睜大的眼睛了無睡意,城仲瑄不得不承認,他竟然奢侈的失眠了。
  至於為什麼會用到「奢侈」兩字,畢竟以前自己在忙碌的過年期間,趁著年假可以找臨時工賺些外快,根本沒時間休息,而工作完回家一躺床就是爆睡──失眠,他已經好幾年沒體會到了。
  而現在負債還清、在演藝圈又佔有一席之地,比起以前變得悠閒的生活,年假中又沒工作的狀態,讓今夜的他竟然體會到失眠。
  真是不敢相信……
  
  翻過身,城仲瑄無聊的盯著身旁男人發呆。
  昨天總經理來他們家過年,幾個大人當然不免喝了幾杯,他還以為可以一覺到天明,直到剛剛是睡得很好沒錯啦……通常醒來後就很難再入睡了。
  看著男人的側面,城仲瑄竊笑著伸出手指輕輕戳了下──原諒他已經沒事找事做了。
  
  現在跟以前的自己比起來,真的是幸福太多了、如同水滿溢出的杯子一樣。
  不僅債務還清,家人都很健康,演藝事業蒸蒸日上,還有一個親密愛人陪伴在旁,簡直像是作夢一樣。
  他不禁一個長嘆。
  
  「在想什麼……」
  杜司臣帶著濃厚睡意的低啞嗓音響起,似乎是讓身旁愛人吵醒了。
  
  「沒什麼,只是睡不著……」
  露出苦笑,為吵醒熟睡的愛人感到抱歉。
  
  「失眠……?」小小打個呵欠,杜司臣摟過愛人。
  「那要我幫你入睡嗎?」
  
  聽著那含有他意的話語,城仲瑄笑了搖搖頭。
  「你睡吧,說不定等等我就睡著了。」
  知道男人也是難得有假日可以好好休息,若不是因為「某些名目」,只怕愛人早飛到國外繼續忙碌公事了。
  
  摟緊愛人,將他頭顱靠到自己頸窩處。
  「晚安……」
  
  聽著那平穩的淺息聲,混身都是愛人的氣息,城仲瑄訝異的發現睡意慢慢侵襲而來,打了個呵欠。
  他想,現在應該能一覺到天明了……環緊了置在愛人腰間的手,城仲瑄微微一笑閉上眼睛。
  
  
  
  
  
  fin 2011/02/05
  好久沒寫司瑄了(๑ⒾдⒾ๑)
  這篇應該是有前置劇情的,不過實在懶得寫了(喂)
  雖然是在初三,但其實是在寫初二回娘家XDDDDD
  所以請自行帶入杜哥跟瑄瑄回娘家當散財杜爺的過夜情形(揍死)
  這就是某些名目XD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