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進電梯,杜司臣總是會聞到一股花香味,一踏入辦公室所在樓層味道更是濃郁,原以為是同樓層有人帶花或是有人送花並不以為意,但這狀況持續了一個月,讓他不由得好奇了。
  到底是哪位幸運人士一個月裡天天收到花?
  
  位在同樓層的其實只有秘書室、檔案室及休息室,後兩者應該不太可能,那鐵定是擁有大匹娘子軍的秘書室。
  於是某日,杜司臣便假藉公事與秘書長談話,實則在辦公室內不時掃視花束的存在,失望的是連片花瓣也沒有,但仍是聞得到花香味。
  原以為或許是香水,但有意無意靠近辦公桌詢問女秘書們的工作情況,都不是他所聞到的香味。
  到底從何而來?
  杜司臣開始推測,他進公司的時間是在八點左右,這時已經不見花香主人只留餘香,那只要他再早點進公司,就可以看見花香源頭了。
  怎麼覺得自己像個癡漢一樣……杜司臣搖頭失笑。
  
  第一天,提早了五分鐘進公司,可惜的是落空了。
  第二天,再提早五分鐘,還是一樣情況。
  第三天,……
  第四天……
  第五天,提早了二十五分鐘,卻不見任何有可能是花香「帶源者」的目標人物,只留下空氣中的餘香,似在嘲笑杜司臣的天真──哪會那麼容易就讓你抓到了呢。
  這更激起了杜司臣的好勝心,他就不信他找不到。
  
  這日,七點十五分,杜司臣準時進公司。
  巡視大廳,也沒見任何抱著花束的人物,失望的搭上電梯到所在樓層,邊想著看來果真是香水的杜司臣,要轉入洗手間不意一個略低他幾公分的男子撞入他懷裡。
  直衝鼻頭的便是那陣尋尋覓覓的花香味,杜司臣不自禁地伸出手臂攬住懷裡人肩膀,才想開口卻想到──等等,男生廁所?
  回過神來,低頭看著急忙要戴上眼鏡的清秀男子,眼前人的確是花香主人,只是從何……
  突地靈光一閃,詫異地開口,「頭髮?」
  
  聽見頭上方一聲驚呼,城仲瑄扶扶眼鏡抬眼,「總、總經理您早……」誰不撞怎麼撞到頂頭上司,察覺到自身尷尬的處境,城仲瑄趕緊退開來。
  
  杜司臣沒放過終於讓他找到的人,再度摟過男子,鼻尖靠在他的頭髮上,「你的頭髮好香。」
  搞了老半天,原來不是花束也不是香水,是髮香啊,難怪……杜司臣頓時有種謎題終於解開了的鬆懈感。
  
  「那、那個……」他現在是被職場性騷擾了嗎,對象還是同為男子的上司,城仲瑄緊張的手也不知要擺哪,但看上司稱讚自己,也只好認真的回應。
  「謝謝總經理,您的頭髮也很香。」
  
  一陣失笑,杜司臣知道懷裡人誤會他的原意。「不,是你的洗髮精太香了,這一個月來我天天都能聞到。」
  
  尷尬的紅了臉,城仲瑄才知道原來是在稱讚洗髮精。
  「我洗髮精沒了,是妹妹買的,我沒想到……」其實當天洗完澡他就發現了,家人還開玩笑說他走過之處必留香,乾脆改名叫城留香好了。甚至連辦公室裡的其他女同事也紛紛問他到底是不是拿香水洗頭髮,讓他哭笑不得。
  「總經理如果喜歡,我可以幫你看哪個牌子。」
  
  「不用了,我聞你的頭髮就可以了。」城仲瑄默默在心裡想,這話怎麼聽起來很有歧義。
  這種像用香水洗頭髮的洗髮精,杜司臣真沒有勇氣使用。
  
  
  
  「總經理在做什麼啊?」小秘書A站在不遠,想上廁所但看見男廁門口相擁的兩人,尷尬的進退不得。
  「……告白吧。」小秘書B不確定的說。
  當天,總經理成功抱得一男秘書回家的謠言神速在公司裡流傳。
  至於幾個月後,有人無意中撞見兩人在百貨公司選購床具,才知道原來謠言不止是謠言。
  
  
  
  
  
  fin
  一切都是美麗的誤會XDDDDD
  洗髮精沒了我去康X美買,隨意地挑了一個牌子來試,一回家洗完不得了~~~~
  喔買尬超級香!!!!
  不誇張,我妹洗完都出門了,浴室兩小時內還在香,之後才漸漸淡去XDDDD
  其實洗髮精後面說明就說什麼法國調香師調的,整個很厲害的樣子。
  所以真的是拿香水在洗頭(笑翻)
  
  這梗寫起來太有喜感了XDDDDDDDD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