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演繹
  
  
  
  
  
  
  
  
  
  
  「露、露、露琪亞!?」戀次充滿驚慌的聲音,睜大眼看向那頭專心的露琪亞。
  雖然他阿散井戀次大驚小怪的叫聲已是六番常見的情況,但今天所看到的景象足夠讓他叫上好幾年──
  
  朽木露琪亞正襟危坐,拿著一條細線跟珠子在那穿來穿去的。
  
  偉岸的身形與她成對比,輕鬆容易地揪著她後領提了起來,「露琪亞……妳是不是生病了?」戀次手貼上露琪亞的額頭。
  掙扎之餘手抓著線的一端不意放開,「哇啊啊──」只聞一聲聲珠子掉落地面造成碰撞的聲音,「阿、散、井、戀、次!」手上本來串著一顆兩顆…的線此刻已成空。
  「呃啊…哈、哈、哈哈哈……抱歉抱──媽啊!露琪亞妳拿斬破刀幹麻啊!?」只不過珠子掉了而已嘛,有必要對自己的青梅竹馬刀刃相向嗎!?
  「阿散井戀次!別以為六番有大哥在我就不敢怎樣!你把我的心血還來啊──」斬破刀亂揮亂砍的,輕盈的身子追著那高大的人。
  「露露露露琪亞妳冷靜點啊!」這女人是瘋了嗎?戀次掃定辦公室門口,努力奔去。
  距離門口約有一公尺處,草鞋不慎踩上一顆又大又圓像初一十五天上掛著滿月那般的大珠子,那龐大的身軀就這樣呈撲倒姿勢向門口倒去,露琪亞雖很想抓住戀次但因相距過遠只能在一旁張大嘴欲大叫戀次。
  只是一瞬間的,門被打開,立在門口的白哉才剛踩出步伐卻見戀次往自己撲來,下意識的伸出雙臂安穩的接好,受了衝擊的纖細身子微微向後退了幾步,但還是安然的接下戀次。
  
  還好大哥有接住。「大、大哥!戀次你有沒怎樣!?」露琪亞吁口氣,才匆匆跑到門邊察看兩人情況。
  「嚇、嚇死我了……」戀次還以為自己會跟著門板倒下與地板做親密接觸。
  「你們在做什麼?」該嚇到的也該是他,白哉收回穩固好戀次的手,皺起短眉看著只要湊在一起便會發生大事的妹妹與副官。
  說到這就有氣,露琪亞不似之前那樣懼怕白哉的模樣,開始訴苦,「大哥你來評評理,戀次這傢伙毀了我的精心大作,你說該如何罰他?」順手抓住戀次指著他。
  「喂喂喂!不就一堆珠子嘛,大不了我幫妳就好了啊!」這種小事還要被隊長罰,說出去真是有辱他六番副隊的名聲。
  壓根兒不想理這兩人的小兒科爭執,白哉很順地接下戀次的話,「既然戀次如此有心,露琪亞,就讓他幫妳吧。」說完便進辦公室繼續批改未閱的公文。
  大事化小,小事化無,屆時這兩人若又一個勁起來,說不定就拆了六番。
  「哼哼!戀次你就做我奴隸一天吧,哇哈哈!」露琪亞叉腰,食指筆直的對著戀次。
  
  
  
  「你是白痴啊!這麼簡單的東西也不會!」
  「靠我又不是女人,會這個要幹麻啊!又不能當飯吃!」
  「是奴隸就給我乖乖做,今天沒完成看你怎賠我!」
  「要不是隊長要我幫妳,妳以為我想做啊!」
  「阿散井戀次!」
  「朽木露琪亞!」
  
  白哉聽著兩人發出無意義的爭吵聲,手停下,雙目冷冷射去。
  對峙的兩人接收到令人發寒的視線,一同轉過頭朝白哉乾笑,都忘了這裡還有座冰山,同時兩人都很明白眼神帶著的意思是什麼──想在這就安靜點,不然就滾出去。
  短暫的和平過後,再度掀起大戰。
  「戀次你穿太多橘色珠子了啦!」
  「切!反正看起來一樣啊!」
  「明明就變橢圓形了,哪裡一樣啊!」
  「又沒關係妳要這麼大聲幹麻!」
  
  小孩子的吵架又上演了,白哉抽出千本櫻靜靜注視著刀身。
  見狀,兩人抖了抖,有志一同地放下那無聊的吵架,雙手繼續忙碌。
  白哉滿意的收好刀子,再提起毛筆。
  
  「露、露琪亞……我穿不過去……」
  「我也是……」
  
  
  
  要在一天內完成兩項成品不容易,所幸戀次手雖不靈巧但也慢慢穿好一個個露琪亞吩咐的珠子,倒真讓她省了一些時間。
  戀次掛著冷汗看桌上兩尊充滿惡趣味的成品,那實在是……很可愛的很可怕。
  一個是粉色的珠子串成的兔子,頭上頂著一顆詭異的橘子,口中咬著草莓,戀次不懂的是兔子不是喜歡吃紅蘿蔔嗎?
  另一個是紅色珠子串起的小狗,身子趴著狀似在休息,前肢擱在從外頭折下的櫻花樹枝上。
  
  「好!完成了!」露琪亞滿意的看著成品。「我拿去送人啦!」
  那徒留下來的小狗是要給他嗎?戀次嘴角抽筋似的上揚,看著小狗發呆。
  「戀次?」
  「隊、隊長!?」被突來的聲音嚇了跳,戀次忙不迭地迴過頭,卻見白哉是對著桌上那隻小狗叫他名字。
  接著,白哉坐在沙發上,拍拍大腿,若有所思地看著身旁戀次。
  「隊長拍大腿幹嘛?」戀次不解的順著白哉動作視線定住在他身上。
  「你不是趴在櫻花樹枝上睡覺。」
  「欸欸!?」啥時的……呃!?「那隻狗又不是我!」終於反應過來白哉話中意思為何,原來是把那隻狗與櫻花投射在他倆身上。
  無視戀次的反駁,手緊扣戀次後腦勺使了點力往自己腿上壓,白哉撫著那鮮紅的髮絲。戀次以極為彆扭的姿勢身陷沙發,無奈的枕著白哉。
  「白哉你哪條經接錯了啊?」雖然嘴裡嘟嚷,但戀次心裡很是高興白哉這神經錯亂的舉動。
  有一下沒一下的梳著柔順的紅,白哉沒回答他,享受忙碌完的(愛撫狗兒)時光。
  「白…哉……」神智被白哉渾身的輕淡櫻香薰得快要脫離主人,戀次迷迷糊糊中只能叫出白哉的名。
  「累了就休息一下。」手背磨擦戀次的臉頰,在戀次闔上眼思緒飛離之際,目光柔和望著腿上的人兒,抿著的唇微微上揚,一霎即逝。
  
  
  
  
  
  《End》
  
  後記:
  最近功課做著做著,都會突然冒出文來…我要考慮開個家政系列文特區嗎(啥鬼)
  那下次就……幼教?(喂)
  
  書不讀我跑來敲文OTZ
  不過很短XD
  
  2006年11月5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