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戀次生日賀文】赤犬報恩

  赤犬報恩
  
  
  
  
  
  
  
  
  
  
  眼前赤紅色的,疑似是有人飼養的家犬一直盯著手上的狗糧,朽木白哉想裝不知道還真是難啊。「千本櫻,你的份回家再給你吧。」輕輕撫摸愛犬的頭,轉而把盛裝的狗糧放在不知名赤犬嘴前,看牠搖著尾巴吃了起來。
  名喚千本櫻的黑色雪納瑞似乎也懂得主人的意思,鼻頭輕輕哼了一聲撇過頭繼續沐浴在午後的陽光下。
  悠閒,這就是朽木白哉的生活。只是一個沒沒無聞的小作家,也沒有編輯來催稿,頂多良心來了坐到電腦前熬個幾天,其餘時間便是溜溜狗兒,或是泡在書房一整天。
  
  不遠處傳來幾聲呼喚聲,朽木白哉也不以為然,只是那本吃著狗糧的狗兒突地豎起雙耳,抬頭朝白哉吠了幾聲後便轉身跑開,千本櫻才緩慢起身接替赤犬繼續把狗糧吃完。看著自家愛犬以人類角度來看也很優雅的吃相,白哉不禁好奇剛才的赤犬主人是哪位,瞇眼望向牠離開的方向,不過也只能隱約看見模糊的一人一犬影子。
  
  「回家吧,千本櫻。」
  
  
  
  
  
  
  ※
  
  
  
  「感謝朽木大神啊!」編輯抹去眼角的淚,感動地看著手中剛出爐的文稿。
  喝口茶稍作休息,白哉納悶地看著編輯感動的神情,心想原來出版社這麼缺稿子啊,那這樣兩個月後再交上一次好了。
  
  「對了,朽木先生,外頭那隻也是你養的狗啊。」編輯欲離開前留給了白哉這樣一段話。
  
  似乎,愛犬還在客廳睡回籠覺。
  白哉穿上拖鞋走出家門便見上次那隻赤犬坐在門口搖著尾巴,拍拍牠的頭。「要進來吃午餐嗎?」赤犬宏亮的一聲吠叫回應。
  
  ※
  
  扒扒頭髮,戀次傷腦筋地掀開垃圾桶蓋子,「也沒在這…怪了,蛇尾丸是跑哪去了…」那隻狗三不五時就亂跑,到底誰是主人啊。
  
  「阿散井先生?」出聲的是公園的常客。「我剛看見你家的蛇尾丸往朽木先生家跑去啦。」這區的人都曉得朽木先生,畢竟是那麼高雅的一個人,看見了也賞心悅目。
  「朽木又是哪根蔥?」阿散井這會又陷入了另外一個傷腦筋,蛇尾丸不會又惹出什麼事了吧。
  「就這裡直走,第二個轉角左轉再直走,最顯目的那棟白色建築物就是了。」
  「哦謝啦!」
  
  
  
  「這不是哪根蔥…是哪來的有錢人。」戀次咋舌地望著這五層樓高的白色建築物,聽起來像是獨居的人住哪需要住到五樓,說是五坪還差不多。
  
  「不要搶,見者有份。」低低的嗓音從圍牆內飄出,戀次看那其實也不高的圍牆,活動活動身子,助跑一躍便攀上,赤犬看見熟悉的主人,輕咬住白哉衣角。「怎麼了嗎?」白哉不解地抬頭,只見一個陌生人掛在自家圍牆上。
  「呃…你好…我是阿散井戀次…」糟糕他是來找自家的狗怎麼搞得像是小偷。
  比對比對身旁的赤犬,白哉像是領悟了什麼。「阿散井先生,要一起吃午餐嗎?」
  
  ※
  
  「不好意思,我家蛇尾丸給你添了麻煩。」壓下蛇尾丸那帶著無辜表情的頭,戀次不管三七二十一,先道歉再說。「蛇尾丸並沒做什麼需要你道歉的事。」放下一碗泡麵,白哉再送上一杯白開水。
  「哦…」午餐是指這個嗎?戀次搔搔髮鬢。「那個…朽木先生,吃泡麵不太好…不然我簡單煮幾樣菜算是感謝你照顧我家蛇尾丸吧!」
  剛要動手的身子一頓,放下筷子。「那就麻煩了。」
  
  
  
  「我開動了。」合掌,白哉拿起筷子,對面的戀次則張眼望著。
  「如何如何?」戀次興奮地問。「……好吃。」點點頭,白哉不吝嗇給予回應,而且是真的好吃。
  「哈哈!其實我本來想做廚師,不過最後想想還是做個上班族好了。」看來自己手藝還是沒生繡嘛。
  「你的職業是……?」戀次盛了碗味噌湯,順手接過。「啊…我是出版社的編輯啦…」戀次看白哉這麼瘦弱,忍不住就挾了一堆菜肉給他。
  「我是作家。」慢條斯理地解決碗中飯菜,也不在乎戀次的手定格在半空中。
  「作家啊……朽木?朽木白哉!?」不會吧?
  「嗯…據我了解應該是沒有第二個朽木白哉。」刀工真好…挾著薄如蟬翼的白蘿蔔片在半空中晃了晃。
  「我可以請你簽名嗎?」沒想到傳說中的朽木白哉就坐在自己對面,戀次很是雀躍,自己負責的領域剛好不是在這,一直想會會他。
  皺眉,「我只是小作家,你小題大作了。」
  你若要是小作家那我不就在垃圾場生活了……戀次突然想起負責的葉田小姐曾說朽木性格怪異,單純的以為自己是個名不見經傳的小作家,看來是真的了。
  「對了我可以請你到我家當管家嗎?」白哉咬下一塊生魚片後突然說。
  「嘎?」
  
  ※
  
  雖然很莫名其妙地當了管家,不過戀次倒也自得其樂,反正就下班後經過朽木宅順便煮頓晚餐,而且還可以跟心目中(雖然形象有點破滅)的大作家聊聊天,是份不錯的差事。
  不過他再一次確定朽木白哉是生活白痴!
  
  「呃…朽木先生,請問你要把碗拿去哪?」
  「不是要拿去洗?」
  「……那你為何要放進洗衣機?」
  
  
  
  「白哉。」
  「嗯?」
  「要看書前先通知我,我怕你被書本淹沒。」
  「……」
  
  
  
  「你現在又是在幹麻?」
  「取暖。」
  「……混帳你手別摸進來!」
  
  貼在地板上的頭輕抬,蛇尾丸似乎不太能理解為什麼兩位主人要窩在被爐裡還舔來舔去,只見千本櫻鼻頭輕摩擦蛇尾丸後,搖著尾巴準備另尋他處午憩,打了個呵欠蛇尾丸跟了上去。
  
  
  
  
  
  …END
  
  後記:
  好久沒寫白戀了,就開始亂來(囧)
  一定可以發現這邊的白哉…說句實話就是AHO XD
  難得戀次生日,偶爾就來個純(蠢)到不行的白哉吧──抱著這想法而寫下的文(囧)
  生活白痴的白哉想想好像還蠻可愛的XD
  
  2007/08/31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