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城仲瑄來說,那天讓他一生產生莫大的變化。
  
  一眼,瞬間──
  
  
  
  
  
  或許是身為家中長子的關係,書桌面上貼著的人生規劃表告訴他,在哪個階段他該做什麼事,寫得清清楚楚,而他也如實的完成了每步計劃。
  考上第一高中、再進最高學府,然後出社會工作,接著娶妻生子、奉養父母──連爸爸都忍不住說,他這兒子怎麼會這麼無趣。
  他倒不這麼覺得,不是有句話說平凡就是幸福嗎,他認為挺真切。
  第一高中,完成──開學前一晚,他在日記上這麼寫著。
  
  
  
  原以為百年老校,學風會是古板、束縛,沒想到剛進學校不久,就被通知幾天後有「認養」活動。
  老校還是有它固有的傳統,從日治時代傳衍下來的、在日本社會也極為重視的先輩和後輩規矩,而所謂的認養是指學長認領學弟,對新生來說就是迎新會。
  
  反正八成就是無聊的在大禮堂集合,師長發言完後,等學長來領自己這樣吧──
  所以一看見操場開始搭起營火,還有好多攤販,城仲瑄徹底傻眼了。
  當全班被帶到視聽教室,大家還在疑惑到底是什麼活動時,就看幾個二年級學長出來點名、分組,經過說明才曉得原來新生要跟著學長們經營班級攤販。
  這迎新會大概等於日本學園祭之類的吧……深入了解活動由來後,城仲瑄下了定論。
  
  他被編到宣傳組,在走向三年級教室途中,二年級學長一直說著他們這組很幸運,是超棒的三年級學長帶領。
  那也是城仲瑄規劃好的人生被打亂的起點。
  
  
  
  雖然聽過男校裡有些學生會在這個時期造成性向錯覺,但城仲瑄從不以為自己會是其中一個。
  所以直到開學三個月後,他才明瞭原來當初的悸動,一開始是仰慕,不知怎地進化成了愛慕。
  他很害怕,這是他頭一次這麼手足無措──畢竟沒人想當異類。
  
  他沒敢讓任何人知道,戰戰兢兢的度過一年級生活。他想得很簡單,等學長畢業後,或許自己就不會懷有這種感情了。
  錯得離譜──升上大學的學長還是很常回高中看學弟們。
  尤其是他很得學長的賞識,搞得他都不知該哭還是該笑了,想逃離卻又捨不下,而學長一句稱讚夠他開心一個月之久。
  他有時都懷疑學長其實都知道他心裡想著什麼,但他又馬上否定掉,因為學長升大學不久後便交了女朋友。他曾經見過幾次面,兩人相當匹配,不管是外貌及家世。
  
  他仍舊當個稱職的小學弟,跟著學長腳步進入同間大學,而學長在學四年間女朋友從未間斷過,他以為自己能死心,卻沒有;是直到學長出國深造,他才終於從載浮載沉的感情中慢慢走出來。
  學長剛出國那一年,兩人沒任何來往,他甚至壞心眼的希望,學長乾脆就留在國外別回來了,可惜他失望了──
  收到學長寄來的電子郵件,他才知道學長太忙了,忙著進修、忙著接觸公司事務、忙著與各層人物打交道,而信件內容提到忙到一段落後終於能與國內好友聯絡。
  好吧,他的暗戀繼續著,無法否認收到信那刻他開心得差點要跳起來歡呼。
  
  他沒天真的以為與學長交好、熟識,代表學長也會對他懷有同樣感情。
  學長有個妹妹,雖然學長沒明說,但他感覺得出來學長很疼愛妹妹,估計他也一起被當成弟弟照顧了。
  至少,跳開學長學弟關係,比什麼都不是來得好──他自己這麼安慰著。
  
  
  
  當初黏死在桌面上的人生規劃表,早不知被他撕掉多久,他也不再規劃什麼了,他深信自己心底還被那道人影佔據時,什麼計劃都是場空。
  等到可以沉靜的坐在書桌前悼念這段暗戀,大概是學長結婚、說出I Do那天了。
  
  始終未交女友的他,大家都會問,他一概推說想等工作穩定點,對學長也是一樣的回答。
  這樣的他,看在爸爸眼裡很擔心吧,才會安排那麼多場名為吃飯、實為相親的飯局。
  有幾次,他真的就想說乾脆挑一個交往好了,但他做不到,做不到利用女生這種卑劣的事,尤其沒一個人比得上學長,他還真無法自欺欺人下去。
  但持續著這段暗戀,又何苦不是自欺欺人呢?就算已經過了小孩子的年紀,他仍抱著一絲絲不切實際的幻想,或許哪天學長會轉過身,注意到他這小學弟。
  
  
  
  
  
  學長回國了。
  早在得知學長回國日期,他便打算約幾個大學時熟識的朋友們,替學長辦個洗塵宴,但學長拒絕了,說就兩人聊聊天、小酌即可,真一群人會累死。
  想想也是,學長回國後,身份不一樣了,可能還有好幾場等著也不一定。
  雖然無法像大學一樣,大家熱熱鬧鬧的聊天,不過他心裡其實是有些小竊喜,學長回國第一天的晚上是他們兩人單獨度過,只能對那些好友說聲抱歉了。
  
  
  
  熟悉、卻又好陌生……
  時不時瞄著身旁人,城仲瑄突然感到不安起來了,他……早該抽身了不是嗎。
  學長……男人早走到他未知的世界了,已經不是以前那觸手可及的學長了。
  他早從男人的舞台上退場,而他仍傻得以為自己還在布幕後等著男人喚他。
  
  他不敢看向男人精明的雙瞳,口裡一連串完美的說詞差點連自己也信了──已經不是以前的學弟,他頭一次對學長說謊。
  男人相信了,用著略帶可惜的口氣──沒有深入探問、沒有輕笑著說他見色忘前輩,早不再是以前的學長。
  
  當踏出小酒吧,與男人道聲再見,他步上歸途,卻不知是否真的能回到最一開始的自己。
  
  
  
  如果城仲瑄有回頭,會發現杜司臣一直以若有所思的目光盯著他逐漸遠去的背影。
  
  
  
  
  
  fin
  這就是我所說的看見言情小說書名,
  呃其實原名是學長‧情人‧總經理XDDDDDDDDDDD
  根本是為了司瑄而生啊有沒有!!
  但真的照原名,要一篇OVER…可是我想寫杜哥部分啊=D=
  不然又會跳痛跳很大了~
  好吧司瑄沒半篇中短篇很可憐這次趁機就來寫篇吧XD
  
  其實如果是另一篇放到快發霉的草稿,就能直接冠上了。
  但我想寫暗戀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