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的錯誤
  
  
  
  
  
  
  
  
  
  
  巴不得自己不要那麼重情重義。
  ──這是前一小時,難兄難弟黑崎一護與檜佐木修兵各搭著自己一邊肩膀說「今晚就拜託你啦,明天請你吃雕魚燒」時,阿散井戀次心中瞬間閃過的想法。
  
  「有異性沒人性的好兄弟……哼。」好兄弟三字,戀次是咬牙切齒擠出來的。
  誰不知道一個是要跟親親女朋友去約會,另一個也是要跟甜蜜愛人去吃頓浪漫的燭光晚餐──天殺的為什麼他就要幫那兩個王八蛋代班啊!?
  「還連代兩班……」都怪自己,輸給了雕魚燒的魅力…下次不榨他們個回本他就不性阿散井!
  
  戀次窮極無聊的拿著手電筒亂照,也不怕照到什麼東西,三更半夜的一個人巡邏實在是……很無聊,偶爾也才兩三隻小貓從自己身邊晃過去。
  ──是的,在巡邏,可別以為他是樑上君子,他阿散井戀次可是上有父母下有弟妹的好青年啊,就可惜目前還是小小的派出所警員。
  
  悶得發慌的戀次,乾脆停下腳步立在街旁的販賣機前,投錢買了罐咖啡。
  啵地一聲拉開拉環,豪邁的往自己口裡灌,再豪邁的噴出來,「唔噁…好苦……」擦擦嘴角,看著咖啡罐上的包裝──百分百純黑咖啡,噢噴死他,哪個沒道德的在路邊賣黑咖啡啊!?
  「一點都不大眾口味啊這個…」說歸說,戀次還是捏著鼻子灌下喉,他可是擁有勤儉美德的人,不能浪費任何食物,尤其還是花錢買來的。
  一口氣灌完,那黑咖啡惹得他張嘴像隻狗兒般的猛哈氣,意圖散去滿嘴的苦味。空咖啡罐朝著一旁垃圾桶練習空投,靠著牆壁,抬頭看著夜空掛著的星鑽與那像塊大餅的月亮發愣。
  還是那麼漂亮啊……
  
  「有空開車送我回家吧。」
  
  ──靠他發誓這是他活了二十五年聽過最爛的搭訕方法!
  
  
  
  手電筒往聲源方向晃了晃,戀次無奈的走向前──八成又是哪個喝醉酒的糟老頭以為市民的好朋友、警察先生是萬能還不找錢的,管他抓漏還是換水龍頭或通水管都會的主婦型超人。
  「先生啊,我說──嚇!」彎下身靠進窗口朝車內一看…該死的裡頭哪有什麼糟老頭,架駛座上只有一個黑髮柔順束起垂落在肩上,靠著車門,雙眼戲謔地朝著自己看的俊美男人,街旁微弱的燈光映在男人玉雕般的面容上,戀次不由得傻愣住。
  
  「怎麼?失『聲』了?」一語雙關的問句,男人嘴角是嘲諷的笑容。
  
  還屍體勒,失身──戀次忍住揍那張臉的欲望,好生好氣的詢問,「這位先生,我還要巡邏,看你也不像喝醉酒的樣子…」靠根本是拿他耍好玩的一隻豬而已。「用不著我開車送你吧?」
  
  「哦?」男人挑挑短眉,開起車內的小燈,掃視車窗旁的警察,那雙因燈光刺眼而微瞇起的紅瞳,黑色刺青的眉骨起了皺痕,似乎讓這不良警察看起更加……美味。
  
  視線落在男人舔著上唇的舌頭,看那粉紅的舌頭縮回去,戀次也禁不住嚥嚥口水,有點慌亂的找個話題,「先、先生,你沒事就快離開…最近幾天這附近有變態殺人犯襲擊大學生,鬧得很大……欸?」習慣了燈光,戀次率先注意到的就是男人襯衫前襟一大塊的紅色血跡,眨眨眼確認自己沒眼睛花到把紅色看成黃色,戀次把剛出口的話與眼前帶著血跡的男人串在一起──不會吧!?
  「你、你、你──」你了半天,也你不出什麼,戀次腦裡佔滿了變態殺人犯五字。
  
  男人橫過中間的阻隔,一把抓住不良警察衣領口,覆上那張囉嗦一堆的嘴,趁他不注意舌頭便竄了進去,像玩遊戲般的舌尖滑過每個牙關,輕輕舔過牙齦,捲起那依然還處在震驚中回復不能的人的舌頭。空閒的手摘下警帽往車裡丟,注意到紅色腦袋上的馬尾,解下繩子,黑瞳著迷地看著那似血的紅髮如瀑布般洩下。
  
  戀次反抗不能之下,只好力扯男人的黑髮,如願得到解脫後,趕忙拿起腰間的無線電要搬救兵,但車內男人猛然打開車門的後果就是戀次一個不注意被撞倒在地上。
  「靠我的屁股…」啊!無、無線電!戀次著急地四處張望。
  
  不良警察還在找他的無線電,男人眼一瞄便把手上東西往後一丟,無線電壽終正寢。「你應該先擔心你的貞操。」一把拉起跌坐在地上的人,拽著往小巷子裡去。
  
  等戀次回過神,才想到應該先逃命才對──前提是褲頭沒被解開,男人最重要也最敏感的地方沒被壓在身上的人握著的話。
  「啊、不…放開…」
  
  「說的跟做的不一樣。」明明背上的雙手抓皺了自己的襯衫,哪來的放開可言。
  兩人緊貼的慾望互相磨蹭,不時變換角度尋求快樂。手搓揉著戀次敏感的根部,修剪整齊的指尖從底部輕刮直至溝環,惡質地打繞,引起戀次身子狠狠一震,男人滿意的勾起嘴角。
  
  「嗯…哼、混帳…變態、呃呀!」才剛罵完,慾望被緊握住,戀次吃痛的本想抬腿踢向男人,卻又讓突來的快感佔滿了腦袋,雙腿不禁無力,雙臂緊攀住男人頸子。
  「哈啊…啊、不要再…唔嗯、呀…」輕微的顫抖,戀次忍不住扭腰,似逃離又像迎合,害怕席捲而來的愉悅感,害怕自己會沉溺在肉慾中。
  
  「會給你的…」加快手上的速度,男人俊美的面孔添上情慾,更顯邪魅。埋首在戀次頸窩間,低沉沙啞的嗓音喃語,「我會讓你看見天堂,嗯?」
  
  十指胡亂抓著,差點連薄薄的襯衫都要被抓破,戀次繃緊身子,狂甩頭發出連自己都不置信的嬌吟聲,「啊、啊…白、嗯…白哉…啊啊──」達到最頂點,戀次終究忍不住喚出男人名諱。
  
  「…戀次…」手上是兩人發洩後的液體,白哉隨意地抹上自己衣服,擁住戀次靠著牆壁稍作休息。「喜歡這樣嗎?」
  
  「你這隻豬…」有氣無力的回話,戀次覺得奇怪,明明彼此都有發洩,為什麼他就特別累?
  
  「我可不在意地點。」含住戀次耳垂啃咬,雙手也開始不安份的滑動。
  反正他朽木白哉天天上報,也不差這一次…何況打野戰除了提供勁爆頭條外還別有樂趣。
  
  「住、住手啊混帳!」深怕白哉真的做完全套,戀次兩手使力推開他。「你、你、你…」
  
  「又你你你?」雖被推開,但下身卻還是緊緊相貼,白哉惡意地動了下,果然聽見戀次壓抑下的喘氣聲。
  
  「拜託你…別在這發情啦!」有點緊張的朝巷口一看,戀次可沒興趣成為觀賞物。
  雖然是夜半時間,但這裡還是有人走動…不過似乎沒人會去在意小巷裡剛才發生什麼事。
  
  「偶爾回憶第一次相遇,也不錯。」替戀次整理好衣服,並隨意地拉好自己皺掉的襯衫。
  當然了,第一次相遇並沒有後頭拐進巷子裡這段。
  
  扯了下白哉的頭髮,戀次無言的反駁──別再提醒他好嗎。
  「請問朽木先生今天這塊血跡又是怎麼來的?」瞪著那塊被染紅的地方,戀次再度怨怪起自己的多疑,當初怎麼會把朽木白哉認作是變態殺人犯,害他搞了個大烏龍。
  得罪了朽木誰都保不了他,想當年報紙佔了整個篇幅一連好幾天,他還裱框起來掛在牆上以茲紀念朽木白哉被誤認為變態殺人犯之歷史性的一刻。
  總而言之,賠──賠他朽木白哉的聲譽、名譽、精神人格損失及生意飛掉好幾件等等以下不多贅述,靠他阿散井戀次就算十年不穿不喝也達不到那天文數字!
  但他賠了──連人帶心賠了進去。
  
  「哦?這是指甲油。」多虧指甲油救了他一命,得以提早離開那場宴會。
  
  「哼!」戀次心想大概又是被朽木白哉那張值錢的臉給騙去的女人在他身旁裝模作樣不成反出糗。
  為防白哉不預警的發情,戀次動作迅速繫好皮帶,順手摸摸腰間才想起無線電這東西,「喂…我的無線電勒?」本來只是拿起來做個樣子的,怎麼會消失不見?
  
  「死了。」簡潔明瞭,朽木白哉一貫作風。
  
  「哈啊?」戀次呆滯了一會兒才反應過來,張口爆出怒吼。「──該死的朽木白哉我升不上去都是你害的!」
  
  「我們家有更好的。」不以為意,白哉打橫抱起憤怒中的人兒,準備回家享用。
  
  阿散井戀次,今年二十五歲,再次確定升遷沒指望。
  
  
  
  
  
  
  ※
  
  
  
  「阿散井戀次!你說,這是你這個月摔壞第幾台無線電、制服第幾次不見?」
  「……報告所長,第十八次摔壞無線電,第二十四次制服不見。」
  「好樣的還記那麼清楚,去給我寫悔過書!」
  
  戀次咬著筆瞪著桌上的白紙,悔過書要三十頁,他連一頁半個屁都還沒生出來──靠他能寫夜半巡邏遇見吃人不吐骨頭的色狼然後無線電就這樣葛屁、制服就這樣被扯爛嗎?
  
  旁邊還有兩個無聊男子A與B在那吟誦遠方那塊寶島上的新詩。
  「噢~我拿起無線電呼叫是美麗的錯誤。」無聊男子A,檜佐木修兵哼著歌。
  「啊…我不是警察,是未來的朽木夫人。」無聊男子B,黑崎一護邊啃便當邊打手機傳簡訊。
  
  
  其實阿散井戀次人生最大的錯誤是有眼不識色狼。
  
  
  
  
  
  《End》
  
  後記:
  白哉様生日賀文(笑)
  難得的我竟然敲出來了,而且是早早在23號就over掉XD…真是神奇,這一切都是白哉様給我的力量(並沒有)
  對了,別問我警察制服在哪裡,去朽木宅的垃圾桶裡翻吧XD
  本來文名想取「誰說變態殺人犯不能長得帥」說(啥鬼),不過一點也不美しいXD
  關於無聊男子A與B所說的話請看鄭愁予錯誤原文最後兩句XD
  我韃韃的馬蹄是美麗的錯誤/我不是歸人,是個過客。
  請使用感慨語氣說那兩句話(笑)
  
  一點也不微H的微H,請這樣看這篇文(囧)
  
  2007/01/28
  
  
  
  
  
  以下是屍魂界六番隊AHO小劇場XD
  
  
  
  
  
  一月三十一號,六番隊朽木隊長白哉生日,身為副官及戀人,戀次也很有心地要替隊長過生日,但都二十八號了,也未見他有什麼舉動。
  露琪亞按捺不住好奇心(其實是想看好戲),趁著空閒跑到酒館,果然看見戀次在那煩惱。
  
  「戀次,你要送什麼給大哥?要做蛋糕嗎?」之前與戀次瞞著大哥跑到現世麵包店看蛋糕之餘還去了好多地方,她早準備好禮物,就等大哥生日到。
  
  煩惱到連腦袋容量似乎都見光的戀次無力回應,「嗯…蛋糕我叫一護幫我買了啦…」不愛吃甜的白哉,所以蛋糕其實只買一小塊,意思意思一下。「不過我在想啊…」
  
  「想什麼?」
  
  「蠟燭到底要插多少啊?」
  
  囧rz…
  
  
  
  死神的年紀,過生日會很痛苦(喂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