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由旁人的角度,杜司臣依舊完美得讓人無法直視。
  今天沒任何通告的城仲瑄,一早便到杜氏總經理辦公室報到。此刻他撐著下巴,注視著辦公桌前的男人。
  俊美的儀表、富可敵國的家世背景,甚至沒有所謂富公子哥的二世祖嘴臉。
  別說女人了,杜司臣走在路上一樣吸引男性的目光……不過是嫉妒還是什麼的,就不用多加研究了。
  
  這樣的「完人」竟然會選擇自己……城仲瑄當然不是沒有自信,早在他將債務還清、被媒體捧為戲劇界第一把交椅,他就覺得自己已經有資格站在杜司臣身邊。
  ──純粹只是因為好奇罷了。
  
  
  
  剛結束一場跨國視訊,杜司臣喝口咖啡潤澤喉嚨,放下杯子順勢抬頭,就看愛人望著自己發呆,不禁勾起有趣的笑容。
  「看我入迷?」充滿笑意的口氣詢問,邊收拾著方才的資料。
  雖說他也蠻享受愛人的目光,畢竟好幾個月沒見到人,終於今天愛人可以一直陪伴在身邊。也不是不瞭解仲瑄對工作的執著,因為自己也是工作狂,似乎沒資格說什麼,但連一通電話都沒有,讓他不由得懷疑起自己的魅力是否下降了。
  
  「只是突然覺得嫉妒。」看他的工作告一段落,城仲瑄起身走到男人椅旁,近距離觀察男人──真可惡,連皮膚也那麼好。
  終於忍不住,伸手向那張俊臉進攻,將臉頰往旁拉扯。
  
  現在是什麼情況……杜司臣不禁失笑,對於突然孩子氣的愛人。
  將作亂的手掌扒下,舉到嘴前輕吻,後稍稍使力,讓愛人跌坐在自己腿上。
  「嫉妒什麼?」
  兩張臉龐不過一兩個指頭的距離,城仲瑄對於突然改變的情勢略感害羞地移開雙眼,杜司臣微微一笑。
  
  「只是在思考你的完美。」然後順便想到有極多的女性虎視眈眈,說不定還有男性,就不禁有些吃味罷了。
  
  詫異地挑高眉,「完美?」原來在愛人的眼裡,他是完美的存在啊,這一認知讓杜司臣愉悅的笑了。
  但,與仲瑄交往前,他或許自認完美;交往後,他也是盡嚐吃醋、擔心與快樂等等各種、他原本以為不會出現於身上的情緒。
  完美嗎,只是沒遇到生命中可以填補那某個缺角的完美,如此而已。
  對他來說,那塊缺角,就是眼前的人。
  
  「你有弱點嗎?」盯著眼前男人,城仲瑄不禁思考。
  或許出乎意料的是很簡單的弱點?
  
  挑眉,「想知道?」揚起含有他意的微笑。
  同時,摟著身上人腰際的手掌一陣縮緊。
  
  城仲瑄身子一顫,覷了男人幾眼,果決的搖搖頭。
  「我突然不想了。」說著便想逃離手掌的主人。
  
  杜司臣這個獵人怎麼可能讓獵物逃掉,登下施力一攬,讓欲離開的人再度跌坐在他腿上,性感的薄唇湊到城仲瑄耳際旁輕喃了什麼。
  
  嚴重犯規啊……這個男人!
  城仲瑄泛紅著雙頰,摀著雙耳,但方才男人落下的話語,始終迴盪於腦海裡,久久不能消去。
  
  
  
  我對你……毫無抵抗力
  
  
  
  
  
  fin 2011/01/05
  考試越多,靈感越多,已經是定律XD
  這就是…負負得正吧(啥)
  我連仲瑄的生日賀文都想好了(也太遠了)
  可惜裡頭靈感不包括鄉愁(இ(ェ)இ、)っ
  (老娘都快相仇了…)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