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郎與色狼只是一線之隔
  
  
  
  
  
  
  
  
  
  ……因為這樣,所以牛郎與織女一年中僅僅只能在七月七日,也就是七夕的今天相會唷,吶、小獅郎。
  市丸銀看著夜空中閃亮的兩顆星,低聲述說中國神話故事牛郎與織女。
  小獅郎聽完有什麼感想嗎?
  
  感想?那就是牛郎是個色狼,就這樣。
  冬獅郎嗤哼了下,牛會講話就夠詭異的了,那個叫牛郎的還聽牠話跑去偷女人家的衣服,不是色狼是什麼?
  
  哎~小獅郎別在意那種小細節,這個故事是要說牛郎與織女兩人的愛情感動玉帝,跟偷衣服沒關係嘍。
  聽了冬獅郎的話,市丸銀禁不住苦笑,雖嘴巴依然維持六十度上揚。
  
  整個故事中,我更好奇那時代沒警察嗎?這種色狼該抓去關上一輩子,偷女人家衣服又威脅她。
  手枕著頭,望著天上的星星,冬獅郎就事論事。
  
  小獅郎真沒情調…
  市丸銀無奈地揉揉白色亂髮,突而想到故事中牛郎織女的結局,翻個身便壓住冬獅郎。
  吶,覺得一年一次見面的夫妻會做些什麼事呀?
  
  冷冷看著身上的男人,冬獅郎再次覺得不愧是變態,講個故事也要以身作則,盡責地讓聽眾了解故事內容。
  我只知道變態專會壓上善良無辜的老百姓。冬獅郎弓起膝,欲頂向上頭男人。
  
  小獅郎想讓我不孕嗎?
  眼明手快,市丸銀趕在身下人兒膝蓋撞上之際,大手緊扣住那纖小的腳踝。
  
  我並不會生小孩。
  什麼不孕,冬獅郎覺得他是為國家除害。
  
  呵呵~我可沒說要冬獅郎替我生小孩唷。
  市丸銀玩著頰邊散落的白髮,纏繞住指頭。
  
  身子顫了下,冬獅郎緊閉雙唇不語。
  市丸銀話中的意思是要讓別人替他生嗎?
  
  很顯然,有隻小獅子誤會了,市丸銀愉快的輕戳了下柔嫩的臉頰。
  小獅郎是男生,怎麼會生小孩呢~對吧。
  
  你……
  一口氣提到胸口便壓了下去,冬獅郎決定不計較,那只是氣死自己。
  
  我?小獅郎,別提那個了~來做點事吶。
  說著說著,市丸銀大手便想解開浴衣的腰帶。
  
  喂!不是說要教我看牛郎織女星?
  不計較方才的事,不代表他同意讓市丸銀做這事,冬獅郎阻止那快被扯下的帶子。
  
  剛不是問說夫妻會做些什麼,我得讓冬獅郎體會體會呀。反正理由夠多,市丸銀心中頗樂。
  ──口頭上的輸贏,也是他樂趣來源之一。
  
  牛郎星與…唔──
  眼睜大瞪著吻住自己的男人。
  冬獅郎原本是來認識星星,卻又被市丸銀帶到成年的世界。
  
  這隻黃色狐貍…
  
  
  
  市丸銀不是神,他也會擔心、也會害怕。
  不過套句冬獅郎的話──那張狐狸臉有情緒才奇怪。
  但細心注意,還是可從些小地方看出端倪。
  
  小獅郎啊,若我倆像牛郎與織女該怎辦呢?
  銀髮蹭著懷中人的面頰。
  
  不怎辦,就這樣辦。
  純粹的文字遊戲,冬獅郎不予以正面回答。
  
  小獅郎…
  下巴靠在冬獅郎肩上,市丸銀偏頭注視著。
  
  笨蛋銀,你不是牛郎,我更不是織女。
  冬獅郎想說市丸銀其實是色狼。
  
  我是譬喻嘛,假若、假─若─
  銀色腦袋晃了晃,加重了後兩字的語氣。
  
  我們中間沒玉帝這東西,喜鵲也不會來替我們搭橋。
  真不知道市丸銀何時也愛問這種不可能的事,冬獅郎輕推肩上的重物。
  努了努嘴,口中若有似無的低喃。
  
  …哦呵,可愛的小獅郎~
  扳過冬獅郎的臉,市丸銀大力在他小嘴上親了一下。
  
  市、丸、銀──別得寸進尺了你。
  嘻~
  
  
  
  笨蛋,我們兩個人哪靠個什麼玉帝就會分開。
  而喜鵲又何苦來替黏在一起的兩人搭橋?
  
  
  
  
  
  《End》
  
  後記:
  我的七夕…才正要開始(囧)
  文啊文~都沒打(被打)
  明願沒頭緒、卡巴是懶惰…啊哈哈(汗)
  
  七夕前一天與當天都在幫朋友想禮物,累了兩天(搥肩)
  雖遲了點,但祝大家快樂唷=ˇ=
  朋友送了我一小盒金莎,珞閒閒拿來摺玫瑰…OTZ
  
  2006年8月1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