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尼斯發現,史蒂芬從日本回來後,望著窗外天空出神的時間變多了,有時還會將手掌伸出窗口,像似想捉住什麼的緊握住掌心,眼神空洞地盯著拳頭。
  他好幾次詢問,得到的回應總是弟弟泛起苦笑,搖頭說著沒事。
  弟弟連最愛的作曲都置之不理,就算動筆,總是兩三分後又對著窗外發呆。
  
  ──這事情可大條了!
  
  
  
  ※
  
  
  
  「你說史蒂芬很怪?」杜雲芊驚訝的問。
  
  「我都懷疑他是不是中邪了。」丹尼斯苦惱的皺眉。
  更慘的是,他拿著到廟裡求來的護身符給弟弟,反倒被弟弟以著“哥哥你是神經病嗎”的目光回視。
  
  「史蒂芬是自己去玩,他也沒跟我說呢。」排給史蒂芬的日本旅遊一週,歸來後她也沒聽史蒂芬聊起什麼。
  「不過說到奇怪處……丹尼斯,你提醒一下史蒂芬別太浪費紙。」杜雲芊無奈地指了指回收箱。
  史蒂芬製造的紙張垃圾,隨著天數有攀高趨勢,害她不禁考慮買台iPad給史蒂芬,這樣他就不能撕啊揉啊的浪費資源。
  
  一旁靜靜看著書的衛亞,突然抬頭,想到什麼的偏頭,猶豫著是否要將自己觀察多日的想法說出來。
  倒是衛亞身旁喝著下午茶的慕容,察覺地笑問:「寶貝,你知道什麼嗎?」
  聞言,杜雲芊與丹尼斯馬上好奇地望向衛亞。
  
  「唔……應該是、戀…戀愛了吧……」衛亞不太確定的說道。
  
  一席話惹的兩人呆愣,丹尼斯率先回過神,「史蒂芬有喜歡的人了?」
  怎麼他這個哥哥都不曉得!?
  
  「我上次借史蒂芬的手機,他桌布是與……一個陌生人的合照。」他個性內向,並不代表神經大條,合照裡兩人很親密,不難看出是情人。
  
  丹尼斯馬上否定,「不,不可能!至少出國前…──在日本?」話說一半,終於捕捉到關鍵點。
  
  「原來是犯相思病,所以才那麼異常。」杜雲芊點點頭作結。
  
  就算知道問題處,但不知道對象是誰、也不可能飛到日本大海撈針,丹尼斯嘆口氣。
  「好吧,那只能等他願意跟我談了。」
  
  
  
  ※
  
  
  
  史蒂芬知道他讓哥哥擔心了,但他不願也不想,畢竟連他自己也沒料到,只是短短的一週,卻讓他的一切都遺落在日本了。
  
  對著空白的五線譜發呆,史蒂芬只覺心一煩,才不管有沒有點上音符,又揉成紙團丟到一旁。
  拿起手機,盯著螢幕移不開眼,螢幕上是他與一個金髮男孩的合照,也是唯一的合照,因為男孩堅決不入鏡。
  想到男孩因為不想拍照而狠瞪他,史蒂芬不禁露出微笑,其實他一直沒跟男孩說,瞪他只會讓他更喜歡男孩,起不了半點嚇阻作用呢。
  打他,他也只會聯想到打情罵俏──反正男孩的一切,在他眼裡就是可愛極了。
  
  憶起甜蜜的回憶,史蒂芬不由得用力嘆了口氣,無力地趴在桌面──他多想放下一切飛到日本,緊緊擁抱住那在冬日的街頭,奪走了他的心他的目光他的音樂、那耀眼又張揚的男孩──
  
  子奇……
  
  
  
  
  
  fin 2011/05/05
  我要寫史姚要寫史姚要寫史姚(左滾右滾)
  但好短XDDDDD
  
  其實看見這題目的當下,差點走向史→奇→希啊囧
  好險及時拉回理智(欸?)
  
  會有後續(΄◉◞౪◟◉‵)…大概吧(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