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姚・請跟我來﹑2 fin

  
  
  
  
  
  
  
  
  
  
  握著掃把,姚子奇坐在石階上,撐著下巴望天發呆。
  這是其妹子瑩端著方盤要去換茶時發現的,她哥哥最近很愛出神。
  「阿奇?」於是便認真的想著要如何叫哥哥回來。
  
  而回神的姚子奇,轉眼就見自己妹妹似乎在沉思,皺著眉怪異的說:
  「姚子瑩,妳在我前面發呆做啥?」
  
  「阿奇才是在發呆呢。你最近很怪耶。」
  
  嘁了一聲,「才沒有。」
  
  這平淡的反應,姚子瑩更覺得一定有鬼,若是平常的阿奇一定會瞪著她,說她想太多什麼的,才不會是這麼簡單一句話。
  「……阿奇是在煩惱史蒂芬公子的事嗎?」想來想去,她還是覺得這可能性最高。
  
  聽見那名字,姚子奇委實一愣,故作不在乎的撇過頭去。
  「才不是呢,我煩惱他做啥。」
  
  真固執!姚子瑩嘟起雙唇。
  「告訴我嘛!阿奇一副很煩惱的樣子。」
  
  「妳很煩耶,我說沒事就沒事啦!」
  
  正當兩人僵持不下,經過的城仲瑄好奇地問,「你們坐在這……聊天?」
  還真是特殊。「子瑩,少夫人在等妳的茶吧。」瞄了一旁擱著的方盤。
  
  「啊,對喔,差點忘了!」急忙起身端著方盤匆匆離開。
  
  城仲瑄笑了笑,正要離開之際,卻讓姚子奇喚住。
  「怎麼了?」
  
  「就……想問你……為啥喜歡杜少爺。」此時他正需要“前人”指點迷津。
  
  想起前幾日史蒂芬跟杜司臣的談話,城仲瑄猜想史蒂芬定是有把握才敢提吧。
  「子奇,覺得喜歡是什麼?」
  
  「喜歡?」環胸偏頭思考。「雖然我沒真正談過戀愛,但也喜歡過幾個小姑娘。」
  「不就是看見她會很開心,會想給她好玩、好看的東西,會很在乎她,看她跟別的男人說話就覺得不舒爽……」
  怎麼越說越與他看見史蒂芬的情況相像啊?
  就算他在如何累,但只要看見史蒂芬露出笑容,便覺一天疲勞都散了,回房就寢前也是精神百倍;聽史蒂芬說他來過幾次,卻都沒在城裡好好逛過,便毛遂自薦,帶著他玩上一天;還記得有一次他差點跌跤,也是史蒂芬及時攬住自己,他好高喔,連胸膛都跟自己差……不對他想到哪裡去了!
  思覺自己根本就像懷春少女,姚子奇狂甩頭。
  
  「似乎有答案了?」端看姚子奇突然臉紅,城仲瑄就知道了。
  「建議你快說,史蒂芬不是過幾日就要離開了。」說完後拍拍姚子奇肩膀。
  
  他就是在煩惱這件事啊!
  
  
  
  ※
  
  
  
  近幾日的陰雨綿綿,恰恰配合了姚子奇的心情。做完工作的他,打著紙傘走到正院庭院,本是想散散心,沒料到正好撞見杜司臣牽著城仲瑄,兩人打了同把紙傘,站在棗樹下,愜意地看著石缸裡悠游的魚兒,城仲瑄手裡還拿了麵團,捏了小球小球餵魚。
  
  「為什麼不養入池裡呢?」他有時也搞不懂有錢人家在想什麼,明明假山流水,偏要把魚養在這小石缸裡。
  
  「這石缸聽我爹說,是杜宅剛建之初,祖先放置的,或許是位置好,杜家生意才會如此順利也說不定,就一直擱在這了。」所以幾次增建,也沒有將這石缸換位置或丟棄。
  
  原來是有原因的,城仲瑄點點頭。
  彎下身子細看,「啊,有一個銅板呢。」還真是有趣。
  
  「……那是我小時候丟的。」杜司臣略顯尷尬的輕咳。
  
  這男人竟然會做這麼……城仲瑄不可思議地望了他一眼。
  「那我也來。」說罷,掏出個銅板,往石缸裡噗通一聲,裡頭的魚還好奇地一探。
  後,起身朝男人微笑。杜司臣淡笑不語,只拿了袖口擦拭城仲瑄臉上沾到的雨珠。
  
  這兩人是……姚子奇無語地看著,本想繞過,卻被杜司臣叫住。
  「子奇,到月洛居幫史蒂芬整理行囊。」
  聞言一愣,明日就是第十四日了?
  
  
  
  
  
  姚子奇一進入月洛居外室,悄悄、彆扭地躲在門板後,只露出眼睛偷偷往內室瞧,只見那頎長的身影,背對著房門口,挺悠哉又緩慢地收拾著行囊。
  猶豫了一會兒,才起腳踏入,「史蒂芬!」
  
  綠色人影轉過身來朝來者微笑,「子奇,你來得正好,快來幫我想想伴禮。」
  他是挑了些花繡精美的手絹,但又覺得有些不夠,尤其是兄長,難不成也要送手絹?
  
  「玉……佩?」他們城裡的稀玉齋是連皇帝都賞識,年年下令進貢的珍品。
  雖然他覺得那老闆滿口噁心話語,不過就是有人愛……比如那新科文狀元的衛亞。
  
  「……真不想。」史蒂芬面有苦色,猶記得當初他與子奇一進稀玉齋,馬上飛奔到他倆面前,握緊子奇兩手的老闆──真是殺千刀的。
  「算了,不送哥哥也無妨……在路上隨意買個就行。」聳聳肩不以為意。
  
  喂,這樣好嗎?姚子奇呆了呆,隨後想想反正不是他要送禮,擔心什麼。
  「你……呃、明日就要啟程了?」
  
  紅唇彎彎,繼續打包。「是呀,也差不多了。」
  隨後用著滿懷期待的雙眼,直盯著姚子奇。「臨別贈言?」
  
  「路、路上小心。」
  什麼嘛,就不會多說要多待個幾天……姚子奇越想越不開心,至少也該讓他請個客、報報當年之恩。
  「唔,你有沒有想要什麼?」送個禮,依他這幾年攅下的銀兩,可以的吧。
  
  「想要什麼?」眨眨眼,「什麼都可以嗎?」
  
  不會要求什麼天方夜譚的東西吧……姚子奇心裡不住嘀咕。
  「盡量啦!不要給我說什麼麒麟角、龍鬚這種不可能的東西喔!」那種連皇上都不太可能會有的東西。
  
  「放一百二十個心,我要的,只要子奇願意,一定給得起。」
  他原本還打算要怎麼讓子奇開口,沒想到本人這麼主動,省了他一番力氣。
  
  姚子奇眼見史蒂芬慢慢地走近自己,本有些緊張地想後退,但又奇怪為什麼要後退,便挺起胸抬起下巴──雖然只能勉強勾到對方下巴──氣勢不輸人的筆直站著。
  史蒂芬淡笑不語地舉起一手,伸出食指,輕輕壓在姚子奇胸口。
  
  姚子奇錯愕地看著那張端麗的面孔,似是想從對方神情瞧出什麼端倪。
  「我不懂……」撇過頭說道。
  ──或許他懂,卻故作不知道。
  這手指壓著的地方,明眼人都瞧得出來。
  
  無奈苦笑,史蒂芬失望地放下手指,輕聲道:「是嗎。」
  他不想強逼子奇做他自己不願的事情,不管子奇是真不懂還是假不懂,他都會接受。當然,如今風氣養個男寵或許不是什麼大事,但真正喜歡、愛一個男人這種事,卻是少數,更別提表哥還名正言順地拜堂將男人迎入府。
  
  望著史蒂芬默默轉過身,繼續手邊動作的身子,姚子奇有股衝動想伸手環抱住那勁瘦的腰身,卻又止步不前,只得靜靜的瞧著。
  他還有妹妹在身邊,不能這麼自私……
  
  
  
  
  
  ※
  
  
  
  
  
  「阿奇──」姚子奇的好友,在路家客棧當小二的天晴,極為不解的伸出手掌在好友眼前晃晃。
  「真奇怪呢,最近都是這樣。」一些習慣阿奇會唱歌的客人都會尋問,害他也不知怎麼回答。
  
  「還不是情人遠去,故作堅強。」在路家客棧挑了間上房,至少住了一兩個月的歐怡青,端著袖口假意壓壓眼角。
  「史──蒂──芬──」拉長了聲音緩緩唸著這三字。
  
  聽見這名字,姚子奇才回過神,瞪著歐怡青。
  「幹麻啦。」
  
  「你呢,自史蒂芬離開的第一天,就會上這兒發呆;今天才第七天,你就發呆了至少兩個時辰。」歐怡青還扳手指細數。
  
  「啊!」天晴理解地拳頭擊著掌面。「這就叫……『頭七』吧?」
  
  「完全不對!」這愛亂用詞語的天晴,歐怡青是又氣又笑。
  
  「你們很囉嗦耶。」扒扒頭髮,大剌剌坐在桌上的身子,不理他倆的轉到另一邊。
  ──客棧門口,有個女孩手插腰氣嘟嘟地瞪著姚子奇。
  
  「阿奇!你又溜到這了!」姚子瑩發現近幾日哥哥很愛亂跑,雖然交代的工作都做完了,但要是臨時府裡有事該怎辦。
  
  「嘖,又來一個了……」姚子奇翻翻白眼,怎麼一堆人來跟他囉嗦啊。
  
  「真是的!」姚子瑩無奈的一屁股坐在長凳上。
  「所以才說阿奇太固執了嘛。」踢著雙腳。「明明我都已經長大了。」
  雖然哥哥一直說很煩、很囉嗦,但姚子瑩深知,只剩他們兄妹倆相依為命,哥哥總是在心裡擔心著她,就是嘴上不坦白。
  
  「真正長大的人才不會說自己已經長大這種話好嗎!」
  「還有,要先說妳長大了,等妳不喜歡慕容那傢伙再來說!」
  他絕、對不允許有個滿嘴像灌了花蜜的妹婿。
  
  「我才不是喜歡慕容大哥呢,是對兄長般的仰慕啦。」她都說過好幾次了,是阿奇自己一直誤會的。
  再說慕容大哥早有喜歡的……啊、不能說。
  「要說喜歡,阿奇自己才是喜歡史蒂芬公子吧!」
  
  就因為是家人,講話才能這麼一針見血與毫不客氣,旁觀的天晴與歐怡青不禁鼓起掌來,而熟識姚子奇的客人,還偷偷地問史蒂芬是哪裡的小姑娘。
  
  「妳…──」無法反駁,因為是事實。
  「干妳何事。」姚子奇用力哼了一聲。
  
  「明明喜歡還要裝不喜歡。」歐怡青邊說邊拈了塊糕點放入口中。
  
  「這樣不誠實不行喔,阿奇。」天晴也搖搖食指附和。
  
  瞪著那多話的二人組,「你們兩個很囉嗦耶,是說相聲的嗎!」
  他也知道要誠實對待自己的心情,但喜歡男生耶──
  「我說……你們不阻止自己的好朋友喜歡同性嗎?」姚子奇忍不住問。
  
  天晴兩人對看一眼,歐怡青笑說:「是你喜歡又不是我們喜歡,怎麼幫你作決定。」
  
  「阿奇擔心太多了啦,再說,我又不是一個人。」她還有好朋友芬芬、還有少夫人、還有府裡的每一個人。
  「然後,我來是為了通知阿奇,現在,史蒂芬公子在府裡唷。」燦笑的同兄長說。
  
  「真的!?」姚子奇驚訝瞠目,面有豫色地盯著妹妹幾秒,才伸出手掌貼上那粉色腦袋,輕揉了幾下,隨後跳下桌子,急忙地衝回府裡。
  
  那離開的人影,歐怡青可惜的嘆道,「啊……走了。」本來還以為可以繼續調侃。
  「不過,這樣好嗎,子瑩妹妹?」畢竟是唯一的親人,姚子瑩說什麼也不可能不會傷心。
  
  「……這樣就好了。」抽抽鼻子語音略帶哽咽,姚子瑩眼眶有些紅潤,卻又馬上露出可愛的笑容。
  她已經讓哥哥照顧了這麼久,現在要換她支持哥哥了。
  
  「好乖好乖。」歐怡青也輕拍了姚子瑩頭顱幾下。
  
  「都說了我不是小孩子了……」有些無奈地說。
  
  
  
  
  
  還沒進杜宅門,就看門前停了輛馬車,而杜司臣等及若干人都站在門口。
  杜司臣望見那急著跑回來的姚子奇,笑了笑並含有他意地瞧了史蒂芬一眼;城仲瑄小聲的同姚子奇說:
  「史蒂芬這一離開,可能要好幾年才會再相見喔。」
  
  仍是帶著一抹猶豫,而促使姚子奇踏出步伐的,是身後杜雲芊的一句話。
  「子瑩陪伴我多年,就像我妹妹一樣,我會好好照顧她的。」
  
  史蒂芬笑著朝姚子奇伸出手──
  
  
  
  
  
  fin 2010/12/29
  又要過一年了(。◔‸◔。)
  好快喔囧,有股蛋蛋的哀桑感(咳)
  
  預定1/1會貼司瑄NYN下,若沒意外可以趕完另一篇,會貼在自己家。
  
  そして、よいお年を(●’3`)ノ⌒♥

Recommend
Share
Tagged in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