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越近情人節,城仲瑄總是特別受歡迎,某個意義上的──
  
  「城同學,能請你教我做巧克力嗎?」幾個女同學,趁下課時間圍到城仲瑄座位旁。
  
  「咦?可以是可以……不過為什麼是找我?」他滿頭霧水的問,再怎樣也要去問家政老師吧。
  
  「因為啊……」你看我我看你的。
  「那個、史蒂芬不是稱讚了城同學的便當很好吃嗎。」女同學A說。
  「還有慕容也很稱讚你的手藝呢!」女同學B接著說。
  「姚子奇也不是都會偷挾你的菜嗎!」像是怕說服力不夠,女同學C再舉出一例。
  「連衛亞也說要是能像城同學一樣會煮菜就好了!」女同學A作結。
  
  史蒂芬會稱讚,是因為姚子奇吃得很開心。
  慕容會稱讚,只是衛亞說好吃,他則是「順便」而已。
  姚子奇偷挾去的菜,一半也都貢獻給史蒂芬了。
  衛亞想學煮菜,是想煮給慕容吃。
  在心中默默吐嘈完,城仲瑄大概了解為什麼會找上他了。
  射將先射馬,而他不巧就是那匹「馬」。
  
  「巧克力的話……」也沒什麼好解說的,溶一溶倒入模子不就成型了。
  所以有沒有他,根本沒什麼關係。
  
  「我想做巧克力餅乾!」
  「我是巧克力蛋糕!」
  「我想做巧克力捲!」
  三人爭先恐後地說出想做的類型。
  
  「原來如此。」不單單是巧克力而已啊。
  「沒問題啊。所以,你們要送史蒂芬他們?」
  結果意外的答案都不是。
  
  「我們都想送杜司臣學長!」
  
  ……那到底為什麼找他啊,真是搞不懂女生的心理,城仲瑄無奈。
  
  
  
  
  
  ※
  
  
  
  
  
  而最終決戰日終於到了──
  但這裡是台灣,不是日本也不是漫畫,那種一大早巧克力塞爆鞋櫃的事不可能會發生,但還是女生人手一個巧克力,熱鬧的討論著要送誰。
  
  「是怎樣,商人炒作的日子也要慶祝。」姚子奇不屑的翻翻白眼,看著桌上堆著的巧克力,他又不喜歡吃甜的!
  
  「不過子奇昨天不是陪我到仲瑄家裡,你也做了、唔──」衛亞還沒說完就被姚子奇以掌封口。
  
  「呵呵,做了什麼呢?」史蒂芬美眸一掃,他對其他人送的巧克力都沒興趣,對衛亞口中子奇昨天做了「什麼」極感興趣。
  
  一看某人出現在教室門口,衛亞便掙開姚子奇,三步併作兩步地拿了巧克力匆匆上前。
  「和希,這是我昨天做的。」混在女生中也完全不突兀,衛亞害羞笑著遞出去。
  
  「喂是有沒有那麼閃啦。」姚子奇吃著洋芋片看戲邊說。
  
  我想你也沒有資格說衛亞放閃光……城仲瑄看著史蒂芬津津有味咬著巧克力,暗想。
  
  「啊、仲瑄你不是也有做幾個?」姚子奇想到昨天廚房戰況,就忍不住打顫,要他煮飯是還好,做甜點就……
  
  「嗯……昨天都被吃光了。」從口袋裡拿出一個小金莎。
  「剩這個。」而且這還是妹妹送的。
  
  金莎是哪招……姚子奇抽抽眉角。
  「所以你沒要送?」
  
  「今天的話,應該也是女生送男生吧……?」
  受日本漫畫的影響,但印象裡他記得二月十四日是女生送男生。
  
  姚子奇一副現在才反應過來──對耶!為什麼他要送史蒂芬啊?
  「史蒂芬我揍你喔!」原來是被拐了。
  
  「呵呵,又沒關係。下個月十四日我會給子奇回禮的喔。」
  
  「你現在讓我揍一拳就可以!」晃晃拳頭。
  
  對兩人吵嘴視若無睹,城仲瑄起身,「我去投飲料。」
  
  
  
  廊下依舊很吵鬧,城仲瑄正猶豫著要喝什麼,就感覺身邊一道人影罩住他。
  「有什麼……」轉頭一看,狠狠嚇了他一跳,來人竟是有名的學長。
  
  杜司臣靜靜地盯著城仲瑄,嘴角輕輕揚起。
  「你,有什麼要給我的嗎?」
  
  「欸?」滿臉莫名其妙,他沒欠學長什麼吧。
  
  「我要巧克力。」微笑說出答案。
  
  那為什麼要跟我要?雖城仲瑄是滿腹疑問,但仍是乖乖掏出他全身上下的唯一巧克力。
  
  「金莎?」皺眉,他原以為是親手作的。
  
  「昨天做的都被我弟妹吃光了,這是今天早上我妹給我的。」
  
  「是嗎,也好。」杜司臣輕鬆一笑,馬上打開包裝將金莎送入嘴裡。
  「謝嘍,下個月我會給你回禮。」點點頭算是道再見,杜司臣轉身回頭再瞄了那呆愣的人一眼,笑了笑才離開。
  
  到底是怎麼回事……?
  一臉狀況外的城仲瑄錯愕不已。
  
  
  
  
  
  fin 2011/02/14
  下個月會不會還是問題XD
  祝大家情人節快樂(<ゝω◕)❤
  本來是想寫史姚,但沒梗就改寫主司瑄了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