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名大叔的掰彎之路(大霧)
  
  
  
  
  
  
  
  
  
  保持微微的笑容傾聽對座女人說話,城仲瑄心裡已經嘆了不下十次的氣,他不太懂為什麼話題始終圍繞在名牌上,他寧可聽對方抱怨工作的不開心,也不想聽姐妹的男友「貢獻」了哪些名牌包包或服飾、價格多高多高之類。如此枯燥乏味的談話內容,讓他越來越煩躁,笑容也有些快掛不住了,但一想到這是爸爸的期望,他只好硬忍下離席的強烈欲望,在心裡自我放空,嗯……明天早餐要準備什麼好呢。
  對座女人仍是滔滔不絕大談名牌經,然後拉回到對於未來的計畫,總算可以談些有建設性的話題,城仲瑄正了正心思聽對方講所謂的計畫。
  ──因為已經不年輕了,所以結婚後馬上懷孕迎接孩子出生,然後當個主婦在家帶小孩,先生賺的錢扣除家用其他存下來買房,先生也要負擔家裡一半家事……聽得城仲瑄很想問是否遺產分配也要現在擬好?
  他知道彼此不年輕,都快四十歲了,會想結婚很大原因多半是家人或現實考量,甚至有些已經成了壓力,但盡可能他還是想經由初步交往了解彼此,有基本的感情存在,別為了結婚而結婚。
  以前交往過的女孩子也有想婚的,但當時總認為時間還不到,結果幾個年頭過去,等他發現時,大學同學都是兩個孩子的爸了,而他仍舊一個人,說不寂寞那是騙人的,但他一個人也可以將家裡事務及自身打理得很好,有沒有妻子或是女友並未有什麼差異──看了一眼還在暢談未來計畫的女人,城仲瑄覺得如果娶一個這樣的妻子,還不如養隻寵物陪伴。
  有趣的是爸爸還隱晦問他不交女是否有什麼「問題」,讓他哭笑不得,只能再三強調自己還沒有遇到對的人,說不定等遇見了還閃婚呢。
  似乎是下課時間一樣,女人說了一聲要去洗手間便起身離開,城仲瑄鬆了口氣,這頓飯還能不能笑著結束都還是個謎,或許等等換他來講好了,把話題帶到平時有什麼休閒興趣之類……
  不遠一陣騷動聲引起了他的注意力,好奇瞄了一眼,發現源頭是去完洗手間的女人,趕緊起身上前關心,還未走近就聽見女人一直道歉的聲音,以及服務生在清理地面的動作,大概就知道發生什麼事了。
  
  「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先生將電話及地址留給我,西裝外套洗好了後我在親自送還給你。」
  「不必了。」
  「這怎麼好意思呢!這樣好了,你送洗後再將價錢告訴我,不管多少錢我都可以賠,我把我的手機給你。」
  「這位小姐,真的沒關係,不用你賠錢。」男人身旁的外國人似乎說了些什麼,男人只是搖頭失笑。如果在場有人懂法語,肯定會聽見這位外國友人調侃的說「噢,有美麗的小姐請你的西裝喝咖啡」這句話。
  
  城仲瑄一見西裝沾到咖啡,馬上掏出手帕沾濕白開水作緊急處理,說了聲不好意思摸上西裝布料,下一秒浮上心頭的是這可能已經不是賠多少錢的問題,不如說今天他加上女人身上行頭賣了可能都不值這件西裝外套的價碼。
  眼見咖啡漬有比較淡化了才放心,畢竟沾到飲料是大敵,很可能這件西裝外套就此毀了──說到底為什麼要把十個月的薪水穿在身上跑到這種地方啊,城仲瑄忍不住在心裡嘀咕。
  「雖然有作緊急處理了,但以防萬一……」摸進外套內袋,拿出名片遞給男人。「這是我的名片,有需要可以過來。」
  
  男人接過,垂眼看著名片上的資訊,「城、仲瑄……謝謝。」對於眼前男子有禮貌的處理狀似滿意的點頭,轉身與友人前往預定的包廂。
  
  直到回座位,城仲瑄已經聽了女人不下十次剛才那位先生好帥好有氣質一定是大人物雖然看起來年紀大了些等讚美詞,這是交往失敗的前奏?
  但無法否認,方才那位男子的社會地位鐵定不低,人家常說相由心生,城仲瑄的職業感使然,他也相信衣裝可以表現出個人的品味與階層,並不是指一定要穿名牌在身上,而是光從布料的挑選就體現出來了。
  女人的叫喚弄醒了他的思緒,他微微笑點頭表示有在聽,其實再度愣神到……等等先去買菜好了。
  
  
  
  
  
  ※※※
  
  
  
  
  
  「老師,有個客人拿你的名片來!」前台的學徒小妹妹打開門探頭而入,朝裡頭輕喊。「看起來來頭不小耶。」後一句說得有些小聲。
  
  「請他先坐一會,我馬上出去。」起身將雜亂的桌面稍收拾好,經過鏡子前,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師傅常說做衣服的人也要懂得穿衣服,不然怎麼說服客人。
  很多人聽見他的職業是西裝裁縫師總會瞪大眼睛一副不可置信,他知道自己給人的感覺並不像,國中決定要走服裝科時還引起導師大力勸阻。其實會想走這門,絕大是媽媽的因素,他小時候很常看著媽媽踩裁縫機幫他及弟妹修改衣服,耳濡目染下對服裝很有興趣。但讀服裝科不簡單,他了解自己的個性過於嚴謹,當時帶他的老師就說過他並不是服裝設計師的料,但絕對可以成為一流的服裝裁縫師,並引薦了西裝師傅給他認識。
  從跟著老師傅學習經過好幾十年,自己也收了一個學徒,而師傅退休將店面交給他,或許無法成為什麼名店,但不少客戶口耳相傳,日子倒也過得下去。
  邊想邊步出裁縫室,當雙眼觸及坐在沙發上喝茶的男人,城仲瑄呆愣幾秒,從那場失敗的約會過了兩個星期都無消無息,他原以為男人早已處理好西裝了,所以也未放在心上,沒想到今日突然找上門。
  「先生您好,再次向您介紹,我是城仲瑄。」邁步迎向起身伸出右手的男人,與之交握數秒後放下。
  
  「杜司臣。」男人微微笑輕點頭。
  
  落座在男人的對面,「今日有我什麼可以幫得上忙的嗎?杜先生。」接過學徒遞過來的記事本及鉛筆,開始諮詢對方的需要。
  
  杜司臣開門見山說出來意:「是這樣的,我妹妹要結婚,想訂製套新西裝出席結婚宴。看見你的名片,我想你可以幫我做一套合適的西裝。」
  
  皺起眉頭,城仲瑄略有些傷腦筋,「這當然沒問題,只是到完成需要一段時間,來得及趕上令妹的結婚典禮嗎?」
  其實不是新郎官,直接穿其他西裝是沒問題的,穿太帥搶走新郎風采怎麼辦──雖然在心裡默默吐槽,但有生意上門,城仲瑄還是樂意地接下這筆生意。
  
  關於這點杜司臣並不著急,「台灣方面是在年底宴客,肯定來得及。至於預算的部分……這點城先生不必擔心。」
  
  點了點頭表示了解,城仲瑄示意學徒小妹拿出各款布料樣本,攤開在茶几上,城仲瑄邊翻邊詢問:「杜先生有特別想用哪種面料或品牌嗎?」
  
  「嗯…結婚宴在冬天,」端著下巴思索。「Harrison的Moonbeam系列就可以了,Urban tweed穿起來保暖又輕。這裡有進這布料嗎?」他一開始讓特助聯絡西裝店,結果對方一聽他的身分,三七不管二十一直接推薦他最高級的布料,他還以為台灣只進Zegna及Loro Piana而已。
  
  城仲瑄笑著點頭,「當然。」並讓學徒小妹拿出另一本布料樣本,並不是所有人都會挑選布料,他也多半以知名品牌作介紹,遇到懂行的倒是可以節省許多時間,直接進行下一步。
  陸續決定好面料、樣式及配扣後,雙眼注視著優雅坐在沙發上微笑的男人,西裝也是需要好模特兒才能帶出設計師及裁縫師所要的味道,而眼前的男人如此上相,身材也是標準之上,城仲瑄心裡有些蠢蠢欲動,覺得手都開始技癢了。
  他敢打賭,做成這筆生意,已經可以預見未來不少筆訂單了,如果能再有什麼宣傳方式……
  「杜先生,我有個不情之請……」
  
  「想將我的照片放在網站上?」杜司臣玩味地再次重複城仲瑄的請求。
  有不少人都想採訪他,但用做宣傳且重點在於西裝……這倒還是頭一次,杜司臣不由得失笑。
  
  侷促地點點頭,「是、是的。我會拍下每位客人穿下西裝的照片放在網站上,當然都有經過每人同意,如果杜先生不介意的話,是否……」怎麼越說越覺得自己像個奇怪的西裝控大叔,城仲瑄無奈的嘆口氣。
  
  「我倒是無妨。」聳聳肩,反正他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看著對座城仲瑄露出太好了的笑容,杜司臣意味深長地說:「如果到時你還會想放到網站上的話……」
  
  雖不解杜司臣此話何意,但城仲瑄就當他是答應了,興沖沖起身馬上要動工。
  「如果您下午沒安排,是否能先幫杜先生量身呢?」得到杜司臣頷首同意,即刻帶領對方到量身室。
  
  
  
  拿著皮尺俐落地幫杜司臣測量各部位尺寸,後在記事本上寫下一連串的數字,城仲瑄接著站遠了幾步上下打量,從一旁衣架上選定了體型相仿的標準樣衣讓杜司臣套上,初步判量哪些部位需增減或修正,一一在筆記本上作註解。
  杜司臣微微笑注視著城仲瑄認真的模樣,越看越滿意。城仲瑄或許可以穿得輕鬆一點方便作業,但可能是職業及自身性格使然,襯衫不離身,可搭配上休閒褲透出了一絲生活感。
  他喜歡重視工作及生活品味的男人,之前的對象也不乏上流社會或是時尚圈的人,但走過了這麼多年,卻沒出現過讓他想一直相處下去的人。人啊,都是貪心的,一開始不會說些什麼,但時日一久卻總是嫌他更看重事業──結果就成了妹妹口裡的黃金大齡剩男。
  只是,還不確定城仲瑄的性向,他不能冒然追求,還是必須先了解清楚才可以。
  「一直忘了向你道謝,之前在餐廳裡謝謝你的緊急處理,打擾到你跟你妻子用餐我很抱歉。」最重要的還是先摸清楚對方目前有無對象。
  
  停下手中鉛筆,城仲瑄抬頭搖頭笑道:「那沒什麼,只怕那身西裝很快就會報銷了。」果然就見杜司臣聳聳肩不置可否。「也並沒打擾到什麼,那位小姐並不是我妻子,原本就是單純的飯局而已。」倒是隔天早餐很豐富。
  
  杜司臣順勢接口問下去:「城先生也還單身?」
  
  也?注意到這個用詞,城仲瑄訝異地透過鏡面反射望入杜司臣眼裡。「杜先生也單身?」憑外表判斷,他以為杜司臣就算未婚,也該是一票女性追捧著。
  
  「沒遇到對的人,就一直單身了。」這倒是實話,從他與前任分手都是兩年前的事了。
  城仲瑄顯然對他一番話很有感觸,忍不住點頭贊同。
  
  相同處境之下,這話閘子倒是打開了,城仲瑄自然地向杜司臣傾訴,「到這個年紀,根本很難有什麼愛情至上,只剩下麵包。」說完不禁苦笑。
  
  「我想,結婚最後也只是求一個能攜手過一輩子生活的對象而已。」麵包他杜司臣不缺,愛情再多也會有湮滅的一天,陪伴一生的對象才是難尋。
  
  呆愣幾秒,城仲瑄噗哧一聲,「杜先生說的很有道理,只是怎麼一副得道高僧的模樣。」配上俊美的面孔,讓人失笑。
  「的確,也只是求一個白髮蒼蒼一起進棺材的人。」說完笑著闔上筆記本。「好了,尺寸量好了,毛胚製作好後我會再請杜先生過來試身。」
  
  穿上外套,整理好西裝袖口,轉身面對鏡子微微抬高頸子整理領子,「直接叫我名字吧,既然我開釋過你了。」
  看著鏡子裡城仲瑄露出笑容還開口叫他杜大師,杜司臣嘴角也跟著揚起嘴角,他想,他今日擁有的最大收穫──
  
  找到了一生相處的對象。
  
  
  
  
  
  …to be continued
  

free talk
從去年說到現在的司瑄西裝文總算寫出來了(大哭
我總是很愛自己挖坑跳,又要一路奔向終點,心累。
設定上杜哥45歲,周遊列國(?)的成功商人。瑄瑄39歲,兢兢業業的西裝裁縫師;兩個大齡剩男,剛好湊一對啦www
至於文名沒什麼意義,我只是想到裁縫師瑄瑄將皮尺掛在脖子上OTZ
訂製西裝是一堆學問,開了十幾個分頁查資料,眼都要變蚊香眼了
雖然還是搞不太懂(喂),如哪裡有錯請一定要告訴我Q_Q
文中的面料請看這裡,可以選一個喜歡的放杜哥身上XD
個人喜歡36655號,低調卻又不失優雅。
  
寫完這篇再來做司瑄電子書好惹XD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