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與赤
  ※前情請移向「赤」與「黑」
  
  
  
  
  
  
  
  
  
  喀喳!
  本來橫躺在沙發上,咬著仙貝還不時噴出餅乾屑大笑的女孩,聽見開門聲,立即將桌上的餅乾及飲料毀屍滅跡,端正坐姿並將搞笑節目轉到介紹插花的節目。
  同時有禮貌地站起來,「白哉大哥你回來了,有客人……戀、戀次!?」
  本來小女人的露琪亞,當下忘了大哥還在場,蹦蹦跳跳地衝上前去搥了好友一記。
  「怎麼來也不通知啊!」她一定要戀次好好打扮來吸引大哥……欸?戀次身邊擱著的是──
  她才呆滯地抬起頭,「為什麼……大哥跟戀次一起回來?」同時用著好奇及曖昧的眼神打量著兩人。
  
  或許平常不會發覺,但此時腦袋才剛經過一次重大打擊,戀次敏感地察覺露琪亞觀看他與朽木大哥的眼神非常不對勁。
  「露、露琪亞妳那什麼眼神啊!」他也不敢轉過頭去看朽木大哥的表情。
  
  啊啊……標準的此地無銀三百兩,露琪亞掩嘴笑了笑。
  
  「露琪亞,去把妳冰箱裡沒營養的飲料拿一罐給戀次。」似乎早知道妹妹那些不符合規範的舉動,不過想必戀次不會想喝咖啡,家裡也沒果汁,總不能拿牛奶,只好暫時招待妹妹買的飲料。
  
  大哥知道啦。偷偷吐了小舌,露琪亞要進廚房前先把藏起來的零食拿出來,既然有免死金牌戀次,那就大方點囉。
  
  客廳裡兩人安靜地各佔沙發一角,白哉將電視轉到平常不會看的節目,眼睛雖然直視著,但其實心下仔細注意戀次的情緒。
  露琪亞端著飲料進來,除了戀次的份還泡了杯茶給大哥,放在桌上好奇地看著發呆的戀次及明顯心神不在電視上的大哥。
  怎麼回事……這迴妙的氣氛?
  
  「戀次,你討厭嗎?」白哉冷不防問。
  
  身子一顫,戀次撓撓頭,「其實不是討厭啦,只是很驚訝。」
  再說畢竟是自己哥哥,怎樣他也不可能會討厭,而且戀次突然驚覺……他根本沒資格說哥哥。
  ──想到這,戀次不禁偷瞄了那冷靜的俊美男人。
  
  露琪亞沒漏看戀次的那一眼,也沒忽視大哥故做看電視的鎮靜樣,難道在她看不見的地方發生了OOXX的事了!?
  「戀次,你看起來好像發生什麼事喔?」當然是從戀次下手最快啦。
  
  「呃……那個、千本櫻先生跟我哥……就是……」滾在一塊?死灰復燃?戀次在掙扎用詞。
  
  聰明如露琪亞,想到那曾經見過幾次面的蛇尾丸,再想到千本櫻……
  「是『這樣』的關係?」翹起小指,問道。
  看戀次點點頭,露琪亞大笑,「什麼嘛,我還以為是什麼大事咧,反正修兵跟那個古怪的理化老師不是一對嗎,還有斑目前輩跟綾瀨前輩不也是一對,你早該習慣了啊。」
  
  戀次急急地解釋,「不是啦!就是……呃,怎麼說……親人跟朋友還是有些不同嘛!」
  作為朋友他能大方給予祝福,但當事人是自己哥哥耶,怎麼想怎麼彆扭嘛。
  
  沒想到平時大剌剌的戀次也會在意這個啊……露琪亞吃驚的心想。
  「所以你要他們分手?」
  
  「也不是……」
  心煩意亂的,戀次忍不住抓抓頭髮,幾撮髮絲跑了出來,甚至馬尾也有些垂下,似乎就快掙脫髮圈的束縛,無助的模樣惹了平時愛吃辣的白哉眼睛一亮。
  果然如同他想像的,戀次放下頭髮一定令人驚豔,更加深了白哉欲將他綁回家的念頭。
  
  十七年的妹妹可不是白當的,而妹妹是做什麼的?就是要幫大哥物色大嫂,還要幫大哥拐回大嫂,最好大嫂還是自己能欺負的人選──戀次真是太Good Job了!
  露琪亞心中禁不住豎起大姆指。
  「什麼啦,我不懂。」但問題就是要怎麼讓戀次掉下陷阱。
  
  「啊!」一彈指,戀次似乎想到一個最好的例子。
  「露琪亞,要是朽木大哥跟男人交往,妳心情不會很複雜嗎?」
  舉個親人為例就對了吧,真是太佩服自己了!
  
  自投羅網就是指現下的情況吧,露琪亞狡詐的一笑,故作天真地回答:
  「我怎麼會知道,大哥沒跟男人交往過啊……還是戀次想當大哥的第一個?」
  若成功湊合,想必未來十年的支出都能算在大哥頭上了。
  而面不改色的白哉則看了妹妹一眼,眼底的意思很明顯──做得好,露琪亞,下次恰比兔子支出額度加10%。
  
  「妳妳妳妳、妳在說什麼啊!」戀次臉色通紅,咻地站起身,不過他發現自己腦海裡竟然開始幻想起來了,整個想一頭撞死。
  
  露琪亞盡責地火上加油,「戀次你臉好紅喔……是想到什麼了嗎?」
  
  「我我我我、那個…我……」氣急敗壞的來回看著眼前這對兄妹,戀次只希望朽木大哥別當真。
  他總有一天會被露琪亞這小魔王害死!
  然,戀次永遠不知道,小魔王會作亂,肯定有大魔王縱虎歸山。
  
  「露琪亞。」最終白哉仍阻止了妹妹繼續說下去,說到底,是有些心疼戀次那吃鱉的樣子,再說由著妹妹欺負,心底總是有些在意。
  
  「啊,那我去洗澡了。」都還沒入門,大哥的心已經向著大嫂了……露琪亞只好放過戀次,反正確定下次零用錢肯定不少。
  經過戀次身旁時,還小聲地說:「戀次,好好把握喔,像白哉大哥這樣的好男人不多了。」
  她還是很有良知道德的──建立在零用錢上──大哥這頂級飯票,絕對吃不了虧的,反而應該說賺到了。
  
  什麼東西啊……戀次嘴裡忍不住嘀咕。
  兩人間又是一陣沉默,只有電視傳出的聲響,戀次偷偷瞄了白哉一眼,靜靜地把可樂罐移到嘴前,下一秒白哉突來的呼喚聲讓他手一抖,罐子投奔自由,濡濕了他的衣褲及沙發。
  「啊啊啊──」緊張地起身,一看沙發上的水漬,戀次臉一白──死定了,光看這房子就知道朽木家背景很好,這沙發肯定是高檔貨,他家只是經營二手書店的小家庭啊。
  正當戀次還在著急他該如何陪錢之際,白哉則由後攬住戀次。
  「朽、朽木大哥!」身子一僵,動都不敢動。
  
  「幫你擦乾淨。」順便吃豆腐。
  
  耳旁低沉的嗓音、噴吐的氣息,戀次呆然地站在那兒,由著白哉幫他擦拭衣上的水漬,直到那雙白晰的雙掌移到褲頭處,他才驚醒過來。
  「褲子我自己來就好!」
  嗚──要是有不必要的反應就糟糕了!
  
  「你是客人,我自然要盡主人的義務。」白哉不當一回事,繼續動作,只是額外空出一隻手往上解開戀次的髮圈,紅豔的長髮自然地灑落。
  「哼嗯……裡頭也要擦乾淨。」白哉說著說著,自動地解開褲頭,手掌順勢滑入內。
  
  由頭至尾,戀次連說不的權利都沒有。
  
  
  
  「不愧是大哥。」方才說著要去洗澡的露琪亞,根本就躲在客廳門外,開著小縫偷看。
  一見戀次將要被拆解入腹,又接收到大哥射過來的視線,她才戀戀不捨地帶上門,噘著小嘴踏上階梯。
  大哥好小氣──
  
  
  
  
  
  free talk 2010/04/06
  幾百年沒寫白戀ˊˋ
  看了一下,上一篇是在08年耶(抖)
  不管如何,我還是很愛白戀,只是沒寫文‧3‧
  
  至於本篇的千蛇…不曉得XD
  順便一提,我好失望蛇尾丸實體化喔ˊˇˋ
  雖然蛇男很可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