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姚・滯留情感

  ”遺留掌心的雪”接續
  
  
  
  
  
  
  
  
  早在男子上前搭話,姚子奇就發現了。
  那麼樣一個出色的男子、身高也高人一等,在人群裡是多麼地奪人眼目。
  不知道男子自己有沒有注意到,行經過的、聆聽他演奏的男男女女中,也有少數醉翁之意不在酒,將眼睛黏在他身上。
  令人驚訝的是,竟然還是台灣人?
  姚子奇心想現在男子再跟他說,其實他是台灣什麼什麼製作人,他都不會多吃驚了。
  
  「我對你很感興趣。」對方直搗黃龍地說出來意。
  似乎沒注意到這話語對姚子奇造成多大衝擊。
  
  主詞是不是搞錯了?
  姚子奇疑惑地自問,這人應該是對他的歌感興趣吧?
  「喔,3Q啦。」反正就只是再多一位外型出色的歌迷,姚子奇也不以為意,轉過身想繼續收拾。
  
  「我想你應該知道很多唱片行吧?」男子好不容易遇到一個有興趣又內行的音樂人,自然不可放過這機會。
  
  姚子奇手一頓,轉過身上下打量史蒂芬,「你是……模特兒嗎?」
  依男子的皮貌,不難作此猜想。
  
  「偶爾。」男子笑了,心想他可沒騙人,本業是歌手,偶爾會跨足到電影戲劇廣告。
  「我想找二手唱片行。」
  
  「哼嗯……」姚子奇背起電吉他,有些猶豫地再三思量。
  注意到附近有些OL在竊竊私語,而男子看樣子也不曉得自己成了主角,這人日文應該只足夠應付簡單的會話吧……
  嘖!當作異地遇到同鄉,他就好好照顧一下吧!
  「可以是可以,不過我家不在這附近,不能待太久。」他可是還要搖個一小時多呢。
  
  「既然這樣……你要暫住我那嗎?」對方突然提議。
  
  「欸?」
  
  
  
  
  
  結果住一住就一起滾到床上是哪招了啊啊啊啊──
  姚子奇不禁抱著棉被發出無聲的哀號。
  他自傲的貞操被打破了……不對,嚴格說來是後門貞操,前門可沒開。
  
  很久沒回台灣了,他是不知道現在台灣大學生是怎樣生活啦,但日本大學生會玩又愛玩也敢玩,上床做愛、床伴什麼的就像吃飯一樣稀鬆平常,一夜情就更不用說了。
  好幾次差點被朋友拖去體會一下的他,都堅定不移的拒絕掉了。
  ──可能他思維上還是很保守、傳統的,不興這種合則聚不合則散的關係。
  沒想到這次竟然被打破了,還是被同鄉……甚至是一做就重口味的“同性相吸”。
  
  現在腦海中還能清楚的勾勒出男人的結實身材,男人在豔情中同樣醉人的低吟,及進出自己身體的火熱充實。
  回想自己躺在男人身下的難耐扭動及喘息呻吟,他簡直想一頭撞死自己。
  
  不過說到聲音,當時他竟能有餘裕對男人說“你不去唱歌很可惜”這種事……
  唔呃,他還是撞死自己算了!
  
  
  
  
  
  姚子瑩一打開房門,就看見哥哥抱著棉被在床上“蠕動”的光景,極為不解。
  怎麼阿奇改當毛毛蟲她都不知道?
  「阿奇阿奇,媽媽跟叔叔我們要出門,你要跟嗎?」
  
  「我等要去涉谷。」埋頭悶聲回應。
  
  「好吧,那你自己小心囉!」
  姚子瑩說完帶上門,接著樓梯傳出腳步聲,最後依稀可以聽到一樓門口大聲的“我出門了”。
  
  小心什麼?姚子奇無語。
  ──可惡,憑什麼他要這麼在意那僅停留一星期的男人啊!
  那個吃乾抹淨就拍拍屁股回台灣的王八蛋!
  那個害他現在這麼煩惱的王八蛋!
  
  不過一星期內跟人家滾了好幾次床的你似乎也不能怪人家嘛!
  ──姚子奇腦內有道聲音這麼說。
  
  「煩死了啦!」姚子奇忍不住大吼一聲。
  拋開棉被跳下床,快速的打理好自身裝扮,背起電吉他、拿好配備,決定出門。
  一唱起歌他就不信自己還會一直想著那王八蛋!
  
  
  
  ※
  
  
  
  姚子奇可悲的發現,他分心了。
  原以為演唱能讓他找回專注力……是啊,是找回專注力了,專注於之前男人佇足處。
  輕嘆一聲,姚子奇知道今天是沒心情了,草草的結束掉街頭演唱,收好東西打算去唱片行晃晃。
  
  搭著電車過了三站抵達下北澤,馬上相準目標衝進去,翻閱架上最新唱片,打算之後跑二手唱片行挖寶。
  雖然他沒有播放機,但依然對黑膠愛不釋手,自己也收集了一些電子舞曲類的黑膠唱片。
  
  晃過東洋區,姚子奇隨意的瞄了過去,卻再也移不開眼──
  錯愕的瞪著架上掛著的海報,裡頭是個慵懶地伸著懶腰的美麗男子,若不是露出來的胸肌及腰腹,只怕會錯認為女人。
  「同步!台灣元SD‧史蒂芬單飛最新音樂大作『遺留掌心的雪』日本初回CD+DVD盤、普通CD盤,首次挑戰抒情+搖滾令人驚豔……」姚子奇看著海報上介紹,嘴裡低唸。
  
  喂喂──他還真的是台灣音樂製作人咧!
  姚子奇一直以為史蒂芬大概就是玩票性質、填填歌詞的這種寫歌,然後頭上擁有美男子光環的明星之輩。
  沒想到……
  再看著一旁擱著的雜誌裡頭介紹,竟然是台灣紅遍半透天的前男子團體SD一員,還是SD專輯音樂擔當製作人。
  
  不管是CD或LP,姚子奇都很少入手新品,但這是頭一次,可能也是最後一次,他心癢手癢的初回普通兩張都包了,疾速衝向櫃檯結帳。
  同時感謝自己隨身攜帶隨身聽的好習慣,出了唱片行找間咖啡店坐下,迫不及待、卻又小心翼翼的拆封,放入CD唱盤戴上耳機。
  直覺地直接跳轉到“遺留掌心的雪”一曲,姚子奇有預感,這首歌會讓他做下什麼決定──
  
  比如飛回台灣去揍那個睡過就走的王八蛋。
  
  
  
  
  
  fin
  烤杯我以為這篇就會完但又沒完是哪招(扶額)
  
  喜媽搭沒存文啦啦啦啦啦
  然後下星期會在22號貼文
  仲瑄+(✪///ω///✪)+

Recommend
Share
Tagged in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