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古的鈴聲在室內鳴響,城仲瑄邊擦乾手上水珠,急忙地奔向茶几。
  「喂,你好。」
  
  『……仲瑄?』電話另一端頓了幾秒才響起說話聲。
  
  耳熟的聲音,城仲瑄有些不確定的問:「韋羣?」
  
  『真是的,你搬家跟換手機怎麼沒通知我啦!我還是打去你家,你弟跟我說的。』忍不住抱怨。
  
  「抱歉,我一忙就忘了。」笑了笑。「所以是有什麼事?」
  雖然他是有些故意不讓大學同學可以聯絡到自己,但大學時代最麻吉的朋友不在此限。
  
  『嘖……是同學會啦。』一副很不甘願的口氣。
  
  城仲瑄一怔,隨後輕鬆的笑說:「是不平常的同學會吧?」都畢業那麼久了,他還是頭一次接到同學會通知。
  
  『還不是那對狗──他們訂婚了,要送喜帖順便開同學會。』
  
  「是嗎。」城仲瑄自然知曉好友在說哪對。「謝謝你韋羣。」他猜在這之前應該有好幾次邀請都讓好友擋下來了。
  
  『說真話,我根本不想告訴你……』輕嘆口氣。『但這次林教授也會來,我想你會想見教授。』
  他幫城仲瑄擋掉好幾次同學會自然是有原因,當初仲瑄家遭逢劇變,班上某個有錢的公子哥趁隙追走仲瑄的女友,大概是怕當小三被知道會讓人唾棄,竟然惡人先告狀說是仲瑄介入他們、沒錢了想把女友推入火坑之類的誇張謠言,甚至還靠父親財勢來說三道四的。這事惹得風風雨雨,連學校也很注意,但情勢卻一面倒向那王八男,可就是教授以人格及前途擔保仲瑄不會做出這種缺德事,也正好教授是頂有名的人物,既然教授都敢背書,這事才漸漸平息下來。
  ──去他的平息!他當初就在好友身旁,整件事情他看得一清二楚,他不恥那個公子哥、更覺得女方夠下賤。
  『你不想出席也沒關係,我能幫你帶話給教授!』人言可畏,他可不覺得幾年過去,那些人的口德會變好。
  
  「不,我會出席。」恩師參加,他自然更要參加。「而且我會帶我的……伴侶。」
  
  『哦!原來是早就有家室了!』難怪好友一副不在意的口氣。
  『應該是個小家碧玉的女人吧?』依好友的形象下去想的話……
  
  小、小家碧玉?城仲瑄硬憋住笑聲,「咳…唔、我最好先給你點震撼教育,是個──」
  彼端無聲,估計電話筒掉了。
  
  
  
  ※
  
  
  
  吵雜聲完全不入韋羣耳裡,他逕自喝著雞尾酒,想著待會好友到場的景況就──
  他不在意好友的伴侶是什麼人,只是擔心那些人造口業會傷害到好友。
  突地,說話聲都停止,他有心裡有數的抬頭望向入口、伸直了手揮了揮,「仲瑄──」話沒說完就瞪直了眼。
  ──God!仲瑄去打哪找來了個王子了?
  
  白色西裝外套還不是每個人都穿得起來!烏黑的長髮、俊美的面孔上滿是淡漠,只有摟著身旁人及注視身旁人時,溫度才有上升的跡象。
  兩人對投到自身的視線完全無視,城仲瑄領著男子來到好友座位旁。
  「韋羣,他就是我在電話裡提到的伴侶。司臣,這位就是我常提起的大學好友。」城仲瑄馬上替彼此介紹。
  
  「啊、你好!我是韋羣。」馬上起身握手,同時暗想這男人的魅力足以打死現場全部男人了。
  
  男子微微勾起嘴角,「杜司臣。」
  散發的高貴氣質不容許乎視,全場女性莫不好奇地低聲討論。
  
  三人才坐下,韋羣馬上感受到全場的目光都集中在這了。
  「司臣,我去挾些食物。」城仲瑄靠近伴侶耳邊說話,便起身從容地走向自助區。
  
  一等好友離開,韋羣馬上開口,「杜先生,你看那桌,就是這次主辦人,也就是當初……」他不曉得好友有沒有向杜司臣說過。
  
  「我知道。」杜司臣點點頭。
  
  「啊、是這樣啊。」搔搔頭,那怎麼一副不在意的模樣?
  下一秒馬上猜到依好友的性格,八成沒如實說。「不過仲瑄有詳細的說明嗎?」哼哼哼就讓他爆料吧。
  
  杜司臣挑高眉,「詳細?」
  當初仲瑄只是簡略的說因為家裡的關係而與女友分手,連仲瑄家人也是這麼說,此時看來似乎不是那麼簡單。
  韋羣馬上滔滔不絕的從頭說起那對狗男女如何傷害城仲瑄,還額外加了料。
  不知打哪來的自信,他深深覺得眼前人光氣勢就壓死那些人,一定不會讓好友受到任何攻擊。
  
  回到座位上的城仲瑄端著兩盤食物,好奇地問:「你們在說些什麼?」
  杜司臣只是微微笑,接過盤子;韋羣則是聳聳肩。
  
  如果說一開始眾人還有些懷疑,那麼看見此刻兩人的舉動,也說不出任何不相信的話了。
  杜司臣目帶柔情望著身旁人,不時替他將髮絲撥到耳後,毫不拒絕愛人替自己佈菜,全盤接收。
  就在一旁的韋羣,完全感受到粉紅光線打在自己身上,無語地食不知味吃著食物,當他一看那對狗男女走向這桌,警鈴馬上響起。
  
  「好久不見,怎麼前幾次同學會都沒出席呢?」緊摟著未婚妻的男人,禮貌的詢問並遞出喜帖。
  韋羣精明的注意到,女方似乎對杜司臣很有興趣,眨著眼睛頻頻望向俊美男人,可惜對方根本無視她,逕自享用食物。
  
  「因為工作很忙,所以沒出席。恭喜你們訂婚。」城仲瑄笑了笑,接過喜帖。
  
  「對了,這位是……?」看來幾年歷練還是不夠,男人眼裡的鄙視還是顯露出來了。
  且似乎察覺到未婚妻太過注意那出色的俊美男子,不悅的收緊手臂,瞪了男子一眼。
  可惜被瞪的人完全不將他倆放在眼裡,依舊享受食物。
  
  城仲瑄笑了笑,大方的介紹:「是我的伴侶。」
  雖然並無誇張的逢人就說,但該介紹時就正大光明的說出口、絕不隱瞞彼此身份是他們不言而明的共同約定。
  
  「是這樣啊。」男人似乎頗不悅,心想憑自己的身份,對方應該趕緊起身巴結自己才對。
  接著幾個準新娘大學時代好友也湊過來,除了擔心準新人會被為難,其中有一兩個還抱著想來打聽美男的心思。
  ──反正歪了再掰成直的就好了!
  
  慢條斯理的吞下口裡食物,再飲口酒,接著打開濕紙巾擦擦雙手,杜司臣這時才緩慢起身,摟住城仲瑄腰際,朝準新郎致意。
  「我是杜司臣。」本來圈住愛人腰際的手掌,改牽起愛人的手。「我曾經聽過仲瑄提起你們的事,啊、我應該感謝新娘當初改選擇了這位先生,否則我現在哪能牽著仲瑄的手出席呢……預祝你們新婚快樂。」一席話說得緩慢又足以讓其他桌聽見,說完不忘微微勾起嘴角。
  一群人臉色又青又白,尤以準新人最甚,而一旁觀看的其他同學忍不住竊竊私語,畢竟當初傳出來的謠言,都是城仲瑄死纏著女主角;對比此時此刻俊美男子的對話,看來似乎有為人不知的內情。
  
  太厲害了……韋羣忍不住想鼓掌,那氣度、那風範及那暗諷的話語,完全無人可比擬,真不知仲瑄去哪找到這麼優質的“夫婿”。
  他根本不需要擔心好友被欺負,只需擔心準新郎又會使出卑劣的招勢。
  
  如韋羣所料,準新郎皮笑肉不笑的問:「不知杜先生在哪高就?」
  「啊、我是高昇企業公關部經理,高遠鴻。」未來更有可能是總經理,他的雞尾巴倒是翹得挺高的。
  
  杜司臣納悶蹙眉,疑惑地向身旁人問:「高昇?」他怎麼聽都沒聽過。
  城仲瑄尷尬的朝對方笑了笑,附耳輕聲向杜司臣說明。
  「抱歉,我從法國回來不久,對台灣的中小企業不太熟悉,只有記大集團。」杜司臣略感抱歉的淡笑。「目前我們台灣方面起步中,如果高昇在法國有拓展事業,或許我們有機會可以合作。」
  這也是他會帶著愛人回台灣的主因。
  
  又是一記攻擊,韋羣暗自佩服不已,但杜司臣也很實在,高昇企業是家族中小企業,如果不是有特別作為,說不準在公司裡庸庸碌碌的工作一輩子依然只是小職員。
  「這麼說,仲瑄你剛從法國回來了?」原來不是搬家,是移民了啊。
  
  「嗯,十月中才回台灣。」
  
  「那杜先生是法國人?」一位女性好奇的問,眼睛死死巴著俊美男人。
  
  杜司臣思索了幾秒,「……原則上是吧。」
  明白其中原因,城仲瑄噗哧笑了一聲,引來愛人沒好氣的一眼。
  正當一伙人匪夷所思之際,手機鈴聲突然響起,杜司臣笑著說聲抱歉接起電話,似乎因為電話彼端而改以法文說話。
  城仲瑄聽著對話,詫異的咦了一聲,朝愛人點點頭,趕忙拿起手機撥通、吩咐幾句話。
  
  韋羣好奇的問:「怎了?看你很緊張。」
  
  城仲瑄苦笑收好手機,「司臣的爸爸突然要到台灣住一陣子,我先讓司機到門口等我們,再去機場接人。」
  
  杜司臣放下手機,無奈的嘆了一聲,他是來工作又不是來渡假,父親未免也太輕鬆了吧。
  「抱歉,看來我們必須先離開。」
  
  閃電般地出現、又閃電般地退場,韋羣估計今日仲瑄是炸死了全場人了吧。
  「沒關係啊,家人比較重要啦!」推著好友離開時,湊進兩人間偷偷地小聲說:「君子報仇,三年不晚。」說完不禁哈哈大笑。
  光看那對準新人一臉屎色,他就覺得今天值得了!
  
  城仲瑄只能無奈的搖頭笑了笑。
  聞言挑起眉,杜司臣揚起充滿算計的微笑,在城仲瑄制止的眼神下,轉身步回準新人面前,準備給予最後一擊。
  一群人不解怎麼俊美男子又走回來了。城仲瑄有些緊張的抓住杜司臣手臂搖搖頭,他真的不在意啊,怎麼旁人都比他還在意呢。
  拍拍愛人,杜司臣突然靠近城仲瑄,壓低聲音說:「瞞了我這麼久,回家再找你算帳。」說完還輕輕在他唇畔落下一吻。
  離兩人很近,將剛才那話聽得一清二楚,韋羣又笑到不知哪去了。
  杜司臣笑著遞出名片,「我想未來仲瑄是沒空出席高先生的婚禮,而今天我們這麼早離開也很失禮。這樣吧,今天的同學會就由我買單,仲瑄的事就是我的事,千萬不要與我客氣。」
  闊氣的一番言論,引來眾人紛紛議論,韋羣擔心的望向好友,得到了搖頭加不用擔心的眼神。
  
  受了一肚子鳥氣,準新郎粗魯的接過名片,本來不屑的眼神在瞄見名片上的公司及職稱後,瞪大一雙眼張著口啊啊啊的幾聲,說不出話來。
  他身旁的人好奇地湊上去看名片,不一會又多了好幾座石像。
  
  「韋羣你有空可以來找我,然後幫我帶話給老師,說我會親自拜訪他。」城仲瑄說完,與杜司臣兩人向門口移動。
  廳門口早站了個身穿黑西裝的中年男子,畢恭畢敬的喊了聲少爺、仲瑄少爺,隨後三人便一同離開。
  
  韋羣聳了聳肩回到位上,收起名片同時看了一眼,下一秒錯愕的瞠大眼,然後嘖嘖作聲搖了搖頭,難怪杜司臣根本沒把高昇放在眼裡。
  所以,仲瑄到底是去哪找到這優到不行的老公啊?
  
  
  
  
  
  fin
  又過一年了ˊˋ
  時間好快啊…
  
  其實我只是想寫那種被女人劈腿後復仇的超快感畫面(?)
  所以這個角色非瑄瑄莫屬了(等等)
  順便作杜哥生日賀(喂)
  阿奇的生日請容我把少男那篇寫完…紺結果目標沒達成( ゚Д゚)!!
  沒關係農曆年還沒過!!!!(ㄎㄅ)
  
  2012新年快樂!!!
  大家有去跨年嗎XD

0 Comments

  1. ^^ 恩 新的一年祝福作者靈感大神不斷造訪
    淺水淺了那麼久該浮上來透透氣了
    很喜歡作者大的司瑄文鴨
    超愛的兩個人之間溫和甜蜜的關係
    有些工口小片段也很滿足我的口腹之慾壓(奸笑
    也很期待在未來的新文章

    版主回覆:(08/30/2010 06:08:11 AM)

    謝謝:)
    可是最近司瑄要沒梗玩了(被揍)

    我很久沒寫工口了齁齁=///=

  2. 寒羽炎

    XDDD
    沒有工口也沒關係的(ㄏㄣˇㄒㄧㄤˇ )
    希望可以看到這一篇的後續壓><

    版主回覆:(01/03/2012 04:51:38 PM)

    應該說不會為了工口而寫XD
    但偶爾工口還是OK的!!!

    我多寫短篇
    所以每篇都能看成其他篇的前篇或後續喔>.O(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