僕らの零雜瑣碎事、壹

  
  
  
  
  
  
  
  
  
  
  「喂──我帶了零食來唷!」才剛進練習室,Kenken獻寶地揚揚手上袋子,還不輕呢。
  聽見有零食能吃,眾人馬上刷亮眼衝向Kenken所在地,像餓了好幾世紀般的搶奪食物。
  「啊~那是我買來自己要吃的啊!」
  不顧Kenken的慘叫聲。
  
  ※
  
  Takuya頗哀怨的將手中的小巧克力一口吞下,都要怨自己身高不夠格跟那群人搶,只能勉強的從塁斗手中分到一顆巧克力。
  對了,還有和樹!
  「和樹~你搶到什麼?」巴望著好友,雙眼期待地發出光線。
  「咦?」坐在一旁休息的加藤轉過頭,與他人的談話也停止。Takuya不厭煩的將問題重述一遍,順便吐下苦水。
  從口袋裡摸一摸,攤開手給Takuya看,「本來是巧克力棒,但工さん說想跟我換,就這個了。」
  一見掌心上的小糖果包裝,「……你還是自己吃吧。」越過和樹,Takuya含怨盯著嘴裡咬著巧克力棒還對他笑的齋藤。
  納悶地看著好友,加藤伸手在Takuya眼前晃幾下,「你若想吃,等會結束我們去吃東西。」順便犒賞自己。
  看見齋藤無語地吃掉巧克力棒,Takuya壞心的朝他比了個勝利手勢,得到白眼作為回應。
  
  根本沒注意波濤洶湧的兩人,加藤打開包裝,將糖果含在口中,獲得Takuya噗哧笑聲。「…你這模樣……」身旁人看Takuya笑得很誇張,也圍過去。
  「噗!跡、跡部,你的形象啊!」Kenken也跟著大笑。「前輩你笑得太誇張了啦…」怕他喘不過氣來,伊達忙幫Kenken拍背。
  鷲見跟河合則是裝模作樣地輕咳幾聲,只是抖啊抖的肩膀出賣了他們。
  「啊,是有梅子那種嗎?」塁斗好奇地問,加藤點點頭。
  「跡部,好吃吧?」咬上第二根巧克力棒,齋藤也湊過來。
  
  是個做成戒指樣式(加藤堅持那是奶嘴),但寶石的部分是黃金糖嵌顆梅子的糖果,加藤食指勾住底座拿出來舔了幾下糖果表面,舌尖輕點頂端梅子的部分,被那酸味刺激到,縮了下舌頭。
  「啊!工さん你的巧克力棒掉了啦!」Kenken的驚叫聲招來了青學的部長。「什麼什麼?你們在吵什麼啊?」
  
  將糖果含入口中,加藤覺得挺有趣地轉了轉糖果,黃金糖不甜,配上梅子很適合,甚至嘴裡都是酸味。
  「喂喂!城田你的飲料翻倒了!快、快拿抹布!」Kenken緊張地推推伊達,木質地板可是很難清的呀!
  
  輕輕抽動口中的糖果,覺得舌頭有點麻麻的,加藤拿出糖果舔了舔唇。「好吃是好吃…但我……咦?」加藤抬頭要與眾人分享糖果食用心得,但怎麼……大家表情都很奇怪。
  「和樹啊……」Kenken與Takuya兩人分別搭上加藤雙肩,加藤不解地左看右看。「怎麼了?」
  兩人有默契地望望彼此,「你千萬別在陌生人面前吃…」指指加藤勾在指上的糖果,「這個。」
  
  齋藤好心情地拿出手機察看,城田腦子被雷劈到般地直盯住加藤手上的糖果──
  這簡直是犯罪啊!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這是加藤直到往後回想起來仍百思不解的問題。
  
  
  
  
  
  …END
  
  後記:
  咳,抱歉其實吃那個糖果的是我(被打)
  相信大家都有吃過那種糖果,所以是回憶童年唷(純良笑)
  然後我真的舔舔轉轉抽動又吸吸(很鬼的形容但就是真的),整張嘴嘟在那吃完我嘴麻了(囧)
  在想要不要來個AFTER(撐頭)
  
  那就來吧XD
  
  
  
  
  
  AFTER…
  
  
  
  Do Your Best 明日は今日より シャープに決めるさ
  Do Your Best きっときっと 頂点極めてやる
  Do…………
  
  聖誕節的夜晚,結束演出準備回酒店休息一晚,隔天再往大阪出發。遊覽車上,大伙一起唱著「Do Your Best」,興奮的心情還平復不了,不過先補眠後待會繼續努力續攤的也大有人在。
  
  私毫不被響徹雲霄的歌聲干擾,夠過窗戶反射看見加藤臉上帶著一絲苦惱,「和樹?」齋藤拔下耳機轉過頭去。
  「啊、抱歉工さん,吵到你了嗎?」明明也沒做什麼吵鬧的事,但見齋藤本來在休息,加藤下意識的道歉。
  不以為然,齋藤比較好奇他在為什麼煩惱。「我們的部長大人在煩惱什麼啊?」還特意轉換成忍足MODE。
  被逗笑地嘴角微揚,隨後加藤就皺起眉頭拎起背包裡的袋子,「就是這個。」
  接過去打開,「……好多糖果。」是怎麼,氷帝改開糖果店嗎?
  手伸入袋中隨便摸了一個,打開包裝含入口中,加藤回想送他時對方說了些什麼。「雖然糖果好吃…但優君給了我一堆也是很傷腦筋的呢…」再說他也不是特別愛吃,偶爾吃而已。
  齋藤補捉到很突出的兩個字眼。「優君?」
  點點頭,拿了一個遞給齋藤,「是啊,他說我好像很喜歡吃糖果。」
  看著手中的糖果,不是之前加藤被下令禁止食用的糖果嗎,齋藤才想再與加藤說些什麼,卻讓一道聲音岔入──
  
  「啊啊,和樹要吃糖果要叫我一聲啦!」明明坐在最前頭,但往後瞧見加藤在吃糖果馬上衝過來的城田。
  
  「和樹,這些糖果讓給我吧。」齋藤指著為數不少的戒指型糖果笑著說。
  
  
  
  
  
  糟糕有三人行傾向XD
  通常寫公演我比較常寫青學二代及氷帝=W=
  六角的大家我對不起你們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