翱翔天際的情人節

  
  
  
  
  
  
  
  
  
  
  一到了普天同慶(?)的情人節,街上便彌漫著一股浪漫氣氛,而浪漫因子也飄呀飄的,飄到翱翔天際。
  辦公室裡,眾藝人們正襟危坐,等待著皓薰決定生死。
  沒錯,因為情人節。這天,要是沒有休假……
  「好,今天也請好好努力!」
  啊?講完了?
  怡青首先發難,「皓薰哥,沒休假嗎?」
  「啊!我忘了!」皓薰收起筆記本的手停下。
  
  我、忘、了?
  
  「紀翔……麻煩你讓皓薰哥深刻體會到情人節的重要性。」竟然用一句我忘了打發她?
  嘴角輕輕往上勾,嘴巴輕輕吐出嚇死人的話語,「當然,我會用身體好好地讓他體會到。」
  「哇,我開玩笑的、開玩笑的啦!」忙提起自己早上帶來的大袋子,真是的,讓他開一個小小的玩笑也不準。
  「薰,看來是我昨晚太早放過你,今天你還有力氣開玩笑……」
  「紀翔,給我閉嘴!」若說這句話,皓薰臉不要羞紅……應該會更有說服力。
  
  早對小倆口打情罵俏習以為常,倒是眼前擺在桌上的大袋子比較引人注意。
  「皓薰哥,這是什麼啊?」
  「當然是我送給大家的巧克力。」
  「真的嗎?」怡青聽到巧克力三個字,直衝到皓薰眼前。
  「欸……巧克力我是用煮的耶……不是用『蒸』的。」而且巧克力怎麼用蒸的?「他昨晚做的。」紀翔替想歪的皓薰回答。
  「原來如此,難怪今天皓薰還有力氣可以講話。」阿威摸著下巴點頭說。
  「順便說,他剛講的是騙你們的,真正的行程在巧克力裡面。」主意當然是他出的,都是巧克力害他吃不到羊大餐。
  真正的行程?那就是有休假囉?
  「皓薰哥,快發巧克力呀!」
  「咦?喔!」打開袋子,照著包裝上貼著的名字一一發送。
  拿到巧克力,眾人莫不懷著期待準備打開,紀翔手中也有一個,約掌心大的心型巧克力,雖然他不太愛吃甜食,但為了皓薰可以忍耐一下。
  「那個,先不要打開唷!因為是驚喜咩!現在打開,行程就會改變唷!」
  本來想拆包裝的手倏然停下,何時小羊也懂得威脅人?
  眾人只好瞪著巧克力,不能吃……那看看也好。
  
  怡青偷偷摸到紀翔身邊,「紀翔,只有你的跟別人不一樣耶!」
  「妳想讓路風戴綠帽子的話,我不介意妳的也是心型。」
  「小氣,讓我好奇一下也不行。」就知道嘴上功夫贏不了他,那她去贏另外一隻行吧?「皓薰哥呀──為什麼只有紀翔的是心型?你就不愛其他藝人的我們嗎?」
  「你們我當然也愛呀……只是、只是……」說到最後,臉又紅撲撲地低下去。
  「只是什麼?」臉紅了、臉紅了!
  「只是、只是……翔是特別的……」最後一句幾乎是說給自己聽的。
  但耳尖的怡青可沒漏掉。「原來如此啊!紀翔是特別的嘛!」不忘放大聲讓眾人「同樂」。
  「妳也知道我是特別的?那閒雜人等可以離開了。」說著,邊把玩著手中的巧克力。
  「嗯哼哼,那我們就離開去拆我們的禮物吧!」
  「欸?那麼快啊?我還有問題要問的耶……」
  「皓薰哥有什麼問題嗎?」
  「怡青,妳剛說巧克力用蒸的……我想問妳怎麼蒸的?」皓薰提起筆準備作筆記。
  ……
  「我要走了。」怡青連理都不想理皓薰的問題,手抓著莉鈴一起離開。
  
  閒雜人等一離開,紀翔放低聲音對桌旁的人說:「薰,過來。」
  「為什麼要我過去?」紀翔用那麼變態的聲音叫他,一定沒好事!
  「若讓我親自過去抓你,那下場就不一樣了,親愛的經紀人。」
  「……我過去。」什麼下場?皓薰自己都不太敢想像。
  待皓薰站至紀翔面前,紀翔伸手一扯把他納入自己懷中,下巴靠在頭上。「想要什麼回禮?」
  「不用了啦!是我要送的……」
  撫著皓薰天藍色的柔嫩髮絲,「那有想要什麼嗎?」兩個意思不是一樣嗎?皓薰不太明白的抓抓臉。
  「嗯?想要什麼?」他沒送過禮,就算有……對方也不領情。
  「只要你一直在我身邊就好。」
  又害羞了,真可愛。
  「謝謝。」這不是回禮,相反的,對紀翔而言又是個禮物。
  「為什麼要跟我說謝謝?」
  「沒什麼。」皓薰,你永遠都不知道我有多害怕你會離開我……
  「翔,你不拆巧克力嗎?」看紀翔把巧克力完好的放在一旁。
  「不就是巧克力?」巧克力還會有什麼玄機?
  「可是你的行程在裡面耶!」
  「我的行程?」皓薰不說,他都忘了。
  「對呀!」
  邪惡一笑,「我的行程就是……我們回家吧!」
  「欸?」他明明排……
  「回家我們一起吃巧克力。」
  一起吃巧克力……?
  想起昨晚煮巧克力的場景,皓薰臉上又開始冒蒸汽。「你那明明是……明明是……」
  「走吧!回家。」他記得家裡還有一堆未溶化、正等著他們的巧克力小山。
  「不要啦──」
  「好吧!」
  咦?紀翔哪時變得那麼好說話?「真的嗎?」
  「嗯,你有想去哪裡嗎?」反正晚上回家是一樣的。
  完全不知道紀翔心裡在想些什麼,皓薰開心的回答:「晚上我們去公園好嗎?」
  「看煙火?」
  「嗯!」
  「也好。」支起皓薰的臉,在他頰邊輕吻。「好癢……別親我耳朵啦……」就是想看這種反應才親,呵呵。「那現在呢?」輕聲問。
  「再這樣一下下好嗎?」
  「今天我都是你的。」不管皓薰有什麼要求,他都答應。
  皓薰調整一下姿勢,窩進紀翔的頸間,幸福地嘆了一聲。
  紀翔越來越忙了,就算是一起出門,卻不見得是一起回家。一個人在家、一個人吃飯、一個人看電視……
  做什麼事都一個人,就像回到爸爸去世後,他一個人獨自生活的情景。
  好孤單、好寂寞……
  
  紀翔忽然扯出一個風馬牛不相干的話題,「電影要完結了。」
  「咦?真的?」見皓薰那藏不住心事的小臉上所露出來的期待與高興,紀翔忍不住又低頭啄吻皓薰潮紅的臉。
  唉,皓薰以為他都沒發現嗎?這個小呆子。
  總是開燈睡覺,他知道皓薰沒這個習慣;會留下幾樣還熱著的菜,怕他回來餓著;他不在的夜晚,就抱著他的枕頭,像每晚他倆相擁而眠。
  他沒說出口,但他看在心裡。
  「嗯,可以一起回家。」
  好心情展露無疑,拉著紀翔的頭髮玩。「對了,說到電影……翔,昨晚你跟我說通告由你排,為什麼啊?」不是不信任他,而是不懂紀翔怎麼突然要排起通告。
  「沒什麼,我想幫你分擔一些工作。」雖然不是主要,但這也是理由之一。
  「嘿嘿,謝謝……」
  「別說謝謝。」
  哼,情人節?他也給了那些人一份很大的情人節禮物。
  
  
  
  
  
  【阿威,情人節快樂】
  
  打開包裝,阿威臉上的笑容就此打住。
  「什麼東西……」
  巧克力上還有一張紙,紙上寫著:
  「阿威,為了感謝你上一次出主意要薰作什麼選擇,情人節禮物我當然要好好送你一份。
  王大哥的電影男主角,就由你去了,別太感謝我。紀翔」
  
  呼──是通告啊!還好、還好!
  雖然情人節要拍戲很辛苦,但他沒記錯的話,若琦也在全球,真是太Lucky了!
  踏著愉快的腳步,阿威帶著快樂的心情往全球邁進。
  
  ※
  
  「不要啊──」
  在全球外,就聽見了霹靂無敵慘的叫聲,嚇得路人拔腿就跑、小狗急得往牆上跳!(啥鬼?)
  「咳咳……『天使與惡魔』是你跟黎華領銜主演……」皓薰接下這片子,本來是要給紀翔,沒想到昨晚紀翔跟他說要換角……
  王瑞恩接著塞了一張紙給阿威,「這是紀翔要我給你的。」裡頭的內容他看過,實在是……別惹紀翔來得好。
  「還有比這件事更慘的嗎?」打開紙條一看,嚇得阿威魂兒再度飛走。
  
  「阿威,我覺得你非常有當小受的氣質,好好加油。
  反正拍風燦時你也已經有受的經驗、有受的性格,你要揣摩起來絕對不難。
  相信黎天王的技巧一定比我好。紀翔」
  
  若琦可憐地看著手上拿著紙條,表情成癡呆的阿威,昨晚她也在現場,所以也跟著王瑞恩一起看過內容。 輕輕合掌,「願神保佑。」(中西式法XD)
  黎華則笑著說:「放心吧!我保證會讓你的小受氣質發揮得淋漓盡致。」
  聽到這句話,神遊到不知哪去的阿威張著嘴猛搖頭,黎華你別作什麼保證啦!
  而且紀翔紙上寫的技巧到底是什麼意思啊──
  
  劇本介紹──
   天使與惡魔(珞亂扯的,有沒有…不知XD)
   男主角:黎華(攻)  男主角:關古威(受)  男配角:紀翔
   劇情簡介:當聖潔的天使遇上狂妄的惡魔,會引出怎樣的愛恨糾葛?
        是天使導引惡魔?還是惡魔污染天使?
        在光與暗之間的抉擇,天使與惡魔會選向哪邊?
   檔期:2009年2月14日……往後算共13週
   特殊:裸露(點到為止)
   
  黎華暗自偷笑,本來以為是當受,沒想到一天後轉當攻,而且對象還是生嫩的他……
  阿威在心中吶喊,紀翔你一定是故意的!
  
  
  
  
  
  【史蒂芬、子奇;丹尼斯、芬芬,情人節快樂】
  
  看著紙上紀翔留給他的幾行字,史蒂芬再一次想掐死紀翔。
  該死,讓他演蘇嫚君那兩部電視劇就算了,一部當攻一部當受也算了,可是另外的攻與受是誰可不能就這樣算了!
  他果然還在記上一次的仇,這小人的紀翔!
  「該死──」史蒂芬咒罵聲未完,便被身旁子奇嚇了一跳。「該死的紀翔!我跟你有仇嗎?」
  有仇?史蒂芬抓到這兩個特殊字眼。「子奇,你的給我看看。」
  
  「哼哼,姚子奇你去怪史蒂芬吧!誰要他上次早上打來吵我的清夢。
  乖乖去當嫚君筆下的小受跟小攻吧!難得你有可以擺脫受的一次小攻機會。
  去看史蒂芬的吧,相信你會喜歡這個禮物。紀翔」
  
  「好險……」
  「史蒂芬你在好險什麼啊?為什麼我要去演那兩部電視劇啊!」事情又不是他惹的,為啥扯到他身上啊!
  「嗯──你是說我去壓別人、吻別人也沒關係囉?」
  「我沒說啦!」慢慢往後退。
  「那我讓別人壓、讓別人吻也沒關係?」還跑?
  「我也沒說……你別一直靠過來啦!」啊,碰到牆了。
  「那你要不要演?」兩手抵住牆,將子奇緊緊困在他與牆之間。
  「要要要!要我當攻當受都可以!」
  「很好!兩部我都當攻、你當受,就這樣決定了。」威脅完成附加額外成果,史蒂芬縮回手準備要去跟嫚君拿劇本。
  嗯,或是他可以跟她討論要不要加戲,但……可能會變成十八禁,那至少接吻一定要有。
  「史蒂芬你要去哪啊?給我回來──我不要都當受啦!」子奇過了一分鐘才回神,對著史蒂芬的背影跳腳大喊。
  子奇,你別忘了你們還在翱翔天際大樓裡。
  
  「丹尼斯,沒想到史蒂芬是攻耶!」
  「嗯……史蒂芬性格其實比我來得強硬許多。」
  「真的喔?那我真同情子奇!」
  「沒關係,畢竟子奇是我未來弟妹(?),我會提醒史蒂芬的。」
  「還敢說,上次你提醒史蒂芬量力而為,結果隔天子奇沒來。」
  「這個嘛……這就不能怪我了,史蒂芬忍太久了。」
  「是嗎?那下次史蒂芬生日,我換送他飯店鑰匙好了!」
  「……」
  「丹尼斯,怎麼了?」
  「這個提議可以考慮……」
  「我也這麼覺得!」
  小倆口牽著手,準備去度過美好情人節,但話題還是一直繞著那兩人打轉。
  
  
  
  
  
  【天晴、敏敏,情人節快樂】
  
  「天晴,這是我親手做的巧克力唷!僅此一家,絕無分店!」敏敏拿出一個藍色包裝的心型巧克力,遞給天晴。
  「謝謝妳,敏敏!」又祭出陽光的笑容,天晴馬上接過巧克力。
  「對了!皓薰哥給我們的巧克力,拆開來看吧?」
  「唔嗯!」天晴已經在吃了,久違的皓薰哥愛心料理。
  咦?敏敏拿起巧克力裡的紙,奇怪地左看右看,這個不能吃吧?
  「敏敏……」天晴聲音一副要哭的樣子。
  「怎麼……天晴你怎麼了?」不會是巧克力出了什麼問題吧?
  雖然她在送給天晴裡的巧克力添加了路家祖傳祕方……但不至於有這奇怪的現象吧?
  天晴總是咧開笑笑的嘴,此刻微微張開喘息,眼睛迷濛地直看著敏敏。
  「敏敏……」天晴覺得自己好奇怪,為什麼他好想抱住敏敏,而且……
  「哇──你怎麼了啊?」緊張地接住他像要倒的身體,慌忙中不意讓剛剛手上拿著的紙張飄到地上。
  紙隨著風的捲起,跟著風一起飄揚,最後直落──垃圾桶。
  剛好,被風攤開了,幾行字的內容。
  
  「上次帶男人聖品給我,雖然妳沒送給我,但妳的心意我確實接收到了。
  為了今天,我也特地去跟路老爹買了鹿茸,而昨天薰做巧克力時,不小心被我磨成粉灑進未冷卻的巧克力裡。
  不過,我做了補償,也把安眠藥磨成粉灑了進去。
  附鑰匙,天晴還沒發情完前應該會先睡著,祝妳有美好的情人夜。紀翔」
  
  「鑰匙?有錢大飯店?算了,將就用──天晴你好重……」嗚,她要怎麼把天晴拖過去啊?
  天晴嘴裡一直唸著敏敏,頭埋在她胸前,忍不住磨蹭幾下。(天晴犬化)
  「天晴你在做什麼呀?」這是吃豆腐嗎?但天晴的樣子她不敢送迴旋踢給他。
  要是再打得更奇怪怎辦?
  「好舒服……」
  天晴化為小色犬一枚。
  敏敏與天晴得知事實,是在情人節過完的某天,紀翔不小心說出來的那時候。
  紀翔真的沒要讓眾人知道,只是不、小、心。(很沒說服力…)
  
  
  
  
  
  【嫚君、禾蓓,情人節快樂】
  
  「真奇怪耶……」拿著皓薰送的巧克力,嫚君不太了解的發出疑問。
  「怎麼了?」禾蓓早拆開巧克力來吃,行程?很簡單的放假兩天,讓她可以休息一下。
  「我不太懂啊……為什麼前幾天紀翔要我跟乾爹訂飯店的房間……」
  「紀翔要用?」情人夜,換個不一樣的地方也不錯。
  「也沒啊……我問紀翔,他要我再跟飯店服務生說會有一男一女……我就想不透。」她以為是紀翔要用勒……這樣下一次的劇本又有題材了。
  禾蓓停下動作看著從公園出來熟悉的兩道人影,一男一女?不會是……
  「小蓓,妳說是不是紀翔有外遇?」她怎麼想都只剩這個可能。
  轉回頭,繼續吃,「安心吧,我大概知道是誰了。」
  「欸?誰呀?」
  「還是別知道的好……」舔掉手中的巧克力屑,淡淡說著。
  「喔!」嫚君見禾蓓吃得津津有味,也嘴饞起來。
  「有紙耶!」嫚君眼睛發亮,是什麼戰略嗎?(又不是月餅,蘇小姐…)
  
  「嫚君,謝謝妳的劇本與房間。
  下次有問題可以問我,但別、太、深、入。紀翔」
  
  「小君……妳要問紀翔什麼問題?」別太深入……?
  「當然是下一次的題材呀!」她正愁沒得寫呢!
  「……嗯。」原來……是紀蘇為奸。
  「對了……我好像忘了什麼事耶……」
  「是嗎?那應該是沒事,到育幼院如何?」禾蓓也不指望嫚君能想起什麼。
  「好呀!」
  兩道人影往蘇媽媽育幼院方向走著,一道不時跌倒,一道不時撫額嘆氣與扶起跌倒的人。
  
  
  
  
  
  【怡青、路風,情人節快樂】
  
  「喏!給你的巧克力!」怡青把巧克力丟給路風。
  巧克力呈拋物線完美的落在路風手裡。「小青……」他好感動,怡青親手做的。
  「我跟敏敏一起做的唷!可是……因為敏敏用掉很多巧克力,所以我的看起來有點小。」
  「沒關係!」小歸小,心意大就好。「對了,妳跟敏敏一起做的?」
  「對呀!」
  「……沒加什麼奇怪的東西吧?」依照自己妹妹的性格……
  「我的當然沒啦!但天晴的……」怡青說到這,臉就轉過去看向別處,背景開始轉暗。
  
  昨晚,怡青家的廚房──
  「敏敏……妳加那什麼東西?」咽下口水,怡青不安地問。
  為什麼敏敏一加下去會冒煙?
  「咦?這個啊?是路家祖傳──愛情藥!加下去後,包準不相愛的兩人馬上天雷勾動地火;情侶乾柴烈火燒個它精光;老夫老妻也能死灰復燃!」
  死的也能被妳說成活的……無言以對,怡青只好繼續攪拌自家巧克力。
  「當初老爹就是靠這個追到我娘,所以才叫祖傳嘛!」
  
  想起昨晚的情況,怡青有點擔心天晴,不知道吃下去是不是真的乾柴烈火燒精光……她覺得路家祖傳祕方……應該稱為「媚藥」。
  「小青?是不是敏敏真的加了什麼怪東西?」看著她越來越怪的臉色,路風緊張地問。
  「路風……你家有沒有什麼祖傳祕方?」先問清楚,才不會產生危險。
  「啊?祖傳……這樣一講,好像有聽我娘說過……」
  「那是什麼?」最好不是她想的那樣。
  「那個啊……現在來看也不稀奇啊!」
  不稀奇?不會真的……「那只是紅色色素而已啊!」
  「啊?」紅、色、色、素?她沒聽錯吧?
  點點頭,路風繼續說明,「沒錯,因為我看過啊!不過在那個年代應該很少見吧!」
  「我娘總是笑說那東西簡直是愛情藥,讓她一見就上癮,才會跟著老爹。」
  所以說……祖傳是指紅色色素的特別,不是愛情藥……怡青傻眼了,不過也好……乾柴烈火不會發生。
  「怎麼會問我這個?」見怡青沒回答,一直看著自己手中巧克力,不會……「敏敏把那個加進巧克力?」路風,別用殺豬似的聲音大叫,怡青微微瞪他一眼。
  「加都加了……應該是沒關係啦!從自然中來的,對人應該無害……」怡青也這麼想,但壞就壞在──
  「路風,祖傳是幾年?」……兩人沉默對望。
  「哇──天晴!」路風,就說別用殺豬似的聲音大叫,怡青先摀住他的嘴再說。
  唉,情人節也要忙──找人與救人。
  
  
  
  
  
  【莉鈴,情人節快樂】
  
  「OK!」收起收支簿,莉鈴拿起皮包準備回家。
  看見擱在一旁的巧克力,想了一會,莉鈴便拆開來吃,壓壓饑餓的肚子。
  一張紙落下,「什麼東西?」
  
  「莉鈴,情人節快樂!紀翔」
  
  莉鈴看到最後的署名,吃了一驚,「紀翔?」
  「唉……是不是又做了什麼事啊……」真令人不安。
  不過,算了!就留給經理去忙吧!她也要享受她的情人節!
  
  
  
  
  【依莉,情人節快樂】
  
  「依莉?」
  「櫻花樹……要開了呢。」依莉看著窗外,緩緩說著。
  「依莉……翱翔天際送了東西過來。」
  「咦?真的嗎?」
  不多不少,正好十五個禮物。
  「好棒!」依莉開心地拆著禮物,雖然禮物她有很多,但這是不一樣的。
  一張卡片,佈滿十五個人的筆跡。
  
  依莉,翱翔天際等著妳回巢唷!「皓薰哥真是的……」她一定會回去的!
  
  養好身體。「一定是皓薰哥逼紀翔寫的。」簡單的幾句話,呵。
  
  我很喜歡妳的劇本,有空一起研究吧!「呃……嫚君,我跟妳領域不大同吧……」而且差很多。
  
  多吃多補,加油。「小蓓……我沒有妳的不易胖體質啊……」旁邊……口紅印?
  
  一起唱歌吧!「啊!怡青……偷偷打歌?」送唱片?
  
  依莉,希望妳天天開心!「嘻嘻,真符合天晴呢!」還有個紙飛機。
  
  我跟史蒂芬替妳寫了首歌,等妳來唱。「唔……子奇是被逼的嗎?」字有點抖?
  
  我會好好幫妳補身體的!「這個……」她覺得敏敏的補有很不一樣的意思。
  
  等妳身體好了,一起來練功吧!「可是我不太想變成像你一樣耶……路風。」跳韻律舞較安全。
  
  身體是本錢,乖乖接受治療唷!「不愧是關大哥呢……」一句話道出事實。
  
  看我的節目,讓妳笑得開心!「呵呵,我有看唷!奕夫。」不過,也別在節目上把自己的慘況說出來嘛!
  
  乖乖待在床上唷!依莉姐姐。「芬芬還是那麼可愛!」報上說跟丹尼斯打得火熱呢……嘻。
  
  我會跟芬芬去醫院……別偷溜出去。「唔……被看到了嗎?」她常常到庭院走走嘛!
  
  我想寫的,被子奇寫去了……我會抓著子奇去醫院抓妳。「果然是兄弟……」內容真像。
  
  依莉,我很喜歡跟妳聊天唷!「莉鈴好可愛……」還有個娃娃拿著愛心筆,呵呵。
  
  闔上卡片,「甄姨……」正在削蘋果的甄紅抬頭。「怎麼了?」
  「我想接受手術……」為了她愛的人及愛她的人。
  「真的?我馬上去通知美國的醫生。」說完就丟下削到一半的蘋果,急急出去打電話。
  微微一笑,依莉看著手中口片,小嘴輕啟,「情人節快樂,各位。」
  
  
  
  
  
  【奕夫,情人節快樂】
  
  「小君……妳又忘了約會了。」奕夫獨自一個人蹲在消防栓旁哀怨。
  「約在大樓門口也會忘……」路旁小狗朝他吠了兩聲。「連小狗都唾棄我……」
  嗚──他想哭!
  奕夫,繼續加油吧!
  
  
  
  
  
  【皓薰、紀翔,情人節快樂】
  
  「好漂亮!」皓薰也不怕脖子痠,從煙火開始便一直維持著同樣的姿勢。
  「嗯……」去年他們兩個也是一起來看煙火,但一樣的地方,不一樣的心情。
  今日是情人節,情人擁有特權,公園裡只有情侶,沒有小狗四處跑,兩人也不怕上報。
  大方地坐在長椅上,紀翔把皓薰圈在自己懷裡,嗅著皓薰身上特有的體香,這姿勢……吃豆腐率滿點!
  單純的皓薰,也單純的認為在紀翔懷裡很舒服,所以單純的靠著。
  
  「翔……不知道其他人情人節過得怎樣……」
  「一定也很棒。」他安排的……當然棒。
  「難得你會說好話耶!」
  「你的意思是我都說壞話?」這隻羊……越來越大膽了。
  「沒有!」看見紀翔眼裡的光芒,皓薰即答。
  「乖。」
  「……」嗚,被吃得死死的。
  「看,煙火。」
  「翔……」
  「嗯?」
  
  咻──碰──(傳說中的煙火聲)
  
  「我愛你。」皓薰說完快速低下頭。
  「你剛說什麼?我沒聽到,被煙火聲蓋過去了。」
  「沒聽到就算了……」難得他親口說耶……要他再說,他會害羞。
  「回家再告訴我。」紀翔怎麼可能沒聽到……皓薰說的每句話,他都放在心裡。
  只是……
  
  皓薰,你臉紅的樣子好可愛……讓我忍不住想欺負你。
  
  
  
  Happy Valentine’s Day
  
  
  
  
  
  《End》
  2006年2月14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