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啊……仲、仲瑄看起來很生氣。」一早進到公司,杜雲芊就發現了,城仲瑄的心情很糟。
  
  「好神奇喔,可以讓仲瑄哥這麼生氣。」
  
  「呃、衛亞,這並不是令人佩服的事。」杜雲芊拍拍學弟肩膀。
  其實她大約也猜得到生氣原因,最近公司裡沒什麼大事,十之八九是「外務」。
  「不過,仲瑄發洩的方式,還真……有趣。」竟然在做羊毛氈──難道當作是在戳小人嗎。
  
  「我覺得……那裡面有股怨氣!」一旁觀看的姚子奇,深深認為城仲瑄拿針在那戳戳戳,其實是在進行某種儀式。
  
  「我去問問。」杜雲芊有些擔心地走上前。「仲瑄,你怎麼了?」
  
  城仲瑄停下動作,抬頭一看來人,隨即就想到心煩的泉源,長嘆口氣。
  「大小姐,總經理又熬夜了。」
  
  「又」啊,表示哥哥有好幾次都讓仲瑄抓到了。
  「因為工作?」她家哥哥根本是工作狂一枚。
  
  「是啊。」他已經提醒好幾次了,但杜司臣依然故我,把他的話當耳邊風。
  「工作很重要,但我更希望總經理能照顧好身體。」摘下眼鏡,城仲瑄無奈的捏捏鼻樑。
  「大小姐,能幫我勸勸總經理嗎?」
  杜雲芊只能乾笑,不用說她都能想像得到哥哥的回應了,八成是要她管好自己的公司就好。
  「總經理又不是鐵打的身子,哪天一定會倒下來的。」
  
  「這樣的話,我有個好辦法喔。」史蒂芬放下雜誌,笑著對苦惱的城仲瑄說。
  在大家目光下,史蒂芬緩緩說出他的好辦法──
  
  「唔、好像不錯耶。」衛亞出聲讚同。
  姚子奇無語的回在位子上,誰讓他就是「好辦法」下的犧牲品。
  瘋狂點頭還比出大姆指,杜雲芊非常同意。
  
  
  
  
  
  
  
  半夜一點多,一道身影出現在杜家別墅門口,保全一見來人,馬上開門讓人影進入宅邸內。
  人影打開大門,熟門熟路的邁步走向書房,果然看見未掩實的木門縫透出亮光,沒好氣的插腰,隨即推開門入內。
  
  「杜、司、臣!」果然還坐在書桌前,而且連西裝都還沒換下。
  
  俊美男人本來嚴峻的臉色一僵,慢慢抬起頭,就看城仲瑄站在桌前,略微尷尬的露出笑容。
  「仲瑄,這麼晚了怎麼會來?」怎有種好像被老婆抓包的錯覺……杜司臣在心裡暗想。
  本來已經作好會有一頓罵的心理準備,沒想到來人只是走到自己椅旁,不發一語盯著自己。
  「仲──」杜司臣話未說完,卻只能瞪大雙眼,錯愕的看著城仲瑄爬上椅子,跨坐在他腿上。
  現在是什麼情況?饒是杜司臣也徹底傻眼了。
  
  城仲瑄露出溫柔的笑容,伸手替男人解開背心釦子、接著襯衫釦子,最後抽掉皮帶丟至地上,發出了響亮的撞擊聲,似乎在為等會的事情寫下前奏。
  「需要我替你換衣服嗎?」邊說雙手邊摸入衣服下,撫摸著結實的肌理。
  
  杜司臣也猜到愛人在打什麼主意,輕佻一笑,身子投入椅背,雙手放在扶手上。
  「我比較需要……」火熱的視線上下掃瞄著坐在自己身上的人。
  
  「如果能幫助總經理入睡,我是無妨……」嘆口氣,城仲瑄身子湊近,雙手捧起杜司臣的俊臉,為那雙眼下的黑影感到無奈、心疼。
  「但我真的不喜歡你熬夜。」
  
  手掌貼向城仲瑄面頰輕撫,杜司臣終於投降了。「好,我不會了。」
  將粉色頭顱壓向自己頸窩,「但是,我要每晚抱你入睡。」
  
  「……只是這麼簡單而已嗎?」話裡透露出笑意,輕輕咬了下近在咫尺的肌膚。
  
  杜司臣不語,只是摟緊懷中人,反正來日方長……
  
  
  
  
  
  fin
  願德珍老師一路好走ˊˋ
  大家真的要保重身體,尤其在轉換季節時,有任何警訊都別輕乎。
  …雖然半夜發文的我也實在沒什麼說服力OTZ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