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父升遷訓練
  
  
  
  
  
  
  
  
  
  
  今日杜家宅邸,不如以往的閑靜,不僅是女侍們梳裝打扮,連杜家父母也提早回家,在客廳引首盼望──今天可是杜家少爺學成歸國啦!
  不負重望的他拿了雙學位回來,讓大伙不禁感嘆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看來杜式企業又將更進一步,同時許多名門千金小姐們也是摩拳擦掌,只要能奪得杜少爺的心,這一生就不愁吃穿了。
  杜老爺樂得差點要招開記者會,巴不得讓全國人民知道他有一個多麼優秀的兒子;杜夫人也忙著打電話報告世界各地的親朋好友這天大的消息。
  
  此時,我們的主角杜家少爺在做什麼呢?
  
  一踏入機場,無視周遭對他投視的目光,便見熟悉的總管老伯等著自己,杜司臣有禮貌的點頭微笑。「許久不見了,森伯。」
  「少爺啊,看你如此英俊挺拔,森伯真是感動啊!」熱血的總管森伯,只差沒拿著手帕擦拭眼淚。「老爺跟夫人都在家裡等著你呢!」
  「是嗎。」想到自家父母愛熱鬧的性格,杜司臣不禁頭疼,只怕又是一個盛大的宴會還是什麼的。
  邊拉著行李,森伯不忘叨唸著幾年來杜邸的變化,也提到了最重要的核心人物。「少爺不在啊,小小姐總愛纏著仲瑄,還要人家仲瑄搬來住。」談到小小姐,森伯可是滿臉疼愛之意,杜家唯一的千金呢。
  「仲瑄啊……」雖然出國幾年中間會回家,偶爾會遇到那存在印象中的人,但距離上次回家……是兩年前的事吧。
  「是啊,城少爺嘛!」畢竟相處了七年多,森伯也將城仲瑄當自己兒子看待。「不過現在少爺回去還遇不到仲瑄,他在學校……大概下午就會見到了。」
  「嗯。」回想未出國前的一年,那人進駐杜家,造成的是一股「瑄風」,一時上下對這保父好奇得很,他也曾想過是不是要在學弟身邊圍著柵欄──稀有動物觀賞。
  「等我退休了,總管這位子一定可以傳給他!」森伯早就相好下任總管人選,就只差交棒而已。
  「森伯,你還年輕。」輕易就能想到森伯只想含飴弄孫。
  「哈哈哈,早不年輕啦!」
  
  
  ※
  
  
  「仲瑄,等要不要跟我還有子奇去吃冰?」在炎熱的夏天,沒了課的下午,當然是來碗挫冰過過癮囉。
  「不行,今天少爺要回國了,我必須回去接風才可以。」將書本收到背包裡,單肩背著朝好友做個抱歉的手勢便急著趕回杜家。
  聳聳肩,史蒂芬拿起手機撥出,「哈囉!……仲瑄得趕回家見你們那位久未歸國的大少爺…嗯、好,那就校門口見囉!」『啪』的一聲闔上手機,懷著愉悅的心情準備踏出教室。
  「史蒂芬同學!」在教室裡的女同學抓住機會叫住美男子──畢竟每次史蒂芬都是與城同學走在一塊,城同學身上帶著一股令人不禁肅然起敬的氣質,搞得她們也不太敢接近。
  停下腳步,「怎麼了嗎?」
  女同學扭捏了一會才提起勇氣邀約,「那個,下午沒課……要不要跟我出去玩?」她可是對史蒂芬一見鐘情,一定要把握住機會。
  偏頭細想,露出笑容拒絕,「不行唷,因為我的好朋友會生氣,畢竟是我們兩個的約、會嘛!」擺擺手道個再見,以跑百里的速度從四樓奔馳到一樓再衝向校門口,果然看見那染了一頭金髮的人已在那看著手機,不爽的跺著腳底板等人。
  「子奇!」
  姚子奇轉頭瞪了一眼,「自己約人還遲到!」沒誠意。
  「抱歉抱歉,出來時讓女同學叫住,擔擱了一會。」無辜的語氣,讓姚子奇想氣也氣不上來。
  「哼,女同學?」癟癟嘴,姚子奇不太滿意的哼了口氣。「我看你就跟你女同學一起去吃冰吧!」背起吉他,頭也不回地朝冰店走著。
  哎呀,鬧彆扭了♥「我可是以光速拒絕的唷,子奇別這樣嘛!」快步趕上好友,史蒂芬為了這樣的姚子奇感到開心,表示他還是很在意自己的嘛。
  「喂,你真的不唱歌嗎?」雖然只是業餘性質玩玩吉他,但姚子奇可是很重視這項興趣,甚至考慮將來以這為出路。
  「嗯……若是子奇作的歌,我一定不會拒絕的唷。」聽了史蒂芬這樣的回答,姚子奇倒是真的考慮起可能性。
  「好!等我為你作出一首歌,你絕對不能拒絕。」讓好嗓子白費掉,真不是人幹的事啊!
  「沒問題!」嘻,拐到子奇為我作的歌了。
  「喂你幹麻沒事笑得那麼奸詐?」害他突然覺得剛的決定……可能是錯誤的?
  「嗯?沒有啊,子奇你在說什麼呢?」眨眨眼表示他的清白。
  「沒有最好……」不能怪他懷疑,因為……前科太多。
  
  
  
  ※
  
  
  
  
  
  接風宴過後,杜司臣與家人在客廳聊聊一些國外的趣事,杜雲芊則嘟著嘴說怎麼都沒買她的禮物。
  待在廚房切著水果,擺上盤子調調位子,城仲瑄便端出到客廳。「老爺、夫人、少爺跟芊小姐,請用水果吧。」放上桌面後便站到一旁,等著吩咐。
  「呵呵,仲瑄謝謝你啦,每次都讓你那麼麻煩。」杜母衷心喜愛這聰敏的小管家,年紀輕輕便把杜家上下收的服服貼貼,近日一些小女僕都偷偷問仲瑄有沒有女朋友,準備要登上未來的管家夫人呢。
  「不,夫人謬讚了,這是我應盡的本份。」拿人錢財,自然要把任何事都做的盡善盡美,城仲瑄是一直如此認為。
  杜司臣則是抱著好奇心,去接觸他這熟悉的陌生人。
  當年讓城仲瑄當了芊的小保父,本來只是單純的陪伴人而已,倒是沒料到這學弟一待就待了七年多,還讓父母親如此讚譽有加,他得用新的目光與心態來重新認識這個人──這很有趣。
  
  「對了仲瑄,往後司臣就會住這了,可能又會麻煩你了。」森伯也嚷嚷著要交棒給年輕人好去逗逗小孫子……唉,也不知道他們得捱到何時才會有個小孫子女。
  「夫人放心,我已經將少爺的房間整理乾淨,少爺的生活起居與飲食我也會多加注意。」點點頭,城仲瑄馬上接下這責任。
  「就可惜了雲芊還小……」不然讓她與仲瑄結婚該有多好,女兒未來不用擔心。
  「咳咳……廚房還有東西沒清,恕我先離開。」
  看著城仲瑄簡直是以飛的速度衝向廚房,杜司臣沒好氣地朝母親說道,「媽,芊才十一二歲而已,你就替她物色好對象啦。」也不看看人家喜不喜歡這款的。
  「不然司臣你娶人家好了!」杜母異想天開的開口提議,兒子去國外應該更開放,說不定連性向都變了。
  杜司臣讓剛入喉的茶嗆到咳了好幾聲,廚房裡只聞一陣物品掉下地面的鏗鏘聲,杜父老神在在地吃著水果,對妻子偶爾天外飛來一筆早習以為常。
  「媽……我都不知道你那麼開放,還能接受同志。」到底這些年是經過什麼改變了,有點可怕。
  「司臣啊你這就錯了,我們的社會要更能接納這些人,不能歧視人家喔!」機會教育,杜母趁此也向女兒說明,他們杜家可不是不明事理的人吶。「而且我記得仲瑄身邊那個漂亮的同學好像……」
  「噗咳、咳咳……」廚房裡也傳出喝水嗆到的聲音,城仲瑄可不知道夫人何時神通廣大到連史蒂芬都知道了。
  「反正娶仲瑄當然是說說笑的嘛。」呵笑幾聲,杜母繼續吃著水果。
  
  但這提議卻不小心誤入了兩人心田,偷偷地讓土掩蓋起來,等著某天像炸彈一樣爆開地面。
  
  
  ※
  
  
  輕敲門板,城仲瑄見沒回應只好輕聲的打開門,小心地不讓自己發出聲音,想叫醒……咦?
  「少爺?」原來已經醒了!
  「我剛在換衣服。」戴好手錶,走到全身鏡前調整自己衣裝,畢竟今天可是進入公司第一天,任何一絲差錯都不行。
  「啊…嗯。」走到床旁稍微整理下棉被與床單,將睡衣摺好放著,準備等等拿到洗衣間。「嗯……少爺,你領帶的顏色可以再鮮豔一點,旁邊那條小深的紅色應該不錯。雖然暗藍色給人穩重感,但少爺年輕便進入公司,年輕人自然帶有一股青春活力,不用過於拘泥。」
  「哦?」拿起掛在椅背上的領帶比對比對,「……真的不錯。」倒是沒發現這小管家連這事都知道。「看來往後連衣服都得歸你管了。」杜司臣說笑般地。
  「啊、不,這是老爺跟我說的……」搖搖手不敢居功,畢竟他對那商場的事一點兒也不瞭解,只是老爺偶爾會談談。
  鏡子反射出後面的景象,那繼續整理的身影,似乎一片刻都停不下來,真像隻忙碌的小蜜蜂,嗡嗡嗡地採蜜。「噗哧……」杜司臣忍不住笑出聲。
  「……呃,想到什麼好笑的事了嗎,少爺?」說真的,他與杜司臣相處的時間,算一算約半年多,之後杜司臣便出國了,現在他還真不知道該如何與這久遠的國中學長相處。
  記得當初他偶然住下的某天,受管家指令叫少爺起床,他這才發現……原來杜司臣會賴床?不過幾分過後就自己爬起來,不像杜小小姐那樣死賴活賴的。
  所以今天他一看杜司臣已經換好衣服準備下樓吃早餐,他還真是有點傻愣住,不過畢竟也是自己一人在外生活了七年多的時間,這點事其實也沒什麼好吃驚的。
  「不……沒事,你忙你的。我下樓吃早餐了。」那有點呆住的臉,還真有趣。
  雖然不知道他在笑些什麼,城仲瑄仍是點點頭繼續忙手邊的事。
  
  
  
  「媽,哥哥好奇怪喔,從剛剛就一直在笑。」餐桌上,杜雲芊拉了拉身旁母親衣袖,小小聲地說。
  「女兒啊,妳要原諒妳哥哥在國外的大染缸中,身上已經染了太多顏色,當然行為也很多不同於我們囉。」……這褒還貶啊?杜司臣白了母親一眼,年紀越大,卻越活越回去。
  「司臣,做好心理準備了嗎?」放下財經報,杜爸打趣地問。
  「當然!」自信的回答,嘴邊是充滿著魅力的笑容,惹得甫來到餐桌旁的城仲瑄,眸中一陣絢爛……
  
  
  
  ※
  
  
  
  
  
  「史蒂芬……那個……後天星期六要不要出去……」透過話筒,好友斷斷續續的話語,史蒂芬雖覺得不對,仍是用著開心的語氣答應。「難得仲瑄約我出去,當然得賞光囉!不介意我帶一個人過去吧?」子奇開的支票真的兌現,近日一人忙著修曲,一人忙著練習,許久沒出去玩了。
  「……嗯。」
  似乎仲瑄心情不太好了……史蒂芬撐著下巴抵在曲起的膝蓋上。
  
  
  
  兩人一進店裡,便進了包廂,就見到城仲瑄攪動著杯中的冰塊發著呆,兩人一同覺得奇怪。
  脫掉鞋子,史蒂芬坐到好友身旁,「仲瑄,怎麼了嗎?」
  用力地嘆口氣,城仲瑄終於找到抒發的管道,「……我現在搬回家了。」
  「你不是住在杜家住得好好的?」有得吃有得住又有薪水拿的杜家呢。
  看了身旁史蒂芬,又看了前頭的姚子奇,城仲瑄低下頭去,似乎在遮掩什麼,搞得兩人又一陣納悶──誰來說明現在是上演什麼,默劇嗎?還是懸疑劇要讓他們兩個來猜猜?
  「其、其實……是……我跟少爺……」這下不是默劇或是猜猜樂,是貨真價實的害羞臉紅,天啊!竟然能夠在城仲瑄臉上看見這神情,史蒂芬兩人不禁一同說出「是你跟少爺……」,而聽完事情發生緣由後,又一同欸──了好大一聲。
  
  ──天大超級勁爆的消息。
  
  
  ※
  
  
  事情的發生很簡單也很老套。
  杜家接到一筆大CASE,未來將帶來豐厚的利潤,杜父開心的哈哈笑,遂包下了飯店宴會廳舉辦了公司內部的舞會。談約成功的人就是杜家公子杜司臣,這位龍中之龍當然是單身小姐眼中的金龜婿,想盡各種方法要接近他。
  是不是下藥已經成了一個不變的定律這我們不曉得,但好死不死被下的對象就是我們杜少爺,而先行開車載不舒服的他回去的城仲瑄,自然不能倖免於難──在床上。
  事後,自然是本來清醒而被弄得暈頭轉向的城仲瑄先醒來,嚇得也不先毀屍滅跡便穿了衣服拿了上學用品即刻搭車回家,同時打電話向杜老爺請假。
  杜司臣怎麼可能不會不知道他發生什麼事,又做了些什麼──只是對方是誰?後來想到載他回來的是城仲瑄……看了枕上落下的幾根粉色細髮,杜司臣不禁低咒該死的!
  只是早已人去房空,想找人還得去城家堵他,還不一定遇得到。本想說到學校,但那裡又不是一個好談話的場所──所以至今城仲瑄躲了杜司臣整整兩個月。
  
  
  
  「太厲害了……我跟子奇都還沒全壘、噢好痛!」被巴了一掌的史蒂芬吃痛的雙手蓋住後腦。
  反是平常不太理人的姚子奇開口,「所以你不知道怎麼辦?」城仲瑄點點頭,這事很丟臉,要不是想不出解決辦法,他也不想求救朋友還讓他們陪他一起煩惱。
  「基本上,」姚子奇就他國中三年與杜司臣相處的經驗說明,「你躲他躲了兩個月,簡直是找死!」杜司臣是什麼人啊!他越找不到就一定狠下心絕對要找到,就算是死的也要從棺木挖起來,城仲瑄先跑了肯定不是明智之舉。
  「但!──那種情況下不跑的才有鬼吧!」就不信誰遇到這種事不被嚇得半死。「我現在完全不敢踏入任何有關杜氏的地方……」垂下雙肩,喪氣地趴在桌上。
  史蒂芬看著好友,笑了出來,城仲瑄無力的瞪了一眼,「史蒂芬,你不幫我想辦法就算了還笑!」他可不是出來被笑的。
  「只是難得能看見仲瑄這麼好玩的一面啊。」被杜司臣逼出來的吧,嘻嘻。
  「史蒂芬!」暗歎交友不幸。
  姚子奇起身到門口處穿鞋,交代了一句,「我先去下廁所。」
  
  關上廁所門,拿出手機一看,未接電話數通,姚子奇奸笑幾聲回撥,「親愛的杜家大少爺,你找了許久的人,現在就在我們這裡~」別怪他啊,難得少爺這麼有心的努力致電給他,不回一下實在有點過意不去。
  吃太多史蒂芬口水,他現在變得也有點愛欺負人了,聳聳肩離開廁所。
  
  
  
  ※
  
  
  
  
  
  懊惱地坐在上次出事的大床邊緣,城仲瑄垂頭不敢望那端坐在椅上,好整以暇的男人。
  怎麼都沒想到會讓姚子奇出賣,城仲瑄心裡是一口怨氣難以抒發,才剛出店門便看見名貴的轎車堵在門外,立在車旁的男人嚇得他差點又轉身衝回店裡。
  「史蒂芬快抓住他!」姚子奇如此說著。
  「沒問題!」史蒂芬也照著如此做了。
  他只好像隻小兔子被拎到車上,與那兩個月未見的人大眼瞪小眼。
  最可惡的是,男人臨走前的話──謝了子奇,錄音室的事我幫你搞定。
  
  「怎麼,做錯事的又不是你,害怕了?」撐著下巴,看那坐立難安的人,杜司臣笑謔。
  「少爺……我們都是成年人,這種事就……」一、一夜情嘛!這是城仲瑄跟史蒂芬討論許久後得出的結果,沒錯!「就當一夜情,睡過後見面了也不認識!」有點懼怕地看著杜司臣慢慢來到自己面前,坐在床上的城仲瑄向床裡頭縮了縮,不過讓人扣住下巴的他也動彈不得。
  「一夜情?哼,當我是醉得不醒人事連誰做了些什麼又說了些什麼,完全忘了?」剛醒來那刻是有點傻住,但閉眼回想倒是清晰可見。「哭著哀求我再一次的可是你呢,躲了我兩個月的也是你!」說倒最後,杜司臣忍不住怒火上飆,輕易地把床緣的城仲瑄壓在床上。
  移開面孔不敢注視正上方的男人,城仲瑄卻忘了最大弱點。「──呀啊!」像剛捉到的魚一樣彈跳了一下,嚇得狂扭身軀與掙脫扣住自己行動的大手。
  才被舔到脖子,反應就這麼大,那往下舔呢……雙目發出莫名的精光,杜司臣順勢拉下自己已扯開的領帶綁住那不認份的雙手,將衣服往上撩,那隨著急促呼吸讓胸口上下顫動的美景躍然入目。
  「少、少爺……你、這…是強暴啊……」男人欺上自己,連下體衣物都被扒掉丟在床下,城仲瑄試著做最後一絲抵抗。
  「呵……」拿下城仲瑄臉上那帶著濃厚禁慾色彩的眼鏡,杜司臣笑著宣佈,
  「等我做下去就不是強暴,請稱呼為你情我願。廢話不多說,仲瑄你還是留點聲音叫床吧。」
  
  
  
  
  
  over talk
  哈哈哈XD
  最近在玩ECO都沒寫文,今天又拼死趕出來XD
  手好痠(囧)
  
  其實這篇原本的走向啊,應該是杜哥擦槍走火,仲瑄怒甩他一巴掌遠走高飛…只是走到城家而已啦。
  之後誤會解開,兩情相悅,仲瑄自動自發地服務杜哥(咳)
  不過寫完應該也天亮了,放棄:P
  
  2008/04/22
  
  別忘了最愛寫外的某人(笑)
  
  
  
  
  
  身旁靜靜閱讀著書的城仲瑄,杜司臣放下手中資料,細細觀察著坐在躺椅上的人。見過形形色色的俊男美女,城仲瑄並不是最突出的一個,甚至可以說是平凡無奇,只是……
  「少爺?」盯著自己發呆的男人,已經忙碌多天,臉上的疲憊易見,城仲瑄放下手上的書籍,來到男人椅子身後,伸手替他捏捏肩膀,力道適中。「辛苦了。」
  往椅背貼去,享受一下這偷閒的空檔。「抱歉,還讓你陪我。」他就是喜歡仲瑄的細心與貼心,無心的舉動常讓許多人感動,或許就是仲瑄的魅力之處吧……只是對象若只針對他一個人會更好。
  「嗯……」在杜司臣看不見的後頭,城仲瑄雙眸中藏著疼惜,皺著眉頭想想有什麼辦法可以減輕男人疲勞。「少爺你……欸?」稍稍低頭,杜司臣閉眼似乎睡著了。
  繞過去到男人前頭,沉睡的容顏,感覺比起清醒時更帶著一股稚氣,左右轉頭看看,彎下身偷偷地在男人臉頰上落下輕吻後欲起身被讓一陣力道硬扯過去,口中發出一聲驚呼,反應過來已經坐在杜司臣腿上。「少、少爺你沒睡著!?」而且還清醒得很。
  「我只是休息一會而已。」沒料到卻有意外的收穫。
  被發現的丟臉與害羞,城仲瑄不敢抬頭看上方的人。「少爺不去睡一會嗎?」在這樣下去,事還沒做完,人就先倒下去。
  「沒關係,就這樣……」環住懷中人,杜司臣放鬆緊繃已久的神經,賴在城仲瑄身上。
  
  ※
  
  杜母一直覺得近日兒子的行為很奇怪,以往到了公司下班時間也不見他回來,偶爾還會住公司裡,現在餐桌上多了兒子還真不習慣。
  而且,兒子與仲瑄感情好到連女兒都來打小報告說哥哥搶走她的保父,真是……詭異。
  杜母好奇地掃視著相鄰的兩人,次數頻繁到連杜司臣都忍不住放下筷子問,「媽,妳是在看什麼?」讓他吃得怪不自在的,顯然身旁的城仲瑄也有此疑問。
  「哦?沒有啊,吃飯吃飯。」
  
  洗完澡後真是神清氣爽啊,杜母拿著毛巾拭著髮梢的水珠走出更衣間,便見女兒不高興地坐在床上。「怎麼啦,小芊?」捏捏女兒粉頰。
  「臭哥哥搶走我的瑄哥哥啦!」
  「因為哥哥跟瑄哥年紀比較近嘛,自然感情會好啊……」杜母笑著回答女兒。
  「可是哥哥偷親瑄哥啊!」連她都還沒親過耶!
  「欸?」親、親?!「那個嘛……哥哥長年在外,自然外國人那套也帶回來了嘛。」奇怪那怎麼都沒親過她這個媽媽咧。
  「可是媽媽,哥哥把門關起來,我偷偷打開來看,發現瑄哥哥坐在哥哥腿上不知道在做什麼,好像很痛苦一直叫著不要不要,哥哥很可惡耶!把瑄哥哥欺負到哭。」童言無忌童言無忌。
  「呃……」這兩個小兔崽子暗地做這些也不告訴她這個做媽的,看現在怎麼跟小女孩解釋!
  「媽媽,為什麼瑄哥哥要坐在哥哥腿上,好像很痛的樣子。」年紀尚小仍不曉得什麼是做愛的純真小妹妹問。
  「呵呵呵……」這問題簡直就像是在問小貝比從哪裡來一樣。「哥哥跟瑄哥哥在玩遊戲嘛。」總不能回答那是可以生出小孩的運動吧?再說仲瑄也生不出小孩啊。
  「那我下次去問他們在玩什麼,我也要玩!」
  「對對對,最好問完再來找媽媽。」各人造業各人擔,你們這兩隻我一定要治治你們。
  
  
  
  「哥哥,為什麼你要讓瑄哥哥坐在你腿上玩遊戲啊?我也要玩!」
  某日晚上,杜家人聚在客廳看著電視,被猛然冒出一問的杜小姐嚇到。
  杜老爺眼睛依舊黏在電視螢幕上,非禮勿聽非禮勿聽;杜夫人伸長了脖子偷聽;杜少爺剛入口的西瓜馬上噎住;小姐的保父躲在廚房不敢出來。
  「哎呀,我看不久仲瑄這保父就要升職了,是吧,孩子的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