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雲芊一副打量的目光掃視著對面的兄長。
  實在是太奇怪了!
  但她就是說不出哪裡奇怪,就是總覺得兄長身上好像哪裡不對勁。
  是她多心了嗎?
  
  杜雲芊的疑慮,等到管家來問她時,終於發現是哪裡不對勁了。
  ──穿著。
  是的,兄長穿上不常穿的套頭毛衣。
  雖然兄長不是一年到頭都穿正裝,但就算不是正裝也只穿襯衫,冬天頂多也在襯衫裡頭加衣服及穿上大衣而已。
  曾經問過兄長怎不加件毛衣,給她的回答是不太喜歡毛衣那種刺麻感,尤其是會碰到頸子的套頭毛衣。
  連圍巾都圍得很……裝飾性質,她每次看見都只能如此說。
  
  那現在穿著套頭毛衣的哥哥是……
  
  而且,她以為依兄長的個性應該會選擇黑色的,沒想到竟然挑了較柔和的亞麻色。
  不過也不錯,稍稍減弱了兄長外表帶有的侵略性及威嚴性。
  咦?
  杜雲芊發現她終於思考到問題徵結點了!
  ──毛衣是誰挑的?
  既然兄長說過不喜歡穿,那就不會買;眼下會乖乖穿上,自然只有……
  未來大嫂?
  杜雲芊滿心期待著兄長會介紹給她認識。
  
  
  
  ※
  
  
  
  「仲瑄仲瑄!」
  在發現到兄長可能有女朋友的隔日,杜雲芊一到公司,馬上興奮的找上城仲瑄。
  「我跟你說喔……」把假日中的新發現告訴身為兄長前特助的自家藝人。
  
  「咦?」城仲瑄手上動作一頓,發出驚呼聲。
  
  「所以,哥哥一定有女朋友!」杜雲芊作下定論。
  
  「嗯……」城仲瑄若有所思。
  
  「仲瑄你……啊、你在織圍巾啊?」才正要說下去,注意到城仲瑄手上的物品。
  「好厲害喔!」拿起已經完成的酒紅色織片部分,杜雲芊不禁甘拜下風。
  雖然她也會,但手藝就不如城仲瑄了;就拿去年仲瑄送她的圍巾來說吧,出門還有人問她是在哪裡買的呢!
  「仲瑄?」納悶地拍拍沒反應的男人。
  
  「咦?」城仲瑄似乎這時才醒過來,笑了笑。「怎麼了?」
  
  「要送人的嗎?」杜雲芊笑得一副賊樣的手肘撞了撞男人。
  
  「呃、沒啦,我只是這時才知道總經理討厭穿毛衣……」城仲瑄蹙眉,似乎在自責些什麼。
  
  「嗯……倒不是討厭,只是不喜歡而已。」這兩者還是有些微差別。
  「不過既然哥哥穿上了,代表哥哥一定很重視對方。」所以肯定是女朋友。
  
  「是這樣啊……」城仲瑄如釋重負的笑了。
  
  杜雲芊不解的問:「仲瑄你在緊張什麼?」
  
  「沒、沒什麼。」城仲瑄像要掩飾什麼的,繼續手上動作。
  
  怎麼連仲瑄都一副怪怪的模樣,難道是──
  「仲瑄你……」
  聽見杜雲芊狐疑的口氣,城仲瑄身子一僵。
  「該不會知道送哥哥毛衣的人是誰吧!?」
  
  城仲瑄呆了幾秒,面有難色的皺眉,後低下頭,「不知道。」
  
  「明明就知道嘛。」一定又是兄長威脅吩咐仲瑄不能說。
  「算了,總有一天會知道的。」
  
  
  
  只是沒想到這一天會這麼快!
  
  
  
  杜雲芊無語的盯著悠閒坐在沙發上看雜誌的男人。
  圍巾!
  竟然改圍圍巾!?
  不過很適合兄長,她不禁讚賞對方的眼光。
  今天兄長依然一身白色三件式西裝,但水藍色絲領巾抽掉了,改圍著酒紅色的圍巾,她原以為哥哥不適合這類色系呢……
  欸?酒紅色?
  杜雲芊不禁更加入微觀察,怎總覺得有種莫名的眼熟感……
  眼見兄長突然起身,她緊張的喊出聲:「哥、你要去哪?」她都還沒觀察完呢。
  
  奇怪地望了妹妹一眼,「我不能去方便嗎?」
  
  「戴著圍巾去?」
  杜司臣聽聞妹妹的話,才將圍巾卸下放在沙發背上,後走向廁所。
  
  杜雲芊趁此良機,趕緊撈起圍巾,左翻右翻就是看不見商標或是洗滌標示──
  難怪她覺得眼熟,這根本就是仲瑄在公司裡織的那條圍巾!
  也終於解開何解當天她說的一席話,城仲瑄會有些緊張了,因為他可能當下才知道兄長其實不太喜歡穿毛衣……
  嗚、好險她記得有說哥哥會穿就表示很重視,不然她可能會被扒下一層皮。
  
  「看完了嗎?」杜司臣回到客廳,就見妹妹捧著自己的圍巾狀似在懺悔,失笑問。
  
  「啊、哈哈、圍巾很漂亮……」恭敬的將圍巾雙手捧上。
  
  將圍巾重新繞上頸子,杜司臣眼角帶笑瞄了妹妹一眼。
  「別對他說些多餘的話,不然……」
  
  「當然!」立正站好敬禮。
  仲瑄絕對有去問哥哥毛衣的事,以後不能在仲瑄面前說哥哥壞話了!
  
  
  
  
  
  fin
  會寫這篇純粹跟鳥太太說到想寫兩人私通(?)然後被抓到XD
  
  不知不覺就開學了T_T
  對於公演有無限的…(眼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