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白戀、千蛇】黑

【死神・白戀、千蛇】黑

  黑
  ※前情請移向「赤」
  
  
  
  
  
  
  
  
  
  主角的身邊總會出現一個其存在性不可抹滅的配角,可以形容外表的形容詞都用上了,且多金多才又多藝,通常還有可歌可泣的背景,如小時父母雙亡或是被心愛的女人拋棄等等的,其受歡迎程度直逼主角甚至超過,連作者大人也輸給他。
  
  此刻,一本名為「阿散井戀次」的漫畫或是人生小說,這高度重要的配角出場了。
  
  
  
  ※
  
  
  
  戀次最近總是喜歡盯著好友修兵看。
  
  「我說戀次啊……」被盯到頭皮發麻、身體發毛的修兵搭上好友肩膀。「我知道你有那種癖好,不過別把目標指向你的好友我,感謝大德。」
  
  無意識……或是說下意識?
  
  「喂喂?」還真看著他發起愣來了勒。「魂還在不在?」手移到那眨都不眨的眼前晃幾下。
  「啊呃、」猛然回過神。「幹麻啊修兵?」戀次拍掉那礙眼的手掌。
  「我知道我很帥,不過別在對著我發呆,OK?」
  「誰在對你發呆!我只是看到──」看到黑色的東西就……
  「就什麼?」好奇戀次沒發表完的高見。
  「就……」眼神四處游移。「就……很想打你啦!」語畢馬上行動,往那顆離自己過近的頭顱打下去。
  「○※#……」痛得眼冒金星,戀次這傢伙也打太大力了吧?修兵揉揉被打的地方。「你發什麼神經啊?」
  聳聳肩,「突然手癢嘛,你又那麼欠打。」誰叫修兵靠那麼近,害他就想到上次……
  「戀次你──」才剛想罵人,又發現戀次不知又神遊到哪去了?「喂?搞什麼鬼啊,被附身啊!」
  
  他是不是得了嗜黑症啊?完全無視身旁人吵鬧的戀次心想。
  
  
  
  ※
  
  
  
  咬著海苔,頭枕著手臂,翹著二郎腿,眼睛盯著電視螢幕,散亂的髮絲簡單用了髮圈束起,還有不乖的幾根跑出來──明明就是邋遢的模樣,卻透出隨性的氣味。
  
  「……白哉,你確定是這?」店裡散發的霉味,千本櫻捏住鼻頭,手擺動想揮掉那股難聞的味道。
  「嗯。」看那明明專注在螢幕,但顯然是在發呆的戀次,白哉走到他身旁,替他把頭髮整理好。「在想什麼?」
  「嗯……朽木大哥啊……」連愛吃的鯛魚燒都失去作用,他買了好幾包海苔回家啃……欸?「朽、朽、朽、朽……」剛剛的聲音好耳熟。
  「白哉。」看戀次那像被貓兒咬掉舌頭的模樣,不覺逗趣。「朽木繞口,可以叫我白哉。」
  「呃……嗯。」好像矮了幾百階,戀次乖乖點頭。
  「真是乖孩子。」白哉摸摸那張揚頭髮的主人。
  「白、白哉……」試探性的輕喚,得到對方讚賞的笑容,戀次不禁呆了。
  
  ……誰來告訴他,現在空氣中飄著的粉紅氣息是怎麼回事?而且當事人之一還是他那喜不形於色的上司,千本櫻按按額,有點汗顏。
  
  「阿戀?」一旁向上延伸的樓梯傳來呼喚聲,戀次起身走到樓梯口回應。「幹麻啦?」
  白哉兩人總覺得這聲音似乎在哪聽過……憑著記憶力搜尋,似乎是高中時代……
  
  「我等會要去樂團練唱,你幫我跟老爸說我不吃晚餐……啊對,我已經把飯煮好,要吃再熱。」一邊掛好身上的鈴鈴噹噹,在揉揉那亂翹的髮絲,試圖抓出弧度,微捲的髮絲處理起來真是麻煩。
  「啊、有客人啊。」這才發現店裡站了人像兩尊……那兩個好像在哪看過,尤其是某個戴眼鏡的男人。
  
  「蛇尾丸?」
  「千本櫻!」
  
  想起來了,是高中時櫻總愛掛在口邊,不把學校風紀看在眼裡,是黑名單上的首位──蛇尾丸。沒想到他是戀次的哥哥啊,白哉再次體認到世界真小的真諦。
  
  
  
  ※
  
  
  
  「哥,你不是要去練唱?」喝著碗中的味噌湯,戀次一點也不察現在餐桌上瀰漫的是一觸及發的氣勢,好奇發問。
  「改變主意了。」要是留這一狼一狽,天曉得自己寶貝的弟弟會發生什麼事!
  嗅到一股異樣的味兒,戀次馬上住嘴,囫圇吞棗吃著自己的飯,白哉見狀再遞上一碗湯。
  「哼,無緣無故拍馬屁,在打什麼主意……」蛇尾丸可不記得當年朽木白哉是個會替人盛湯的人吶。
  「呵呵,我倒是沒想到蛇尾丸你跟弟弟完全不像呢。」相像的大概只有那最顯目的紅色髮絲,外表性格嘛……天差地別。
  「你以為我聽不出來你在笑我矮跟娃娃臉啊!你這死娘娘腔!」一個大男人穿那麼華麗肯定有鬼。
  「嘖嘖嘖,這叫有品味。」果然還是跟以前一樣,禁不起激。
  
  兩人戰來戰去,看戀次臉上一副到底發生什麼事的臉色,白哉才開口說明,「我、千本櫻跟你哥哥在高中時同學校。千本櫻當時是風紀,你哥哥是有名……違規常客。」不過在他來看,說是蛇尾丸找學校麻煩,不如說是千本櫻故意找碴倒是真的……
  「哦……」不愧是他的哥哥,戀次傻笑。
  「跟你一樣,嗯?」不是沒聽露琪亞說過,白哉寵溺地捏捏他的臉頰,戀次雙頰紅雲更甚。
  
  「喂……那塊朽木想對我弟幹麻。」又一個被粉紅氣息驚到的人,蛇尾丸暫時放下兩人戰爭,不恥下問。
  「天曉得,白哉只是說最近對某個大男孩蠻有興趣的。」呼,口渴了。
  「朽木是戀童癖?……不對、重點是他們都是男的!」年齡差個十歲不是問題,問題是性別!
  「有什麼關係,」嗯,蛇尾丸廚藝不錯嘛。「身旁就有現成的兩對,誤入歧途是遲早的事。」總覺得你這朋友說得那麼輕鬆才是怪事……蛇尾丸一副看到外星人的眼神上下打量千本櫻。
  「反正是他朽木家的事。」跟別人一點關係也沒有,不是嗎?千本櫻反用一個你才奇怪的眼神看回去。
  「喂你不是他下屬。」雖然跟朽木沒什麼交情,不過為了弟弟將來的終生幸福,絕、對要讓朽木打消腦中任何一絲奇怪的念頭。
  「你有看過下屬去管上司的嗎?」千本櫻反將一軍,堵的蛇尾丸說不出話。
  「算了。」轉過頭去。「阿戀多吃…──人咧?」
  
  白哉啊白哉,這下你可要替我加薪了,我可是替你牽制住未來的大舅子了……「喏,消消氣。」
  接過千本櫻遞來的水,「消什麼氣!」一口飲完杯中的茶水。「現在是火上加油!」
  「那我只好捨命陪君子嘍……」
  「咦?」
  
  
  
  
  
  與白哉到一樓店面找些書來看,戀次抽了幾本書抱好。「感覺千本櫻先生跟我哥感情似乎不是很好?」終於想起哥哥以前還在讀高中時,每天回家必會開罵那隻華麗的孔雀如何如何……原來孔雀就是說千本櫻先生啊。
  「感情不好?」回想高中時代,白哉莞爾,「看事不能只看表面。」
  發現他臉上竟然帶著淡淡的笑意,戀次不禁看傻了眼,原來他會笑啊!「呃,朽木大哥心情不錯?」
  雖不太滿意戀次的稱呼,不過…來日方長。「想知道櫻跟你哥的關係?」答非所問,將話題再帶回令戀次好奇的問題。
  用力點頭,哥哥性格不像自己那麼衝動,脾氣也算不錯,能讓他那麼生氣還口出惡言的千本櫻先生……也很了不起!
  「現在上去可能會打擾到兩人『敘舊』,我們在待一會兒吧。」說完便坐在藤椅上翻開書閱讀。
  戀次若細心,便可察覺白哉在敘舊兩字特意加重音。
  
  
  
  
  
  「嗯、住手……給我滾出去!」
  「以前的你可是不會拒絕呢。」
  「以前是以前!還有明明就是你強我……呃嗯、不……」
  「再等一會…就快了……乖,嗯?」
  「不、停啊……啊、啊嗯──呀啊!」
  「呼、呼嗯……多久沒做了?」
  「誰會去做這種事啊!」
  「你若太大聲可是會──」
  
  「哥!」在二樓玄關處就聽見客廳激烈的戰況,是兩人打起來了嗎?戀次旋風般地衝到客廳門前拉開紙門。
  
  「哎呀。」好險料到白哉沒那麼好心,早從壁櫥拉了棉被下來遮掩住兩人底下糾纏的身子。
  「戀、戀、戀次……哥哥我是…呃、那個……」在腦中搜尋著藉口解釋他與千本櫻的窘況。
  
  現在是什麼狀況?
  哥、哥哥……被千本櫻先生壓在地上,棉被下是什麼情形在回想剛才兩人激烈談話,就算大剌剌如戀次也猜到兩人在做些什麼,只是……為什麼是男人?
  
  「我……剛跟千本櫻在……玩摔角……對,就是這樣!」蛇尾丸著急的解釋。
  「玩摔角是沒必要脫下褲子喔。」而且他還在蛇尾丸體內呢。
  「千本櫻你閉嘴!」
  
  本來還存在著一絲希望,但看見丟在一旁的牛仔褲與底褲,戀次轉過頭臉色惶恐無言的向白哉求救。
  「今天戀次就先跟我回家吧。」輕輕攬住他往自己懷裡帶,白哉朝地上的兩人點點頭。
  蛇尾丸完全沒想到目前他的身體狀況,掙扎著要起身,「阿戀被你帶回去還會留全屍嗎!」他寶貝的弟弟會被拆解入腹的啊!
  「該死!蛇你別亂動!」赫然發現體內剛發洩過的物體又逐漸灼熱起來,蛇尾丸嚇得握拳敲打千本櫻。「出、出去啊你!」最該死的連他自己都被影響到了。
  「哼,你點的火你自己消!」
  「不、啊…戀、戀次……」
  「人早走了,別在提別的男人名字。」
  「他…嗯、是我弟,啊啊、呃嗯…櫻……」
  
  攻防戰再次開打……咦,還是該說攻城戰?
  
  
  
  
  
  free talk
  欸欸欸…會什麼突然發展成這種情況(囧)
  主CP乾脆換成千蛇好了(汗囧)
  雖然以斬魄刀來講,似乎人設與主人都會比較相近,不過感覺就不好玩了XD
  所以千本櫻是不正經又超愛華麗的孔雀男,蛇尾丸是個平常人好脾氣好但遇上華麗孔雀男就會呈爆走狀態的娃娃臉男人XD
  下一篇會帶回白戀兩人的OTZ…
  
  2008/02/23

Comments
Share
王各

搭訕歡淫 一生明願廚 史姚一生一起走,哪些姿勢沒試過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