哥呢…」
  「好的好的,那有空再聯絡,藍染先生。」
  真的鬆了口氣啊,媽媽看著來電顯示的數字。
  
  十個四。
  
  不同心境看它,就是不同感覺呢。
  
  
  
  放下手中話筒,藍染揉揉眉心,摘下眼鏡。
  「藍染,誤會解開了嗎?」一旁京樂雖努力壓住笑容,但嘴角的上揚還是露餡了。
  「…我真沒想到會扯出這種誤會……」藍染至今仍覺得不可思議。
  
  「為什麼我們的幸福婚姻介紹所電話號碼是十個四啊你告訴我京樂春水!?」
  
  「這樣才特別嘛!」
  
  「又該死的你竟然給我打錯電話……」
  
  「因為十四郎家電話不太好背…喂喂…藍染你別拿你起最擅長的飛鏢…很危險的啊!」
  
  「今天你來當我的練習靶吧…哼哼!」
  
  
  一旁浮竹捧著熱茶,看著兩人小孩子氣的吵架,綻出笑容。
  
  縱使打錯了電話,本質還是幸福婚姻介紹所嘛。
  
  
  
  
  
  《End》
  
  後記:
  完結(鞠躬)
  若結局給你帶來了驚喜感,那我的目的就達成了
  哦呵~(樂轉)
  
  唉…邊打幸福時,也嘆阿珞功力仍需加強(蹲)
  場景氣氛營造及描寫啊…我需要你來我腦子裡(淚滾)
  
  我還在想要不要搞個十題來玩玩…
  唔嗯…要用指定嗎?(認真思考)
  還是隨便決定題目全部配對來玩呢(滾)
  
  2006年8月15日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