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姚・戀愛始於變態

  裏標:戀愛的戀是由變的上半身與態的下半身組合而成
  
  
  
  
  
  
  
  
  
  媽的!他只不過是陪妹妹來婦產科,怎麼被一個變態醫生調戲了!
  
  
  
  
  
  「史蒂芬,我聽護士說,今天上午門診,你調戲了病患家屬?」休息室裡,城仲瑄攪拌著咖啡,笑說著中午聽來的消息。
  
  「傳這麼快?」嫣紅的唇瓣勾起,美人笑露風情,連同在休息室的其他醫生都搖頭可惜只恨美人身為男兒身。
  
  城仲瑄早習慣他這同期同學的面孔,自是不可能被這一笑輕輕帶過。
  「你啊……」無可奈何的露出苦笑。
  史蒂芬一旦想捉弄某人,那某人鐵定可慘了,就別說某人踩到地雷。
  
  「哎呀,我只是空有長相的人妖醫生嘛。」史蒂芬露出令人迷醉的笑容,但口裡吐出的話似乎就是今早的引爆點。
  
  「適可而止的捉弄可以,但別太過份。」如果阻止史蒂芬去捉弄別人,那下一個被捉弄的對象一定是自己,城仲瑄深知明哲保身之理──實在是他有太多次經驗了。
  
  其他醫生都先行離去準備下午門診,史蒂芬笑著聳聳肩,「還不是有我的捉弄,你跟杜先生才有進展。」
  城仲瑄輕咳幾聲,裝沒聽見地喝完咖啡。
  「我覺得你們結婚當天,要給我媒人禮呢。」
  
  「史蒂芬!」臉色微紅的某人低叫。
  美人只是呵呵幾聲,將巧克力牛奶喝完。
  
  
  
  
  
  「媽的!我今天一定要去拜拜!」姚子奇不爽的踢了踢牆壁。
  
  「誰叫阿奇你踩到醫生的地雷。」姚子瑩覺得自己哥哥根本是活該。
  
  「誰知道他的地雷是那個!」而且誰知道那個變態醫生耳朵這麼尖,他明明講得很小聲還會被聽見。
  
  「我剛還聽見護士小姐說:『好好喔,我也想被史蒂芬醫生咬耳朵!』耶。」姚子瑩忍不住笑容。
  不過真奇怪,她還當面稱讚過史蒂芬醫生很漂亮,醫生只是笑著說了聲謝謝而已呢。
  
  遇鬼都還沒那麼可怕!
  姚子奇摸摸被咬的左耳,不禁打了個寒顫。
  
  「這麼說,我上次聽護士小姐,醫生好像跟另一個男醫生是情侶……」
  
  姚子奇驚愕地撐大眼瞪著妹妹,他剛聽見了什麼?
  「你說他跟誰?」
  
  「另外一個醫生啊,好像是叫城仲瑄吧。護士小姐說他們兩個好像是情侶喔!」醫院那麼小,八卦流傳得自然快,連他們這些病患都聽過好幾個版本了。
  「不過,史蒂芬醫生真的很美,會有男生喜歡也是很正常的吧!」
  
  我覺得妳能說得這麼若無其事才是不正常!姚子奇無語看著妹妹。
  「哼哼我倒想看看誰那麼不長眼喜歡上那個變態。」
  就算他長得再美再漂亮,不過就是個變態!
  
  「可是醫生很漂亮是事實啊!」姚子瑩天真的說著。
  在她的觀感裡,漂亮的人誰都會喜歡,無關男女。再說,她的確看過有病患的男性家屬向史蒂芬醫生告白耶,只是醫生笑容可掬的回絕了。
  「而且阿奇不是也喜歡漂亮的人!」她記得阿奇以前也說過隔壁大姐姐很漂亮他很喜歡這種話呢。
  
  「我說,重點是在他跟我有相同器官!不列入考慮啦!」姚子奇對自家老妹的想法覺得很無力。
  
  姚子瑩不解的說:「阿奇我又沒說要你跟醫生交往,只是醫生很漂亮是真的嘛,保養一下眼睛啊!」
  女孩頗為納悶為什麼哥哥的火氣會這麼大。
  
  「我…──」姚子奇也說不上來,只是一聽到妹妹把他跟那醫生扯在一塊,他就炸毛了。
  再說那個變態不是已經有男朋友了,他又沒……等等!思維好像完全錯了!
  姚子奇越覺自己好像越往奇怪的方向想了,趕緊打住那莫名其妙的念頭。
  「反正,下次妳叫媽陪妳來!」將安全帽遞給妹妹同時再次提醒。
  
  「好啦好啦。」阿奇真是超奇怪的……啊!她知道了,是不是在害羞啊?
  原來如此啊!姚子瑩自我解讀完,才戴上安全帽跨上機車後座。
  
  
  
  
  
  ※
  
  
  
  
  
  「可以啊……嗯,你慢慢玩吧……呵呵,再說吧……」戴著耳機講電話的史蒂芬,說到一半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來電者是城仲瑄,想跟他換班,理由嘛……當然是要出門約會囉。
  「OKOK…啊你一直跟我講電話,杜老爺不會吃醋嗎……喂?啊、掛了?」拔下耳機盯著看了幾秒,這才聳聳肩收好手機。
  明明都不知道在床上滾了幾圈,還這麼害羞……史蒂芬莫可奈何地搖頭。
  柔順的長髮隨著主人的擺動滑出波浪,又搭上漂亮的臉孔,史蒂芬的存在讓店裡女人都黯然失色了,某些男客都會偷瞄,而瞄到喉嚨的突出,不禁一陣扼腕。
  早就習慣自己是人群焦點,史蒂芬撐著下巴注視著窗外,窗外正上演著一幕他極感興趣的畫面。
  
  一個小男孩奔跑中跌倒了,卻沒半個大人扶起他,似乎男孩的雙親也不在,眼見男孩就要大哭,姚子奇疾步走到男孩面前,揉揉那顆小頭顱。
  蹲下身子,捏捏孩子臉頰,「來!哥哥給你棒棒糖,不要哭了!」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姚子奇身上會有棒棒糖,但他真的從後背包裡摸出加倍加遞給小孩。
  看著棒棒糖,男孩露出開心的笑容,向後方趕來的媽媽獻寶;在對方母親一直感激下,姚子奇聳聳肩,又揉揉男孩頭後便笑著揮手目送這對母子離開。
  
  真是意外呢……史蒂芬驚奇地發現對方另外一面。
  史蒂芬像似發現了玩具的小孩般,注視著金髮大男孩離去的背影。
  
  
  
  
  
  ※
  
  
  
  
  
  「今天護理課是外校醫生耶。」同班損友任飛翔,打著PSP邊說著他早上聽來的消息。
  
  「是要上什麼?」眼見任飛翔手拙掛了好幾次,姚子奇終於忍不住搶過來。
  
  「記得是要看墮胎的影片吧。」既然有勇士要幫他,任飛翔抱著後腦往後貼向牆壁。「好像是請婦產科醫生來。」
  
  婦產科?瞬間回想起上次陪老妹去的過程,姚子奇差點腰折手中PSP。
  要是再讓他遇上那個死變態……不過也不可能,婦產科醫院這麼多,不可能好死不死就是那間吧──
  可等到上課鐘響,移動到視聽教室,一進門就看見那高佻的長髮男人,姚子奇囧囧有神的被任飛翔推到椅上坐好。
  
  完全沒將心思放在影片上,姚子奇只記得身邊任飛翔一直慘叫──不過在場其他女學生幾乎都把焦點放在醫生上就是了。
  等到影片播放完畢,正好快要下課,進入了提問時間,只是問的問題跟影片都好像沒直接關係。
  姚子奇死命想把自己藏到沒人看得見的地方,但他那頭金髮實在很明顯。
  只露出一雙眼睛盯著教室前方,他意外發現原來變態醫生也是有正常的時候,還以為變態只會性騷擾。
  
  史蒂芬笑著回答各類問題,其實注意力都放在那雙小貓似、盯著自己的雙瞳。
  會來到這間學校充當老師,當然不是意外了,從姚子瑩口中套出她哥哥是這所高中一年級生,再藉醫院名義詢問學校是否有需要專業醫生,然後來到這間學校──一步步如計劃中地順利進行。
  
  
  
  下課鐘聲總是特別好聽,姚子奇迅速起身奔向教室外,連任飛翔的叫喚全都當幻聽。
  笑著回絕女學生們的各種要求,慢條斯理收好自己的物品,史蒂芬才離開教室;站在走廊下,端著下巴思索,可愛的小貓咪會躲到哪裡去呢。
  
  「奇怪為啥廁所突然被掛上維修牌子啊?」
  「阿災。」
  
  正好眼前經過的兩位男學生談話飄入史蒂芬耳裡,紅唇揚起──抓到嘍。
  踏著輕快的步伐前往男廁,果然看見維修中的牌子,無視它旋開門把入內,注視一整排“包廂”,看見其中一間門是開著的,走上前一瞧──
  小貓咪坐在馬桶上打著PSP,史蒂芬忍不住噗哧一笑。
  
  奇怪為啥感覺到身前有陰影壟罩住自己,而且還聽到笑聲,姚子奇納悶抬頭──靠!
  「死變態你幹麻!」驚悚地往後頭貼去。
  本來就不大的空間擠了兩個人,其中一個還那麼高(那麼變態),姚子奇突然覺得呼吸困難。
  
  史蒂芬視線往下,小貓咪腿張那麼開是在邀請他嗎,可惜有穿著褲子……
  「嗯哼……」將小貓咪困在雙臂與馬桶後座間,史蒂芬滿臉笑容,笑到眼睛都瞇成彎月了。
  
  但這一切在姚子奇眼裡只有無限恐怖,槓他不會今天就在學校廁所被OOXX了吧!?
  不過不得不承認眼前人長得真的很……禍害,被盯得膽戰心驚、臉紅心跳。
  「看、看屁啊!」
  
  史蒂芬眨眨美目,腦裡自動理解成另一個意思。
  意味深長地輕吟一聲,「哦嗯……原來你希望我看你的屁股?」
  
  槓他啥時有這個意、靠別脫他褲子…阿娘啊他手握哪裡啦──
  可憐姚子奇嘴巴被堵住了,只能在心裡發出慘叫。
  
  
  
  「啊!阿奇你下午怎麼翹課了啊。」直到放學時間,任飛翔才終於看見好友進教室。
  「我要回家了,PSP還我吧。」早就收好書包就等PSP回歸。
  
  「……PSP髒了,我下次再還你一台新的。」乏力地走回座位。
  
  「哦……」感覺到好友怪怪的,任飛翔也不以為意。「你不舒服?要我送你回家嗎?」
  
  身子一頓,姚子奇咬牙切齒地說:「不用,會有變態送我……」
  
  「欸?」任飛翔表情一呆,變態?
  
  
  
  
  
  「喂你知道嗎,昨天下午一樓男廁一直有怪聲耶。」
  「別說這種恐怖的事啦!我剛剛才去上完回來耶!」
  
  
  
  
  
  fin
  要看成身教言教並重那篇的前傳也是可以的XDDDDD
  寫完發現兩篇相性很好(?)
  
  14號又要到了,為啥我感覺到我寫去年情人節賀文彷彿昨天的事呢囧…
  去年寫司瑄,今年就寫其他對吧。
  史姚?丹任?希亞?
  還是乾脆寫其他XD
  
  
  
  
  
  晚上仍要值班的兩位醫生XD
  
  「史蒂芬你在看什麼?」城仲瑄看好友竟然在玩PSP,好奇問。
  
  「呵呵……你不會想知道的。」
  
  城仲瑄馬上轉回頭無視,他剛絕沒聽見PSP隱約傳來呻吟聲。

Recommend
Share
Tagged in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