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白戀】十字路口的存在

  十字路口的存在
  ※前情請見「十字路口的黑髮變態」
  
  
  
  
  
  
  
  
  
  只是一個回神,白哉便發現自己身處十字路口,為愛情傷神的小女生解決憂愁、為事業不順的商人解決煩惱…而後,吸取靈魂為食。
  
  他想過,他到底是什麼生物。
  是「生物」,他從不以為自己是人。
  
  所謂人死去的靈魂嗎?不,不盡然,那他今日就不會大方出現在眾人眼前。
  
  打開,沒有任何紋路的掌心。
  握緊,或許下一秒指甲會刻下痕跡。
  
  
  
  「喂你在幹麻啊?手那麼好看嗎?」戀次翹著二郎腿坐在椅上,不解地看眼前人低頭瞪著自己的手在發呆。
  說真的,撇開這討人厭的強吻自己外,白哉真是個很奇特的人耶。
  教室這麼吵雜,他卻能安然自得地坐在位上,就連他周遭氣氛都是純淨無瑕的。
  
  白哉視線移到後面那不客氣叫他的人,一入眼就是那刺目的紅。
  他可以的,在那紅色惱了他時便吸取他的靈魂。
  但真要下手,卻又是股不忍心…有點可笑,他有心嗎?
  「你好像越來越不怕我了。」
  雖然出現第一天戀次表現是誇張了點,甚至有直接掐死他的可能性,不過隨著日子過去…戀次似乎完全忘了他不是人這點。
  
  啐聲,「拜託!你看起來人模人樣,我就不信你敢在學校怎樣。」或對我怎樣,戀次在心裡補一句。
  至少到今天,白哉還安份的當個好學生。
  
  這句話聽起來有點刺耳,「不是我不敢,而是我不想。」白哉有的是能力,只是他認為吸多靈魂只是徒增自己困擾,還會為自己帶來麻煩。
  
  「你!」戀次氣得牙癢癢的,真想一拳給他下去。「我真想不透怎麼會有白痴的人會去找你實現什麼願望。」
  「說你嗎?」白哉提醒他也是其中的一員。
  「我是路過!路、過!」翻翻白眼,「我哪會有什麼願望。」
  「你的雙親。」再提醒他初遇當天的事。
  煩躁的抓抓頭髮,「別在說了啦!不可能的事就是不可能…你再怎麼激我我也不會真的許那願望。」
  白哉誓言跟定他了,直到他有願望,許下願望,把靈魂賣給白哉。
  戀次可不想靈魂被吸走變具空殼然後乖乖上學吃飯跟朋友玩個幾天後正式被發現已死二十餘天有。
  
  「喂,我超好奇你怎麼實現願望的耶。」戀次只知道白哉以人類靈魂為主食…就像小說中常出現的惡魔,但又有點不一樣。
  「告訴你,我還有戲唱嗎?」這可是機密。「走吧,回家了。」下課鐘聲響起。
  
  
  
  最後一節自修,其實根本就不用待在學校,但戀次一句要回去你自己回去,讓他打消了念頭…真是糟糕,已經讓這人影響到自己的行動。
  果然還是該讓戀次快許下願望,早點離開才行。
  單純無任何污染的靈魂,應該蠻美味的,想到這白哉不禁揚起嘴角。
  
  戀次抱著後腦勺,突然看見身旁白哉嘴角閃過的一絲笑意,驚訝得像看見一個男人變女人似的,或許也是同等程度了吧。
  「你笑了!」馬上跳到白哉面前,「我還以為你是臉部神經壞死勒~本來我想說就許個讓你神經重生的願望。」他是真的考慮過。
  
  很不入耳的話,但為何願望卻是打著他轉?白哉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達成這願望。
  若能一開始就對自己許下沉睡不醒,那該是有多好。
  「你許了也要看我想不想達成。」
  
  「喂喂喂!給你個願望還嫌那麼多…是我許還你許啊。」真是夠了,嫌東嫌西的古今中外也就他一人。
  這人不會黏他黏一輩子吧?
  他那沒幾坪大的破舊公寓光塞他這大個兒已經擠到門邊窗邊去了,再多添這個子也不小的…怎樣,是要他搬紙箱去公園搭紙屋嗎?
  「喂我告訴你,願望隨我許喔,你實現完就滾出我家。」別說屋子塞不下,連開銷也多一筆,真夠不划算的。
  
  挑眉,白哉光看戀次住的地方,也猜得到他經濟不太好。「變有錢人嗎?」
  也不是不行,這種俗氣的內容他聽了不下百遍。
  「拜託我又不缺錢。」戀次想得很簡單,錢嘛,夠用就好了,多那一點也是會從手上流掉。
  
  不作聲,白哉看走在他前頭的戀次愉快地哼著小曲。
  頭一次覺得人類很有趣,明明生活環境不好,卻還是自掏腰包買些吃的玩的穿的分給孤兒院的小孩;明明經濟艱困,但還是很快樂的過日子。
  要說沒心機嘛,也不是,不如說是個沒想那麼多的大男孩。
  嘴上總是要趕著他出門,卻還是把床讓出一半的空間給他睡;總是要他吃空氣,但還是提著兩個便當回家,再說是不小心多買的給他一個。
  
  不過,這種有趣的心態也持續不了多久吧。
  總歸還是個人類。
  
  
  
  ※
  
  
  
  四坪大的小空間裡,塞了張矮桌、幾個坐墊,前頭擱著一台小電視,後頭門拉開便是戀次的房間。
  旁邊連著的是兩坪大的廚房,不過流理台乾淨得連點灰都沒有,頂多瓦斯爐上有些水漬,因為煮泡麵燒開水不小心灑出來的。
  至於小冰箱就在流理台下方,洗衣機也在廚房裡,而上頭是簡單用鍊子串成的曬衣架。
  沒有想像中的髒亂,也沒想像中的乾淨,但白哉卻覺得這小小空間不錯。
  
  「喂今天換你洗衣服了…記得要分開啦!上次被你一搞我的白色T恤又黑又紅的…」就是戀次身上的這件,另外一件在身旁白哉身上。
  「蠻好看的,比專業染色還漂亮。」把魚丸子往戀次碗裡丟,挑了幾根青菜梗送入口中。
  「……穿出去會笑死人。」男人沒馬子也要有裡子,有裡子更要有面子,這樣馬子才會來。
  「至少我不像某人穿著內褲就去倒垃圾。」白哉口中的某人就坐他旁邊。
  「就說是趕時間了嘛!」想到上次資源回收日,急忙衝出家門忘了自己只著一件內褲的拙樣…媽的丟臉丟到外頭去。
  說出去還笑死修兵一群人。
  
  「白哉你這傢伙不是吃靈魂的嗎?這種食物也能吃啊?」用小姆指剔牙的戀次,看著那以優雅姿勢像在吃義大利麵般解決那碗泡麵的白哉。
  「沒規定狗就只能吃狗糧,同理,也沒規定我只能吃靈魂。」
  戀次趴在矮桌上,嘴笑如月兒彎彎,「那你到底是怎樣實現願望的啊?」
  「夢。」
  本來沒冀望能聽見答案,被這一回答嚇了跳。「啊…呃,夢?」細長鳳眼裡掩不住好奇。
  「就像你們人類作夢一樣,我使了些力量讓他夢見想要的罷了。」
  而那具身體便會像行屍走肉般地過活,被抽出的靈魂便過過實現願望的乾癮,吸食心滿意足的魂魄…才是上等的美味。
  「什麼我們人類…你自己不是也是。」戀次抓抓頭髮,眼瞄到一旁時鐘,「啊啊!我要看的節目開始了。」馬上抄起遙控器。
  
  白哉放下筷子,思考方才他說的話…戀次認為自己是人。
  忽然有種莫名的快樂。
  
  ※
  
  「戀次。」白哉跪坐在床舖上。
  「啥?」趴著看漫畫的戀次轉過頭。
  「我等不及了,說出你的願望吧。」。
  撐起身子,拍拍麻掉的小腿。「幹麻啊,那麼突然…」戀次轉轉僵硬的脖子。
  白哉雙眼微瞇,本來光亮的房間瞬間陷入一片黑暗。「說吧。」
  「你…搞什麼啊…燈勒?」
  戀次欲起身,但白哉動作更快,像隻大狼撲上獵物似的欺上戀次。
  
  黑暗中,紅瞳對上黑瞳,戀次吶吶的出聲,「什、什麼嘛…你先起來,我就許願啦!」媽的他心跳個什麼勁,壓他的是男人不是女人啊。
  就算一片黑,但白哉還是能清楚地看見房內任一物體,當然,包括身下的戀次。
  沒漏掉戀次臉上閃過的緊張,白哉輕笑,「這樣就能了。」
  「還…沒想到。」廢話,腦中一片空白是能想出什麼。
  「總比無緣無故被我吃掉好,說個聽聽也行。」手指觸上戀次尖尖的下巴。
  
  「他媽的死白哉你不是說要待在我身邊嗎!?」有時候,一句話漏了幾字意思便改變很多。
  
  白哉被戀次大聲吼出的話震得眼冒金星,那話只是他說來逗眼前這人的,沒想到戀次還記得。
  「你…要我待在你身邊?」白哉突地覺得有點好笑。
  「廢話!」不在他身邊是要怎實現願望?戀次一副「你是笨蛋嗎」的眼神看向白哉。
  就不知道笨蛋是誰。「沒問題。」白哉順水推舟地…嗯咳,實現願望。
  有點轉不過來的戀次傻乎乎的呆看著上頭那張容顏,「什麼沒問題?」
  「你知道我是怎麼吃的嗎?」白哉帶著一絲狡詐的笑容,臉越往下幾分。
  「我怎麼……喂喂,別是我心中想的,你給我──」戀次未完的話,被白哉吞入口中。
  不巧,正好就是你想得那樣…戀次。白哉雙膝偷偷分開戀次雙腿,身子擠入。
  戀次忍不住輕扯上頭人的黑髮,「唔嗯、唔嗯!」沒氣…
  忍痛抓住戀次雙手改環住自己頸子,白哉終於離開戀次雙唇讓他喘口氣。
  「靠你這死變態!」喘氣完,戀次劈頭就是髒話一句……不,不對,被吸完靈魂他怎還活蹦亂跳?「你不是說要吃我靈魂嗎?」
  白哉難得好心地在開動前給予那依然轉不過來的戀次答案。
  「你,要我待在你身邊。」這句話可是他親耳聽到的。
  戀次點點頭。
  「所以,我不吸我要待在身邊人的靈魂。」當然這是有代價的。
  思索了一下,戀次遲疑的微點頭…照理是沒錯。
  「而我現在要吃你。」
  啊?戀次心想到底是這變態文法有問題還是他太笨理解不了。
  「總而言之,開動。」
  咦?
  
  「媽的你這死變態摸哪啊!」
  
  後知後覺的戀次,在終於曉得白哉語意…這,是後話了。
  
  
  
  聽見一句要自己待在他身邊。
  以往那無意義的自問自答便讓他丟到天邊去。
  就讓他實現這個願望,用他的存在。
  
  
  
  ※
  
  
  
  某天午後,戀次像隻貓兒慵懶的趴在白哉身上。
  白哉一手拿書,一手輕輕撥弄身上人的紅髮。
  
  「白哉。」
  「嗯?」
  「我忽然想到,你是接吻吸靈魂。」
  「嗯。」
  「靠那你還吻我,媽的你有沒有AIDS啊!?」
  「……我又想吃你了。」
  「去你的這說詞老套了!給我換一個…哇啊你別又吻我、我不要得AIDS!」
  丟下手中書本,白哉翻身壓住戀次,開動。
  
  其實,白哉蠻想告訴戀次,他沒那癖好亂吻人,單單用手也能取出魂魄。
  但,秘密就永遠是秘密吧。
  
  
  
  
  
  《End》
  
  後記:
  感覺怎麼像歷經了一場世界大戰…(遠望)
  敲完另一篇白戀才來敲這篇,滿腦子的白戀(滾)
  
  是說,因為朋友問我,所以我說明一下
  接吻不會感染AIDS,但有傷口就例外了
  請記得擁有正確的觀念.ˇ.
  
  然後,要開學了(陰暗)
  
  2006年9月7日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