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市日】這種顏色啊…

【死神・市日】這種顏色啊…

  這種顏色啊…
  
  
  
  
  
  
  
  
  
  冬獅郎身子掛在欄杆上,眼兒望著下頭來來去去的學生。
  他在等人。
  
  什麼時候開始的,大概就被那個變態纏上的那天吧。
  只要有冬獅郎出現的地方,必會出現市丸銀。
  他想跑也跑不了,因為總是會被市丸銀抱在懷裡,動彈不得。
  
  其實,是他根本沒想過要掙脫吧。
  冬獅郎曉得,市丸銀根本就是以看自己掙扎為樂,那不如當被隻無尾熊抱住就好。
  然後再暗中偷打幾下,以消自己心頭之怨──雖然市丸銀會說打是情、罵是愛。
  
  一如現在。
  
  
  小獅郎依舊是小獅郎呢。市丸銀那欠扁的聲音在冬獅郎上方響起。
  哼,市丸銀你也是依然那麼愛抱人。嘴上不饒人,身子倒是挺自然的傾向後方。
  
  呵呵,小獅郎還是這麼一丁點呢。市丸銀下巴蹭了蹭白髮,手順便移來移去吃豆腐。
  
  一、丁、點?
  
  好歹我也有一五五了,別再說什麼小不小的。冬獅郎覺得他的身高是被市丸銀的小小小叫矮的。
  當初連豎起的白髮也摸不上市丸銀的腰部,現在他可是能直接用拳頭揍人了。
  不過馬上又會被另隻大掌包裹住自己的拳頭。
  
  小獅郎就是小小的才可愛嘛。
  市丸銀早就摸清楚冬獅郎,只要不出拳出腳的,所有的反駁言詞在他耳中聽起來一律是撒嬌。
  小獅郎脫掉高中生的身份,是個可愛的小孩呢。所以市丸銀不怕死的繼續說。
  
  別說我可愛,我十四歲了。
  冬獅郎再一次提醒市丸銀自己的年齡,雖一如往常的沒用。
  
  十四歲還是很可愛呀,看看這白嫩嫩的皮膚,可是連亂菊都沒有的唷。
  捏捏口中白嫩嫩皮膚的臉頰,市丸銀愛死了這觸感。
  
  習慣性地皺眉頭,冬獅郎厭惡極了,每次市丸銀總是有意無意會提到松本。
  他可不承認他是在嫉妒,只是怕朋友被這變態染指而已。
  
  又皺眉頭,小獅郎不適合這表情唷。市丸銀伸手輕碰冬獅郎的眉頭。
  別碰我。冬獅郎又皺起剛被舒緩的眉頭。
  
  小獅郎在我面前不要戴上面具嘛。市丸銀口中帶著淡淡的無奈。
  難道他還不夠冬獅郎卸下自己的心防嗎?
  
  市丸銀語氣中隱含的失落,冬獅郎心慌了下。
  他生氣了?
  不擅長處理這種情況,冬獅郎握緊拳低頭不語。
  
  又來了,小獅郎總是把事憋在心裡。
  心疼地攤開冬獅郎的手,指腹揉著剛被指甲刻下的痕跡。
  
  市丸銀多希望冬獅郎的心就如手一樣,能被他打開。
  
  
  我…我不喜歡……
  只能吶吶擠出這句話。
  總是這樣,市丸銀都是這樣容著自己任性,他像個小孩子似的。
  
  小獅郎只要在我懷裡當個會撒嬌的小獅郎就好囉。
  市丸銀執起冬獅郎的手輕吻了下手背。
  
  慢慢轉移,輕吻像主人一樣豎直的白髮,轉個身,小獅郎的眉、小獅郎的眼、小獅郎的鼻…
  小獅郎的嘴。
  
  只是閉上眼睛,冬獅郎任由他在臉上落下許多細吻。
  市丸銀總是索取的那人,而自己不反抗也不主動。
  
  市丸銀…抓著未成年少年做這種事可是犯法的。
  在他解開自己制服釦子,吻上形狀優美的鎖骨時,冬獅郎淡淡提醒。
  
  動作停了下,市丸銀抬眼,血紅濺至淡綠。
  我會適可而止的,我也未成年不是嗎?冬獅郎。
  也只有這時候市丸銀才會正常叫他名字,冬獅郎心頭頗無力。
  
  對了…冬獅郎,當初那個問題如何呀?
  市丸銀手動著,嘴也沒落個清閒。
  
  什…麼問題?
  市丸銀指尖碰觸到胸前在空氣中挺立的粉紅時,冬獅郎身子抖了下,手稍抓緊了身上人的衣服。
  
  就是我們交往時的那個問題啊…
  含住小巧可愛的粉紅,讓他在市丸銀口中綻放。
  
  嗯……
  那個問題啊…
  
  
  
  
  
  「你到底要跟我到什麼時候?」停足,冬獅郎轉身直視一直走在他後方的市丸銀。
  怎麼搞的?
  一整天下來除了上課時間,都能看見這如背後靈存在的人。
  上次被踹倒在地上還不夠,這次是準備被他一腳直接踹到奈良河去當遊魂嗎?
  
  「呵呵…小獅郎沒看我,怎麼知道我跟著你呢,我只是順路而已。」答非所問。
  忍無可忍,冬獅郎簡直想衝到垃圾場旁把這個人丟進火爐裡燒個精光。
  跟垃圾作伴吧他!
  
  深吸一口氣,「你到底想怎樣?」已經有很多人注意他們兩個了,都要怪那個變態太引人注目了。
  眼睛掃視了周圍看好戲的學生,市丸銀的狐狸笑容更甚。「小獅郎怎麼能這樣說呢…上次的那一腿還不夠讓我們了解彼此嗎?」還刻意加重那一腿三個字。
  如市丸銀所預料,周圍此起彼落的驚嘆聲後,緊接的是對他口中「那一腿」的好奇。
  畢竟這是繼上次的主人馴服野狗,可讓人期待的狐狸大戰小白獅。
  
  冬獅郎後悔了,他果然該多踹幾下才不會對不起自己。「那你到底想幹麻?」只想趕快解決了事的他也沒發現到其他人傳來的曖昧眼光。
  兩人的一言一語多麼地引人遐思啊。
  
  市丸銀覺得是時候了,「我還想多吻你幾次呢。」媲美原子彈威力的話。
  原來不是狐狸大戰小白獅,是夫妻吵假啊。周圍再度發出驚嘆聲。
  
  看來媲美原子彈威力的話,其殺傷力很完整的呈現在冬獅郎的臉上。
  一陣青一陣白,最後轉成黑。
  冬獅郎還可悲的發現,連挽救都救不回了,他的名聲。
  「你,給我過來!」氣炸地往無人的物理教室走去。
  「哎呀~老婆在叫我了,大家失陪了。」帶著滿臉的笑意尾隨而上,小獅郎剛的變臉真有趣呢。
  前頭的人聽見市丸銀說的話還轉頭瞪了一眼。
  
  
  
  氣死人了氣死人了!
  什麼老婆啊,他的一世英名都毀了。
  碰的一聲關上門,冬獅郎確定沒閒雜人等偷窺後,企圖用眼睛殺死那依然笑的像隻狐狸的市丸銀。
  「小獅郎別那樣看我,我會把持不住的。」想在他身上瞪出個窟窿嗎?先回去修練個幾年再來吧,呵呵。
  
  「我再問一次,你到底想幹麻?」要是他再亂回答,這次考慮從窗口丟下去。
  「火氣怎麼這麼大呢,小獅郎果然還是個小孩子。」
  市丸銀的一句話,澆熄了冬獅郎的怒火。
  沒錯…
  冬獅郎很成熟,可是在變態面前卻顯得他幼稚。
  冬獅郎夠理智,但在變態面前殘存的只有不能夠控制的感情。
  冬獅郎是聰明,可惜的是,在變態面前這些聰明半點用都沒有。
  無奈,真的很無奈。
  
  「好嘍,不玩了。」市丸銀攤攤手。
  捉到他話中的漏洞,冬獅郎的怒火再升起。「哼,之前都是在玩我是吧?」他已經搞不清楚他氣的是什麼了。
  是因為他只是在玩弄他?
  「我可是很認真的玩呢。」趁著冬獅郎扭過頭,市丸銀走向前去抱住他。
  
  「跟我交往吧,冬獅郎。」空蕩蕩的教室內,市丸銀的話反覆在冬獅郎耳邊迴響。
  
  不予以正面回答,冬獅郎也很認真的問,「你發燒了嗎?」
  「……我很認真呀,冬獅郎。」是平常形象太差了嗎?難得他還正經的叫了小獅郎名字呢。
  被抱在懷裡的冬獅郎悶聲回應,「就是因為你太認真了才奇怪…」
  「好吧,都可以啦。答案?」指頭捲著白色。
  哎呀呀…他市丸銀也會緊張呢,不禁為了自己的心跳露出個苦笑。
  
  「憑什麼?憑什麼要我跟你交往?」無緣無故被人告白的情況,市丸銀不是頭一個。
  但一個男人對自己有興趣他市丸銀倒是頭一個。
  「憑什麼啊…不曉得耶,可是我就是想把小獅郎抱在懷裡愛、捧在手裡疼,若這種心情就是喜歡的話,那我喜歡冬獅郎。」市丸銀還是市丸銀,告個白依舊是那調調。
  「可是我不喜歡你。」冬獅郎很乾脆地擊出一擊必殺,不喜歡就是不喜歡。
  「呵呵,那也沒關係,只要留一點點的空間與時間給我就好,小獅郎會喜歡上我的。」有他市丸銀全天候侍在一旁就不信……哼哼。
  小小的手臂,環住市丸銀。「確定是一點點的空間與時間嗎……」若是,他日番谷冬獅郎就跟他姓。
  「小獅郎是答應了唷。」
  冬獅郎只是應付地咕噥了聲,反正他也很好奇變態的人體構造及心理特徵,而且為了廣大人群著想,這種變態還是自己慢慢研究的好,以免變態去污染社會。
  
  「市丸銀…你能改變我多少……?」
  「小獅郎為我而變啊…可是我還是喜歡愛踢我的小獅郎呢。」
  果然變態都有被虐傾向。「……我問你…」
  抱著冬獅郎坐在椅子上,讓他靠在自己懷中。「嗯?小獅郎有什麼問題?」
  「你會把我染成什麼顏色?」聽著胸口的心跳聲,冬獅郎難得安靜地不反抗。
  「咦?」愣住,思考了會,「顏色啊……小獅郎抬頭。」
  冬獅郎好奇地抬起頭,看看市丸銀想玩什麼把戲。「幹麻?」
  「紅配綠,狗臭屁。」血紅的雙瞳盯著冬獅郎,神情很認真,可是仍不忘耍嘴皮子。
  「……你還是當我沒問好了。」決定視而不見。
  「真過份吶,小獅郎。」
  「吵死了你。」
  「嫌我吵就用嘴堵住……」
  驚訝的紅瞳眨了眨,深深望進淡綠。
  「……沒意見了吧你。」
  「小獅郎好主動啊。」
  「……上課了叫我。」
  
  吶,小獅郎。
  不如等到未來我們再來揭曉答案吧。
  
  
  
  
  
  小獅郎覺得現在自己是什麼顏色呢?
  解開皮帶的手,緩緩在褲襠處撫摸。另一手抵在冬獅郎頭頂上,市丸銀欣賞著身下人兒的表情。
  
  輕掩住嘴,不讓呻吟聲溢出。
  冬獅郎眨眨泛著情慾的淡綠眸,看著市丸銀似笑非笑,心中突然有股氣。
  雙手扣住市丸銀的頭顱往下壓,雙唇貼合。
  不認輸的回應市丸銀,把第一次被強吻的仇一併報完。
  
  小獅郎好主動啊。
  市丸銀意猶未盡地舔舔嘴唇,隨後低下頭舔掉冬獅郎嘴邊來不及吞咽的律液。
  
  我總算知道你把我染成什麼顏色…嗯……
  手抓緊市丸銀衣服,輕啟口喘息。
  
  哦?什麼顏色?
  已經拉下拉鏈,手馬上潛進去。
  
  黃色…你把我染成黃的…你這個死變態……
  奮力吼出,其衝擊性才夠,不過可惜的是冬獅郎稚嫩被掌握住,此句話只能當為前戲時的撒嬌。
  
  呵呵…
  市丸銀不負責任的笑聲。
  
  笨蛋…銀……
  小獅郎叫我名字呢…
  我覺得你該…改為市丸…呃、嗯…淫…
  真過份吶,小獅郎…
  
  
  
  
  
  《End》
  
  後記:
  小獅郎的話是我的心聲(喂)
  然後小獅郎數次打成……小溼郎(被打死)
  繼獅因後…(茶)
  
  2006年7月16日

Comments
Share
王各

搭訕歡淫 一生明願廚 史姚一生一起走,哪些姿勢沒試過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