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姚・請跟我來、1

  
  
  
  
  
  
  
  
  
  
  一身淺藍色襦衫,手搖著扇子,史蒂芬閒適地東看看西瞧瞧,他也許久沒上蘇州,這次除了來遊玩之外,順道來一窺那擄獲了表哥一顆芳心的男子……呃,表哥適用芳心嗎?
  上個月家裡收到來信,寫著表哥納男子為妾,嚇得大家下巴攏不上,而剛回家歇沒多久,他又馬上收了一些細囊準備上舅舅家。
  他本以為表哥是喜愛那遠親小表妹,沒想到如此出人意料。
  
  「唉唷!」
  
  想得出神的史蒂芬聽見驚呼聲,趕忙出聲道歉。
  「對不起,在下剛失神了。」
  
  「沒關係…欸……」長相甜美可愛的姑娘就張大眼盯著史蒂芬。
  
  雖然早習慣了受注目,但這麼直盯著他的女孩可真少見,史蒂芬也不禁回敬地拿了一雙眼盯著小姑娘。
  
  這時才發現一直看著人是很失禮的事,小姑娘急著福身道歉,「對不起!只是公子長得好似奴婢曾經見過的……」
  
  「怎麼了,子瑩?」
  緩緩走來的是穿著鳶色襦裙的美人,史蒂芬認出來人,眨眨眼確定他沒看錯。
  
  史蒂芬有些不確定的喊著,「表嫂?」上一次見面是在三年多前表哥婚禮上,但表嫂外貌沒變多少,只是更多添了成熟。
  
  「……史蒂芬?」杜雲芊驚訝地看著來人,似是沒料到會巧遇親戚。
  
  「咦!是、是那個史蒂芬嗎,少夫人?」姚子瑩來回地望著杜雲芊及史蒂芬。
  
  「嗯,是那個史蒂芬沒錯。」杜雲芊笑了笑,史蒂芬則是極為不解。
  
  「公子的大恩大德,奴婢及奴婢的兄長永遠感激不盡!」姚子瑩雀躍的說著,只差沒跪在地上磕頭。
  
  大恩大德?史蒂芬回想了一會兒,他在蘇州做過的事中唯一會被稱上大德的……
  「小姑娘你是當初那個小女娃?」莫怪他總覺得有在哪見過。
  
  「是的,若當初不是公子,子瑩肯定是賣笑維生了。」
  史蒂芬微笑不語,其實他也是順手罷了。
  
  「好了,回府裡談吧,表弟你也一塊走吧。」
  史蒂芬本來想問表哥納的男妾,不過表嫂會說出什麼好聽的話嗎,還是直接問表哥較妥當。
  
  
  
  ※
  
  
  
  杜司臣所居的東院主廰,表兄弟倆正侃侃而談。
  「不過,還真沒想到表哥如此雅好。」史蒂芬笑著喝口茶,馬上說出來意。
  
  抵在嘴邊,持著杯子的手一頓後放下,杜司臣手一揮讓下人離去,只喚了個史蒂芬未聽聞過的名字。
  想來就是那男妾了吧,史蒂芬極為好奇地望著門口,他一路上也聽了許多閒言,雖說男風之盛,但表哥來頭不小,男妾一事自是傳遍城裡,他也只聽見對方好像是妓院贖來的,同時想不透舅舅竟會允許表哥贖個兔兒爺。
  
  「少爺。」
  
  傳言終究是不可信!
  瞧著那拱手作揖的男子,雖只是粗布短衣,但也難掩一身文質之氣,史蒂芬也不禁出口稱讚表哥好眼光。
  「雖說有些失禮,可我實在好奇……公子怎麼會淪於妓院?」
  
  杜司臣怔了怔,後失聲大笑,「表弟也聽了那些閒言了?仲瑄並不是你想像的兔兒爺,也未接侍過客人,我是他的第一人。」立於他身後的城仲瑄聽了後有些尷尬。
  
  「表少爺,仲瑄並不是像那些姐姐一樣,只是在笑塵院做了管帳一事的工作。」
  
  「原來如此。可是……表哥你是不是虧待人家啊,旁邊明明能坐下,怎麼讓他罰站?」
  
  杜司臣嘆口氣,「他執意要以下人身份來服侍我。」
  
  「仲瑄本就一介男子,於情於禮都不能……」
  
  「去他個禮字,你就坐在杜少爺腿上不就得了!」
  史蒂芬驚訝地望向門口聲源處,是個咧嘴微笑的男子,連城仲瑄也搖頭唸了幾聲男子失禮之處。
  「拜託你們都在床榻上滾了不知幾圈,還在意個什麼勁啊。」
  這番話,史蒂芬也連連點頭稱是,惹得城仲瑄臉皮薄紅。
  
  「子奇,還不來見見你的恩人?」見愛人快挖個洞躲起來,杜司臣出言制止那人越加誇張的言詞。
  
  「好啦好啦。」姚子奇揉揉後腦。「當初謝謝你啦!」觸及史蒂芬雙目,他有些害臊地移開眼。
  
  「我還是頭一次見子奇害羞呢……」終究被杜司臣摟於懷裡,城仲瑄也不反抗地任由他去。
  
  「你不知子奇喜歡的類型是大美人,史蒂芬正好位屬於美人之列。」杜司臣小聲的在愛人耳邊道。
  他這表弟的美貌,當初可是令城裡大半小少爺驚嘆不已,紛紛派人來說親,卻沒人曉得史蒂芬是男兒身,鬧了許多笑話。
  據當初曾親眼見過的人,都說是月娘下凡什麼的,雖然現在想起來很幼稚,但當時他笑到下巴都闔不攏了,還藉此來調侃當事人。
  
  「不必客氣,我只是舉手之勞罷了。」那對小兄妹的容貌他已經記不太得了,是見姚子奇那仍舊明亮不馴的雙眼,史蒂芬才確定他是那小男孩。
  
  「子奇,史蒂芬在這的日子,就由你來侍候,別怠慢了。」說完杜司臣便揮手趕人,抱起愛人往內室走去。
  
  「什麼要我這粗手粗腳的……」姚子奇還沒說完,就讓史蒂芬拎著後領拉出房門。
  
  「我不用什麼侍候,再苦的日子我都有過。」最後一眼看見表哥將人放在榻上並俯身,準備要做些什麼事,不用說也曉得,看得他臉上不禁冒熱氣。
  「子奇,表哥與他的感情這麼好,表嫂……」一看就知道表哥心繫何人。
  
  「不用擔心啦,你該擔心的是二夫人。」姚子奇在杜府待多久了,什麼有利什麼不利看的很清楚。
  「大夫人過世後她就仗著老爺寵幸過她狐假虎威起來,連少爺會娶表小姐也是因為她逼的。」
  說到這,姚子奇望了望四周,低聲對史蒂芬道:「你也知道我妹服侍表小姐,她說過新婚之夜,兩人根本沒圓房。甚至少爺除了外出不在府內,都是住在書房旁的偏房。」
  
  詫異地睜圓了眼,史蒂芬不禁想叫好,卻又憂心,「可是舅舅不會擔心嗎?畢竟表哥是獨子。」難保不會硬逼表哥。
  
  姚子奇嘿嘿笑了幾聲,「你太久沒回來,消息不靈通,二夫人總算貢獻了一點用處,二年前替老爺又添了一個小壯丁。」
  自然傳家之事輪不到杜司臣煩惱了,不然早逼杜司臣自己生也要生出兒子。
  
  「啊……」這事他的確不曉得。「如此甚好,想必表嫂是有原因下嫁的囉?」
  
  「你不笨嘛!」姚子奇這話惹來史蒂芬給他一個白眼。
  「表小姐喜歡的對象只是個小鑣師,二夫人自然不希望姻親沒家世,說是要把她嫁給城裡另大戶人家作小妾。」
  
  「所以表哥就娶表妹,暗地幫那小鑣師?」史蒂芬接續道。
  
  「被你料到了。」比了個大姆指。
  「啊我先帶你到廂房好了。」姚子奇說罷就領頭先走。
  
  跟在他後頭,史蒂芬這才有時間好好觀察姚子奇,雖然有些擔心這人率性豪爽,會不會得罪了人,不過且看一路走來的男女老少都笑呵呵地同姚子奇打招呼,史蒂芬就知道庸人自擾了。
  「當初把你留在表哥家果真是對的選擇。」
  
  腳一頓,姚子奇這才想起要算帳,迴過身瞪著史蒂芬,「那時你也走太快了吧!我都來不及跟你道謝!」
  說完又暗自怨了這人怎麼那麼高,拍不到他的肩,只好拿食指戳著史蒂芬胸膛。
  
  史蒂芬並未阻止姚子奇的舉動──說實在的,當姚子奇食指觸上他時,從腰際竄起酥麻感,頂舒服的。
  不過在一直戳下去,先失態的會是自己,史蒂芬大掌握住胸前肆虐的手,細細揉捏著,有些心疼姚子奇掌裡及指腹的繭。
  
  姚子奇戳得正樂,就被史蒂芬一連串的行為弄得一頭霧水,不過也未抽回手,就任史蒂芬玩著自己的手。
  兩人持續著曖昧的行為,都沒說話打破這陣沉默,直到不遠的男聲傳來。
  
  「子奇,月洛居我打掃好了喔。」那是肩上扛著掃把畚箕的小少年,他先是看著兩人,後才點點頭。
  「你也被少爺傳染了嗎?」兩人呆站在這兒玩著小手,不就情人會做的事。
  
  「什、什麼啦!」姚子奇緊張地縮回手,史蒂芬只能暗自可惜。
  「對了你哥又被少爺抓進房裡,還有少爺不是說你不用在當下人嗎!」怎麼這對兄弟那麼愛當下人啊。
  
  小少年搖搖食指,「這就錯了,雖然弟憑兄貴,但要是那女人抓到我們兄弟把柄就完蛋了。」他們可是戰戰兢兢的呢。
  「好了那我先去忙別的。」小少年說完就離開了。
  
  不待史蒂芬發問,姚子奇就先解答,「那是仲瑄的弟弟,七歲就入府了。」
  這麼說來,若不是那小子,杜司臣也不會遇到城仲瑄,姚子奇深覺得杜司臣應該要把那小子當座上賓來對待才是。
  
  兩人穿過月洛居前院進入房間,史蒂芬便問他從方才就很好奇的問題,「那女人是指二夫人?」
  
  「嗯啊,結縭三年都沒懷孕,其實府裡的人或多或少都知道少爺及少夫人是有名無實,而二少爺才二三歲,等二夫人坐擁杜家都已經一腳踏入棺材了。」
  姚子奇邊說邊倒茶,且是你一杯我一杯,狀似有長談的打算。
  
  對他超越主僕之誼的舉動不以為意,史蒂芬也端起杯子輕啄一口。
  「舅舅那邊如何?」
  他曾見過二夫人幾次,為她表現出的敵意感到好笑,八成以為他是來搶杜家財產,雖然他們家是比不上杜家,但在塞外也是赫赫有名。
  
  聳聳肩,「老爺才不管呢,都丟給少爺了。說白點,要不是她生下二少爺,老爺早趕她出去了。」
  這偷閒的時間,姚子奇仔細打量了史蒂芬,難怪聽少爺說當初城裡有大半人來求親,他還以為是少爺誇大其詞了。
  「對了,你姓史嗎?」史蒂芬這名字也很奇怪。
  
  「不,我並不是純正的漢人。」他的血統對於中國來說,講白點就是雜種。
  「我爹是拂菻國人。」遠行來中國行商,對娘親一見鐘情後就定居下來了。
  
  「……拂菻國?那是哪兒?」從沒聽過的地名。
  
  「唔嗯……反正離這兒很遠的地方就是了。」要他說明,一時之間也講不完。
  
  「啊、你這次會待多久?」
  
  「預定是十四日。」原定是只有七日,本來就只打算看看表哥信上所說的男妾,會更改為十四日……
  史蒂芬注視著姚子奇,就是讓他加長滯留時間的主因。
  
  「做、做啥那樣看我?」姚子奇讓史蒂芬看得心慌慌,撇過頭去。
  史蒂芬那雙美目實在太懾人了,要是繼續被盯下去,難保他會不自覺猛撲上史蒂芬。
  ……難道真被那小子說中,他被少爺傳染了?
  不會吧?他可是好青年,府裡也有許多少女垂青於他,雖然沒半個人比得上眼前這位……發現心思又繞回美少年身上,姚子奇不禁用力甩頭,想將史蒂芬的影像丟出腦袋。
  他絕對是病了……對,一定是!
  「我、我先去忙我的。」姚子奇怕在待下去,身體就不是自己的了──就很多含意來說。
  
  史蒂芬並未攔阻,只是眉目帶笑的注視著姚子奇逃難似地離開房間。
  不知道跟表哥要人,表哥會不會答應放人呢。
  「水,妳看子奇如何?」史蒂芬突地問了。
  
  只聽窗外樹上傳來沙沙聲響,後是清脆的女聲:「少爺要將他帶回府裡?」
  
  「他不適合被囚在鳥籠裡。」史蒂芬身旁瞬息立了兩人隨侍在後。
  「再說,我的旅行可還沒結束。」這次會回來,是應娘親要求,否則他早就不知又遊到哪去了。
  
  西邊玩完了,換去東邊吧。
  只是,可以多帶上一人。
  
  
  
  
  
  …to be continued 2010/12/27
  其實這篇大概只會有3篇XD
  上一篇很短,特地寫序好像又怪怪,才用0
  (1、2還不是一樣<揍>)
  
  希望能在今天完成(合掌)

Recommend
Share
Tagged in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