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市日】幸福專線、貳

  幸福專線、貳
  
  
  
  
  
  
  
  
  
  「先生…請問我兒子真的沒事嗎?」一名婦人跪坐在一旁,心急地問著座上悠閒喝著茶的男人。
  「哎哎,日番谷夫人別窮擔心,令郎不會有事的。」蓋上杯蓋,放在一旁托盤上。
  「是嗎…」拍拍胸口,她從兒子接到那通電話後,心裡就一直不安,深怕兒子會出什麼事。
  
  「不過嘛…」
  
  日番谷夫人被男人那引詞嚇得心又吊個半高,「不過?是……?」置於膝蓋上的手緊抓住了裙子。
  「為免萬一,我會找時間與令郎接觸的吶~」這樣有趣的事,怎不能去玩玩呢。「方便告訴我令郎的資料嗎?」
  「好的,我兒子就讀空座高校一年三班,身高大約一五五附近,頭髮是白色的,名字是日番谷冬獅郎。」
  「哦…這點資料就行了,日番谷夫人。」嗯…空座高校啊。
  
  
  
  
  
  
  離空座高校校門不遠處的牆邊靠著個男人,市丸銀帶著黑色墨鏡,眼來回巡視經過他身邊的同學。
  哦噢,目標出現嘍。
  
  白色,一五五左右,胸前口袋繡的名字。
  
  市丸銀若無其事地與目標物擦撞,嘴邊低聲說了句,「日番谷冬獅郎…死神來接你了。」
  
  
  
  「小白明天見唷!」那顆桃子又叫自己小白了。
  他只不過發育比時下高中生慢了點,就被叫小白,想想真冤。
  冬獅郎提著書包,打著哈欠走回家,下午的課真是無聊斃了。
  走路的時候要記得看路,不然就會像他一樣,不小心撞到人,冬獅郎方要開口道歉時,耳邊傳來的一句話讓他不由得抬起頭來。
  
  「日番谷冬獅郎…死神來接你了。」
  
  死神?
  
  
  
  「你…」這男人知道自己打過那通電話。
  「開玩笑的啦~」笑得一臉無害,市丸銀仗著身高的優勢,他拍拍下頭人的肩膀。
  「……你是誰?」
  「你確定我們要在這談話嗎?日番谷…冬獅郎。」市丸銀有趣地掃射了周圍對他指指點點的小女學生們,還朝她們輕揮手。
  「跟我來。」抓住不知名男人的手腕一路向鄰近的店家走去。
  一個小小的人影牽著大大的人影,這組合怪異了點。
  
  
  
  「麻煩給我兩杯冰咖啡。」看完MENU,點餐。
  「噯~小孩子喝咖啡對身體不好,而且冬獅郎還在發育。麻煩給我冰咖啡跟冰牛奶。」馬上更改。
  「……」有人會來咖啡店點牛奶?
  
  眼睜睜看著白色的液體送至眼前,冬獅郎無奈地咬住吸管,瞪著那喝咖啡的男人。
  可惡…「喂你咖啡給我。」說完,也沒聽見同意聲,冬獅郎搶過市丸銀喝得正開心的咖啡,倒入自己牛奶中,連攪拌棒一起劫走,順利完成咖啡牛奶。「說正經的,你……」
  
  「呦!這不是冬獅郎嗎?」
  
  又是哪個人啊…冬獅郎撫額嘆氣。
  
  「戀次,要走了喔。」
  「啊?哦!」跑來打招呼的戀次輕揉了下冬獅郎的頭。「好啦,我不打擾你們約會了,冬獅郎要早點回家啊!」班上的人都很照顧冬獅郎,戀次也不例外,大概是個頭小小的看起來像弟弟一樣吧。
  
  又把他當小孩子…冬獅郎心中憤憤想著,不過…約會?誰跟誰?
  剛要喝一口咖啡牛奶,才發現自己的杯子不知何時被移到桌子正中央,杯裡頭插了另隻吸管。
  沿著那隻吸管往上看、往上看,發現是坐在自己對面的那張臉。「你怎麼喝我的牛奶?」
  「因為小獅郎你搶了我的咖啡,所以我只好勉為其難的喝你的咖啡牛奶啦。」
  敢問現在他又多了個外號嗎?「小獅郎是什麼?」
  市丸銀手中攪拌棒攪啊攪的,「因為剛那個人叫你冬獅郎,我要改叫你小獅郎囉。」這才能彰顯他的特別性嘛。
  「請叫我日番谷,你……」說到底,冬獅郎還真不知道自己幹麻與這男人坐在這,最重要的是他還不曉得這男人的名字。
  「市丸銀,小獅郎叫我銀就行嘍。」哎哎,小獅郎的表情好可愛啊。
  「市丸先生,請問我們可以進入正題了嗎?」這男人幹麻笑得一臉狐狸樣啊?「喂你那樣笑不會累嗎?」
  「啊啦?可是我不想嚇到小獅郎吶。」
  「……算了,我幹麻跟你扯那麼多。你的目的?」直接進入正題。
  「受人之託,我來保護你唷。」真是賺到的生意呢,市丸銀大手拍拍他從稍早就想摸上的純白色。
  受人?「……我媽媽嗎?」從接到那通電話後,媽媽的行為就變的很怪,感覺就像會發生什麼事似的。
  「也難怪你不曉得,這是很久的事了,」隨手招來服務生,再點了杯冰咖啡與冰牛奶。「現在很少人信這套,但老一輩的人還是挺相信的──接到來自十個四的來電,即是收到死亡的預兆。」
  「十個四來電?不是撥十個四嗎?」
  「呵呵,一樣的吶。」朝服務生點點頭,市丸銀把咖啡倒進牛奶裡,再偷偷把吸管掉換過來。
  「吶,小獅郎。」眼見冬獅郎不察地喝了幾口,市丸銀倒三角型尾巴搖啊搖的。
  「啊?」為什麼他得要用這怪姿勢跟他喝飲料啊…
  「我說啊…我們這個樣子從窗戶外看起來就像情侶在約會吶。」
  什麼跟他約會啊,「你是不是腦子燒掉了,而且我說了,叫我日番谷。」
  「還有小獅郎…你現在含的吸管是、我、的、唷~」像是怕對方聽不清楚,市丸銀特意放慢速度。
  
  誰來阻止他現在拿咖啡牛奶往這男人臉上潑啊!
  
  「我要回家了!」選擇跟這男人談話是他活了十五個年頭做過最錯誤的事。
  「那麼快啊,」眼看著冬獅郎已經走出店門,市丸銀匆匆付了帳追了出去。「惹你生氣了嗎?小獅郎~」
  行人穿越標誌是紅燈,跨步的腳停下,冬獅郎轉身對著市丸銀,「你跟著我幹麻?我現在不是好好站在你面前沒有事,你可以回去了。」
  綠燈了,冬獅郎剛要過馬路,卻被後頭市丸銀一把抓住那細小的手腕,擁入懷中。「……不要看,小獅郎。」
  「你搞什──」冬獅郎未說完的話,被汽車緊急煞車不急撞至物體的聲音嚇得打住。「怎麼了…市丸銀你放開我…」
  「小獅郎…」市丸銀無奈的鬆開手。
  
  冬獅郎駭於路口的慘況,硬闖紅燈的汽車駕使煞車不急撞上路人,路面那觸目驚心的血跡,躺在血泊中,被撞的路人身體幾乎稀爛,民眾中有人見狀忍不住放聲尖叫。
  他是緊抓住市丸銀才不至於讓身子滑落。
  要是他剛剛衝出去,現在躺在路中央的會是他。
  要是他剛剛沒被抱住,現在當場死亡的會是他。
  
  「市、市丸銀你…」他剛剛就知道會發生這種事嗎?
  「先回你家再說吧。」
  
  
  
  
  
  《待續》
  
  後記:
  夭壽啊,誰來阻止我為什麼還有中啊OTZ
  本來想兩篇完結,但敲一敲卻又打住…因為我想睡了(被打)
  其實我還在猶豫走向,最後是要搞笑掉還是怎樣…藍染大人的定位也還沒決定。
  若沒錯他就是核心(惡搞核心=ˇ=),若有錯的他還是核心(至始至終的魔王核心)
  難道會變成地獄使者銀抓著小獅郎回去交差但沒想到愛上小獅郎所以不忍心便自我犧牲換取小獅郎的生命然後小獅郎傷心之下也跟著殉情的芭樂劇嗎!?
  ──喂,這不是幸福專線嗎?
  沒錯,所以老娘怎麼可能打悲文OˇO
  要悲也悲不出來,老娘會說我在跟我老爸哭訴(請自行翻譯某句台語)
  
  剛還在看銀魂,阿妙姐姐的格鬥內褲=ˇ=
  沖田樣你老實說,你丟內褲給土方是不是怕他亂來,暗示他什麼啊!?
  還是其實……那是你穿過的內──(被毆死)
  
  2006年8月12日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