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將話筒挾在頸窩間,史蒂芬十指迅速地在鍵盤上移動。
  下一秒,密密麻麻的文字顯現在螢幕上。「是我。」
  
  『如何?』
  
  嘴角不禁逸出有趣的笑花,「你確定想知道嗎?Boss。」
  
  『……是他?』
  
  「賓果。」其實本來更早就要給人名,但他愛上逗弄小線人的遊戲,才遲遲沒交功課。
  「解決掉嗎?」手指在Del鍵輕劃著,等著Boss下令。
  
  『這邊我處理,裡頭檔案處理掉。』語罷,便切斷通話。
  
  聳聳肩,史蒂芬輕鬆的按下Del鍵,就見檔案庫裡的某道資料迅速消失不見,此後,再也不會出現這個人。
  
  
  
  
  
  
  
  深怕讓任何人看出此刻他拿槍的手在顫抖著,槍口對著的是自己人,一個敵對的自己人。
  城仲瑄是臥底警察,在這淌黑水混了五年多,也由一個無名小卒爬到了老大身邊。
  沒想到這次警察攻堅行動失策,抓了兩隻漏網之魚,一隻在他身後讓另個兄弟挾持著,一隻就是眼前地上這隻昏迷的魚。
  
  「解決掉。」撐著下巴注視著這景象,杜司臣揮了揮手,示意手下直接清掉眼前這隻小魚。
  
  「Boss,不問出警察目的?」至少會有幾個人在外頭等待,希望可以拖到那時。
  眼前的這隻應該是他不在的幾年間入警局的,他認識的是後方那隻「美人魚」。
  
  俊美的臉上露出詭譎的笑意,杜司臣轉動著姆指的玉戒,有些可惜的口氣說道:
  「如果你直接解決掉他,我還能裝不知道;你想留他,就得拿你的命抵了,親愛的臥底先生。」
  此話一出,每人皆以不信的目光朝那持槍的眼鏡男子望去,任誰也沒想到對Boss畢恭畢敬的城仲瑄會是警察派來的臥底。
  
  拿槍的手大力震了下,城仲瑄不敢置信他的身份怎麼會──
  喀、鏘!
  腦後是熟悉的上膛聲,城仲瑄未回頭,在他身後除了兄弟外還有他在警局裡的……
  
  「真可惜……」史蒂芬柔和的嗓音飄出。
  
  城仲瑄領悟過來,卻為時已晚。「史蒂芬你是──」他是臥底警察,可是同樣的杜司臣也能派人進警局臥底。
  根本沒人曉得那隻美人魚會是臥底,連他在杜司臣身邊兩年多,也不知道這件事。
  看來這次真的……連他眼前的魚也保不住了。
  
  「兩個都解決?」史蒂芬揚揚槍,問著Boss。
  一旁幾個小弟互望彼此,有幾個欲言又止,想開口替人求情,卻又怕Boss一個不爽比照處理,而且道上有道上的規矩,背叛這事本就不易解決。
  不過難怪,有幾次條子出動,弟兄們都逃過一劫,他們都以為城仲瑄料事如神,可如今終於曉得原因了。
  
  史蒂芬在心裡暗笑,怎麼幫裡這些小兄弟越來越沒膽了,殊不知杜司臣就是在等人求情啊!
  望見杜司臣瞇起眼的模樣,他意會的聳聳肩收好槍枝,「我的『好同伴們』在外頭等著衝進來,還是別太惹事。」
  「昏倒的那隻我帶回去交差,熟悉幫裡的這隻Boss你處理吧。」將手槍丟給一旁小弟,越過城仲瑄,一肩扛起昏迷的魚。
  「那我先走啦,記得在警察進來前跑得越遠越好喔。」他還得想個藉口解釋為什麼肩上這隻會昏倒呢。
  乾脆說不小心撞到柱子好了?
  
  
  
  
  
  
  
  「喂,變態警察,資料我給你備好了。」
  
  「呵呵呵。」史蒂芬愉悅的輕拍了小線人的屁股一下。「謝嘍。」貼身牛仔褲服貼的曲線真是令人大飽眼福呢。
  
  嚇得往旁一躲,「靠!你這死變態又摸我屁股!」炸毛的金毛貓,腳一伸就要踹向史蒂芬。
  
  身子一側,輕鬆閃過姚子奇的一腳,翻著資料,史蒂芬狀似無意的詢問:「嗯?杜司臣身邊的心腹換人了?」
  他的身份是警察,自然就會做警察該做的事,然後「順便」竄改一下線人提供的資料。
  
  「對啊,不知為啥『軍師』不見了。」姚子奇想也想不透。
  「喂你們條子上次不是有行動嗎,應該有看見『軍師』吧。」聽說當天在場的弟兄都被下了封口令,他靠關係問也問不出個所以然。
  
  「天曉得,我怎麼會知道。」不過據他得到的消息,城仲瑄徹底消失於道上及警界。
  希望他親愛的前同伴別太慘……史蒂芬不禁在胸前劃了個十字。
  
  「喂你幹麻?你信耶穌喔?」姚子奇不解看著變態警察的舉動。
  
  「對了,子奇,我們下次約在別的地方見面如何?」每次都約在遊戲中心。
  「比如可以約在飯店……」摸那麼久也該正式──
  
  「你給我滾!」媽的兩個大男人約什麼飯店!
  
  
  
  
  
  fin
  這次真的碟對碟了XD
  至於瑄瑄的下場,當然就是被杜哥終生囚禁起來=///=
  在床上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等等)
  因為寫出來絕對是H,自由心證洩洩XDDD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