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文】我們一起的現在

  我們一起的現在
  
  
  
  
  
  
  
  
  
  
  趁著年底前的休假,王瑞恩著手開始整理屋子,首先第一站是書房,畢竟依他跟凱文兩人每個月購書量實在太驚人了。從底層櫃子搬了個紙箱出來,禁不住好奇的打開來看看裡頭裝了什麼東西。
  一看清楚是什麼,王瑞恩詫異的睜大了眼,拿了最上頭一本翻閱,充滿趣味地瀏覽著。
  
  「瑞恩,書房……啊!」眼睛一掃,立即發現王瑞恩手上拿了什麼東西,趕緊搶過手抱在懷裡,不過看王瑞恩在偷笑,歐凱文無奈問,「你……看見了?」
  
  「嗯,看得一清二楚。」
  
  歐凱文輕聲歎息,王瑞恩笑著將人擁進懷裡,揉揉他的頭髮。
  
  可以說是歐凱文人生最大的秘密曝光了,還在當事人眼前,不過看當事人笑得像隻偷了腥的貓,歐凱文就不計較了。
  
  
  
  ※
  
  
  
  「媽,你在看什麼?」歐凱文還是頭一次看見媽媽笑得那麼開心。
  
  「凱文凱文你來。」歐母招了招手,拍拍身旁空位讓兒子坐下。
  「王瑞恩不是很帥嘛!」歐母用著情竇初開的語氣小聲說著。
  
  歐凱文不禁汗顏,這是他頭一次看見媽媽這個模樣呢。也是,自王瑞恩演出專情如一的楊過一角,還真是掀起了一陣旋風。
  但的確不能反駁啊……
  
  「嗯,很帥。」歐凱文笑著回答媽媽。
  「媽妳慢看,我先回房準備功課了。」
  
  歐凱文回到房間,作賊似的左探右望,並把房門鎖起來,從整齊的書櫃上抽出了本書,封面是詩集,但內容是……
  
  
  
  
  
  「真沒想到……」
  王瑞恩用著略帶懷念的口吻,看著被他一一挖出來的詩集,真虧凱文想得出來這招,用詩集封面來騙人,裡頭內容全是當時他的剪報。
  
  「要是被爸爸發現,他會生氣。」歐凱文莫可奈何的說著。
  他可是很辛苦的收集這些呢,畢竟媽媽也是頭號“王迷”,所以不能剪家裡報紙,他總是去學校途中買報紙或是跟朋友要,不過後者通常拿到的演藝版都已經少了好幾塊。
  
  「感覺像是昨天才發生的事。」
  翻著一頁頁,看著一張張剪報,王瑞恩猶如墜入時光隧道,昨日的自己仍鮮影活現。
  在他成為導演前的藝人時期幾乎都有,而之後的多是他身為導演不管是得獎或是活動之類的剪報。
  
  「其實爸爸也有。」歐凱文搖頭笑笑。「我跟媽媽都知道他趕黎華出去沒幾天後就後悔,但他們兩個一樣固執,誰都不讓誰。爸爸抽屜裡也有,都是黎華的。」
  至於他為什麼會知道,當然也是不經意翻出來的。
  
  「還是不叫他哥哥?」都幾年了。
  
  「習慣了,我們都習慣這樣的生活。」再說當初他也有被背叛的感覺,曾經也當自己沒有哥哥了。
  
  放下手中的剪報簿,王瑞恩也注意到紙箱底下還有另一本不同於其他詩集封面的,不過他知道裡面是有關於誰的剪報,怎麼說……有種很複雜的感受。
  
  「另一本,不看?」歐凱文溫和的笑了笑。
  
  輕嘆口氣,王瑞恩搖搖頭,「不了。」
  雖說他是成熟的男人,但看愛人將以前漂亮寶貝的剪報保存得如此良好,他仍是心中發酸,卻又中和了一絲苦味──當初情敵沒料到還有凱文這匹院長黑馬呢。
  
  歐凱文低笑著靠上愛人肩膀,「你是我的現在。」
  那段無疾而終的暗戀他早八九年前就埋到海底去了。
  
  「也是未來。」王瑞恩手臂攬住愛人,頭顱也輕輕靠上。
  
  抬起頭,歐凱文難得頑皮的口吻說:「該不會以後是我養你囉,王大導演。」
  
  王瑞恩則用凜然的聲音回應,「在下無以回報,只好……以身相許了!」
  語畢動作俐落地壓倒愛人,幾本“詩集”不幸被當作墊背。而歐凱文則是笑得極開心,王瑞恩埋在他的頸間逗得他癢。
  
  寒寒冬日,兩人同居的房子裡仍是散發著熾熱;而書房的辦公桌上則置著一本新的空白簿子,第一頁仍浮貼著紙張。
  
  我們的未來,依舊慢慢前進。
  
  
  
  
  
  over talk 2009/12/22
  突然想起我還欠了篇瑞文XD
  這對老夫老妻真的是…甜死我的媽啊(戴墨鏡)
  年底大出清‧3‧(並沒有)
  我想我還是先填完坑較實際囧…

Recommend
Share
Tagged in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