磅礡大雨打在地面上,城仲瑄極苦惱的一直抬頭望天空,衷心希望這場暴雨可以停下,就算只是暫時也好。
  無奈的嘆口氣,看來是走不到捷運站、或是要一直等下去直到雨停……可是都快十一點了,要是雨不停,勢必會被困在騎樓裡了。
  偏偏附近沒便利商店,連買把傘或雨衣也不能,城仲瑄再嘆氣。
  
  「你在等雨停?」
  
  被一旁冷不防響起的聲音嚇著了,城仲瑄轉頭一瞧,是個俊美的西裝男在他身旁,也跟著望向天空。
  「啊、呃…嗯。」他原以為身旁的男人也是等待雨勢稍緩,但眼角餘光瞄見男人手上的傘。
  
  俊美男人望著天空一會兒,開口說:「這雨一時是停不下來……需要我送你嗎?」
  
  吃驚的瞠目,他還真想不到會有這麼好心的人,但畢竟對方是陌生人……城仲瑄猶豫著不知是否該接受。
  
  「放心,我不劫財。」
  
  讓這話給逗笑了,城仲瑄點點頭,接受了陌生人的好意。「謝謝你。」
  
  「跟我來吧,我車就停在這附近。」男人率先打開傘,舉高在兩人之間,也幸好兩人身高沒差多少。
  
  兩個大男人共撐把傘也有些突兀,城仲瑄不禁慶幸現在是晚上,又下著大雨,不太有路人會注意。
  來到轎車旁,男人先打開副座讓城仲瑄進車內,才步到駕駛座打開車門入內。城仲瑄是等進入車內,小燈亮起了他才不由得正襟危坐──媽啊是一棟房子在路上跑──再看男人面不改色的收起濕透了的傘並放到後座,私毫不在意雨水;還有男人一邊肩頭完全濕透了,城仲瑄心中忍不住低嚎,難怪剛才他完全沒被雨淋到。
  
  「喝水?」
  接過男人遞過來的杯水,城仲瑄很好奇為什麼會有……不太符合高級房車的物品。
  男人發動車子後問了城仲瑄地址,他乖乖的回答完,便是一陣尷尬。離他家至少也要四十分鐘車程,又是下雨天,車速不快,看來要花上一小時了……難不成要這麼尷尬下去?
  「那個…我是城仲瑄,非常謝謝你。」不管如何,自我介紹是禮貌。
  
  「不必客氣。」
  實在也不知道要與陌生人聊些什麼,城仲瑄只好盯著車窗發呆,上班一整天又加班,犯睏地打了小小呵欠。
  城仲瑄的動作沒逃過開車的男人眼裡,「你可以睡會沒關係,到了我會叫你。」
  
  「啊、謝謝。」雖然在陌生人身旁睡著很詭異,但他真的有些疲累想睡,貼著椅背、閉上眼小寐。
  然而城仲瑄始終沒發現,車子行進的方向與他家的方向完全不同。
  
  
  
  
  
  fin
  怎麼有種好像在講鬼故事的FU囧…
  其實文裡還有個隱藏重點…就留待下面後續補完。
  杜哥好可憐,名字都沒出現XD
  
  
  
  
  
  「唔…嗯……」感覺頸子好像讓什麼東西啃咬,城仲瑄擱在床面上的手指微微抽動,睫毛輕顫、緩緩睜開眼,眼前一片模糊,定睛後發現不是他臥室的天花板,心頭大感納悶。
  他最後的記憶是……坐在車內、然後呢……想揉揉太陽穴,卻發現身子好像鉛塊一樣,重得連隻手都舉不高──不,現在他手的確舉高了,被陌生人。
  「你…是……水、水裡面……」意識仍不太清楚,但他對壓在身上的男人有些殘存印象。
  
  男人壓低身子,在城仲瑄耳邊低聲:「小時候媽媽沒教過你,不要亂跟陌生人走嗎?」接著喉頭發出愉悅的笑聲。
  
  
  
  又名:我不劫財沒錯,但我劫色!(告非)
  最後,瑄瑄生日快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