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個很漂亮的孩子。
  薄荷綠的髮絲披在肩後,粉妝玉琢如個精緻的陶瓷娃娃,唯一可惜的是不笑。
  養父牽著男孩與自己介紹,這是未來的弟弟,史蒂芬。
  姚子奇點點頭,他知道自己的功用,替弟弟斬除路上的荊棘,必要時要檔在前面扛下一切。
  他從不覺得自己是義子,縱使名言上是,他仍將自己當成寄居在別人家的外人。
  對於弟弟,則是個可有可無的存在。
  
  「子奇。」史蒂芬在自己身邊,拉拉衣角,漂亮的眼睛望著自己。
  
  他也從不叫自己哥哥,五歲,夠能明白事理了。
  
  「幹麻?」
  
  男孩拿著一本故事書,「唸給我聽。」
  
  怔了下,姚子奇點點頭,才盤腿坐下,史蒂芬就鑽到自己懷裡,準備聽故事。
  不禁心生憐憫,生在這樣的家庭,跟自己沒有童年有何兩樣,姚子奇突然覺得,保護史蒂芬是他一輩子的責任,就算他長到三十歲,而男孩也不再是男孩,他仍是這樣想著。
  
  只是個無聊的故事,卻是第一次在這孩子臉上看見笑容,姚子奇也跟著開心的笑了。
  
  
  
  
  
  姚子奇煩躁的看著眼前陣仗,再看看錶面,不爽地一腳踢到牆面上。
  
  「說夠了沒有!」
  
  本來進高中想低調的過生活,沒想到才一放學就一堆自視甚高的學長們圍著他,媽的真是浪費他的時間!
  今天可是史蒂芬的生日,他答應史蒂芬要早點回去慶祝耶。
  
  「要打就快,別浪費本人時間!」
  
  挽起袖子,姚子奇活動活動各處關節,老虎不發威當老子病貓啊。
  
  一群人早聽聞姚子奇背後靠山很大,不過見他身後沒跟著什麼小弟之類的才來下馬威,但一到關頭卻又怯步。
  
  正當人群猶豫不決時,一輛看來不便宜的轎車在他們不遠處停下,幾名黑西裝大漢恭敬的立在車旁,紛紛朝姚子奇彎腰,之後一個孩子撲進姚子奇懷裡。
  
  「子奇!」
  
  衝撞進自己懷裡的體溫,姚子奇詫異的抱緊男孩。
  
  「史蒂芬?你怎麼來了?」
  
  「因為子奇好慢喔。」
  
  童顏露出笑容,男孩嘟起嘴巴在姚子奇嘴上一啾,逗得姚子奇有些害羞的撇頭,男孩輕輕一瞄那群圍著姚子奇的人,其中冷意讓他們不禁打了個寒顫。
  
  「子奇,我們回家。」
  
  絲毫不理會找碴的人群,牽著姚子奇便往停車處,在經過車旁西裝大漢旁,暗地打了個手勢,幾個男人頷首恭敬的關上車門。
  
  「咦?他們不用上車嗎?」
  
  姚子奇納悶地看著被丟在原地的幾個屬下,史蒂芬窩在他懷裡吃吃笑說著童言童語。
  
  「車裡塞不下嘛,等等他們坐公車啊。」
  
  史蒂芬又開心地嘟起嘴在姚子奇臉頰啾了好幾下,姚子奇雖然疑惑也沒想太多,的確車裡塞不下沒錯。
  
  自此,姚子奇在高中三年內再也沒遇到來鬧事的人。
  
  
  
  
  
  為了史蒂芬的笑容,就算要姚子奇做牛做馬也甘願,這也是他讓史蒂芬吃乾抹淨的原因,他捨不得那張漂亮的臉孔上出現任何一絲哀傷。
  
  那天夜裡少年流露出悲傷的神情,他覺得被史蒂芬強暴也無妨,從被領養那一天,他合該屬於史蒂芬。
  
  他二十歲不是沒抱過女人,但被男生抱卻是第一次,任由著史蒂芬侵犯自己,而他心甘情願張開大腿。
  
  若說跟女人做愛是吸毒,那跟男人做愛就像抽煙,一天一天地侵蝕著自己,而這樣的身體無法再去擁抱女人,但當養父要他與一個女人結婚,他卻無法拒絕,因為阻礙史蒂芬的正是自己。
  
  他知道史蒂芬討厭女人,包括史蒂芬自己的親生媽媽,所以當他結婚後馬上離開加拿大,到台灣渡蜜月,或許地區的分隔能冷卻史蒂芬瘋狂的想法──雖然大家都料錯了。
  
  最終,養父也不得不妥協,只能期望哪天史蒂芬神經歪掉會把自己的精子丟進女人肚裡。
  
  
  
  「子奇,還是你的丟給女人好了。」
  
  「靠!是你是老頭親生的還是我是老頭親生的啊!」
  
  「可是我的只能給子奇嘛!」
  
  翻翻白眼,姚子奇也只能作罷,反正他就是看不慣史蒂芬臉上出現笑容以外的神情。
  
  
  
  
  
  over talk 2009/05/31
  要看成男人與青年的前傳或獨立一篇都行XD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