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共有的曾經
  
  
  
  
  
  
  
  
  
  
  「我回來了。」把鑰匙放在玄關處,歐凱文邊脫下鞋子邊喊。
  「下課啦凱文。」歐母提著一個紙袋,正巧從客廳出來,狀似要出門。
  「媽你要出門?」托托眼鏡,歐凱文放下背包。
  「啊…是啊……要去看你哥哥……」歐母露出個無奈的笑容。
  皺了皺眉頭,「爸知道嗎?」
  「你也知道你爸爸那性子……」
  「我替妳拿去吧。」一手接過母親手中的袋子。
  「也好,要是讓你爸問起我去哪……」拍拍小兒子肩膀。「那就麻煩你囉。」
  「嗯,那我出門囉。」再拿起了鑰匙。
  「路上小心。」
  
  
  
  走在路上,歐凱文對街景全然無視,自從那人決定演藝生涯而搬出家裡,爸爸對自己的管教也愈加嚴厲,絕不準自己走偏。
  重重嘆口氣,那人的出色與才華是眾人皆知,爸爸把期望都放在他身上,想必沒人料到高中一畢業他會決定做藝人,這對爸爸也是很大的打擊吧……
  搭上公車,歐凱文愣愣盯著窗外閃逝的景色。「抱歉…」一道聲音在耳際響起,歐凱文才想起他也要在這站下車,匆忙地走向前將車票遞給司機後下車。
  「差點坐過頭……」喃喃自語,要不是剛剛有人要下車,絕對會忘記。
  
  來到那人公寓門前,歐凱文正要按下門鈴,大門卻自動打開,迎面出現的是個不認識的男人。
  歐凱文的手還維持正要按下門鈴的姿勢,怔愣著看著眼前男人……他是誰?
  「……啊,你找黎華?」男人一看面生的客人,馬上聯想到室友。
  黎華是……啊,他連原名都不用了,歐凱文苦笑。「請問他不在嗎?」
  「他臨時有戲,已經出門了。」男人側身讓歐凱文進屋,「說不定運氣好點能等到他。」
  入內放好母親交待的袋子,歐凱文好奇地問,「臨時?」
  倒了杯紅茶,男人笑笑,「只是臨時演員,為了方便跟省錢,公司讓我們住同間公寓。」
  「這種工作……」雖歐凱文沒說完,但男人倒是能猜出他想說什麼。「呵…是啊…這種沒保障的工作,但是,只要努力,不都是有可能嗎?」
  「拋棄了家人跟父母的期望,我實在不懂!」歐凱文話一說完便後悔了,這不是間接暴露了他的身份嗎?
  男人挑眉望向一旁氣憤的男孩,「他只是找到他要的,就這麼簡單。」像個大哥哥一樣地揉揉歐凱文的頭髮。
  對於男人沒點破,歐凱文懷著小小的感激,這種事他也不會與父母抱怨,也不便與同齡的好友討論,而此刻陌生的男子卻讓他存了點好感。「抱歉……」
  「不說出來悶在心裡會難過吧?」
  「那個…你也是演員嗎?」記得男人剛剛有提過。
  「演員只是我的開始…我真正想做的──」話到這便止住,男人陷入沉思。
  「導演?」歐凱文忍不住迸出口。
  「咦?」詫異地轉過頭。
  「抱、抱歉!我…只是覺得你蠻適合的……」慌忙地解釋。「我…有點自以為是了,真的很抱歉!」
  「呵呵…不錯呢,這提議。」男人身子向後靠。
  「是嗎……」尷尬地低下頭,對於初次見面就說這種聽起來很理解他人似的大話,歐凱文感到困窘。
  「還要再一杯嗎?」
  「咦?」不知不覺就喝完紅茶,歐凱文看看時間,搖搖頭。「不了…我該回家了。」
  「是嗎,我在幫你轉告黎華。」
  
  離開時,歐凱文忍不住好奇心啟口詢問,「請問你是……」男人道出名字後便笑著說了聲再見,目送歐凱文搭上電梯才關上大門。
  直至回到家,歐凱文心裡仍是唸著那三個字──
  
  王瑞恩
  
  
  
  
  
  free talk 2008/09/16
  突發瑞文短篇OAO
  本來原定是想寫王導跟阿花是同學,然後哥哥的朋友到家裡來玩一觸及發…(發啥?)
  不過我馬上想到…棍!黎華本名是尛!?歐凱華XD!?
  一考慮到名字設定我就放棄了(不過現在才想到我一向沒有很在意明願背景,不知道是在堅持尛)
  為了這三人,我就”木”(台)了一小段時間,因為要查明年紀等等的,我沒玩過明願2,要翻資料。
  沒查到王導的身世之謎,只知道他跟黎湘離(真詩情畫意)是祖孫。
  凱文幾歲我也不曉得OTZ,應該跟王導差不多歲數──阿花真是不死天王,他還比王導大兩歲囧
  結果最後我還是寫出了跟原作沒啥干係的文(噴)
  
  這篇還有續集,預定名稱是「我們一起的現在」,以上。
  …姆,應該會寫吧(攤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