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晴的煩惱

  
  
  
  
  
  
  
  
  
  普天同慶的2月14日當天,翱翔天際裡最最最天真單純可愛無邪無害又善良的天晴收到了巧克力。(請忘記腹黑晴的存在XD)
  噢噢,若以為是歌迷送的,請至角落尋找寫著天晴兩大字的麻布袋,天晴非常歡迎與你共享那香甜可口的巧克力──但這都不是重點。
  閃亮藍色小愛心包裝的心型巧克力,讓天晴樂得飛上天,雖然他不太明白之後幾天路風與怡青一直跟著他的原因是什麼,不過天晴很開心是事實。
  但,天晴開始煩惱了……他要回送敏敏什麼?
  對情人節當天的記憶,一直停留在他吃了皓薰哥送的巧克力,接著隔天發現安穩的躺在自家大床。
  疑惑的是,他的小屁屁有點痛,不過敏敏說他不小心跌倒了。
  
  所以說,要送什麼?
  
  
  ※
  
  
  「皓薰哥,你覺得我應該要送什麼給敏敏呀?」天晴頭擱在桌面上,張著大眼直望著忙碌的皓薰。
  「送什麼?」顯然,翱翔天際排名第二天真……(以下省略)的金小羊不太了解天晴所說何事。
  「就是白色情人節呀!」天晴右手食指繞著圈圈。
  「啊啊!我都忘了!」
  「所以皓薰哥你覺得我要送什麼?」他從收到那天就煩惱到今天吶。
  皓薰也丟下工作,支著頭一同與天晴殘害腦細胞。「嗯……先從最普通的女性飾品如何?」
  「可是敏敏不喜歡那些啊,她身上也沒戴什麼特別的飾品。」天晴也跟著支著頭。
  「這樣啊……好傷腦筋唷!」
  
  一進門,紀翔就發現兩人支著頭深情對望(?)。「你們兩個怎麼了?」
  「翔你來得剛好!」起身衝到紀翔身邊,把他拉到桌旁。「你也來幫天晴想想要送什麼給敏敏。」
  「哦,白色情人節啊?」他還以為是什麼大事呢。
  「嗯嗯!」天晴期待地看著紀翔。
  「自己在脖子上打個蝴蝶結送上去。」紀翔端杯咖啡到眼前,攪拌著。
  「唔哦!皓薰哥你做過這種事啊?」
  「……亂講。」迴避天晴驚訝的眼神,皓薰小聲丟下一句。
  「不過怎麼講還是不可能嘛!我哪會做這種事。」天晴無力地垂向桌面。
  再說,那明明是獻身……
  「送上去的意思有分幾種,看你怎麼想罷了。」小嚐一口咖啡。
  天晴見兩人也沒什麼建議,貼著冰涼的桌面繼續殺腦細胞。
  傷腦筋呀、傷腦筋呀!
  
  ※
  
  經過幾次詢問,天晴深深覺得……裡頭只有關大哥是正常的。
  剩下怡青,天晴心想她跟敏敏走較近,說不定可以得到一個較有建設性的答案。
  「這個嘛……我只能說投其所好吧!」
  敏敏喜歡什麼?
  喜歡唱歌,送她麥克風?
  喜歡跳舞,送她教學錄影帶?
  雖然都很實用,但作為禮物實在是太那個了點。
  天晴覺得頭四周似乎有星星在繞,在這樣下去會不會冒煙啊?
  「噗!天晴你要不要上街去晃晃,說不準有什麼很適合當禮物的東西呀!」怡青實在不忍心看天晴為了禮物傷腦筋的樣子。
  哦!還有這個啊!「怡青,謝謝妳!我馬上衝去街上,拜拜!」興奮地與怡青揮揮手便消失於門口。
  
  ※
  
  「敏敏!」
  「天、天晴?」來了!終於來了,白色情人節的回禮。
  雖然2月14日當天出了點小插曲,但敏敏還是安全的把巧克力送到天晴手上。
  她期待今天好久囉,不知道天晴會給自己什麼驚喜呢?
  
  習慣性地抓抓頭髮,天晴笑開來,遞出手上的東西。「這個!」
  不發一語,敏敏默默接過去……為什麼要送她一個額頭寫著「正」的面具?
  這個驚喜有點……過大?
  「我不知道要送什麼……所以就自己畫了個面具,還有唷!」藏在背後的左手馬上伸出來,「這是我的,一對!」
  額頭寫著「義」的面具,「正義?」敏敏越來越搞不清楚男朋友在想什麼,果然接觸到不一樣的人,想法也會跟著不一樣啊!
  「對呀!因為我覺得很適合敏敏耶!」會送面具,連天晴自己也沒料到。在街上逛了一天,禮物下落依舊不明,乾脆自己DIY!
  「這樣啊。」敏敏覺得天晴真是可愛極了,雖然接到禮物瞬間有點小小失望,但天晴說很適合自己,也不錯嘛!
  「我幫妳戴上。」說完,天晴便拿起敏敏手上的面具,把細繩繞到頭後方打結。
  天晴也戴上,兩個面具都只遮到鼻子,露出了嘴巴。
  「天……」敏敏稍微調了調繩子,欲說話,卻見天晴臉部特寫距離自己只差零點零零零零零……一公分,失聲。
  慢慢貼進,天晴在敏敏小嘴上落下輕輕地一吻,隨即快速退開搔搔鼻頭掩飾不好意思。「我最喜歡敏敏了!」咧嘴一笑,小太陽笑容滿點。
  沒有回應。「敏敏?」天晴靠近她一看,「哇──敏敏,妳怎麼了?」為什麼一動也不動?
  看來敏敏沒聽到後一句話。
  
  天晴吻她?天晴吻她耶!她好幸福呀!
  敏敏飄飄然中,視面前對她大喊的男友為無物。
  
  
  ※
  
  
  「天晴,我們出發去伸張正義吧!」戴上「正」字面具的敏敏。
  「哦哦!」戴上「義」字面句的天晴。
  兩人消失於辦公室。
  
  「……他們兩個在幹麻啊?」皓薰額頭冒出一滴冷汗。
  「笨蛋情侶的笨蛋行為。」紀翔作出評語。
  皓薰只擔心等等他會去警察局保人……
  
  
  
  
  
  《END》
  
  後記:
  ……啥文啊=口=?
  連自己都不明白的鬼文(倒),毫無劇情可言的鬼文(滾)
  就這樣吧(汗)
  
  
  
  
  
  
  
  
  「嫚君,妳認為我要送什麼給敏敏啊?
  「欸?我手邊有好幾本謎樣熱血誌,你需要嗎?」
  「……不用了,我去問別人好了。」
  所以說,天晴不太明白謎樣熱血誌是什麼。
  
  ※
  
  「史蒂芬,你認為白色情人節要回送什麼啊?」
  「你自己綁個蝴蝶結送上去就好了啊。」
  「紀翔也是這樣說耶!」
  「那麼,順便繫上鈴鐺吧!」
  「我又不是貓!」
  但你是天晴犬。
  
  ※
  
  「子奇啊~史蒂芬送什麼給你啊?」
  「……」
  「子奇?」
  「……」
  為什麼子奇不理他?好吧,那他問其他人!
  
  剩子奇呆站在原地,他才小聲地說:「……他送他自己。」
  不過被吃的還是某姚。
  
  ※
  
  「路風!」
  「不知道、不曉得、不明白。」
  「我都還沒說耶!」
  「因為我知道你要問送什麼給敏敏啊!」
  「真沒趣,我去問關大哥!」
  
  ※
  
  「關大哥,你覺得呢?」
  「嗯……女生的話嘛,女用錶不錯。」
  「還有其他嗎?」
  直看著天晴,「……犬。」
  「咦?」
  什麼犬?
  
  ※
  
  靠別人不如靠自己!
  天晴繼續在街上奮鬥著,逛累了靠在櫥窗休息,轉頭見到裡頭擺了好幾個面具。
  「面具?」低語。
  就這個吧!
  
  敏敏是正,我是義。
  正義,缺一不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