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白戀】擺了一道

  擺了一道
  
  
  
  
  
  
  
  
  
  
  「打擾了……」一踏進朽木府邸,先有禮貌地朝一旁站立的老總管打聲招呼,並得知露琪亞那小妮子在廚房後,戀次便帶著滿頭問號去找叫他來的人。
  戀次戀次,你現在馬上給我滾來朽木家,要偷偷的,不能讓大哥發現喔──這是他走向酒館途中,半路殺出隻地獄蝶,露琪亞那傢伙傳來的訊息。
  呿……連總管都知道他來了,露琪亞的偷偷定義實在是有點怪,是全屍魂界的人都知道了就只有隊長被矇在鼓底嗎?
  既上次的小狗枕櫻花後,害他現在深怕露琪亞又碰現世的奇怪玩意兒。
  
  「露琪亞,找我幹麻?」揉著後頸子,戀次唰地一聲拉開廚房門。
  「噢噢!戀次你總算來了。」放下停下忙碌的手,露琪亞抓過戀次衝向工作台。「快快快!我就等你來幫我揉麵團。」
  「啊?啊、啊…露、露琪亞?」被抓去的戀次,看著鋼盆中的麵團,抖了抖,真的要他做這女人家的事兒!?
  「笨─蛋─你力氣大來揉這個剛剛好!」露琪亞洗淨手切了些蔥、薑和韭菜丟進另一個鋼盆中,拌起肉餡。
  「可是這要怎麼揉啊?」冒下一滴冷汗,戀次看著那團軟綿綿的物體。
  「孺子不可教也!」哼哼,在課堂上學的中國成語派上用場了!「就像洗衣服一樣,用力給他搓啊揉的嘛!」
  「哦…噢──」戀次點點頭,洗衣服他就懂了,就跟……洗床單是一樣的意思嘛!「好吧!看在白…呃、看在妳跟我的關係上,就幫妳一次!」戀次雙手沖沖水,開始認真的揉起麵團。
  撲哧一聲,當她沒聽見戀次本欲說出口的名字嗎?露琪亞竊笑著,邊蹂躪著手中的肉餡。
  
  終於完成露琪亞托付的大事,戀次擦擦額頭汗珠,不免好奇的問,「露琪亞,妳要做什麼嗎?」有像皮的麵團還有肉餡。
  得意的叉腰抬高下巴,挺起胸脯,「嗯哼哼……餃子!」
  「啊!?」戀次嘴張成O型,低頭呆看住那纖細的身子,餃、餃、餃餃餃子!?「呃…能吃嗎?」這才是重點。
  「喂喂喂──」沒好氣地抱胸看著戀次,「本姑娘做的怎麼不能吃。」雖然屍魂界本身就有這樣食物,但現世的餃子可是多彩多姿呢,一定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
  喉頭咕嚕一聲吞下口水,戀次眼移向廚房門口。「那…妳慢慢加油…」轉身才剛踏出第一步──
  
  「不來幫我我就要告訴大哥說你、欺、負、我、唷。」用著很甜的聲調輕輕地吐出威脅,露琪亞早抓住戀次的死穴,不就白哉大哥嘍。
  
  停在半空中的腳縮回,「要我幫什麼啦?」認輸了他,一輩子都栽在朽木家人手上。
  「還能有啥……幫我包啊。」露琪亞哼著歌,邊分割麵團。
  「啊啊啊──」
  「叫什麼啊?把你的嗓子留起來慢慢叫給大哥聽吧~」哦呵呵,真棒。
  「不要啊,我不要──」要他摸那軟綿綿像絲綢般的東西……
  「噢,你好吵。」
  
  朽木管家捧著茶杯,跪坐在長廊上,聽著廚房傳來的吵鬧聲,呵呵一笑。
  只要戀次少爺一來,朽木宅裡便充滿笑聲呢。
  
  
  
  ※
  
  
  
  白哉剛進大門,便察覺熟悉的靈壓,是……戀次?
  雖感覺奇怪,但臉上依然毫無波動,白哉依然踏著如初的腳步慢慢走向玄關。
  
  果不其然,一進門,平常來迎接的管家換成妹妹與戀次。
  黑瞳移向戀次,對上的人馬上撇過頭去,移向妹妹,只見她臉上一副興奮的表情。
  
  「大哥、大哥~今天是我準備晚餐喔,你一定要賞臉。」露琪亞走向前攀住大哥胳臂,入內。「走吧走吧~大哥累了一天,要趕緊去洗個澡再吃個飯。」與白哉說話之餘,眼直向戀次打暗示。
  白哉看在眼底,不動聲色的順著露琪亞,接過管家手上的浴衣。
  
  戀次尚在哀悼他的人生遇見露琪亞是一大錯誤。
  「戀次少爺。」管家恭敬的站在一旁,他可是受了小姐的吩咐。
  「啊……我穿就是了嘛…」抓抓紅髮,無奈的跟上管家。
  
  
  
  看著桌上擺著據說是露琪亞精心製作的菜餚,白哉望望身旁空著的坐墊。
  露琪亞笑了笑,解答大哥心中的疑惑,「等一下戀次就會到了。」
  剛說完,紙門便被拉開,戀次踩著小碎步進入房內,垂著頭慢慢走向他的位子。
  一瞬間的,瞠目,馬上又回復成平時的表情,白哉起身伸出手,攤開掌心。戀次微愣住,才慢條斯理把手交付給白哉,散著的紅髮遮住他的面容,雖看不清但心眼兒一轉也知曉戀次是害羞的。
  
  露琪亞眼一亮一亮的,就知道大哥一定懂現世的那套,這場景好像婚禮上的丈夫牽著妻子唷。
  「欸…我好像忘了一些東西,我去拿。」看大哥似乎有很多話想與戀次說,露琪亞當下識相的找了藉口溜出去。
  反正桌上的晚飯就是要留給他們兩個,而她則要回房去享受她的晚飯嘍。
  
  
  
  就連大剌剌的戀次,遇上兩人獨處的時候也不免小小的尷尬,而且他還穿得這麼……用露琪亞的話來說,就是……誘人。
  「今天是什麼日子嗎?」白哉沒遺漏戀次一閃而逝的紅,開口問。
  「欸?不、不是啦…」戀次搖搖頭,低聲慢慢說出一早露琪亞的理由。「因為你忙了一天,一定很累…所以……」我要好好慰勞你這種話要他怎麼說得出口啊啊啊!
  「是露琪亞又出什麼主意了。」妹妹的鬼靈精他自是瞭解。
  戀次慌張地搖搖手,「但、但我也是這麼覺得…隊長是很辛苦的!」
  「嗯…該叫我什麼就叫什麼。」白哉垂下眼,細細檢視戀次穿著。
  下襬繡上櫻花的粉色浴衣,袖口鑲上金邊,領口處大開,腰部以下緊貼的線條讓白哉不禁納悶露琪亞是不是早就預謀好了,連腰際的腰帶……蝴蝶結?
  「白、白哉?」戀次看身旁的男人一直盯著自己,低下頭檢查自己的穿著有何不對……欸?蝴、蝴蝶結!?「啊啊──」緊張的想解開重綁,但手才觸上腰帶便發覺有道熾熱的目光緊跟隨自己動作,才放棄地縮回手。
  戀次忙找其他事來吸引白哉的注意力,端起酒壺替他斟酒,「喝酒啦…」
  「嗯…」端起酒杯,幾口潤喉,倒讓自己更為燥熱,白哉蹙眉思考後,決定放下酒杯。
  「白哉不喝酒嗎?」雖白哉不嗜酒,但吃飯時總是會小酌幾杯,怎麼今日不喝了?
  「這酒…露琪亞準備的?」
  「啊?呃、嗯…」戀次點點頭,再替白哉的酒杯斟上八分滿。
  「……露琪亞又在想些什麼了…」在搞什麼把戲,連烈酒都拿出來。
  戀次回想露琪亞交代自己的流程,挾了幾顆今天做的餃子,「白、白哉…我……那個……」我餵你,啊──他說不出口啦!
  看戀次那紅得可以滴出血來的面孔,白哉自動地覆上戀次拿著筷子的手,往自己方向移來,張嘴吃下小巧的一口餃。
  戀次仔細地觀察白哉的神色,「好吃嗎?」
  「你做的?」白哉瞄了眼桌上都是一口餃的小方盤。
  大力的點著頭,希望白哉能給點什麼建議,戀次巴望著他。
  「……好吃。」這是他盡最大的努力所能擠出的形容詞。
  但簡單的兩個字就肯定了戀次的努力。「真的?嘿嘿,那多吃點。」心情一好,什麼事做起來也就順暢多了。「我餵你,嘴巴張開……」
  咬住嘴前的餃子,白哉也挾了顆移到他嘴邊,眼神示意他吃下。戀次呆呆看了餃子一會,才反應過來。
  看著戀次吃下,白哉眼中漾著不似平常的波動,戀次則是回他一個笑容。
  
  
  維持著很奇妙的姿勢啊兩人,手交叉互相餵食,怎麼看都像是……喝交杯酒吶。
  
  
  盯著眼前的餃子,白哉想起之前的小紅狗枕櫻花,連餃子也會了……
  「戀次,能嫁進朽木家了。」
  戀次吞飯的動作停下,轉頭發出疑問,「嘎?……唔!咳、咳──」噎到飯,緊張地端起酒壺就猛灌酒。
  「慢點喝,戀次。」且那酒很烈。
  「咳、咳……」誰要白哉突然說出那種奇怪的話。
  「我沒說錯什麼吧。」白哉拍拍戀次背,替他順順氣。
  「隊、隊長還是吃飯吧!」
  「戀次,你不覺得有些熱嗎?」眼盯住那幾乎被喝的一絲不剩的酒壺。
  「耶?」
  
  
  
  ※
  
  
  
  隔天一早,只見一張便條被擱在白哉床舖旁,黑髮的女子看了眼仍沉睡的兩人,躡手躡腳地溜出房間。
  
  
  
  給 大哥還有笨蛋戀次:
  
  我要去現世玩了,別來找我唷,這可是浮竹隊長答應的喔。
  啊,大哥,昨晚的「晚飯」還滿意吧?
  欸嘿嘿──
  
                妹 露琪亞上
  
  
  
  「露、琪、亞!」戀次抓著那紙張怒吼。
  
  露琪亞為了去現世,怕自己不答應,連戀次都用上了。
  白哉漠然的看著戀次暴走。
  算了,就當磨鍊吧。
  
  「戀次,過來繼續。」
  「……はい。」
  
  
  
  
  
  《End》
  
  後記:
  中式點心真是好課吶(笑)
  不過上次做的燒賣有點油(滾)
  家政系列就到此結束吧>W<
  露琪亞目標達成!?現世之旅(啥)
  啊,烘焙沒寫……噢,那是要留給史姚的OWO
  
  對了,別問我怎麼冒出日文,有些地方用日文真是超有FEEL的啦ˇˇ
  像叫聲還是日文看起來、聽起來最棒(喂)
  這是昨天跟阿羽玩了奇怪的遊戲後更深的感觸(笑倒)
  
  2006年11月26日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