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早之前
  
  
  
  
  
  
  
  
  
  
  「喂,我們第一次見面是怎樣的情況?」
  
  手背優雅撐著下顎,聽見問題後細眉挑高,本來看著書的美目轉移至一旁椅上的金髮青年。
  「怎麼問這個問題?」
  修長雪白的手指拈起紙張翻頁,後又厭惡地看了看指端,對自己施了回復魔法。
  
  「喔,好奇而已。」
  趴在椅背上的吉坦翻翻白眼,真是夠了連書本也嫌髒。
  
  「哼……一隻小猴子。」
  
  聽見庫加回答,吉坦一蹦而起。
  「你就不是猴子嗎!」
  明明兩人都有尾巴,只是庫加偷藏起來而已。
  
  斜睨他一眼,只是勾起譏諷的笑容。
  「看看你後面。」
  後便起身甩袖離開,無視吉坦。
  
  「什麼我──哎唷!」
  吉坦才回頭一本厚重的書本便貼在自己臉上然後掉落,似乎可見書本封面燙金字體印在他臉上,吉坦吃痛的低哼。
  「妲、妲卡!妳這樣會砸死人耶!」
  要不是自己耐打,可能早在那趟旅途舉旗陣亡了。
  
  布菈妮女王──葛妮特‧堤爾‧亞歷山大十七世,表現了在同伴面前才會有的模樣,毫不做作的翻翻白眼,旅行那麼久,她也感染上了吉坦的習慣。
  「你們兄弟兩個在我書房就算了,還吵我處理國務!」
  
  吉坦將庫加帶回亞歷山大,想當然爾是令大家又驚又憂,尤其是史坦納,又叫又跳的。
  她倒是很樂觀,有吉坦的話……一定沒問題,他一定會制住庫加的──果然,沒見庫加有什麼行動,不過倒是可以常見吉坦追著他跑,庫加總會不耐煩的丟隕石,導致最近王城破壞率上升,這才是最令人困擾的地方。
  
  「吉坦,你要一直待在亞歷山大嗎?」
  不是不歡迎,只是擔心城裡開銷會增加,到時就拿吉坦補,呵呵。
  
  突地感到一陣惡寒,吉坦縮了縮肩膀。
  「當然不可能啦!」
  他怎麼可能會甘於留在這呢,再說他想帶庫加四處去看看,不管是哪裡!
  
  「我想也是。」
  露出苦笑,看著自己曾經戀慕過的男孩,妲卡心裡不禁有些失落,她知道亞歷山大不可能留住他,就算有她的存在。
  吉坦還是有些變了,或許他沒察覺到,但他總是不在任何一個地方停留太久,更早之前她便隱約感覺到,吉坦總有一天會離開她。
  難道真如史坦納說過的,盜賊的習性是一輩子也改不了的?
  
  「不管如何……」
  雪白的裙襬在地面上帶起水般的漣漪,妲卡起身慢慢走至吉坦前方,執起他的雙手。
  「我們永遠都是你的同伴,你的家人。」
  
  柔和的微笑在自己熟悉的臉蛋上劃開,吉坦也咧開嘴。
  「當然!」
  
  半掩的門縫似乎可見雪白的袖子,過了幾分才離開。
  
  
  
  
  
  兩人又回到瑪達因,當然,這是幾個月後的事,其間又繞到各處去遊晃。
  這個被他一手毀滅的村子,竟是他的歸處,真是好笑。
  「哼哼……」
  
  「笑什麼?」
  看著盤裡漂亮的荷包蛋,吉坦很滿意地端到桌面上,果然見庫加臉上又露出厭惡的表情,沒辦法的聳肩。
  「難道你真要我把傑可還有莫莫丟進鍋裡?」
  不懷好意地瞄了另一旁的莫古利跟陸行鳥,吉坦壞心的提供主意。
  
  「咕啵~」
  「咕呱!」
  一白一黃緊張地溜到一邊,當然不忘把食物端走。
  
  「哦?我看鳥肉應該不錯。」
  就不信這人會忍心,庫加心裡低哼。
  
  「咕呱──」
  
  吉坦無言,他當然不可能把同伴丟進鍋裡了,而看他一臉吃鱉樣庫加顯然很樂。
  
  
  
  瑪達因沒什麼變化,不過在吉坦改造後,以前那小小不大的秘密房間被拿來當作衛生間,這當然是庫加命令了,他只好摸著鼻子乖乖整頓。
  說真的,他在飛空艇上不是有衛浴間而且更棒嗎……
  
  「哼!我都降尊紆貴長住在這了,不要求高檔,但基本一定要有。」
  依舊交疊著雙腿坐在椅上,如玉雕般的美顏上仍是笑的豔麗,若銀髮男人手掌心上不要散發出魔法光芒會更好。
  
  晚飯後,庫加靠著石壁坐在露檯上,頭仰望夜空高掛的青藍色月亮;注視著藍月,他想起幾個月前在亞歷山大吉坦提出的問題,同時也想起泰拉血紅的月亮。
  吉坦是特別的,而他不過是個替代品,更是個瑕疵品與汰換品而已。
  
  「在想什麼?」
  濕漉漉的髮尾垂著水珠,吉坦也跟著坐在露檯上。
  
  「我應該消失才對。」
  瘋狂的前兆,加蘭德告知他只擁有到吉坦成人的生命。
  
  沉思了片刻,吉坦才問他一直擺在心底很久的疑問。
  「你記得……當時發生什麼嗎?」
  當時衝進伊法樹,最後無數木根朝他們襲來──他的記憶便到此,清醒後便發現被莫莫及傑可救至瑪達因;莫莫是瑪達因其他莫古利都離開後,一直獨自生活著。
  他的猜測是,庫加最後將他送出伊法樹。
  
  「當然,我只是想休息一下,你卻跟猴子一樣吱吱叫,吵死人了。」
  談到那天情況,庫加忍不住橫眼,最讓他費力的其實就這隻金絲猴了。
  
  吉坦急忙解釋,「誰叫你突然眼一閉頭一歪,我以為你……」
  他以為自己要眼睜睜看著庫加消失,緊張個半死,今天終於揭曉答案,原來只是在……休息,吉坦覺得自己真是夠笨了。
  
  「既然都要消失,就不必理會我了。」
  
  吉坦沉默了一會兒。
  「你……以前不是這樣的。」
  以前庫加一出現,不是開始自戀就是放出魔物大肆破壞,以著高傲無比的姿態觀看他們。
  
  「怎麼,你還要我來征服全世界?」
  
  「當、當然不是!」
  庫加還來一次他可吃不消。
  「是……我還是比較喜歡以前的你啦。」
  吉坦抓抓髮絲,那個自傲、任性……呃,殘暴就可以不用了,那樣的庫加較有活力。
  
  的確,像現在的模樣,根本連他自己都沒想過,庫加不禁輕扯嘴角,漂亮的臉蛋靠近吉坦,手指挑起吉坦下巴。
  「喜歡?是這種喜歡?」
  吉坦的花心在林德布魯姆停留時也聽了不下百遍。
  
  「欸?欸欸欸欸?」
  雖然眼前不是女孩子,但庫加完美的容貌仍讓吉坦腦袋有些當機,說真的他都不是以前十六歲的男孩了,怎麼碰到漂亮的人心跳還會加速啊。
  雖然不是故意,但他可是親過庫加柔軟的粉唇……吉坦視線不由得向下移,盯著庫加兩片唇瓣,吞了吞口水。
  
  越來越近…越來越近……近得可以聽見彼此的呼吸聲,而庫加終於想起第一次見到吉坦時,心裡的想法了,輕笑出聲。
  納悶地看著他露出笑容,吉坦突然覺得……這樣的庫加,也不賴嘛!
  
  「一隻醜陋的金絲猴。」
  
  ──我看還是算了,吉坦向上翻翻白眼。
  
  
  
  
  
  over talk 2009/05/16
  CP的話我是不太在意,兩個人在一起就夠了030/
  我寫不出來女王自戀的模樣(扶額),難道我天生跟自戀無緣嗎OTZ
  附送一張吉坦
  FF9吉坦
  黑白加減用XD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