櫻戀紅
  
  
  
  
  
  
  
  
  
  
  回到家,朝一旁靜候許久的管家點點頭,繞過客廳,拿了矮凳來到後院,手捧著一杯熱茶,坐在櫻花樹下。
  只要戀次不在朽木家,白哉的生活就是如此。
  戀次常說櫻花就像他,那樣的高貴、漂亮。
  白哉並不喜歡櫻花,身為朽木家的櫻花,有的只是身負重任。
  
  平淡無奇的人生,在遇到戀次時便被打亂。
  而他,終於也在那刻有絲絲的喜歡上櫻花。
  櫻花爬過高牆的細枝開出美豔的粉紅,只因為戀次。
  
  今日,戀次說要辦點事便先離開了。
  白哉厭惡這樣的感覺,戀次不在身旁,自己只能枯坐在這兒。
  不能控制,他的思念如潮水般。
  
  
  
  太陽西沉,管家前來請示,白哉想想戀次也是趕不上用飯時間,便要他把晚飯放在廊上。
  平時飯菜之餘,也要配著戀次才嚥得下口。
  真可惜今日少了道菜。
  
  修長的手指拿起托盤中雕工精緻的竹箸,白哉閒適的挾起兩三根菜葉送入口中。
  庭園落下幾處的胖矮石柱上擺著幾顆夜明珠,那淡藍色的光芒渲染著。
  戀次說自己奢侈,他也不在意。
  
  怕被偷嗎?也不,白哉會告訴你──就當施捨給偷兒,做點善事、積點陰德。
  嚇得戀次曾有在朽木府守夜的念頭。
  
  想到曾說過的話,白哉忍不住輕笑。
  戀次還真的信了那句話,說到底也沒人真敢上朽木府偷東西。
  
  
  …又想到他了。
  白哉放下手中竹箸,輕敲了敲頭。
  
  戀次……
  
  
  
  ※
  
  
  
  一踏進客廳,戀次馬上把手上的東西藏在身後,放輕腳步靠近廊上坐著的人。
  望著直挺的背影,訝異白哉會做出敲頭這種事?
  隨後聽見低低的叫喚聲,唸的是自己的名字。
  
  心裡不禁一陣快意,總算也讓他等到白哉心心念念都是自己。
  每次都讓修兵那傢伙說兩人就像猴子撈月、野狗吠月。
  高高在上的永遠是朽木白哉,啐──
  乾脆躲到房間找機會嚇他好了,戀次偷笑著。
  
  
  白哉不是聾子,自然聽見笑聲,雖小但的確是。
  轉過身子,看到紅髮的人背對自己抖著雙肩…看來自己是被他當成笑話了。
  
  不見抖動停止,白哉皺起短眉,終究是出聲了。
  戀次。
  
  雙肩瞬時定住,戀次小心翼翼地轉過身子,怕被白哉看見自己拿的東西。
  晚安啊…白哉。抓了抓紅髮,戀次咧了咧嘴。
  
  縱使戀次動作迅速,把兩手往後一藏,但白哉眼更快,看得一清二楚。
  七夕…竹?
  白哉不是傻子,今日是什麼日子至少他還曉得。
  
  咦?你知道啊?
  戀次還以為像白哉這種人會不曉得這玩意兒。
  
  起身走近,白哉輕挑起一縷髮絲,以唇膜拜那抹紅。
  兩人相差八公分,但不是問題,戀次對著白哉,頭總是低低的。
  照白哉的說法是,戀次主動把豔紅的髮讓他把玩。
  但據戀次透露,怕自己臉上忠實的呈現內心想法。
  
  那要來許願嗎?
  既然都被發現了,戀次搖了搖七夕竹,細長的竹葉隨著搖擺發出沙沙聲響。
  
  白哉輕啄戀次的唇,作以回答。
  
  
  
  要叫露琪亞嗎?
  白哉在淡粉色的長條紙上寫下自己的願望,遞給戀次。
  
  欸?……不用了啦,那小妮子有自己的七夕竹。
  戀次掛好白哉的紙,也把自己的掛上。
  
  是嗎…那是誰早上還唸著自己沒有七夕竹的,白哉暗忖,記得那人好像就是自己的妹妹。
  本想把妹妹叫來,但看著戀次欣喜的表情便作罷。
  
  畢竟,
  這特別的日子,只想兩個人在一起。
  
  
  
  ※
  
  
  
  戀次啊,你拿這樣夠嗎?
  朽木府人不在少數,松本亂菊看著戀次手上的竹子,蹲下身子撐著頭好奇地問。
  
  夠啦!
  戀次搔搔臉,好玩似的拿著竹子貼進蹲下的松本亂菊。
  
  纖手撥開臉前的竹葉,松本亂菊眼兒彎,賊笑。
  唷唷~兩個人的世界啊。
  
  ……我先回去了。
  多說無用,戀次趕著回家。
  
  
  誰要那句話直切入戀次心崁裡了呢。
  
  兩個人的世界。
  
  
  
  
  
  《End》
  
  後記:
  噢耶~生出來了(彈指)
  接下來要敲哪對呢(樂轉)
  
  文名頗猶豫是在白哉大人的櫻戀紅還是兩人的世界…
  既然開頭都白哉大人了,那就櫻戀紅吧(茶)
  副標就兩人的世界(笑)
  本來也想要不要敲屍魂界…現世的七夕嘛。
  最後折衷──並沒挑明,背景就讓大家自己去決定吧XD
  
  剛剛邊敲也邊想著可愛的銀與冬獅郎ˇˇ
  小獅郎我來嘍(飄)
  
  2006年7月30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