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市日】月亮上的小獅子

  月亮上的小獅子
  
  
  
  
  
  
  
  
  
  
  很久、很久以前…
  在西方的森林中,有隻小小、混身白銀色的小獅子。
  小獅子脾氣非常固執,明明年紀小小的,但那氣勢卻如成年獅子,還有超過的趨勢呢。
  
  有一天,小獅子聽了其他同伴說森林外的世界很大、很美,小獅子一心嚮往著那片藍天下的大地。
  小獅子無法被困在這森林裡,會悶死的。
  於是,小獅子趁著同伴們不注意,偷偷跑出隊伍。
  
  
  越到森林出口,小獅子便越興奮,終於要到人類的世界了。
  一分心,便沒發現地面那有一點兒高度的繩子。
  那是陷阱,獵人設下的。
  小獅子一再地掙扎,但還是被網子給包住,在半空中晃啊晃的。
  
  就要這樣死去了嗎?
  小獅子努力揮著前支想掙破細網。
  
  「哎呀呀…看我抓到什麼了呢?」
  小獅子尋著聲音源處,發現是同伴口中的人類。
  那個人類走近,小獅子不悅地朝他怒吼,發洩此刻被抓的憤恨。
  
  「真兇吶…不過……」
  人類說著說著便掏出小刀,小獅子顫了一下,但意識到自己是不能屈服的,再一次嘶吼。
  出乎小獅子預料,那個人類不是要扒皮,也不是要啃骨吃肉喝血,人類一刀刀一下去,網子一絲絲地斷裂。
  不一會,小獅子便在人類懷抱中。
  
  「跟我一樣的顏色呢…小小隻就殺了你有點兒可惜呢。」
  人類完全忘了自己抱著的是兇猛的獅子,指尖輕點小獅子鼻頭。
  這個人類沒殺小獅子,反而把小獅子放在地面上提醒著。
  「小笨蛋,今天是你遇上了我唷,不然遇上藍染你會被抓回去加菜呢。」
  
  那你呢?抓我回去會幹什麼?
  小獅子不能講話,只能低吼著。
  
  「呵呵呵…聽人說有白鶴報恩還有那隻小白蛇…小獅子你也會嗎?」
  人類戳著小獅子,支頤看著。
  「哎呀…我都忘了自我介紹,我是銀。我的髮色跟小獅子你的毛色是一樣的唷。」
  那個叫銀的人類指著他自己的毛對小獅子說明。
  
  「銀──」

  豎起雙耳,小獅子發現還有另外一個人類存在。
  「啊…我得回去嘍,小獅子,再見啦。」
  小獅子看著那叫銀的人慢慢離開視線,本想追過去,但又怕被另個人類抓住,便定足看著銀的背影…一點一點,慢慢消失。
  
  
  
  「嗯…然後呢?」冬獅郎思考著,批改的手也沒停下。
  「然後啊…」市丸銀坐在窗檯,撐頭看著忙碌的人,嘆口氣。「然後小獅子長大後便化成一個小男孩到銀家報恩,幾日後替他射下九個太陽,但又吃了仙藥飛上月亮,跟兔子作伴啦。」
  「哦……」皺眉看著,冬獅郎一心一意在桌上的公文,沒發現市丸銀的故事狗屁不通。
  「冬─獅─郎─」
  停筆,被喚的人抬起頭看著窗邊的男人。「所以你到底想說什麼?」
  「我講故事你又不聽。」市丸銀從袖裡摸出個柿子。
  「……我又不是小孩子,聽什麼故事。」沾墨,繼續奮鬥。
  「難得今天過節嘛~聽個故事也好啊…那個中國的神話故事都很有趣耶。」市丸銀是說書說上癮了。
  「我可沒聽過有什麼小獅子的故事。」當他白痴也不是這種當法吧。
  「哦呵呵…這可是現世什麼迪士的故事耶…叫獅子王的唷。」啃完柿子,蒂頭往窗外一丟。
  「你直接挑明講吧。」認命的放下筆,冬獅郎再一次決定要扣留松本薪資。
  「那,我們去賞月吧!」也不管冬獅郎有沒答應,市丸銀直接抱起他躍上屋頂。
  人搶了就他贏嘍。
  
  「市丸銀你我放下來!」
  
  
  
  「屍魂界的月亮也很漂亮呢。」
  「不都一樣。」管他現世還屍魂界,月亮不都長一個樣?
  「呵呵呵……」市丸銀無意識地笑出聲。
  「怪人…」奇怪的看了旁邊人一眼,冬獅郎咬著據說叫月餅的東西。
  
  「吶…小獅郎啊…我不在你會怎辦?」
  「不怎麼辦。」喝口熱茶。
  「真小氣。」
  「好說好說。」冬獅郎塞個月餅給市丸銀。「如你說的,賞月。」
  
  
  
  
  
  
  如今想來,其實還是有跡可尋的…他要離開。
  那不過是暴風雨前的寧靜。
  
  難得到現世出公務,冬獅郎雙臂枕著頭,凝望天上月亮。
  跟那一天一樣…還是那麼圓……
  
  突來感到不悅,他記得市丸銀說的那故事…也不過反叛前幾年的事,死神幾百年都過了,一兩年算不了什麼。
  他說了什麼?小獅子吃了仙藥飛上月亮跟兔子作伴是吧?
  明明是他亂扯的,冬獅郎卻覺得還真對了。
  不過你說錯了,市丸銀…小獅子沒跟兔子作伴,是跟……算了。
  冬獅郎打定了夜宿他家屋頂主意,一翻身,閉起眼入睡。
  
  小笨蛋……
  會著涼的……
  
  「唔…嗯……」冬獅郎迷迷糊糊中,像似回到那人還在時,松本溜了剩他一人批公文,偶爾會不小心睡著。
  總會有個白色隊長外掛披在自己身上,搞得他醒了還要跑一趟三番歸還。
  說他笨,到底…誰才是……「笨蛋!」笨蛋市丸銀。
  
  嘻嘻…
  小獅郎…
  
  
  
  早晨刺眼的光線直射冬獅郎沉睡的小臉,雙眼瞇成一個細縫,不太甘願地伸伸懶腰,「哈…嗯──」冬獅郎揉揉眼,依然有點迷茫,這裡是……啊,他在現世。
  鼻子嗅嗅,發現除了清新的空氣外還有股熟悉的味道,眼角入目,一個橘紅的物體吸引了冬獅郎的注意。「…柿……」
  驚愕起身,望望四周,閉起眼補捉靈絡。「該死!」柿子…一定是市丸銀。
  原來昨晚不是夢…市丸銀真的來過。「天……」疏忽了,最近虛界沒任何動作,一到現世便降了警覺性。
  拿起柿子,黑色袖子輕輕擦拭後,咬了一小口,淡淡的香氣薰入心。
  他身上總是會伴隨這種味道…
  吃完的綠色蒂頭隨便一丟,冬獅郎舔舔沾了汁液的手指,盤腿呆坐對著天空發愣。
  
  市丸銀,小獅子沒跟兔子作伴……是跟寂寞作伴。
  
  
  
  屋簷下,一隻手接住了落下的蒂頭,拿到面前把玩著。
  嘴角無奈的苦笑。
  
  
  
  
  
  《End》
  
  後記:
  雖只有兩千多字=ˇ=
  但重要的是心意啊!
  
  結果,本來以為取消的兩日遊還是成行了。
  累死我了…昨天一回到家身體奇怪的開始發熱OTZ
  所幸今天起床就沒什麼事(滾)
  
  2006年10月8日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